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沾零《當你走入我的故事》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之四 遙不可及

      ‧遙不可及

     

      一切都離我如此遙遠。

      只有孤獨如影隨形。

     

      --

     

      我停步在這棟高大的華屋前,竟有些猶豫。

      莫蒼說,他的主子派他來侍候我們。

      莫蒼說,他的主子很了不得。

      莫蒼還說,他的主子擁有我們目前放眼望去所能看到的一切事物。

      而今天,莫蒼說,他的主子欲見我。

      而我卻步了,或許是這屋子給我太過震懾的壓力。

      推開門,兩名女婢立即迎了上來,雖是女婢,衣著樸素卻高雅。領著我穿過層層的迴廊與房間,來到了一間幽謐的別室,四面牆連同地板與藻井,都是用黑色石磚鋪成,若非這石磚質地光滑,我就要以為這便是我當初被囚之處。

      偌大的別室,中央豎起一道屏風。直到侍女領著我走近,我才看把屏風上的圖案看分明。

      是一隻燕。僅是隻燕,卻壯闊的飛躍塞外長城,卻如一方之雄稱霸背景上的大漠風光。

      伸出手,輕撫燕尾如剪。摸著了神技織工,摸著了千萬華錦,也摸著了滄桑。

      孤燕的寂寞與滄桑。

      我繞到屏風背後,發現後頭竟是一樣由黑色石磚砌成的浴池,幾乎可以容納兩個人那麼寬闊。

      而現在它正冒著爭騰熱氣,浴池裡放了半滿的水。

      想開口問,侍女卻像早明白了我的意圖般,解釋道:「姑娘,主上要妳先於此沐浴淨身。」並順勢要脫去我的外衣。

      沐浴淨身?我想不出有什麼正當的理由他要我如此做。

      他擒我來此居然是這樣的目的呵……

      失聲一笑,卻笑的失落。

      「我明白了,你們先下去吧,我自己來就行了。」抓著自己的衣襟,或許我早就有這樣的認知,只是不曉得為什麼我的手仍緊緊揪著,不願放開。

      良久,我向宿命低頭。

      在騰騰上揚的白霧中,我浸自己於浴池中央,在伸手都無法觸及四方池緣的最中央。

      抱住自己彎曲的膝蓋,放下綰起的長髮於雙臂間,半滿的池水只到我的腰際上緣,水氣如裊裊白煙置我於濛濛中,而我陷入了一片連我自己也不清楚的迷茫。

      我合掌舀起一抔水。

      我看不見任何倒影,就如同我向來都看不見自己的存在一般。

      捧著那抔水,我緩緩地覆上住自己的臉,緊緊的、好久都不想移開。

      如果,水再深一點……

      原本不及胸的水驟然淹至心口,突來的灼熱讓心猛然一個抽動,亂了規律。

      「妳做什麼?」

      我的手腕被箝住,於是乎爭騰熱氣又重新灌入我的鼻裡、口中。

      是他,在我身後,以厚實的胸膛撐住暈眩的我。我的背感覺一陣溼滑,像是細緻的絲料淋了水。

      他連衣袍都沒褪,就入了池。

      而我竟迷濛得連他的靠近都沒察覺,我甚至不知道方才做了什麼,引來他這般緊的箝制。

      「這裡的生活讓妳如此不快意嗎?」他放下我的手,卻在我身後坐下。

      感覺到他的靠近,我將身子往前傾,低頭望著水面。我的髮,在水中如墨暈染。

      呵……我該回答什麼?

      為何要問一個被囚者快不快意?

      於是沉默。偌大的別室只有永不退溫的熱水蒸出滿室白霧,頓時間浴池變得好擁擠。

      「浸了這麼久,你的身子還是如此冰冷。」他竟伸手環住我。「告訴我妳的名吧。」

      「冷顏。」我以為莫蒼代他問了我的名。

      「很適合妳。」他停頓了一會。「妳像北方孤寂的雪。」

      「我是南方人。」

      「可妳合該屬於北方。」

      「我已經在這裡了。」

      「不,妳沒有。」

      我不懂他的意思,也不追問,只是沉默。

      「燕非殤,記住這個名。」語畢,他起身,跨出浴池。

      水位驟降,我感到一陣無法抵擋的空虛。只能看著他一襲深色衣裳消失在看似無盡頭的幽暗角落裡,遺下滿室孤寂予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