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刃心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4

  

      自那趟令人不舒服的旅途已過了五個月,夏天也漸漸轉為冬天。

      姬兒回到家整個人倒在床上,工作的疲倦讓她連脫外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勉強的把脖子上的白色圍巾扯掉,然後手機響了。

      「哈囉?」她有氣無力。

      「哈囉,親愛的姬兒。妳確定我真的不需要回去陪妳嗎?」電話另一頭傳來珍妮的聲音。

      窗外的雨下的很大,這幾乎是歷年冬天來下的最磅礡的一場雨。

      「不用,這裡沒有停水停電,但是我覺得街上已經快要淹起來了。」

      「好吧,注意屋頂有沒有漏水,那棟老公寓讓我很不放心。」

      「知道知道,我掛了。」姬兒連聲再見都沒說便按掉手機。

      掛斷後她開始後悔沒有用更安心的方式說服珍妮。上次颶風來襲的時候珍妮也是出門在外,儘管姬兒再三告訴她不用擔心,但是到了十一點多珍妮還是趕回來,只因為她不放心讓姬兒一個人待在家裡。

      珍妮一直很照顧姬兒,她比姬兒的家人更像家人,有好吃的一定帶回來、有好玩的一定邀請姬兒一起去。她會聽姬兒訴苦,跟著姬兒一起笑一起哭,對姬兒來說她是一個很棒的朋友。

      姬兒從床上坐起來,再累也得填飽自己的肚子。

      她把隔夜的米飯倒在融化奶油的鍋子上,然後加一點醬料開了一包牛肉的調理包。吃飯前姬兒決定先洗個澡,她沒辦法忍受自己髒兮兮的坐到餐桌上,所以等到真正開動的時候已經是九點的事情。

      電視沒辦法看讓她只能默默吃著飯,窗外突然出現一道閃電接著是轟隆的雷聲。

      門鈴響了。

      「就說沒關係,怎麼還是回來了。」姬兒咕噥著,其實心裡有點高興。

      一開門立刻迎來一個溼漉漉的人,她錯愕的站在原地。

      「他媽的這是什麼鬼天氣!」他走進來,脫掉濕透的大衣。

      班奈頭髮滴著水:「能不能給我一條毛巾。」

      「你怎麼會知道這裡?」

      「妳怎麼跟我身邊的人連上,我就怎麼反查回去。」他脫掉鞋子。

      理智告訴姬兒應該把他趕出去,放他進來是一件錯誤的事情,她不該管他被掃出去之後會不會登上明天的頭版新聞,也不該因為他全身濕淋淋的所以讓他暫時進來。可惜她真的擔心他會上報,也沒辦法狠心的推他出去。

      「去洗個澡吧,你可以先穿放在旁邊櫃子最上面的那件牛仔褲,我去幫你找些上衣。」

      珍妮偶爾會帶她的男友回來,當姬兒不在的時候。

      姬兒開始到處找男用的上衣。等等班奈洗完之後她該怎麼辦?他們該說些什麼?是不是會談到五個月前的那兩個禮拜?貝蒂跟她攤牌之後的幾天姬兒完全沒有跟班奈說話,她知道他有看出來,可是最後她還是帶著沉默離開。

      怎麼沒有男用的上衣被遺留下來?

      她把電暖爐的溫度調高,讓整個屋子暖烘烘的,順便幫班奈盛了一碗牛肉燴飯,他肯定餓壞了。

      「屋子變暖了。」班奈裸著上半身,牛仔褲顯然不合他的身材,珍妮的男友該減肥了。

      「沒有上衣,如果真的冷我拿條毯子給你披著。」她把燴飯給他。

      「我正好餓了。」於是他沒坐下來就直接開動了。

      姬兒盯著他看,現在都弄好了,是不是該切入正題?

      「你來這裡做什麼?」她的口氣冰冷。

      班奈回答:「我一直沒辦法釋懷。為什麼離開前妳對我這麼冷淡?就像現在妳對我一樣。」

      他果然有察覺到。

      姬兒又想起貝蒂的話,頓時間五個月前的情緒再次席捲她的腦袋,她只覺得自己好噁心、好廉價、好受傷,就因為班奈的擁抱讓她以為自己得到了他,事實證明他跟她之間還是隔了一段距離,而且這個距離好長。

      「讓我猜猜,貝蒂?」

      她離開後班奈曾問過諾瑪,而諾瑪只說要他自己去了解真相,假如他在乎她。

      「對!就是她!她讓我覺得自己糟透了!」姬兒忍不住吼出來,她已經不想管班奈會怎麼看她,「我只不過是個跟你上床的女人罷了!」

      「姬兒。」他停頓了一下,「妳沒跟我上床。」他牽住她的手:「那天我的確吻了妳,但是還沒解開釦子妳就昏過去了。當我想搖醒妳,妳卻吐的一蹋糊塗,所以我幫妳換了衣服。如果妳是指我看了妳裸體這件事,我道歉。」

      「可是早上我睡在你房間。」她感受到他的體溫,也許是因為這樣讓她口氣變得緩和。

      「因為我想抱著妳入睡,傻瓜。」班奈在姬兒額頭上輕輕一吻。

      「這五個月你為什麼都沒有來找我?貝蒂不是你的女友嗎?」還有他不是只喜歡跟他上床的女人。

      班奈被他的口氣怔住:「她不是我的女友,我很抱歉沒有馬上來找妳。」他抱住她。

      「啊──」她推開他撲到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蓋住。

      她在做什麼,她覺得自己好丟臉。

      班奈掀開被子的一角鑽進去:「在機場看到妳的時候我以為妳跟那些想靠近我的女人一樣,只是妳比較高明知道要從我身邊的人下手。可是當我發現妳根本沒有誘惑我到妳床上,反而只是遠遠的用欣賞的眼神看我,我就知道妳跟那些女人是不一樣的。」

      姬兒背對著他,「所以想接近你的女人你都會接受?」

      班奈笑著:「不可否認,我來者不拒。但是我是個膽小鬼,每當白天從外面回到別墅我不敢和妳說話,只能看著妳睡在草皮上或是後院的木椅上或是替妳蓋上毯子。」

      原來那些毯子是班奈替她蓋上的,她一直以為是諾瑪做的。

      「那天我真應該等妳起床再走,不管杜克會不會在電話裡吼我。」杜克是班奈的經紀人,「我鼓起很大的勇氣開口邀妳,和妳爬山真的很愉快。」班奈的下巴輕輕靠在姬兒的頭上。

      「所以你喜歡我?」她轉過身,戰戰兢兢的問他。

      「我想答案是否定的。」班奈看到她眼中的失落,然後笑了:「因為我愛妳。」他輕輕吻著她的鼻頭。

      「這是電視劇的爛梗。」這次她直直的看著他。

      「如果可以我希望妳不要這麼直接看我,這會讓我想把妳扒光。」

      姬兒發自內心的笑了。

      也許這是一場很甜美的夢,也許明天醒來只有她待在床上。但是此時此刻,她只想好好珍惜這段得來不易的時光。

                                                                  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