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

遊走在春、秋之間,總是被我刻意忽略的季節;

夏天,我最愛,卻也最不願想起的季節……

我是小夏,凌於夏。

我愛著一個男孩,一個心裡一直愛著小夏的男孩;只是他愛的小夏,不是我,而是另一個叫做小夏的女孩。

///    ///    ///    ///    ///    ///    ///    ///

溫度計上慢慢增加的度數,身上越穿越清涼的衣服,數字越來越高的電費,說明著什麼?

沒錯,夏天來了。

只是,我討厭夏天,因為會讓我想到一個我最討厭卻又討厭不下去的人。

夏澄琳,那個跟我一樣叫做小夏,一樣喜歡著你,卻跟我有很多不一樣的女孩。

因為,她跟你,是互相喜歡;而我,只是一點勝算也沒有的單戀第三者。

所以我討厭她,雖然她根本沒對我怎樣……

我很清楚我說我討厭她只是想找個藉口,讓自己的單戀未果找個台階下而已……

沒錯,我就是這麼的無聊又小心眼。

「凌於夏,妳又在碎碎唸什麼?」聲音,隨著頭上的劇痛一起拉回了我的注意力。我捂著被用力一敲的頭,哀怨的抬起頭看著坐在我旁邊行兇的那個人。

「很痛欸老師……」揉著被厚重參考書一砸的頭,我努力的想擠出幾滴眼淚來裝一下可憐騙取同情。

雖然我知道他根本就不吃我這套。

「會痛妳還發呆,難怪妳會連這麼簡單的題目都考個位數。」他推了推眼鏡,淡淡的瞄了我一眼,然後一邊冷言冷語諷刺著我,一邊從自己的包包抽出了另一本厚厚的紙。「作業。」

我定睛一看,差點沒哭出來。

「你這樣也太狠了吧!這麼多我怎麼可能寫的完……」拜託,他所謂的作業都快比我考不及格的考卷疊起來還要厚了欸……

呃,這個比喻法好像不太對;總之,這些作業根本就不是人寫得完的範圍吧!?

「如果妳想要在這個暑期輔導的模擬考考好,讓妳爸媽答應妳去玩的話,妳就給我乖乖的寫完它。」冷眼一瞪,他完全不把我的哀嚎當回事。「還有,要發花痴別在我講課的時候發花痴。」

語畢,又是用力的一K。

「喂!王敬庭,你打我的頭打爽的喔!」按著二次受創的頭,我氣得跳起來哇哇大叫。

夠了喔!第一次被打我承認是我發呆所以理虧活該被打,可是打第二次就真的很過份了!我哪裡有發花痴啊!

「在上課的時候麻煩叫我老師。」按了按耳朵,他的動作擺明了就是在嫌我吵。

「三點零一分,下課了啦!」我抬頭看向牆上的時鐘,二度尖叫。

真是夠了!老媽沒事叫他這個千年活化石、大冰塊來當我的家教幹什麼啦!而且這整個暑假還有接下來的整個三年級都是由他這個冰塊來擔任我的家教老師!?

殺了我比較快好不好!

「凌於夏,妳喜歡的人看到妳這個樣子絕對被妳嚇跑。」他抬眼看著我,丟下一句話之後,繼續收拾著他的東西。「明天我來上課的時候,麻煩作業請寫到第十頁完。」

揮揮手,他完全不把在後面鬼吼鬼叫的我當回事,自顧自的走出我房間的門。

「我才不要寫咧!死王敬庭!」我對著大門大叫著,站在原地喘個不停。

瞪著他離去的背影還有漸漸關上的門,最後,我還是乖乖的走上前去把門關好,然後爬回桌前,翻開那疊作業開始認命的寫。

沒辦法……就算再怎麼不甘願,我也只能鬼叫鬼叫而已,根本就沒有反抗他的權利……

誰叫他是老媽欽點來的。

真是有夠哀怨的,我明明就跟他同年,嚴格講起來我還比他大幾個月欸!結果居然被他騎到我頭上……

嘖!死冰塊一個。

我洩恨似的不停在計算紙上亂畫著,嘴巴不停碎念著……

「唉……還是你比較好啦……那像那個王敬庭,大爛人一個……」

畫著念著,我的思緒又回到了你身上。

比起這個可惡到極點,該死千萬遍的王敬庭,你跟他根本就是天上的雲跟地上的汞污泥,天差地別好不好!

「我再爛還有功課這點可以打死妳。」冷冷的語調忽地從我背後傳來,嚇得我整個人從椅子上跌了下來。

回頭,赫然發現早就已經走不知道去哪的他又出現在我房間。

「你、你、你……」我支吾了老半天,就是拼不出話來。

「下次要罵人記得確定當事人已經完全遠離。」他看了我一眼,抓起桌上的鑰匙轉身離去。「我回來拿車鑰匙。」

再次拉開門準備離開,他在離去前忽然停了下來,丟下了一句像是在解釋他忽然回來的理由。

我呆呆的看著他再次離去,完全不知道該接什麼話……

要死了……他會不會跑去跟老媽說我在講他壞話還被他當場抓包的事啊!?

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一股寒意慢慢地從我的腳底竄了上來……

///    ///    ///    ///    ///    ///    ///    ///

「小夏──」

遠方傳來你的叫喚,讓我下意識的定下腳步回頭,確認著那個聲音是不是在叫我。

並不是我老是耳背聽錯,而是因為我們班上好巧不巧,剛剛好有兩個小夏。

一個是我,而另一個就是她──夏澄琳。

看著出聲的你慢慢的走向她,聞聲也回頭的我顯得有點白痴,小小的乾笑了笑,我轉過頭,折出教室。

早就該想到的,你會叫小夏,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是在叫她。

剩下的那百分之零點一,大概是只有你在忘記交作業的時候,才會來求助我幫忙補交吧!

這個前提是,我得是班上的學藝股長;還有另一個前提是,你要忘記交作業。

不過很不湊巧的,雖然我是學藝股長,但是你一次漏交作業也沒有;所以,你不曾叫過我。

喔!只有一次例外,那就是一年級我們自我介紹的時候,你跟著全班一起起鬨嚷嚷著兩個小夏的時候,勉強算是叫我吧!

「小夏,等我一下好不好!」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我回頭,一個既熟悉又有點陌生的身影站在我身後,叫住了我。

我呆了一下。

我還以為是班上其他的同學叫住我要趕在我交作業之前把作業本交過來的,卻沒想到……

我真的沒想到,會是她叫住我。

同班兩年,這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她叫我。

「有、有事嗎?」我還有點回不過神,講話不自覺地頓了頓。

「我剛好有事要找老師,所以就叫住妳一起走了。」可愛的微笑,配上她可愛的臉,一切就是美的讓人又羨又妒。

同樣是小夏,我們有相像到的,就只有同為女生還有都叫小夏這點而已,其他的,就像你跟那個該死的王敬庭一樣,天差地別。

矮不隆咚,又沒幾兩肉的乾扁身材,平凡的五官還有一點加分機會都沒有的爛個性……不要說你了,連我自己都討厭我自己。

所以你會喜歡她,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討厭她,但是我更討厭沒有一點能跟她抗衡的自己。

「那走吧!」擺不出臉色顯示我有多麼不想跟她走一起,我點點頭,繼續往前走著。

刻意保持幾步的距離,不想跟她並行;就算早就知道我自己跟她的差別,但我還是沒有勇氣跟她一起走著。

說我膽小也好、自卑也好,我很清楚知道,我根本沒那個雅量,也沒那個勇氣去承擔任何一句可能出現的批評。

所以閃躲,是我最會用的方式。

「凌於夏,撞牆了啦!」那個再熟悉不過,冷的跟冰塊一樣的聲音忽然在我旁邊響起,我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就硬生生撞上了前方的柱子,砰地一聲,跌坐在地。

「王敬庭──」意識到是誰出的聲音,我忍不住尖叫。

「早提醒妳了還會白痴的撞上去。」冷冷的繼續刺激著,他就站在我旁邊,一點想伸手拉我起來或幫忙我的意思都沒有。

「小夏,妳沒事吧!」走在我後方的澄琳快步上前,扶起了我順便幫我撿起掉落的幾本作業本。

我一邊跟她道謝著,眼神一邊瞪向站在旁邊的他。

他真的可以再沒同情心一點啦!看到我要撞上了不早點提醒我也就算了,我撞倒在地他連扶我都不扶,真的是沒良心到極點的大冰塊!

「她再怎麼撞也不會再笨下去了。」拎著一本掉的最遠的作業本,他走向我跟她這邊,把作業本遞給了正幫我撿著的她。

我瞪大眼,不僅僅是因為他剛剛那句氣死人不償命的話,更是因為他剛剛的舉動。

我是不是有看錯啊!大冰塊也會幫忙撿東西!?

不對不對,他才沒這麼好心,一定是因為人家是美女才會這樣啦!

上一秒鐘我還在驚訝著他怎麼會轉性,但是在視線轉到她之後,我立刻了解了。

早就知道他才不會好心到自動自發幫忙人。

「死色胚。」我低聲的咒罵著,故意讓他聽到。

「再色也不會對妳這種乾扁四季豆展現。」他冷冷的說著,然後起身離去。

「王──敬──庭──」

我瞪著他的背影,大叫著。

我為什麼會跟這種人認識啦!

在大叫和在心底咒罵他的同時,他剛剛的話,還是在我本來就不怎麼堅硬的心上面敲了一個洞……

的確,就算今天不是他站在我旁邊不幫我,換作是其他人,大概也是看看就算,或者是站在一旁看戲吧!會出手幫我的,少之又少。

但如果今天換作是她,那情況大概就不一樣了……

這就是,天與地之間的差別待遇吧!

黯然的看著一旁洗手台上的鏡子映照出的自己,我低下頭,繼續往辦公室走去……

還是趕快把作業本交一交,回教室東西拿一拿,趕快回家好了……

 

「好痛……」沾著藥膏,我笨拙的對著鏡子上藥,傷口接觸到藥膏時的刺痛,讓我忍不住哀叫著。

真的好痛。

還好現在是暑期輔導,只有半天課,要是真的上整天課然後再回家擦藥,我大概會先瘋掉吧……

「小夏,敬庭來了喔!準備好要上課了!」輕敲了幾下門板,媽在外面說著,沒多久,門就被打了開來,一臉冷冰冰的他端著一盤應該是媽剛剛切好的水果走了進來。

聽到他人已經來了,我趕緊抽了幾張衛生紙把手上的藥膏擦掉,然後拔掉為了擦藥方便而固定住瀏海的髮夾,沒想到一個緊張,髮夾硬生生的從傷口畫過,痛的我倒在地上猛打滾,而這個畫面就是他走進來時所看到的畫面。

「白痴。」他看了我一眼,完全不想理會我,逕自的走到書桌前,放下手上的水果,開始一件一件的把他上課的工具拿出來。

我忍著想哭的衝動,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旁的鏡子映照出我一頭亂髮,頭上的傷口又因為剛剛的動作而再度流血,樣子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痛……」我咬了咬唇,抽了張面紙很小心的在臉上擦著,就怕再次碰到傷口。

「妳是在擦血還是在撲粉啊!」他看著我的動作,白了我一眼。

「我都受傷了你還要取笑我……」頭上的刺痛讓我忘記他本來就是個很冷血的大冰塊,我甚至還很用著類似撒嬌的口吻跟他抱怨。

我是不是真的撞壞腦袋了啊我。

「給妳五分鐘搞定妳的傷口,然後我們開始上課。」他靜默了兩秒,然後說出了打從我認識他以來,我聽過他說出的最有人性的一句話。

不過講實話,我其實也沒認識他多久,勉勉強強一個禮拜而已吧!會有機會認識他,是因為我媽在參加這個社區舉辦的某才藝班而認識了他的媽媽,然後就這樣那樣兩家的媽媽熟了,所以在我媽得知他跟我同年,然後功課好的嚇嚇叫之後,在我媽跟他媽達成共識而他又沒有反對的情況下,他變成了我的家教。

一切就是這麼的點點點。

「五分鐘哪有可能弄好傷口啊……」我嘀咕著,重新走回鏡子前拿出藥膏開始擦。

「妳還有三分三十秒。」在我好不容易有一點點覺得他搞不好還是有人性化的一面而已,他立刻恢復了他冷血的那面,拿起手錶開始計時。

我驚叫著,忍著不時戳到傷口的疼痛,趕快把藥擦了擦,然後跑到書桌前坐好。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扣除掉他丟練習題給我算,還有他在思考怎麼跟我這個白痴解釋好讓我理解而我趁機偷吃水果的空檔外,我發現今天他的冷言刺激似乎減少了很多,從十句有八句縮減成十句只剩下三、四句,真的挺反常的……

雖然我不知道他有別於平常的這個舉動是為了什麼,不過就姑且讓我解釋成他是“體恤”我這個傷患好了;起碼這樣子想我會好過一點點嘛!

結束了每天近三小時的加強補習,送走了他之後,我把空盤子收了收,帶著剛剛擦完的藥膏走了下樓。

「小夏,聽敬庭說妳受傷了啊!」媽從她手上的雜誌中抬起了頭,看著我還紅腫著的額頭。「小心一點呢!」

「嗯……」我點了點頭,把空盤子拿進廚房洗淨放回架上。

看來他今天的反常,似乎真的是因為我受傷的樣子欸!

想著,我忽然有種莫名的開心,雖然只僵持了一下下,但我還是很開心;只要沒有老媽後來多說的那句話就好了。

「敬庭還說,受傷歸受傷,十頁的作業還是一樣要寫完。」

我呆愣了三秒,剛剛因為他而稍微起的一點點小感動泡泡立刻破掉,取而代之的是我滿心的咒罵。

我就知道他不可能這麼好心啦!

///    ///    ///    ///    ///    ///    ///    ///

上課中,我呆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沒有心思關切台上老師口沫橫飛的強調著接下來的大考對我們有多麼重要,也沒有心思注意到其實下禮拜一要小考,我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我的左斜前方,你跟她的方向。

比鄰而坐的你們,很認真的聽著台上老師的講課,手也不停歇的抄著筆記,時而小聲交談討論著;不想承認,但那個畫面真的看起來好自然而然,就好像本來就該是這樣的感覺。

比較起她,功課普通,只是勉勉強強低空滑過,專心度又奇低無比的我,根本一點能像她一樣和你討論功課的可能都沒有……

我連現在台上老師在講什麼都聽不懂了,更別說是可以跟你一起討論功課了。

我也想過像她一樣,認真的作筆記、專心的上課、努力的把成績往上拉,可是不知道是我真的方式不對,還是我沒這個天份,拼了一個段考的結果,我換到的是因為睡眠不足加上營養攝取不足再加上流感住了一個禮拜的醫院,還有因為考試恍神甚至是睡著以致於幾乎是交白卷的成績……

每次想起,我都覺得好想把自己埋進洞裡。

老師開始要繼續往下講著,所以我把視線從你們的方向勉強拉向黑板跟我自己的筆記本,看著那些我看不懂的圖案跟數字,我忽然覺得,時間真的漫長的讓我好想哭……

想著,我輕嘆了口氣,看著錶面顯示的還有40幾分鐘才會下課,我認命的重新握起筆,開始把老師寫在黑板上的板書一個一個刻進我的筆記本裡。

聽懂聽不懂是一回事,但是有寫筆記跟沒寫筆記又是另外一回事;依照那個沒良心的大冰塊的命令,我聽不聽得懂那可以晚點再談,但是我上課敢沒抄筆記,他絕對會扁我!

我是不怕他扁我,我怕的是他上報給我媽知道,我媽會直接扒了我的皮。

只是,真的好無聊;為什麼上課,總是那麼無聊?

///    ///    ///    ///    ///    ///    ///    ///

「再見──」好不容易熬到下課鐘聲響,遇上禮拜五,然後隔天又是週休二日,讓大家的心都浮浮的,雖然下禮拜一要考試,但是一點也不影響到大家興奮的心情。

看著班上同學三三兩兩結伴著跟其他人揮手道別然後離去,我慢慢的收拾著桌上的東西,注意力不知不覺的飄向了也還在教室尚未離去的你。

不知道,你會怎麼安排你接下來的時間?

我不用想……在我媽的懿令下,我禮拜一到禮拜五的暑輔課結束之後都得乖乖回家等著上加強的家教課。所以,我連提出問你要不要一起去玩的念頭都不用想。

「你還沒走啊!那正好,我們一起去吃午餐好不好?班上女生跟我推薦學校附近的一間餐廳,好像不錯的樣子喔!」

還在想著,她不知道什麼時候折回了教室,叫住了你。

我看著你點了點頭,然後離去;從頭到尾,你們似乎都沒注意到,我也還在……

不知道該哭還是笑,我搖了搖頭,慢慢的走出了教室……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