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01章 管道工1

把沉重的工具袋透過回收門繳回設備科後,徐光用力推開沉重的氣密門,進入除塵室,身後的門立刻關上閉鎖,並且亮起了紅色燈光,一個輕柔的聲音響起:「發現輻射汙染源進入,進行清除。」一陣強風隨即從徐光的頭頂吹下,並徐徐旋轉降下,將徐光從頭到腳吹了一遍,伴隨著一圈藍色光芒和電磁感,讓徐光的頭髮和汗毛都豎了起來。十幾秒鐘後,強風停下,紅燈熄滅,輕柔的聲音又響起:「汙染源已清除,歡迎回家。」

徐光脫下防輻射服的面罩,推開除塵室的另一扇門,走進一個敞亮的走廊,走廊一頭,櫃台後一個強壯的光頭中年人正盯著牆上的眾多監視方格,頭也不回地說:「狀況還好吧?」

「4984的訊號發射器被咬壞了,王哥和叉子正在修,應該要花些時間吧!」

「喔!」中年人跳了起來,「老鼠呢?逮到了沒?」

「老鼠尾巴三條。」徐光拿出一個密封袋,拍在櫃台上

那中年人拿起密封袋看了看,裡面是三條又粗又長的老鼠尾巴。「很好很好!嘿嘿,等一下你下班時順便叫阿湯過來,我得去幫叉子修發射器,光靠他倆是不成的,哈哈!」中年人有些興奮的把密封袋塞進旁邊的檔案櫃,點了牆上的一個黑暗的方格,對著那個放大的方格喊道:「叉子悠著點,老子來幫你修發射器了。」

徐光應了,出了走廊,走到管理科叫了阿湯,便離了單位,拖著疲憊的身軀融進下班的人潮裡。街道是一條寬闊的走廊,走廊的頂部和兩側鑲了一塊接一塊的廣告屏幕,屏幕上的廣告字幕隨著畫面變動著,但卻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稍嫌擁擠的人流沿著走廊流向遠方,遠處了兩側有些通道叉口,頭頂的燈光明亮,帶著些許沉悶氣味的涼風從街道兩側的氣孔吹出,這便是一條地下街道。街道上的人們正三三兩兩地走著,在這下班時段的尖峰時刻,街道充斥著雜亂的腳步聲和交談聲,那聲音在通道間迴盪,聽起來分外吵雜。

這便是新元392年的地球都市街頭景象,在經歷了激烈的核子戰爭後,核輻射瀰漫全球,地球表面已經不再適合人類居住,於是劫後餘生的人類以城市為單位轉移到地下,經過數十年的努力,終於把城市地表的防輻射罩完成,雖然人類終於又能再度見到陽光,但沒有防輻射罩的地方,仍然無法居住,所以在公眾表決之後,地面防輻射罩下已經受過輻射汙染的舊城市整個拆除重建成為一個大公共設施,任何人不得居住和佔有,人類的住房都仍然維持在地底,所有人都平等地變成地老鼠。

徐光是個孤兒,父母都已經早逝,他七歲以後便在孤兒院長大,接受義務教育直到十六歲成年由社會局安排工作,這是這個時代社會低層人民的普遍現象,雖然政府已經盡力控制輻射汙染進入地下城市,但少量的輻射汙染仍透過各種管道傷害人體,所以人類的平均壽命降低,癌化的發生機率也提高,經濟條件好的人可以透過各種方法降低輻射造成的影響,經濟條件不好的,就只能拖著爛命一條了,所以像徐光這樣的孤兒有越來越多的趨勢,長大後安排不到工作的,就只有最低標準的社會福利金可領,擠八個人一間的宿舍住,這樣一來,不僅升學和就業都成為奢望,連結婚生子都不太可能,只能吊著一條命活著而已。

對於一個孤兒來說,一份工作是很重要的,除了多多少少增加一點收入之外,單位配給的服裝和醫療點數、政府配給的單人宿舍、免費的網絡資源和娛樂點數,都可以省下不少的支出,節省下來的費用,以後無論是結婚生子還是升學進修,都會非常有幫助,除此之外,有了工作就有投票權,彷彿也讓人自覺得是社會精英,而不再是米蟲。

徐光有工作,但並不是他運氣好能力強,而是他一成年就通過內線主動爭取進入城市管道部工作,這也是孤兒院對他最好的葉老師給他的幫助,管道部是一個最沒有人想去的工作單位,這個工作有很高的危險性,因為城市管道的末端就通向荒野,大量的輻射污染會進入管道,在管道中工作,受到輻射污染的機會遠遠高於其他工作,但也正因為如此,管道部的員工每季有免費的抗輻射藥丸,每年都有免費的抗輻射醫療,還有免費醫療保險,只要在管道部就職滿十年,可以申請政府內部工作調動,表現得好的話,更有就學保送申請的加分,跟這麼多好處比起來,徐光要付出的代價就只有不怕髒、不怕苦、不怕累和不怕死的精神,一個孤兒向來都不缺這些,這場賭博,反正他也沒什麼可以輸的。

所以,在提早申請再加上孤兒院師長的協助安排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剛滿十六歲就補上了管道部的職缺,成為一名城市管道工,天天穿著防輻射服在骯髒的汙水管道和颳著廢氣的通風管道裡鑽來鑽去。

適應了骯髒的環境之後,徐光其實還蠻喜歡這個工作的,工作時間長,但是沒甚麼壓力,大部分的管道工都是些不惜命的窮人,他們一起為了家人的生存冒險犧牲,彼此互相都很體諒,也非常照顧徐光這個年輕的後進,把他當自己晚輩照應,除了有時脾氣火爆一點之外,沒什麼可以挑剔的。

了解這個工作後,徐光才知道為什麼管道工這個工作做不久,不到十年,一個管道工不是被送進醫院等著拿撫恤金,就是產生了或多或少的輻射異變,而必須調離管道部,只要待上三年,長期待在狹小封閉空間的正常的管道工通常會變得性格異常,不是變得暴躁就是變得陰沉,打架傷人事件發生的機會也大幅提升,這就是管道工作讓人感到恐懼的原因。

徐光踏上大街上的低速帶,這個輸送帶帶著他以時速約二十公里的速度在街道中央的輸送區移動,然後在一個轉角他熟練地抓著扶手跳上了一條高速帶,時速提升到四十公里,中間他又換了幾次,最後在一個大型的電梯口停下,他跟著人潮湧進電梯口,電梯斷斷續續的下降到地底146層,他快步走回他的家,B146小區3244室,這是他上工後才分配到的新家,一間小小的單人宿舍。

這是一間八坪米大的小房間,雖然只是狹小的單間,卻可以讓他免去跟其他人擠八人宿舍的命運,多了一些私密空間,有了這間小單間,徐光才有交女友的本錢,這小小的單間,可讓他的孤兒院同學羨慕到極點,有人已經跟他約好,交了女友時要來跟他借房間,徐光很爽快地答應了,在這個到處都是監視器的城市裡,整座城市的公共空間裡沒有什麼地方是私密的,任何不規範的事都會很快引來機器警衛的干涉,徐光聽說某些樓層會有專門短時間出租的集合式日租房,這些小單間的用途不言可喻,但據說費用可不便宜。

由於房間太小,家具只有一張小床和一套收納式桌椅,此外就沒什麼活動空間了,反正徐光也沒有財產,除了掛在牆上的幾件單位發下來的工作服,真稱得上是家徒四壁。在小區的公共澡堂盥洗和送洗衣物後,徐光在食堂刷卡買了一碗合成麵條,他就端著碗到旁邊的娛樂卡座就著終端一面吃一面看書,他的娛樂點數都耗在這些電子書籍上了,他偏好的都是一些古代小說之類的書籍,這些電子書的收費雖然很低廉,但他在娛樂卡座用娛樂點數看,那費用就省下來了,徐光沒什麼別的嗜好,只有這個從孤兒院帶過來的閱讀習慣,也虧得這些免費的娛樂點,徐光自工作以來,才有機會看了一些以前沒機會看的書,雖然都跟上大學無關。

徐光看了一個多小時,麵也吃完了,突然聽見一些爭吵的雜音,他抬頭一看,一些無業者正在找人「代刷卡」買麵,說穿了就是溫和的搶劫,但由於損失很小,這些有幫派背景的無業者都是住在附近的混混,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不太好得罪,他們也知道不能總搶同一個人,大部分遇上他們的人都會自認倒楣,因為公安警力不太管這種事,徐光怕惹上麻煩,就離開了娛樂廳,早早回到自己的家。

他才到家門口,就發現有個人坐在他家門口等他。

「徐光啊,你可回來了!」那人一見到徐光,高興地跳起來。

「阿祥,你怎麼來了?又有什麼事了?」徐光一看到來人就皺眉道,曹祥是他的孤兒院同學,兩個人從小一起長大的,跟徐光不同,曹祥天性聰明機敏,學習成績一直挺好的,特別是電子方面,但他的運氣不好,分發工作時他申請到城建部,以他的成績本來應該是可以上的,但面試時卻被刷了下來,原因居然是長得太醜。

這也怪不了別人,曹祥那副尊容確實不討人喜歡,光是那一口齙牙就令人想起老鼠,更別說他那兩條稀疏的眉毛和尖耳朵,一張大臉卻配上了瘦小的身軀,簡直就像是一隻營養不良的人形老鼠。但城建部負責都市建設和維護,他的員工需要長得端正嗎?這實在很令人費解。

不過徐光可不會因為長相而嫌棄他,從小看那麼多年,早就習慣那種視覺衝擊了,他受不了曹祥的原因,是因為他老是會做一些怪事,這些他美其名為學術研究的事情總是把這個爆了或把那個燒了,那也就算了,但如果要拉上徐光,就難怪徐光會想要離他遠一點了。

在曹祥的朋友中,樂於助人的徐光算是他唯一能夠說服來幫他忙的了,雖然徐光沒因此少倒楣,他也因此感到抱歉,但當他需要幫忙的時候,曹祥還是會來找他。

曹祥見到徐光,笑嘻嘻地道:「來找你當然是有好事啦~」

「別~你又來騙我了!上次你燒掉了電閘的事要不是葉老師幫忙,只怕我們都賠不完了,現在我有工作了,我可不能跟你亂來,萬一要是出事,我的工作沒了怎麼辦?」徐光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樣。

但這可阻擋不了曹祥,他的臉馬上苦了下來,說道:「說到工作…你也知道我沒有分到工作,現在我可是個無業者呢,哪可能有上學的機會?你知道我一直想要繼續升學的,不過現在連職業訓練中心我也上不了了,你說,我該怎麼辦?」

徐光果然上當,他撓著頭道:「那怎麼辦?我也沒有辦法啊!難道我能給你工作嗎?」

「工作就算了,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傢伙,我不能光靠他們,不過你能幫我一點忙,我找到一個賺錢的方法,如果能行,說不定我就能賺到上學的費用了,我的入學申請通過了,但是註冊費還沒著落,這不是來找你幫忙了嗎?」

徐光疑道:「怎麼可能?註冊費不少吧!一般人都要存上好幾年呢!」

「是不少啊,但你看我是誰啊!我的智慧無價啊,只要想到辦法,要弄到那一點點錢,還不是一件小事。」曹祥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

但他擺出這副樣子,徐光倒清醒了,因為每次徐光倒楣之前,曹祥都是這副表情,這次他當然不會上當,搖頭道:「別做夢了,就算有錢也早就給人賺走了,哪還輪得了你?」

曹祥笑嘻嘻地,用他的漆黑晶亮的老鼠眼睛看著徐光,慢慢地道:「當然啦,這錢很多人想賺過了,但是…我比他們聰明啊~你看這是什麼…」曹祥靠近徐光,拉開他的衣襟,露出一個放在他衣內的金屬物體,隨即又把衣襟掩上。

那是一具銀色的金屬管狀物,大拇指粗細的金屬管身上有些地方鏤空透明,裝設著一顆顆的透明晶體,金屬管的後半部彎曲著,像是一個握把。

徐光看了一眼,他不知道這是什麼,便問道:「這是什麼?你的新發明嗎?」

「不是~」曹祥拉長聲音道:「這東西我可做不出來,但他的能量塊我倒有辦法充能,每充好一塊,我就可以賺兩百元。」

「哇!這麼好賺!」徐光訝道,現在一個人的月薪大概只有一千出頭,如果曹祥一個月能做好四五塊這種能量塊,那他的生活就安穩了,如果他能做更多一點,說不定真的有機會上大學呢。

「當然好賺啦,不然怎麼值得我研究呢~」曹祥自得地道:「不過最後還有一件事要確定,需要你的幫忙。」

徐光的戒心被兩百元蒙蔽了,他很直覺地問道:「什麼事?」

曹祥低聲地說道:「我得確認我有辦法把能量塊充滿能量,但是整座地下都市裡,只有機器人充電站才能偷到免費的電,而且那裡充電的速度最快,我想去那邊試試…」

「你瘋啦~」徐光叫道

「小聲一點啦~」曹祥看看四周,雖然旁邊遊盪的人們都太不關心別人的事,但他們的聲音也引來一些不滿的眼光,曹祥便拉著徐光離開他家門口,走到附近的一個小公園似的地方,坐在石凳上說道:「我有最完整的計畫,如果你參加,我就分你三成,放心,你的工作不多,而且沒有危險性,只要我們這樣…」他開始向徐光說明他的計畫,並且一件件的拿出背包裡的東西,一根細長的伸縮拉杆,一個可以設定時間的干擾器,一根連接著線路的金屬柱,一具修改過的能量腰帶和一顆能量塊。

徐光聽了他的計畫後,皺起了眉頭,過了好一陣子才問道:「我真的只要干擾纜線的訊號?」

「那當然啊,其實我一個人也可以,只是怕照顧不過來,你放心吧,只要發現機器人過來你就先跑,別管我,我會跑得比你快的。」曹祥笑嘻嘻地道

這倒沒錯,每次出事,曹祥總是跑得比徐光快,所以倒楣事才會落到徐光頭上。他抓抓頭問道:「你偷一次電能充多少能量塊?」

「不確定耶,我這二手能量腰帶雖然修好了,但是總是達不到最大容量,大概能充滿六成吧,如果能充滿,那至少也夠充滿五六塊能量塊。」

「那就是一千元嘍…嗯…」徐光盤算了一下,只要去干擾一下纜線的訊號,他就可以拿到三百,干擾訊號算什麼罪啊?好像根本沒罪嘛~被抓到頂多訓誡一番,從小到大,搗蛋加打架,他不知道已經被訓誡多少次了。

兩人又計議了一番,確認了各自該做的事,徐光就回家收拾了一下,再次出門的時候,他背上多了一個背包,兩人會合,沿著街道漫無目的的走著,就像兩個到處都是的無業者一樣。

閃閃躲躲地了一陣子,兩人走到了偏遠處的一道固定式樓梯,在地下都市裡已經很少人走這種固定樓梯了,大家都搭乘樓層電梯,這種樓梯只做緊急逃生使用,但從樓層蓋好之後,根本都沒有什麼使用的機會,只有他們這些懂得四處亂鑽的「鼠輩」才會使用,這也是歷代孤兒院的學長們傳授的生存法門之一。他們兩個走下樓梯,往下一層的B147小區走去。他們在樓梯轉角的黑暗處換裝,換上了一套破爛的舊衣服,頭上戴著遮住面容的大帽子,然後才下了樓梯一起走到一個機器人充電站附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