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Ⅰ 遇上魔女 -1-

        颯夏第一次遇見荳荳的時候,他才七歲。

        颯夏只是想要找一個角落躲起來,靜靜讓他抒發一下一個幼小兒童的寂寞悲傷,卻沒想到會在陰暗的樓梯間,看到一個黑色的人影。

        「有幽靈啊!」颯夏的第一個反應。

        彷彿從影子之中延伸出來的黑影,以坐姿漂浮在樓梯上方,黑色的長髮和黑色的洋裝幾乎和樓梯間的陰影溶為一體。

        「死小鬼,你說誰是幽靈?」黑影沒好氣的回。

        荳荳心情很鬱悶。因為魔女莎莎竟然說,既然她的外表一直停留在十二歲時的模樣,就乾脆混到國小裡面去,騙幾個小孩子與她交易,搞不好就能突破關卡長大,總之別在地球移民局整天瞎晃礙她眼就好。有這麼當監護人的嗎?

        實際年齡都不知道幾歲了,哪有辦法和那些小毛頭混,荳荳乾脆翹課一個人在這邊聽音樂,卻突然聽到一聲細高的慘叫,一轉頭就看到這個跌坐在地上小人兒,目瞪口呆的望著她,短短的右手指還僵在半空中,顫顫巍巍的指著她的方向。

        「妳不是幽靈嗎?」颯夏小心翼翼的問,猜想這個姊姊該不會是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吧?

        荳荳翻個白眼。「你看過哪個幽靈會聽隨身聽的?」荳荳晃晃飄在自己身邊的CD隨身聽。

        颯夏看到連那個銀色的CD隨身聽也是半飄在空中,嚇得臉色發白,抿緊嘴巴不敢講話,雖然更加確定眼前的姊姊一定是幽靈,但是卻很從善如流的死命搖頭。

        荳荳一看颯夏的表情就知道他不相信她不是幽靈,也懶得再解釋。

        荳荳的黑色短靴踩在地上,拍拍黑色裙襬上不存在的灰塵,把耳機從耳邊拿下來,撥弄一下黑色的長髮,將耳機線仔細的收好後,才再度看向眼前的小孩子。

        「小鬼,下課了?我怎麼沒聽到鐘聲?」荳荳問颯夏。

        「還沒下課。」颯夏搖搖頭,好奇的盯著荳荳。「妳──真的不是幽靈?」

        「不!是!」荳荳彎下腰,兩手用力的捏颯夏的臉頰,滿意的發現果然和想像中的一樣柔嫩。淡粉色的唇角微微上揚。

        「好痛!」颯夏痛的眼眶泛淚,瞪著水潤雙眼向荳荳指控。

        「活該!我是魔女,再叫我幽靈,小心我把你賣了!」荳荳邊說邊低頭,湖水綠的眼眸仔細打量颯夏。

        颯夏的頭髮是淺淺的巧克力色,像巧克力牛奶般的顏色,頭髮微捲,所以看起來有些蓬蓬的;眼珠則是清澈的茶色,水水亮亮的,看起來就像是琉璃珠;矮矮小小的,很精緻漂亮的男孩子。

        「你這模樣,應該能賣不少錢。」荳荳嘗試露出一個邪惡的奸笑,可是出現在一個十二歲小女孩的臉上,只像是惡作劇的傻笑。

        「魔女?」颯夏呆呆的看著荳荳。

        「對,我是魔女,你可以叫我魔女荳荳。」荳荳居高臨下的拍拍颯夏的頭,難得有人比她矮,當然要顯擺一下。嗯,果然很柔軟,像小狗的毛。

        「魔女是什麼?是不是會煮魔藥,然後讓白雪公主還有睡美人睡著的人?」颯夏很認真的求教。

        「死小鬼!那個是巫婆!」荳荳不爽的又狠狠的捏颯夏的臉頰,雖然她的確看過魔女莎莎躲在房間裡面煮魔藥。

        「好痛好痛!嗚…」颯夏拼命掙脫荳荳的魔爪,低頭就哭了起來。

        荳荳有些尷尬的看著颯夏的背影,覺得自己好像真的玩過頭了。

        「好啦好啦,對不起。我表演魔術給你看好不好?」荳荳蹲在颯夏旁邊道歉,想辦法哄他。

        「魔術?什麼魔術啊?」颯夏隨即停了眼淚,轉頭好奇的看著荳荳。

        小孩子真好騙…荳荳嘴角微抽。「小鬼,你是怎麼逃過那些人口販子的魔掌的?」

        「啊?」颯夏困惑的看著荳荳,不懂她在說什麼。

        「算了算了!我變小鳥給你看好不好?」荳荳說。

        「從帽子裡面變鴿子嗎?」颯夏茶色的琉璃眼充滿期待,好奇的看著荳荳。

        「我是魔女,不是魔術師──算了,隨便你怎麼想,反正鴿子我變不出來。」荳荳右手一揮,手心中就突然出現一隻墨色的羽毛筆。

        荳荳手拿羽毛筆,在空氣中寫著颯夏不懂的內容,突然有一大群的小鳥出現在他們的四周。

        這些小鳥外型像麻雀,卻是全身漆黑,它們圍繞著荳荳和颯夏打轉,卻毫無翅膀的拍打聲,感覺異常的安靜。

        「…哇!好神奇!」颯夏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黑鳥,嘴巴半張了一段時間才發出驚嘆聲。

        「嘿!它們是我的魔使。」荳荳得意洋洋的說道。天曉得她的黑色小鳥跟其他魔女的魔使比起來,是多麼得微不足道且卑微渺小,但這個人類並不知道嘛!

        「魔使,聽起來好酷啊!它們會做什麼?」颯夏興奮的看著停在他手掌心的小黑鳥,轉頭問荳荳。

        「呃…」什麼都不會。

        荳荳面對颯夏充滿期待的眼神,只能裝出很高深莫測的樣子說:「秘密。」

        「告訴我嘛!告訴我啦!」颯夏拉著荳荳的黑色裙襬,撒嬌著說。

        「不能說。說了它們就會死掉。」荳荳隨口胡扯。

        「那我不問了!我不要它們死掉。」颯夏用力的搖頭,表示決心。

        為什麼我非得在這邊欺哄小孩…荳荳突然感到有些自我厭惡。

        「那支羽毛又是什麼啊?」颯夏的好奇心很快就轉移到荳荳手中的墨羽。

        「這是我的契約筆,用來──反正跟你說你也不懂,問這麼多幹嘛?」荳荳右手輕輕一甩,羽毛筆又再度消失。

        「那個是不是妳的魔法棒啊?」颯夏神奇的看著荳荳把羽毛筆變不見,以充滿崇拜的眼神看荳荳。

        魔法棒…這下變成神仙教母?「小鬼,童話不要看太多,會變成娘娘腔。」荳荳拍拍颯夏的頭,趁機多摸幾把柔軟的額髮,語重心長的說,只不過一個才十二歲的孩子用這種語氣說話,要是一般人看了,一定會竊笑,覺得真是一個小大人。

        「颯夏才不是娘娘腔。」颯夏舉手撥弄自己被荳荳弄亂的頭髮。

        「你叫颯夏?」荳荳側頭看向颯夏。

        「嗯。我叫颯夏.柯林斯。今年七歲。」颯夏老實的說,看著荳荳帶著甜甜的笑。

        「哈!小鬼,以後不要隨便告訴魔女你的名字。」荳荳又拍拍颯夏的頭。

        「我叫颯夏,不是小鬼──」

        突然一陣鈴聲,打斷他們的對話。

        「啊!下課了!我得閃了!不然老師出來看到我又要囉嗦!」荳荳話說完,也不等颯夏反應,轉身就一路狂奔,混在下課的學生之中,跑到操場邊去。

       

        「呼呼──我為什麼非得來國小不可──呼呼──」荳荳喘著氣,自言自語的抱怨。

        「呼呼──呼呼──」

        「呼呼──嗯?」荳荳突然發現不對勁,她喘氣聲有那麼急嗎?

        「魔女荳荳──呼呼──妳跑好快──」小颯夏站在荳荳身邊,上氣不接下氣的說。

        「小鬼,你跟著我幹嘛?」荳荳伸出食指,搓搓颯夏的腦袋。

        「我…我也翹課…怕被老師罵…」颯夏低著頭,看起來有點害羞的說。

        翹課就翹課,你害羞個什麼勁?「怕被老師罵就不要翹課。」荳荳走到旁邊的飲料販賣機,買了兩罐礦泉水,遞一罐給颯夏,打開另外一罐湊到唇邊喝水。

        颯夏年紀還小,不懂客氣,荳荳給他水,就乾脆的接受。「人家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所以緊張嘛…」颯夏羞怯的聲音傳來。

        「噗!──」荳荳才含在嘴裡的水,一下全噴出來。「小鬼!講話小心一點!不要害我被誤會有戀童癖!猥褻兒童在美國可是重罪!」荳荳怒喊,忘記自己看起來也是兒童。

        「戀冬冰?違建兒童?」颯夏一臉疑惑的看著荳荳,她連講了幾個他不懂的單字。

        荳荳左右看看,好險操場很吵,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對話。「沒事,喝水喝水!」荳荳幫颯夏把瓶蓋扭開,又將瓶子塞回颯夏手中。

        颯夏拿起瓶子喝水,聽話的不再多問,不過好奇的視線沒有離開過荳荳。

        荳荳隨意找一處草坪坐下,看一眼亦步亦趨跟在她身邊的小個子,開口問:「颯夏,你為什麼翹課?」她覺得這個小孩子實在是乖巧得過分,怎麼樣也不像是會翹課的。

        「因為…他們嘲笑我沒有爸爸、媽媽…」颯夏坐在荳荳身邊,頭低低的,幾乎埋到膝蓋。

        「哦?」荳荳竟然是興致盎然的語調。

        「其實,颯夏有爸爸、媽媽的!」颯夏抬起頭,很用力的向荳荳解釋。

        「然後?」他們拋棄你了?荳荳猜想颯夏是孤兒。

        「可是他們說我不是爸爸、媽媽的孩子,弟弟才是。因為他們眼睛和頭髮的顏色一樣,颯夏的不一樣。」颯夏又垂下頭。

        「有些人的頭髮和眼睛會跟自己爸爸、媽媽的不一樣。」荳荳想到隱性基因和隔代遺傳的可能。

        「真的嗎?」颯夏高興得抬起頭,但那雙眼才剛亮起來,又再度陷入灰暗。「可是弟弟總是說我搶走他的爸爸、媽媽。他說爸爸、媽媽已經有他,就不需要我了。」

        荳荳終於聽出點端倪來。「你是養子?」

        「他們都那樣說。那是什麼意思?我不是他們的孩子嗎?」颯夏看著荳荳,帶著求助的眼神。

        荳荳皺眉,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也不知道應不應該解釋。

        「魔女荳荳?」颯夏可憐兮兮的看著荳荳,濕潤的眼眶看起來隨時會凝結出淚水。

        「管那麼多幹嘛?我才是沒父沒母的咧。」荳荳不會安慰人,乾脆扯上自己。

        「妳也沒有爸爸、媽媽?」颯夏眨眨水潤的眼睛,好奇的看著荳荳。

        「我從來沒見過他們。我媽把我生下來後就丟給別人養,至於我爸是誰,沒人知道。」荳荳無所謂的聳聳肩。

        「妳不會難過嗎?」颯夏問。

        「不會。為什麼要難過?」荳荳理所當然的回答。

        「可是我很難過。我怕爸爸、媽媽不要我,說我不是他們的小孩。」颯夏的聲音帶著哭腔。

        「要不要我幫你?讓你弟弟消失?或是讓那些欺負你的孩子倒楣?」荳荳笑著問,提供魔女的交易,但是她其實一點也不想笑。

        「不!我不要。」颯夏驚恐的搖頭。

        「那你到底想怎樣?」荳荳沒好氣的問。其實她剛才也只是一時順口,假如颯夏真想要和荳荳交易,讓他弟弟消失,荳荳還沒那個能力,她大概是全宇宙最弱的魔女了。

        「我只希望爸爸、媽媽永遠愛我。」

        荳荳抬頭望天。你不如要求我把你弟弟消除掉還簡單一點!

       

和谐關鍵字:革命茉莉花下台六四天安门自由流亡**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