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卷 真祖

      草叢間隱蔽著二人,背影皆是纖瘦,茂盛扶疏的草葉恰好掩蓋身軀,若不凝目仔細端詳,實難在這初更時分、濃稠雲端毫無月映的夜色中瞧得分明。這二人沉靜地宛如大石,伏在此處已不知多久,只是身軀明顯為小的一人似乎不耐蟲子侵擾,逐漸躁動不安。

      「姑姑,癢啊。」開口說話的約莫十二、三歲,一張瓜子臉透著稚氣,烏漆黑瞳閃爍著懇求,娟秀的臉龐已然有些扭曲。她臥著草地似乎難忍僵麻,終於抵受不住,輕喚出聲:「我手腳已無知覺,到底還要多久,姑姑……」

      那女子瞧著小女孩一眼,隨即轉頭,只低聲道:「這般沉不住氣,縱有十條命都不夠死。」

      小女孩顫顫不語,姑姑語氣雖輕,話意卻十分嚴厲,頓時一張小臉壓低在草根上。她見小女孩滿臉委屈,心中已軟:「到後方石塊撓撓癢去,小心點,莫現出了蹤跡。」小女孩一喜,躡手躡腳竄入石堆之後。

      那女子輕嘆,從袋裡掏出一只羅盤,將隨身攜帶的火褶一吹,照耀在羅盤之上仔細探測,隨即又將火光撲滅,霎時恢復沉黑。她身背一只大紅布袋,腰際別了一柄短劍,劍把掛穗,劍鞘靛紫作底刻著龍圖,還以金漆勾邊狀甚威猛,栩栩如生。

      那女子約莫二十八歲,卻仍未梳髻,一條麻花辮子垂放在胸前,一張鵝蛋臉,菱角翹嘴,眸似點漆,膚雪若脂,與小女孩臉龐有些相像之處。但不知是否沉靜過久,全無那小女孩一般靈動活現的表情,一張臉只刻劃著冷漠。

      她有些詭異眼前這般寧靜,掐指一算,時辰早過。但除了與她二人對應的蟲蟬嘶叫,輕風流洩隱擾的草木之聲,再無半點詭異,周遭安靜地連自己的心跳聲似乎都能竄入耳際。

      小女孩輕手輕腳匐近姑姑身旁,看來已搔得舒適,面容也泛著笑意。一柄桃木劍別在小女孩身後腰間,只是她仍瘦小,顯得那柄木劍龐大地有些突兀,垂在泥地刮出一道痕跡。

      那女子示意她小點聲,伸出手來將小女孩的身軀壓得更低,嚴厲道:「性子這般毛躁,待這件事一成,定要重新好好整治妳一番。」小女孩張著嘴,有些被姑姑的話嚇著,她厲目一瞪,小女孩急忙閉嘴。

      「銀霜,早年我跟得妳姑婆出來闖蕩,比妳現今年歲更小。是我不該對妳這般寵溺,倒讓妳事事都毫無警惕,妳姑婆若還在世,定會指責我管教不力。」

      「姑姑……」

      那女子肅穆瞧她:「妳若生在尋常人家,此般個性定會討人喜愛。我瞧出妳本性浮動,資質雖佳,但祖訓沉重,不由妳半點輕挑。待返回妳爹娘之處,定要妳爹將祖訓時時與妳管教,讓妳一世難忘。」

      馬銀霜輕啊一聲,隨即蹙著眉心垂下頭。顯然那是極重的責罰,當下悶不吭氣。

      「我有幸跟得妳姑婆見著那殭屍王兩面,姑婆與殭屍王交手之際,生死懸念,場面更是驚心動魄,若是心浮氣躁,連命都能丟了,我時時要妳安下性子便是為此。可惜我那時年歲甚輕,姑婆為保馬家傳承之命,兩次都不允我出手,徒然失了兩人合力之機。我本待妳長大成人,道法已為長進,兩人出手更添勝算。但此次殭屍王行蹤覓之不易,無論如何也不能錯放此一誅滅之機。」

      她又叮囑道:「我好不得才探知殭屍王的蹤跡,但妳尚未學成,此番我與殭屍王交手,妳定要耐下性來,仔細臨摩。倘若我有個不測,妳萬勿出手,將我屍身帶了回去便是。馬家男人雖只傳宗接代之用,但一向熟記道法,妳爹爹正是教材。不論生死如何,此次將妳帶來,一是要妳端此世面,好有個學習;二是要妳明白,馬家除魔伏妖,處處都有兇險,萬不能再如此輕挑僥倖。」

      馬銀霜怔怔瞧她,那女子說了許多,連身後事都一併交付,顯然此事極端險惡。她本欣喜可以出來見見世面,學得一身道法正嫌無處可使,如今姑姑再三叮囑,她心中已不敢小覷,終安份道:「姑姑,我明白的。」

      那女子輕輕一笑,想馬銀霜一說便通,心中也喜,兩人又重回沉靜。

      卻見那女子霎時耳貼泥地,專注聆聽,笑容淡淡一現。微微抬頭一瞧,前方樹林小路果竄出身影,隱隱約約現出兩道身形。這兩身形來得極慢,步伐左右凌亂,四處晃噠,好似沿路尋找什麼。

      「怎會兩道影,莫不是殭屍王另咬出了名殭屍,暗夜伏出?」那女子暗暗不安,若真是兩名殭屍,那可是兇上加兇。殭屍王已難對付,若由它親自咬成的殭屍,便為第二代的綠眸殭屍。寧道好對付一百個黑眸的,也不要對付一個綠眸的。

      兩道身形越顯越清晰,待她仔細一看,鬆了口氣,原來只是兩名連夜趕路的旅人,一老一少看不清楚夜色暗路,持了一盞小竹條燈籠,緩緩摸黑探路。兩名旅人經過她倆面前,她放下心中大石,心頭催促著他們盡快離去。只是她安心的太早,兩名旅人後方已有一道黑影竄出,那黑影步伐甚快,追逐的正是那兩旅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