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萬物興始之春 一、初遇

Godless   Abyss    神無之淵

十二月夢──

            萬物興始之春

一、初遇

      ──十二月夢    上線了──

      「那個……你要不要一起練功啊?」

      我問。

      對方是一個穿著非常便宜普通的白色長袍,頭上什麼也沒有只有一頭俏麗柏金色短髮的精靈少女。

      海藍色的大眼看著我,真是惹人喜歡,像個人偶一樣精緻。

      她抬頭,似乎有點訝異。

      從我上線到現在,她就一直坐在這岩石上,也不知道是在等人還是在做什麼……真過份耶!讓人等這麼久而且還是讓女孩子,真是太不紳士了!

      「呃……我只是想說,多點人練起來方便啊……」看她那副戒備的樣子,我連忙跟她解釋我的意圖「我叫十二月夢,才剛剛開始接觸這款神無之淵遊戲……嘿嘿,我也很嫩啦……」

      「新手嫩是應該的。」她回答,然後站起,微笑綻放在臉上,如同陽光一般的吸引人。

      「妳是什麼?」她問。

      「啊?」我是什麼?我不就是玩家嗎?

      「我是問,妳的種族和職業。」她笑著解釋,一瞬間的氣氛就變的相當融洽。

      「我是龍族的,目前還是個無所事事的小混混。」調侃似的,我這麼回答她。在新手村待了將近半個月,每天就是跟npc聊天、四處閒晃,偶爾幫npc跑跑腿換點食物,的確是蠻混的。

      「龍?鬥龍還是溫龍?」她接著繼續問「龍族不好練耶!妳怎麼選這個?」

      「因……因為龍族的體力看起來很好啊!而且龍族女生好可愛,頭上有鹿角。」

      「……那是龍角。」她頓了一下,然後這麼回答我。

      寒風吹過落葉,瞬間寂靜的有些尷尬。

      「抱歉……我不會說笑話……」

      「啊哈哈,沒關係啦!」她笑的很開心的樣子,然後說「妳好有趣。」

      「被這麼說……實在不知道該不該高興呢……」我回答:實際上心裡當然是很高興的,這樣是不是就算我們是朋友了呢?

      「走吧!一起去練功。」她說,然後送來了組隊的訊息。

      【四處趴趴走(貝伊諾)邀請組隊,參加?】

      我點選了是。

      「小夢是第一次玩網遊嗎?」她問我。

      點頭,換我回問她這個問題。

      「我啊……」她側頭想了想「不知道耶,數不清了,市面上應該沒有我沒玩過的OLG吧」

      「OLG?」冒出我不理解的名詞,我疑惑的問她。

      「就是Online   Game的簡稱啊,妳連這個都不知道?」她好像又是很吃驚的表情看著我……

         不知道這件事情,是個很悲哀的事情嗎?

      「呃……我最近才弄到網遊卡的……」我說。

      相當於身份證的網遊卡是跟隨著擬真網遊一同出現的東西,只要插進刷卡機,就可以讀取身份。雖然造價不貴,可是申請的手續挺麻煩的……

      「這樣啊,那妳一定要好好玩一玩,神無算是相當有趣的遊戲喔!」她說。

      我點頭,看著遠方的天邊,白色羽毛般的雲朵正飄開,飛鳥一群群的往來山欒之間。雖說只是虛擬的景色,可是卻是現實中難以看見的。

      「走吧走吧!」伸伸懶腰,貝伊諾問我:「我們去打什麼呢?果凍怪?お兄じゃん?」

      「お兄じゃん是什麼?」有哥哥這種怪物!?

      「就是哥布林,咦?不是有個打哥布林的任務,我記得連任務npc都叫哥布林小哥不是嗎?」貝伊諾疑惑的說。

      「……喔!那個任務啊?」想起來了,確實是有這種怪物:「可是我還沒解……有點丟臉的說,其實我在這裡半個月,都是靠解兼職升級的。」

      貝伊諾又是一次從頭到腳的把我打量一遍,滿臉的不敢置信。

      「好吧……妳還真是個和平的玩家。」她忍不住的笑「這樣不無聊嗎?」

      無聊啊……?

      「不會,比起以前只能待在房間裡,在這裡有天空、有小鳥、也有潺潺河流……我有時候懶的動,也會上來這裡發呆,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想著他們要去哪裡,要做什麼,其實很快樂喔!」

      「因為,我在這麼漂亮的地方,隨心所欲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啊!」我說,滿心愉悅。

      雖然只是一個人,可是當我微笑著和看見我的人揮手時,他們也會笑笑的對我揮揮手;同樣是剛進遊戲的新手,我們有時候可以聊上一兩句。

      這樣就很好了,真的。

      貝伊諾沉默著,若有所思的看著我。

      「這樣的快樂嗎……妳真的很特別。」半晌,她說。

      我笑笑,沒作聲。

      走著,一旁的路上慢悠悠的走出一隻小棕熊,我的眼睛一亮,拉著貝伊諾往前。

      「妳看妳看!是小棕!」

      「等、那是怪物,在這新手村算是──」貝伊諾一驚,連忙喊。

      「我知道我知道!」我回,然後在棕熊前方幾步的距離緩下:「牠超有趣的喔!」

      說著,我從物品欄中拿出了銀魚。

      前幾天食品店的老闆給我的。

      小棕熊的眼睛一亮,跑到我跟前站起,嗚嗚的想要拿我手上的銀魚。

      「給你給你。」將魚放在熊爪上,我看著小棕熊把魚一口吞下,舔著熊掌笑彎了眼睛,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然後,跳起舞來。

      「妳看!超有趣的吧!」我回頭,對身邊的人說。

      「……是,太奇妙了。」驚愕的表情在她臉上不言已表。

      我們繼續走著,一面走一面談天。

      一陣風吹過,我撥開打到臉上的頭髮,那一個瞬間的,我不經意的看向旁邊,有黑影過去!

      我很確定那不是錯,可是我怎麼不曾見過這麼大的怪物……?

      「貝伊……」拉了拉貝伊諾,我正要說,她卻按住我的手。

      「不要聲張。」

      貝伊諾小聲的說。

      她牽著我的手一緊,然後默不作聲的帶著我走下橋到河堤上。

      河堤上有藍色的果凍怪,也有幾隻拿著小刀的哥布林晃來晃去。

      「果凍怪不管看幾次都好可愛呢。」我衷心讚揚。

      「對啊!好看又好吃喔!」貝伊諾這麼回答。

      「貝伊諾……妳吃的下去啊?」我無言,那麼可愛的東西,我覺得拿來做抱枕比較適合的說。

      「為什麼吃不下去?」她反問我,然後那笑容轉變了──

      淡淡的笑,卻好可怕,有種冰冷冷的感覺。

      「就像有人喜歡在新手村四周專門獵殺新手來當作自己的戰績一樣,這種事情都做得了,吃掉果凍怪不算什麼吧?」

      什麼?貝伊諾剛剛說什麼?

      「出來。」她冷冷的說「還想繼續跟啊?」

      「欸?」我還在不明究理的時候,貝伊諾一把拉住我往後躲;站定身子,回頭一看,才發現剛剛我站的地方,一支飛鏢狠狠的插入地上──而且四周散發著白煙,地面上還有著一絲絲紫色的奇異液體。

      「小夢,站我後面。」貝伊諾這麼對我說。

      「咦?欸?」什麼東西!?到底怎麼了?

      「站前站後都一樣啦。」低沉的,略帶惡意的聲音傳來,我們四周突然出現了四個人!

      裝扮都很類似,我不曾看過……

      黑色為主色的緊身衣,雙手上纏滿了繃帶,臉上半蒙著面罩,讓人無法清楚認出他們的真實面目。

      「貝伊諾……」

      「……是鮮麗的忍者?」貝伊諾一手擋著我,然後用身子護在我前面「何時忍者落魄到這樣子,要來襲擊新手了。」

      「用不著妳管,反正妳們兩個都一樣。」正前方的那個人這麼回答貝伊諾,然後舉起手。

      四周的人,都舉起手上的武器,上面閃著詭異的紫色光芒,看起來就很可怕。

      貝伊諾在這時候默默開口。

      「對象確認為鮮麗忍者,人數四,等級約莫三十到三十八,初階忍者。」

      「什麼?」她在說什麼啊?

      我聽不懂的話,對方卻臉色大變,立刻警戒起來。貝伊諾手一揮,我身旁立刻出現一道金色的光罩,將我整個人籠罩住。

      我看見貝伊諾所謂的鮮麗忍者各個倒抽一口氣,訝異和驚慌的眼神顯露無疑。

      「糟了!」

      「這個人是……」

      貝伊諾勾起微笑,手中多出了一顆寶石一般亮晶晶的水藍色水晶球。

      「摸到大白鯊了對吧?有沒有撞鬼的感覺?」貝伊諾對他們說,然後我看見他身上的長袍消失──是她收起來了吧?

      露出了下面的衣服……

      這下連我都訝異的差點忘記呼吸:那件衣服,絕對不是普通新手能穿得起的!

      銀絲滾邊,淺藍色的袖子,一身雪白的覆蓋式貼身長袍,內襯一件黑色的高領衣。

      腳上,一雙精緻的黑色皮靴,有著精細刺繡的花紋。

      我曾在服飾店看過,那是型錄上的,昂貴且夢幻的衣服。

      「『菲斯托爾』!?」

      我不禁脫口而出。

      「啊?小夢知道這件衣服啊?」貝伊諾回頭看看我,笑「小夢看來做功課做的很好呢!」

      「因為我……啊啊!貝伊諾前面──!」尖叫!我話還沒說完,鮮麗忍者就已經向著貝伊諾攻擊過去!

      四打一,不公平啊!

      「風──」貝伊諾舉起水晶球,我看見水晶球發出了淡淡微藍的光芒,漂浮在空中「千旋颶風!」

      狂風平地而起,以貝伊諾為風眼中心,散開的旋風如同利刃,那些衝上前去的鮮麗忍者通通立刻往後退。

      「好快……」

      「可惡,她竟然不用吟唱時間……」

      我聽見那些忍者紛紛雞貓子鬼叫。

      貝伊諾……是很厲害的人了嗎?

      「殺掉她!她不過是個法術系的!」為首的忍者突然喊了,然後只見他換出剛剛偷襲的那種飛鏢,退到某種程度後,開始往貝伊諾攻擊!

      糟糕!這樣的射程比起法術來的遠,貝伊諾打不到他們的!

      「危險!」我喊,然後跑出了貝伊諾為我設下的防護線,衝到她面前拔劍!

      「龍之生息啊!幫助我!」我念出我會的也是唯一的一招絕招,創造出屬於龍的保護盾。

      「小夢!?」

      貝伊諾的喊叫我沒有聽的很清楚,因為光是要使用這一招就得花費我相當大的體力──畢竟我等級太低,而這一招又是剛剛學會的,需要耗費大量魔力和精神,鬥龍族的精神和魔力本來就不高。

      感覺身上被好多好多的刀劃過似的,很痛很痛!

      然後,我才發現自己身上在噴血。

      「小夢?妳瘋了!幹麻跑出來啊?」貝伊諾一隻手從後方繞過我的腰抱住我,另一隻手支起水晶球,擺出備戰的狀態。

      「可……可是剛剛妳……」就是因為妳有危險了我才會著急的跑出來啊!「看到妳有危險,我就忍不住……」

      「嘖……真是……」

      貝伊諾似乎有點無奈,眼看對方又要攻過來,我在想我是不是會被打回重生點……

      「晨,你打算什麼時候出手啦!」貝伊諾轉頭對著橋上大喊,手中的水晶球一閃,一道冰牆擋在我們四周。

      我隔著冰牆,看見那些鮮麗忍者每一個都突然的速度變慢。

      「貝貝遇到危機了耶。」

      一個有點痞,有點低音,感覺有點慵懶的聲音從橋那邊響起。

      然後我看見一個人悠哉的坐在橋邊。

      那個人有著天藍色的髮,墨藍色的眼睛。穿的衣服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我很相信那個一樣價格不菲。

      那個人什麼時候出現的我不知道,但是他手上拿著的手杖頂端寶石正閃著淡藍色的光芒,顯示剛剛放過了什麼法術……

      「晨我一定要宰了你……」

      我很明顯的看見說這句話的貝伊諾頭上正在冒著井字號。

      「你要幫打還是幫我照顧小夢?」

      「我……我沒事……」

      「我照顧美眉好了。」笑嘻嘻的說著,那個被貝伊諾喚作晨的少年走來。

      「貝伊諾……我沒關係……」我連忙想起身,可是我想這是遊戲設定,疼痛早就過去了,可是因為失血的緣故,我動不了──個人資料顯示我的血量現在是0。

      「妳有關係,不要再亂動了。」貝伊諾這麼對我說,然後把我交給悠哉走來的少年「看好喔。」

      「貝貝我有讓你失望過嗎?」

      「……你越來越痞了,你還好吧?」

      「怎麼這麼說……」

      雖然我覺得看他們兩個說話真的很有趣,可是……

      眼下還有敵人,就算被放了緩速術,可是這樣子旁若無人真的好嗎?

      柔和的黃色光芒在我的傷口處亮起,暖暖的,很舒服的感覺。我知道這個叫做治癒術,那個叫做晨的少年痞雖痞,但是真正再做事情的時候一點也不含糊。

      貝伊諾確定晨可以安然無恙的治療我後,開始了讓我看的目瞪口呆的事情。

      「來吧,鮮麗忍者龜們。」

      這絕絕對對是諷刺!

      「你們想要快樂的死?還是痛苦的活?」貝伊諾說完,水晶球又凌空浮起,這次所散出的,是火紅色的光芒。

      鮮麗忍者龜們似乎知道有危機,各個開始打算逃跑!

      只是被緩了速度的他們根本來不及走幾步,貝伊諾的魔法就丟出來了!

      「火──紅蓮巨星!」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了所謂的最高階魔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