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前奏

      聽到下課鈴響,我重重地呼了口氣。本來想翹課去崇光百貨廣場前,親眼目睹天后-蕭菲的絕代風姿,這場簽唱會我可等了好幾天了。無奈我怎麼求我那群死黨,她們偏偏不肯陪我一同前去,還說這幾堂課不到,肯定過不了。誰不知道那又胖又矮的老頭教授最愛死當人。

      為了追星,我這大一新生混得如同老鳥一般,連學長也讚我是前無古人啊。

      哼,這句話是褒是貶我會聽不出來?

      但不論怎麼說,蕭菲的新專輯今天是拿不到親筆簽名了。不過不要緊,她一連串的宣傳行程我可是瞭如指掌,今天遇不到,我還多的是日子,明日放假,怎麼也得拉我那兩個歃血為盟、燒黃紙斬雞頭的死黨一塊去不可。這可是天父地母再看,若違背諾言,這一輩子都得乖乖聽我的話啦。

      這一想,我本來鬱卒的心此刻又已經復甦,蕭菲的新專輯還藏在背包裡蠢蠢欲動,正呼喊著我前去相會,嘿嘿……

      「妳沒事幹嘛奸笑?」顏若佳連忙離我幾步遠,好似我是深宮之中想將她逼入絕境的奸妃。

      「若佳,我們可是好姊妹吧。」不知不覺又笑了幾聲,連我自己聽來都感覺很奸。

      「別來這一套,我現在只要聽到妳說好姊妹三個字,就起雞皮疙瘩。」

      我一把勾住了她的肩,奸笑吟吟……不是,是眉開眼笑:「若佳,妳明天沒事情吧。」

      「妳想幹嘛?先說!」

      這八婆怎麼說話這麼冷──不管她,我討好哀求:「明天陪我去蕭菲的簽唱會嘛。妳知道,我這人最沒方向感了,台中我是去一趟忘一趟,每次都要妳牽著我回家,沒有妳我就沒了安全感,妳是我這一生最重要的人妳知道嗎?」

      「妳是我這一生最後悔認識的人啦。」顏若佳青了我一眼。

      我拼命搖她手臂,差點將她當成是我再生父母般那樣跪了下來,「討厭,我知道妳要說的是,我是妳這一生後悔『最晚』認識的人吧。我明白妳的心──陪我去嘛,車錢我付行了吧。」

      顏若佳一翻白眼:「妳都幾歲的人了,還在迷這些偶像。」

      「欸,我怎麼說也是青春少艾,迷偶像有什麼奇怪,何況我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迷的好不好?」我理直氣壯。

      「可是我不喜歡蕭菲。如果是別人的簽唱會,我還會考慮。」

      我瞪大眼睛,拜託,這年頭有誰不喜歡蕭菲啊!這一定不是我認識的人。別的不說,蕭菲只要出輯,簡簡單單就登上銷量排行冠軍,總能盤倨數周之久。她的舞步眼花撩亂,她的衣著引領時尚,她的妝讓人爭相效仿,蕭菲就是一巨星,顏若佳竟然不喜歡她,這一定不是我認識的人。

      「妳一定不是若佳!妳是誰?妳為什麼穿著若佳的皮衣?妳有什麼企圖?」我拼命地搖晃她。

      「拜託,我不喜歡蕭菲,就跟妳不共戴天了嗎?」

      「我們說的可是蕭菲吔,有誰不喜歡她啊。」

      顏若佳又那一副快暈倒的模樣:「政府規定不喜歡她就要坐牢了嗎?我本來就不迷偶像啊。」

      「妳不迷她,我迷嘛,就陪我去一次,妳到底是不是我麻吉啊?」我舉出一根指頭,千求萬求。

      顏若佳抱著書,毫不理會我的哀求,噠噠地往前走了,頭也不回地說:「要我陪?看妳表現囉。」

      「是,女王,妳有什麼吩咐,奴婢我一定照辦。」我跟在她後頭,不時替她捶肩按摩,狂獻殷勤。

      顏若佳笑了出來:「陪妳去啦,真受不了妳。」

      我歡呼地喊了出來,全不在意別人對我的側目。這就是我,從小到大,每一個時代的偶像我都迷過了。小時候迷卡通,什麼神奇寶貝之類,只要當紅,我一定要擁有它的玩偶,書包、文具一樣也不會漏。大了點後,就迷那些唱著兒歌的漂亮姊姊,每當洗澡一定要唱一首「我愛洗澡」,這些嚕啦啦太神奇了,我可以一天洗三次澡!現在當然是迷那些流行歌手囉。

      「沅星、若佳,妳們等等我!」林語霈匆匆忙忙地從後頭追了過來。

      「語霈,妳很慢。」我還趕著回家上網跟蕭菲的後援歌迷打氣喊話呢。

      林語霈拾起掉在地上的書本,總算跑到我們面前,又喘又瞪:「妳們真沒義氣,老教授把我留下來念不停,妳們竟然不等我。」

      「如果我是妳,才不敢在他課堂上傳簡訊傳不停呢。」顏若佳笑笑。

      我也附和:「對啊,而且我很忙,我還要趕回家上網。蕭菲的宣傳行程開始了,我要算算後援會有誰會去。」

      「就知道女人的友情最脆弱了。虧我跟妳們海誓山盟,誰知道大難臨頭各自飛,妳們一點義氣都沒有。」林語霈氣呼呼瞪了我二人一眼。

      我感到一陣惡寒,忍不住哆嗦,酸溜溜道:「什麼海誓山盟,我還花前月下咧。」

      顏若佳笑著摟了摟她的肩:「算我們不對可以吧。」

      「這才是人說的話。」林語霈哼了一聲。

      「不管是人說還是鬼說,總之我今天很忙,趕緊邊走邊說吧。」我可沒功夫管這女人,我的海報才畫了一半,蕭菲一連串的宣傳,我要帶著它,以示我的忠心愛護。

      「好,既然妳這麼忙,那我待會要跟妳說的好消息,妳應該也沒時間聽了,走吧,回家去。」林語霈不知有什麼詭計了,聽她這麼一說,我可引出了點興致,連忙道:「什麼好消息啊!妳快說。」

      林語霈白了我一眼道:「妳不是很忙嗎?」

      「好啦,對不起嘛,我的好姊妹,妳快說吧。」

      「再多求一點,我還沒消氣呢。」林語霈這八婆,竟敢趁機要脅人了。

      顏若佳笑了笑:「妳就快點說,再吊她胃口下去,她肯定會跟妳拼了。」

      「我這麼有義氣,妳們兩個卻這麼對我,我真是瞎了眼才認識妳們……」林語霈滔滔不絕地念著,終於心甘情願地往自己包裡翻翻找找,隨即秀出三張門票,一臉驕傲:「妳們看這是什麼?」

      「蕭菲的演唱會門票!」我一把搶了過來,又驚又喜。

      「我夠義氣了吧,你們要多學著點。」

      我驚喜地把林語霈抓來摟了一把,隨即推開,只顧著看那三張門票。林語霈讓我這麼一推,差點往旁摔了,幸好顏若佳來得及扶她,只聽到林語霈又唸了起來:「我的天啊,這什麼人啊?」

      「妳怎麼買得到?我不過才晚了半小時,門票就被掃光了。」

      林語霈抬起下巴:「當然是沾我男友的光囉。他為了我,可是好不容易透過關係買到的,而我卻為了妳這個沒心肝的女人,上輩子欠了妳的呀。」

      「語霈,謝謝妳,愛死妳!」我開心得將林語霈抱得緊緊的。

      顏若佳湊近一看:「演唱會什麼時候啊?」

      「月底,太棒了,我真等不及了!」我高興得都快失常了。

      林語霈笑了笑:「小型演唱會而已,應該是為她新輯辦的。不過聽我男友說,蕭菲好像會順道帶著剛出道的一個團體,也是她的師弟,就是那個搖滾樂團魔方四……」

      魔方四?那不是出道已經快一年,專輯成績一直都不見好的搖滾團體嗎?我的天,好好的蕭菲演唱會幹什麼多了這些阿貓阿狗啊。短短兩個小時的演唱會,我可不想盡看些無聊人。

      「他們不會紅啦!什麼才剛出道。」我一語驚人道破他們未來黯淡的前程。

      「他們的歌不錯啊。」顏若佳不以為然。

      「這只是唱片公司的手段而已,看能不能利用蕭菲的知名度,替他們打響名聲,歌好不好聽還是其次。我跟你們說,魔方四一出道,我就知道他們不會紅了,看看他們的團名,魔方四--乾脆四個人穿著燕尾服去表演魔術好了。」我可是研究過不少大大小小的藝人,哪些人會不會紅,我向來可猜得準了,這個搖滾團體妄想用稀奇古怪的團名吸引群眾,真是太沒見識了。

      「也許他們想標榜自己的音樂擁有無限可能吧。」

      「團名有什麼重要,人長得帥就好了。尤其是他們團長梁以默,他那雙眼睛就像會放電一樣……」說著這話的林語霈好像快要飛上天一樣。

      「語霈,妳的口水……」我冷冷看著她,瞧她那副癡相,看來早想把那四個人生吞活剝了,「當藝人的哪個不帥不美啊,妳說的那個團長,我恰好最不喜歡的就是他,老是一副裝冷的模樣,還以為自己很酷,看了就讓人受不了。唱片公司是怎麼搞的,蕭菲的演唱會幹什麼請了這些人來,害我都沒興致了。」

      「反正全天下的帥哥都跟妳有仇啦。真不知道妳的眼睛長在哪裡,醜的妳卻說好看,有性格。」林語霈瞪了我一眼。

      「本來就不帥,全都是娘砲,看了好噁心。」我的拿手本事就是尖酸刻薄。

      「我知道,沅星喜歡肌肉男啦。」顏若佳輕輕竊笑。

      「什麼肌肉男,那才是妳的菜啦。」

      「錯錯錯,沅星才不是喜歡肌肉男,她一天到晚只愛上網,她喜歡的是時下的那些宅男,她肯定把自己當宅男女神了。」林語霈也開口酸了。

      「妳們這兩個三八婆竟然敢笑我,活得不耐煩了。」我忍不住追著她們又跑又打。

      樹林間的羊腸小徑,只見我們三人嬉鬧不停,一旁的人都忍不住側目了,林語霈停了下來喘口氣,又問:「那妳到底還去不去了?」

      「去!當然要去,不過妳們明天還是得陪我去一趟簽唱會。」顏若佳作勢快要暈倒的模樣,我試圖用甜美笑容迷倒她們,「妳們會陪我去的喔?」

      「去,誰教我們倒了八輩子楣認識妳!」

♫♫

      雖然演唱會是在晚上,不過照我的經驗,準時到達只有望著數不清的腦袋瓜的份,妳會看到前方黑壓壓的一片,令人透不過氣來的窒息,和堪稱比得上小型展覽會的許多各式相機,在妳眼前遮來擋去。不僅如此,各樣氣味在你鼻下充斥,簡直就是人間煉獄,一不小心,還會讓瘋狂的歌迷推來擠去,滿天揮舞數不清的雙手在這時如同人間兇器一樣。我就有過這教訓,只不過是我無意揮了一拳在某人的鼻子上--這都是我的錯,我不該瘋得失去理智。

      何況今晚是蕭菲的演唱會,她天后級的身分,就是要我一輩子為她遞鞋端茶,我也心甘情願啊。

      我好不容易拉著顏若佳和林語霈一路上過關斬將地闖到了前方最佳視野。我一點也不怪她們,即便拉著她們像拉著懶散的母牛,我真的不能怪,大清早排到現在,她們還有一口氣在已經很難得了。

      「還要等多久啊?」顏若佳率先發難。

      「快了,快了,就快看到蕭菲了。」我亢奮得就像灌過無數杯咖咖一樣。

      「我又餓又想睡覺,一大早來這排隊,我還沒睡飽。」林語霈的眼睛都快閉了起來。

      「這叫自做自受,誰要妳替沅星買門票,結果受苦的只有我們兩個。」

      「不要吵,蕭菲快出來了。若佳,待會妳的相機要準準對著蕭菲,我還要放在我的網誌上。至於語霈,妳待會就和我一塊舉著這張海報,我可是趕了好幾晚才畫出來的,我要讓蕭菲知道,我可是她最忠實的歌迷啊。」

      「不會吧?」林語霈叫了出來。

      我緊緊抓著海報一角,舉在上頭搖啊搖的,不亦樂乎:「就像我這樣。」

      林語霈望了我一眼,無奈地朝顏若佳使眼色,顏若佳忍不住嘆口氣:「做吧,我的任務比妳艱巨呢,我要是拍的不清楚,我的耳朵肯定沒有幾天的安寧了。」

      音樂聲驟下,眼前瞬間暗了下來,燈光打在台上,那是魔方四,他們正替蕭菲做開場,我的手霎時間垂了下來,只等這幾分鐘的折磨過去。林語霈在我耳旁喊了起來,這八婆還說自己想睡,竟然揮舞著我替蕭菲千辛萬苦做好的海報在那歡呼吶喊,有沒有搞錯,我的雙手是用來替魔方四揮舞的嗎?這還不只,我驚訝地發現,顏若佳也拿著相機猛拍,唉,看來新鮮可口的帥哥還是令人垂涎啊。

      「若佳,妳拍太多無謂的人了,我不是說只要拍蕭菲就好嗎?」

      我們好不容易拖著疲累返回家中,她們也順道在我家過夜,一回到家,我二話不說就檢視著我的戰績,望著一張張魔方四的照片,實在忍不住嘆氣。顏若佳吹著剛洗好的頭髮,懶懶回嘴:「妳不喜歡就刪掉啊。」

      「別刪,不喜歡就傳給我,我要,妳敢刪我就跟妳拼命。」浴室裡傳來大吼,林語霈的聲音簡直驚天動地。

      「待會妳出來自己傳!」

      篩選掉無謂的人,之後出現的果然是我心愛的蕭菲,我幸福地嘆了口氣,想起方才還這麼近距離地看著她,就好像夢境一樣。差點我就握到了她的手,不過最令我驚喜的,她竟然喝了幾口我舉上前去的礦泉水,害我忍不住對她大喊我愛你。要不是顏若佳緊緊拉著我,我鐵不定還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來。

      我懷中抱著那瓶礦泉水,這一輩子我都捨不得喝了,瓶口可是有蕭菲的口紅印,世界上就只有這一瓶,真是彌足珍貴啊。

      顏若佳又發出她那一貫的嘖嘖聲:「妳這又是什麼臉?」

      「還能什麼臉,她完全表達出何謂瘋狂歌迷啊。」林語霈熱烘烘地走出浴室。

      「我在這世上沒什麼遺憾了。」

      顏若佳噗哧一聲笑了,林語霈戳戳我的腦袋,也嘖:「原來妳的心願就這麼小一點。」

      我正想回嘴,門外忽然傳來幾聲咚咚聲,老爸探進了頭,見我們還沒睡覺,問了:「妹妹,肚子餓不餓,要不要我下幾碗麵給你們吃?」

      「不用了,我們待會就要睡了。」

      「好,很晚了,趕快睡吧。還有別老是迷這些偶像,都已經是大學生了,還是想想未來要做什麼比較實際。」

      「好啦,你趕快去睡。」我趕忙跑到門前,推著老爸出去。

      「伯父,晚安。」顏若佳和林語霈也異口同聲。

      看著老爸轉身就走,我連忙鎖上了門,一溜煙撲到了床邊,大字一躺,舒服地翻了翻身。林語霈卻不客氣地將我推到了地上,大叫,「髒鬼,妳還沒洗澡!」我忍不住做了鬼臉,衝到浴室去。

      我們蓋著一床棉被,張著老大的眼睛瞪著天花板。我不知道她們望著天花板做什麼,不過天花板上那一小黑點著實讓我無法睡覺,在微弱的光線照下,感覺就像我最懼怕的蟑螂,即使我一直知道那不過是個小污點,該死,明天還是買罐噴漆噴掉好了。

      「沅星,那是小強嗎?」顏若佳瞪著。

      「如果是,我不會在這躺著,冒著小強可不可能掉在我臉上的危險。」我打了個哈欠,真該感謝周星星給蟑螂取了個這麼可愛的名字,雖然一點也沒減輕我對蟑螂的恐懼。

      「快睡吧,別研究了。」林語霈低喃,聲音帶著已快進入夢鄉。

      「妳們想過畢業後要做什麼嗎?」我真不懂顏若佳一直望著那塊污點,卻又來問這八竿子打不著的問題,難道她想投身生物界?

      林語霈帶著睡意回答:「拜託,這種我的志願,連小學都不出作文題目啦。」

      「我想出國,想和外面的世界交流,可是我爸不太同意。」顏若佳翻了個身看著我。

      「妳爸只是保護妳,多跟他聊聊,應該能出國的。」

      「那妳呢?」看來顏若佳一點也沒意思退縮。

      「我也不知道。」

      林語霈顯然對耳外的吵雜不太接受,將頭縮進了被子:「我想做精神科醫生,研究一下為什麼這麼晚了還有人不想睡覺。」

      「我支持妳重考。」顏若佳拍拍她的腦袋,笑了笑。

      「重考之前,不能先悶死我自己。」林語霈一掀被子,大口呼吸。

      「我想做經紀人。」沒理會她們,我認真想了想顏若佳的問題,突如其來說了。

      「妳是說藝人經紀啊?」顏若佳瞧來吃驚。

      「妳迷偶像迷到想做經紀人啦?」林語霈也一下子清醒。

      「我隨便說說的啦。」

      「藝人經紀也不錯啊,那可是我們從來沒想過的工作,我們支持妳。」

      「以後再說吧。」我隨口應了一句,雖然我腦子是鼓勵自己往這方面去走,可是老爸一定不同意。再說了,當經紀人到底需要什麼條件,我一點也不知道,只單憑熱愛偶像好像說不通,算了,這種問題還是丟到未來吧。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