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03章 機械工廠1

經過這麼驚險的一役,曹祥果然好幾天都沒有在出現,徐光提心吊膽的上班,深怕有一天突然有人來宣布他的罪狀,但等了幾天,什麼事也沒發生,在這幾天中,徐光每天行屍走肉般的上班,晚上正常地看書玩遊戲,他們小隊在宇宙時代裡接了幾個不同的任務,都是一些小打小鬧的戰鬥任務,他們小隊快要升級成中隊了,陶菲不想接太危險的任務,那些任務等升級中隊之後多找些強手來一起做,危險性會比較低,在這個關頭可千萬別冒險,小隊升級是很困難的,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今天他們接到了一個車隊護航任務,這是一個很單純的任務,幾個隊員趴在懸浮貨車頂上吹風打靶,只要有敵人出現,就用機槍掃射,小天還拿出一挺火箭筒,裝上了大面積攻擊的油氣燒夷彈,準備轟那些不長眼的劫匪,還好今天的劫匪不怎麼兇,他們路途都走了一半,還沒遇到火箭彈發威的機會。

「暫停行進,隊伍休息!」徐光的頻道中傳來陶菲的命令。

「怎麼回事?有狀況嗎?」阿達問道

「喔!沒事,有個朋友想要搭便車回基地。」陶菲輕鬆地笑道

「誰會來這裡啊?荒郊野外的!」小丁也在頻道中嘟囔地道

「是啊~這裡只有新手行軍訓練才可能會經過吧!」皮雄也疑惑地道

「對啊!他們就是在執行新手行軍訓練任務,我們今天剛好經過,順路把他們載回基地,這樣也算任務完成。」陶菲解釋道

「隊長你有朋友重生啊?」

「不是啦,他帶新人賺錢。」

「挖靠!這麼有錢的新人,難道是大家族的少爺小姐嗎?」

「也許吧!反正人家付得起錢~」

宇宙時代允許高等級的老手帶領低等級的新手完成任務,只不過這種帶練的教練費很高,這個教練費可是現實中的錢,所以只有一些住在高樓層的有錢人家子弟才能請得起教練。如果有錢人肯花錢找教練,只要價格合理,宇宙時代的高手還是願意賺一票的,誰會反對多賺一點現實中的錢呢?

他們在原野上等了幾分鐘,地平線的遠處才慢慢的出現兩個人影,一個高壯的人揹著一大堆裝備在前面跑著,另一個在後面拖著腳步慢慢蠕動前進,看到遠方的運輸車隊,後面那人乾脆一屁股坐在地上,連跑都不肯跑了。

他前面的教練停下來搖搖頭,過了一會兒,陶菲在頻道中叫道:「徐光,你去接他們過來吧,那個少爺兵死也不肯跑了。」

「白痴大少爺!」小天不滿地罵道,小丁在頻道裡吃吃地笑了起來。

照顧車隊最後一車的徐光跳下機槍座,開著懸浮卡車脫離車隊,往那兩個人影開了過去,徐光小心觀察,附近一片安靜,不像有敵人的樣子,他的卡車一下子就到達了那兩人附近。

「快上車!這附近可能有敵人!」徐光大叫道

賴在地上那個人抬起頭來,訝異地看著徐光,過了一會兒他才笑了起來,他叫道:「這是誰啊?不就是惹禍精徐光嗎?你那個拜把兄弟曹祥還好嗎?」

徐光仔細地看了那人一眼,那人看起來挺眼熟的,似乎曾經在哪裡見過,過了幾秒,他突然想起那是誰,他也笑道:「這不是趙立嗎?你好啊~好久不見了,看來你混得不錯喔,找到好爸媽了?」趙立是他在孤兒院裡的一個同學,他早幾年被人領養了,看來日子過得不錯。

「快上車吧!張少爺!」那個擔任教練的大漢非常有經驗,他三兩下跳上了貨車佔據了機槍座,對趙立叫道

「哼哼~」趙立不滿地哼了兩聲,掙了兩下,還是沒能從地上爬了起來。

「快點!有貨車的區域附近,隨時可能生成劫匪,他們可不會管你是不是路過。」徐光大聲催促道

徐光這一喊,趙立倒是跳了起來,他喘了幾口氣,努力的移動腳步,正在他試圖爬上貨車時,周圍的影像突然一陣波動。

「敵襲!快上來!」徐光喊道,他把貨車一轉,整輛貨車撞在趙立身上,趙立正爬在車緣,被這樣一撞,整個人哇哇大叫地跌進了貨車邊緣的護欄內。

徐光開著懸浮貨車急速轉向,他才剛轉了半個圈,一大群的持槍歹徒已經出現在原野上,他們不由分說地向貨車射擊,而車頂上的大漢也開始用機槍掃射這些劫匪,徐光趕緊加速飛馳,那個衝力讓趴在貨車邊緣的趙立整個人撞在護欄上,這下撞得很重,他慘叫一聲,死死地抓住護欄不放。

貨車的車廂響起一陣劈劈啪啪爆裂聲,貨車後半的金屬車廂被打得像麻子一樣,在機槍的狂掃下,劫匪們雖然成排的倒下,但他們一向悍不畏死,倒下一波又出現一波。

徐光才不會跟這些虛擬的劫匪對轟,他開著懸浮車拼命地往車隊靠攏,只要進入隊友的射程範圍,隊友就會幫他解決這些死不完的劫匪,還好他一下子就聽到了遠方機槍的轟鳴的聲音,也看見了一道道火紅的線條向他延伸過來,然後撲向他身後的敵人,這短短的幾秒是徐光少數生死交關的時刻,在他十年宇宙時代的生命裡,像這樣槍林彈雨的機會也不過六七次,其中有三次要了他的命,讓他耗盡複製體而重生,他可不想要再一次損失複製體。

徐光好不容易衝回車隊,把自己的懸浮貨車重新連結回車隊,並且拿出自己的槍枝對抗敵人無窮無盡的衝鋒,幸好,在小天把火箭筒上的燒夷彈發射出去後,敵人在火海的燒灼下開始退卻,這波防衛戰打了整整十分鐘,每輛貨車都被打成了麻子。

「原地整修!受傷的快治療!十分鐘後出發!」隊長陶菲在敵人退卻後大喊,大家都知道,在一波攻擊過後,如果車隊還停留在原地,在十分鐘內絕對不會受到第二波攻擊,這是系統留給玩家的補給和治療時間。

「快來救我,我受傷了!」一個虛弱的聲音喊著,許光探頭一看,趙立正抓著貨車的護欄,他的腰腿部分一片殷紅,看起來是受了槍傷。

徐光收起槍械,從個人倉庫拿出急救包,跳出駕駛座去治療趙立。在褲管撕開後,趙立的大腿到腳踝間連續中了三槍,看起來腿骨都被打碎了,幸好這是在宇宙時代這個遊戲中,要是在現實世界,受到這樣的槍傷,只怕要送到市醫院住上好幾個月。

徐光呼叫了醫官小丁,一面打開急救包,拿出止血噴劑,對趙立的腿部一陣亂噴,那噴劑一接觸到傷口,傷口的肌膚就轉白,把出血的狀況大大減緩,等他噴得差不多了,小丁也到了,她對趙立使用清創和緊急治療技能,然後使用緊急復原儀讓趙立的碎骨復位,並且用夾板把他的斷腿固定起來,但他的腿傷太重,以小丁目前的醫療技能沒辦法一次恢復,小丁做好了所有的緊急治療,說道:「能做的都差不多了,我們把他帶回基地吧,剩下的在基地治療會比較好。」

「你叫什麼名字啊?美麗的小妞?」一直痛苦地躺著的趙立突然說

小丁瞪了他一眼,不屑地道:「二等兵,叫我長官,如果要知道我的名字,等你升到上校再來問我吧!」,她跳下貨車,回到自己的車上。

「哼哼~」受到治療後,趙立的狀況好多了,他哼了兩聲,一臉不滿的樣子。過了一會兒,腿部的傷痛讓他不悅起來,他罵道:「張遠,你這該死的下等人,把我帶來給人當靶子打,教練有你這麼當的嗎?」

坐在機槍座的大漢張遠淡淡地道:「你的教練費我沒本事拿,你自便吧。」,他跳下機槍座,走到前面陶菲的貨車去跟她打招呼。

趙立被憋住了,他沒想到張遠居然真的不要錢,就這麼把他扔下了,他哼了一陣,又對徐光說道:「聽說你找到工作了?」

「對啊!我在管道部。」徐光覺得現在的趙立跟以前有很大的不同,性格似乎變得惡劣多了,但他畢竟曾經是同學,徐光還是和善地回答。

「管道部?哈~還跟你挺配的,又髒又臭,一樣的下流!」趙立不屑地道

徐光沒有回答,但趙立顯然不想放過他,他冷笑道:「你知道嗎?我前幾天看見吳靜文了,你猜她在幹什麼?」

吳靜文也是徐光孤兒院的同學,一個極其聰明美麗的女孩,幾乎是所有男性院生的夢中情人,徐光心裡也喜歡她,但知道自己的生命跟這樣美麗的女孩不會有任何交集。

見徐光沒有任何反應,趙立笑道:「她現在在受我家的秘書訓練,過幾天就會成為我叔公的新秘書了,你知道當秘書要做什麼嗎?哈哈~驕傲個屁!不過是個高級妓女!我叔公又肥又胖,真難想像吳靜文被他壓上去的樣子,一定很迷人吧~哈哈哈~」

徐光忍不住了,他淡淡地道:「閉上你的嘴,趙立!受傷的人要小心,等一下要開車了,一路顛頗的,別把你的腿又震斷了。」

趙立哈哈大笑,他笑了一陣子,喘著氣道:「我現在叫做張自立,別叫錯了,你亂叫我可不會理你的。」

「不理我最好!」徐光心裡鄙視道

整補的時間一到,陶菲一聲令下,車隊又出發了,接下來的路途很順利,雖然還是遭遇了幾波襲擊,但車隊邊打邊走,應付起來不難,一個小時後,他們終於回到了基地。

陶菲小隊交了車隊護航任務,頓時貨車消失無蹤,躺在車上的張自立一下子滾到地面上,把他跌得哇哇叫,但卻沒人要搭理他,連徐光都裝做沒看到,張遠請所有人到酒吧喝酒,他們一群人高聲談笑地走了,沒有人去看躺在地上的張自立一眼。

第二天徐光上了一天班,又修好了一條堵住的管道,等到接近下班的時候,王哥說道:「徐光,今晚有事嗎?」

「沒事!」徐光以為王哥有什麼事要他去做,趕緊應道

「晚上自來水處那幫孫子要請客,他們最近連續堵住了三條管子,都是你清的呢,一起去吧。」

徐光聽說有人請客,眼睛都亮了,他每天吃合成麵條,巴不得換個口味,現在有免費大餐的機會,怎麼能不把握呢?他趕緊點頭道:「是!」

等到下班時,幾個老鳥帶著徐光一起出發到B64的一家餐館,那是一家市政府商業司經營的公眾餐館,侍者都是機器人,它們披著擬人的女性化外皮,花枝招展在餐館內部走來走去的招呼客人,跟真人沒什麼兩樣,這些侍者原來也負責提供一部分女性工作機會,但由於騷擾的客人太多,控訴服務態度不好的聲浪也一直不斷,市政府最後只好把侍者全換成機器人。

他們一群穿著管道部制服的管道工走了進去,引起了用餐者的側目,能夠在餐廳談話用餐的人,不可能是城市底層的人,他們看見管道部的人走進來,一個個快快地皺眉掩鼻付賬離開。老王看著同事們笑道:「你們看這些白痴,從現在起,這間餐廳就由我們包了。」管道工們粗豪地哈哈大笑。

一眾管道工開始點餐點酒,但是自來水處的人根本沒見半個,徐光有點訝異,老王見他一臉疑惑,笑道:「自來水處那幫孫子不會來的,他們只會付賬,你放開肚子吃好了,吃喝多少都算你本事。」

接下來是管道工們的歡樂時光,他們又吃又喝又鬧的,喝醉的管道工連機器侍者都騷擾個不停,徐光大吃大喝,那種混著酒精的淡水他是不敢喝的,但餐點他吃了三份,合成果汁他也喝了一大罐,這頓飯絕對是他有生以來吃過最好吃也最大量的一餐,足足可以抵他一個星期的食量,費用絕對不便宜。

這一頓吃到很晚,吃飽喝足的管道工們又開始點餐,連徐光都被逼著點了一份,他訝異地道:「王哥,我已經吃得很飽了,再也吃不下了…」

喝得臉色通紅的老王笑道:「怎麼?你沒有朋友嗎?你自己吃飽了,沒有想要幫朋友帶一份嗎?」

「啊?」徐光愕然,他想了想,問道:「可以嗎?」

「不可以嗎?一向如此啊!我們也得給家裡帶幾份啊~反正又不是我們付錢…」

「喔!好!我也來一份!」徐光笑道

「沒問題!」老王大笑道,然後又低聲的叮囑:「吃喝完了,管道裡的事都別提了,知道嗎?」

徐光這才知道自來水處的人明明看不起他們這些管道工,但為什麼又肯願意為他們付帳,原來是為了堵他們的嘴,他的腦海中頓時出現了那具悲慘的屍體和她手上的刺青,這一來,原來吃飽喝足的滿足感消退了不少,反而多了幾分惆悵。

一群吃飽喝足又提著大量食物的管道工很快地分手道別了,他們一臉醉意的提著打包的食物往家裡趕,希望這份難得的美食能讓家裡的女人和孩子開懷一夜。

徐光提著一整份美味餐點,向B146的宿舍區走去,他走到曹祥的宿舍向他的室友詢問,發現他不在,已經一整天不見人影了,徐光很訝異,這麼晚了,曹祥還會在哪裡呢?自從湊到錢上學後,以他的個性,他應該會整天埋在書堆裡學習才對。

徐光在曹祥的宿舍附近晃了一圈,沒發現他的蹤影,只好帶著疑惑回家,等到他到家的時候,才發現曹祥又姿態不雅地躺在他家門口,而且已經睡著了。

「曹祥!」徐光用力搖他,把他搖醒:「你在這裡做什麼啊?」

「等你啊!」曹祥迷糊地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才道

徐光眨了眨眼,曹祥的臉色並不太好,有點頹廢的落寞,一點都不像他以為的歡樂,他想了想,笑道:「我這不是回來了嗎?不過在我們談話之前,我先請你吃頓大餐吧。」

接過了徐光遞過來的餐盒,曹祥看了看餐盒,笑道:「太好了,我都忘了我沒吃晚餐了,嗯…我好像連午餐也沒吃…」

他們站了起來,走到了小公園邊的石凳坐下,看到曹祥這樣的動作,徐光就知道又有麻煩事情發生了,根據他們的學長們流傳下來的保命秘笈,所有智腦終端附近都有智腦的監視和監聽,床頭光屏也是終端的一種,所以如果有什麼秘密或是違法的事情,千萬不能在終端附近討論。

他看著曹祥狼吞虎嚥地消滅那些食物,感覺曹祥並不高興,只是在發洩著情緒,過了一會兒,曹祥把吃了一小半的餐盒放下,苦笑道:「謝謝!餐點很好,但我沒心情吃了。」

「怎麼回事?」

曹祥抓抓蓬亂的頭髮,聳聳肩道:「我的名額沒了,今年沒辦法上學了。」

「怎麼了?你不是申請到了嗎?」

「是申請到了,但又被撤銷了,我沒有預繳學費,又沒有辦保留,名額被人家買去了。」

「買去?學校的名額也能買賣?」

「怎麼不行?人家有錢啊,什麼東西買不到?」曹祥嘆了一口氣。

徐光擔憂地看著他,遇到這種壞消息,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過了良久,徐光才問道:「然後呢?你有什麼打算?今年你不能上學,不代表明年你不能上學啊。」

「我知道啊,但問題不在這裡啊~」

「還有什麼問題?」徐光疑惑問道。

曹祥抓抓頭,苦笑道:「你還記得趙立嗎?」

「記得啊!怎麼不記得?我昨天還在宇宙時代裡面遇到他呢,他好像混得不錯,還有錢請教練帶他做任務,二等兵任務,嘿嘿~真是財大氣粗!怎麼啦?你也遇見他啦?」

「遇見了!原來他是張家的私生子,他同父異母的兄弟死了,張家才   把他找回去,他現在叫做張自立,我的升學名額就是他擠掉的。」

「什麼?他怎麼可以這麼做?」徐光怒道

「怎麼不能?人家現在成了張家的少爺,有錢有勢了,在我們江南市,張家的人不是一直都橫著走嗎?他還親口跟我說,我城建部的工作也是他攪黃的,他就是要我活得不舒爽。」

「這…太可恨了吧?不論怎麼說,大家都曾經是同學啊!」

「你我把他當同學,人家把我們當仇人呢,只因為我以前成績比他好,總是佔著第二名,讓他在吳靜文面前抬不起頭來。」

又一次聽到吳靜文的名字,徐光想起了張自立的那番噁心言語,不由得有些煩躁,他定了定神,隨口問道:「就為了這種小事跟你過不去?」

「人啊~有時很奇怪,我們的張同學就是這麼回事,心眼小得比針尖還小,現在似乎有很多人巴結他,他一句話,那些人就搶著幫他辦事,我可就慘了,工作沒了,升學名額也沒了,我也不知道我接下來能做什麼,說不定做什麼都有人來攪局。」曹祥低落地道,過了一會兒,他又道:「你也多小心他,你最近鋒頭很盛,當心他毫無來由的敵視你,他隨便一句話,你的麻煩就大了。」

「不會吧~他哪還記得我這個無名小卒?我的成績可從來沒趕上你們過。」

「那可難說,說不定他還記掛著你,誰叫你是我的老搭檔…」

徐光不想談這個話題,話鋒一轉又問道:「你有跟真哥說過嗎?他不是一直鼓勵你繼續升學。」

「說過了,真哥也說他沒辦法,張家的人一向不講理,真哥也不敢得罪他們。」

「這怪不得真哥…」

「我知道啊,我也不想連累他。」

徐光突然問道:「你加入了他說的無聯了嗎?」

「早就加入了,怎樣?」曹祥疑道

「無聯不保護你嗎?」

「無聯需要結合各方勢力,他們不會特別保護我的。」

「原來如此!」徐光點點頭,心裡想道:「無聯畢竟是一個利益結合啊,說什麼為無業者出頭,遇到麻煩就縮回去了,而且他的勢力肯定不如張家,搞不好還是人家的走狗,難怪真哥都不敢架樑子,看來阿祥的問題大了。」

徐光還沒想到什麼辦法,曹祥倒是說話了,他說道:「真哥建議我到機械工廠那邊去碰碰運氣。」

「機械工廠?」徐光訝道,他知道地下都市有專屬的生產工業區,機械工廠是最外圍的部份,那邊都是工作機器人,除了工業司有人在那邊負責管理機器人之外,沒什麼工作機會。

曹祥看看他一臉訝異的樣子,苦笑道:「那邊是比較遠,但是有無聯的人在那邊,而且你不知道吧,那邊還有一個定期黑市,不過那個黑市只在週日開,比不上現在的黑市發達,但也算是個黑市。」

「你去那邊可以做什麼?」

「做什麼?很多啊!那裡有些師傅在招收學徒,我可以去找個師傅,順便找一些需要的零件設備,就算沒人要收我,我也可以弄些商品回來賣,聽說利潤不錯。」

徐光為難地抓抓頭:「這個…我實在不懂,沒辦法給你什麼建議,你覺得我能幫上什麼忙?」

曹祥露出詭異的笑容,他是個非常聰明的人,跟徐光這種思緒單純的人做朋友,早就把徐光的各種反應都算清楚了,他說道:「阿光啊,我們是好兄弟對不對?」

徐光露出噁心的表情:「算了吧!還好兄弟呢!你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曹祥低聲說道:「兄弟啊,我去機械工廠真正的目的是去分解場找零件,聽說那邊各種廢棄的零件都有,有許多根本就沒壞,如果能弄到適當的堪用零件,就可以賣到高價,那可是無本萬利的好生意啊,但是那邊靠近地面,聽說有些輻射污染,要溜進去分解場至少需要一套防輻射服啊,要說這地下都市哪裡可以取得防輻射服,那非你們管道部莫屬嘍。」

「我就知道!」徐光嘆了一口氣,曹祥這聰明人無事不登三寶殿。他想了想,覺得憑自己這隻還沒轉正的菜鳥,想要弄到防輻射服,那根本就是天方夜譚,於是說道:「防輻射服我是沒本事弄到的,這種事我連問都不敢問,你還是想別的辦法吧。」

曹祥點點頭:「我也就是問問,你放在心上就好,就算你真能問到門路,我手邊的錢也肯定買不起,我會先去機械工廠走幾趟,弄些貨回來賣,聽說最近機械工廠跟黑市鬧得很僵,我們上次賺到的錢可以拿來當本錢,還是照樣啊,我七你三,我就先不分錢給你了。」

徐光從來沒想分那筆錢,他一直認為那是曹祥的就學經費,他搖頭道:「錢不用分給我了,我有工作,至少是餓不死的,我對未來也沒什麼想法,你的頭腦靈活,好好運用那筆錢,幫自己掙的好未來吧。」

曹祥心中感動,拍拍徐光笑道:「好兄弟!感恩的話我就不說了,需不需要一點實質的感謝啊?」

「你又打什麼鬼主意啊?」徐光太了解曹祥了,瞪著他問道

「我帶你去機械工廠見見市面,有沒有興趣?」

「我哪有空?我可還要上班呢!」

「週休日呢?機械工廠的黑市只在週休日開,我們連夜趕趕路,一天就可以打個來回。」

徐光知道曹祥也沒去過機械工廠,想要找個人陪,免得路上有什麼意外,他想了想,問道:「來回大概要多久?」

「聽說要在密道鑽來鑽去,一路爬出城市的範圍,快得話大概要走個七八個小時。」

「所以大概是十個小時左右的路程…」徐光心裡估計,這個週日他沒有值班,下班後就出發,應該趕得及回來。他也不想曹祥一個人去冒險,打定主意後,便道:「好吧!我便和你一起走一趟,不然只怕你這路痴會迷路~」

曹祥笑著打了他一拳,又低頭吃起了餐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