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鳳陵 第一章 大情聖〈全面翻修版 2.00〉

長篇連載     鳳陵         〈全面翻修版   2.00〉

第一章   大情聖

      傳說在世界許許多多的靈山上,連結著稱為仙界的世外桃源,地域寬廣,結構散亂,據說在此流傳著形形色色的世外高人和各式各樣的神兵利器。是所有氣功格鬥師們所嚮往之地。

      中國古人相信,人體身上存在著看不見無形的氣,可以藉由修煉或訓練而成,既能強健體魄,更能不需槍械而傷人。謂之為氣功。

       至於修煉這些氣功的人,便稱為氣功格鬥師了。簡稱氣功師。既使學習各種武術的人非常多,但真正能夠活用『真氣』的氣功師人數並不多,武功高強的氣功師,不管在警界、政商界和黑社會,都是人人重金聘顧的,雖然有極為少數的氣功師淡泊名利,不被物質迷惑專心於修習成仙之路。但相對有更多氣功師更熱衷於神兵利器的爭奪,他們無惡不作,這群氣功師會相互合作,或彼此競爭或分庭抗禮。這是氣功師們的常態,也是他們的生態。爭奪神兵利器成為他們的目標。

      氣功師們所謂的神兵利器指的是氣道具,有些道具可以削鐵如泥,殺人於一瞬之間。也有些道具能輔助使氣功師們來去自如,穿梭於千里之外。但只有能將「氣」運用自如的氣功師才能使用。也因為氣道具能增強氣功師的功力,成為自古以來氣鬥家彼此爭奪氣道具的原因之一。

       到了唐宋時期,各大高手開始紛紛組織門派,於明朝時達到最鼎盛。表面上,各門派專注於修仙之路,但其實更熱衷於氣道具的爭奪,前往仙界,也不過想去取得神兵利器。以增強自身實力。

      然而,武功高強的氣功格鬥師越受人尊敬。越強勢的門派就越讓人恐懼,在台灣就有數個氣功師門派,至於中國內地就更是不用說,形形色色的門派多的不勝枚舉。

   

       這些門派經歷數百年的變遷與整合,以及清末和世界大戰的徹底洗牌,最後由歐卡集團、中國氣鬥家協會,以及亞洲格鬥聯盟脫穎而出成為現代華人圈的三大勢力。三者相互制衡,即使偶有衝突也能迅速平靜。

        

       另外,在歐美也有一股相當強大的氣功師勢力,世界格鬥聯盟,他是亞洲格鬥聯盟、歐洲格鬥聯盟、美洲格鬥聯盟的總會,分部及成員遍及全世界,進行著極機密的行動。

        幾乎所有的格鬥家都認為,這樣子的,會一直長遠的持續下去時,然而萬事無常。自古天下大勢分分合合,每個時代總會有終結時,將會完全改變。

      西元    二零零四年      夏          某日

      在台灣南部地區,有一座被靈山包圍的小鎮,坐落在翠綠的環山中的盆地,從國道下來時冒出一棟棟建築。小鎮人口不過四萬人,卻有著超市、醫院各式各樣的基礎公共建設。也有著兩所高中職。日據時期,由於地處隱蔽,來客得穿越群山,才能看見小鎮,一道陽光照耀隱蔽的小鎮,故得名隱山。

      雖初夏不久,清早時仍有些寒意,靈山前一座高職有的數顆巨大的桃花心木卻開始落葉,會在夏天落葉的植物可說極少,桃花心木即是,橘紅色樹葉落個校園滿地皆是,宛如深秋。

      教學大樓裡,一位男孩他認為這風景真是不錯,而今天他心情也是不錯的。他長相平平,頭髮有些出油,載著被指紋成和纖維等等雜質把鏡片弄個髒污的黑框眼鏡,身高並不高,頂多不超過一六二公分,是個非常瘦小的男學生。活像個猴子。

      他手拿著中一封信,來到了一個似乎是瘦皮猴所喜歡的對象面前,輕鬆的情緒突然緊張兮兮,對著一位長髮臉但非常清秀女孩說:「曉月……我……我一直有話想對你說。」瘦皮猴語氣開始顯得結巴。斷斷續續的說這句話。

    「喔!有什麼事嗎?」女孩似乎還看似還沒有意會這瘦皮猴想要問什麼?但仍然還是沉著的問。

   

      這位叫曉月的女孩看著瘦皮猴,臉色一變,是否已經知道了瘦皮猴想要說什麼?瘦皮猴既緊張又慢吞吞的道:「其實……」

    「其實……我也『移植』都很……喜歡妳!」瘦皮猴結結巴巴,很努力的提起了勇氣,向著心儀女孩子告白。

    女孩一回事臉色有些被這出乎意料的告白驚訝了一下,她說了聲:「啥!什麼?」

      瘦皮猴瞪大了眼,女孩似乎根本還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他非常驚訝的說:「那……那這封信不是你寫的嗎?」

    「信,沒有阿!是不是你搞錯了。」女孩神情自在的回答,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

      此時,瘦皮猴的後方傳出一些笑聲還夾雜著:「陳玉華告白失敗了……陳玉華告白失敗了。」

        這群躲在樓梯口的同學說完,隨即哄堂大笑。陳玉華才驚覺事情不對。回頭看看這些嘲笑他的同學。

    一名看好戲的同學笑著說:「華哥,你這大情聖又中計了。」

    「這年頭還會被假情書所騙,真有你的!」另一位同學不留情接著說。

      「用你的腦袋隨便想也知道,校花會喜歡你,怎麼可能。」陳玉華已經不敢看冒出說這句話同學,他們又是一陣訕笑。就連這名叫作曉月的女孩,也摀住嘴遮住了她絲絲的笑容。

     而陳玉華臉紅羞愧到說不出話來,過沒幾堂課,陳玉華那愚蠢的行為傳遍全校,成為大家的笑柄。

       瘦皮猴的名子叫做陳玉華,他是一位不愛讀書的高職生,但也不會犯什麼大小過,甚至連一支警告都沒有。不愛念書卻帶著中度近視的黑框眼鏡。是個體弱多病的瘦皮猴。最大的夢想是交女朋友,但是卻經常告白失敗,到現在還是光棍一個,連跟女孩子牽個手都沒有過。

      由於陳玉華經常把自己的夢想,交女友掛在嘴邊,而且也曾經做過一些實際行動,所以大家才會做出類似假情書之類的事,陷害陳玉華。

      陳玉華羞愧到頂的幾乎快暈眩,昏沉的腦袋裡想起在他很小的時候陳玉華父親找人幫他算命,問到婚姻時,沒想到算命師鐵口直斷的說:「糟!此人一輩子都無因緣,不可能結婚。」

    他父親驚訝問:「我只有這個獨子,那該怎麼辦?」

   算命師聽了陳玉華父親的話,嘆了口氣:「那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之後他的父親非常緊張,畢竟傳宗接代對東方人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於是他父母再懷第二胎,卻是個女兒,也就是陳玉華還有一個妹妹。

    國小的時候聽著家人說著這個故事,陳玉華懵懵懂懂問著父親:「爸爸,我真的沒辦法結婚嗎?」

    他父親嘆了口氣,緩緩回答:「那你就改變命運吧!」

      想起了小時後的這段故事,發覺自己虧妹常失敗難道是命運?又想起剛才的糗事,放學後,他羞愧的低著頭跑到公園的坐在鐵椅上。

    他不知在鐵椅上羞愧了多長的時間直到遠處傳來了一名男子怒罵聲:「小妞,不要跑!」陳玉華轉頭一看,一群看起來不是善類的男人好像是附近的流氓,他們直追一位紅髮少女。

    「把你身上的東西交出來!」一群流氓喊著,追著一位染著紅髮的高中女孩。她身穿制服面貌姣好,是附近明星學校的學生,長得十分美麗可愛。

    那位紅髮高中女生抱著一個用布包著的東西,面對一群流氓卻不害怕,紅髮的高中女生跑到這個公園,流氓已將那高中女孩包圍。

    陳玉華看起來流氓們想要的並不是那紅髮高中女生的美色,而是他們受託將高中女孩手中的物品搶過來。

      陳玉華看到一群流氓圍住高中女生這種情形,嚇得躲進樹叢裡,心裡想著自己應該出去英雄救美?還是去報警?

      等等,英雄救美?如果現在出去,被流氓打死的反而是自己。陳玉華想想不太對,他應該是要去報警,但他身上根本沒手機之類的東西。根本無法報警,而且跑到公共電話亭,一定會被流氓發現。

      雖然紅髮少女可能會被流氓欺凌,但還是自己的命還是比較重要,他轉念一想,只好偷偷摸摸的鑽進樹叢裡看熱鬧。他雖然覺得這樣子很軟弱,但他真的愛莫能助。

    「唉呦!」一位流氓倒地,便昏迷不醒。其他流氓都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又倒了兩三位流氓。在一旁偷偷觀察的陳玉華

    「發生了什麼事?」一位流氓剛說完話,突然背後遭木刀重重一擊,隨即倒地。

陳玉華終於看清楚,原來流氓後方出現一位青年男子,年約三十歲,身穿白色袍衣。手中拿著木刀,面容相當成熟帥氣。

      那群流氓現在才知道,高中女孩是故意將他們引進公園來的……

    「混蛋,你是誰?竟敢惹我青虎會。」流氓問著那名神秘青年男子,

    染著紅髮的神祕高中女生對著白袍男子說:「不需要你幫忙,我一個人就夠了。」

    話說完,紅髮高中女生做了一件讓在場所有人無法置信的事,她飛奔至一位流氓身邊,那混混還來不及反應,一拳打中腹部居然飛的老遠。混混倒地後,口吐白沫,隨及暈眩昏迷。

      陳玉華看的目瞪口呆,居然出現與他想像的畫面完全不同的東西,緊張的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紅髮少女又迅速將兩位流氓擊倒,這群混混們揮舞球棒:「哇阿!這兩個怪物不是人,快逃阿!」

      流氓們很快的就鳥獸散,也不管倒地不起的人夾著尾巴逃走了。只留下白袍男子,紅髮少女還有看呆的陳玉華外就剩下昏迷不醒的流氓了。

      紅髮少女對著白袍男子說:「師叔,這我一個人就夠了。」

      白袍男子問:「我怎麼可能不幫妳,倒是妳來這做什麼?」

    「占卜顯示,鳳凰之力將覺醒於此。」

    白袍臉色顯現有點吃驚,道:「這是真的嗎?」

  「只是,目前還不清楚,是哪一個人及大略的地點,現在只知道這鎮上『鳳陵』的共鳴震動是最大的。」

      白袍男子續問:「那青虎會成員如何知道『鳳陵』在妳的手裡。」

        青虎會早已落入歐卡財團掌控,你也知道韓國歐卡財團高手眾多,說不定也有與我占卜能力相當的氣鬥家。」紅髮少女答。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麼妳的處境相當危險!」白袍男子一邊說一邊拿出類似碼表般大小的物品。

      「氣道具?」紅髮少女看著那個獨特的碼表。

      「這是氣功測量器,可以用這個道具知道這附近有多少氣功師。」

      白袍男子看了看錶,陳玉華距離太遠,只能隱隱約約的聽見他們說話。

    「若以氣功師身上氣的多寡來看,這鎮上至少有五位丙級氣功師,三位乙級氣功師,兩位甲級氣功師,但我想實際的數據可能更多。」

    「一個鎮上居然有這麼多氣功師。」紅髮少女驚訝的問。

      白袍男子聽她這麼帶著有些替紅髮少女擔憂的表情回答出結論:「恐怕,妳的行蹤早被歐卡財團知道了。我想可能他們也有著跟妳有同樣能力吧!」

      「總而言之,妳先躲一陣子,我們快點離開吧!」白袍男子這時換個話題,改這麼說。

        想趁這時偷偷離去的陳玉華,不小心碰到了小樹支,發出了沙沙的聲音。

    「誰?」白袍男子似乎發現了陳玉華,而他也只動了一下下而已。但是這時,紅髮少女已經看見陳玉華她以飛快的速度到陳玉華身旁,快得讓陳玉華嚇了一大跳。

      「是隱山高職的學生,他身上的氣比樹還少,難怪我沒發現到他。」紅髮少女馬上來到陳玉華的眼前,兩人四目相望後,陳玉華回過頭,再也不敢看她,反而是紅髮少女看出陳玉華所穿著的制服,對著白袍男子說。

      紅髮少女對走向了著陳玉華說:「若不想招惹殺身之禍,你要把今天的事通通忘掉,警察就快來了,用你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

      即使紅髮少女並沒有要傷害陳玉華,但是陳玉華幾乎是嚇的屁滾尿流,紅髮少女一說完隨即聽到了警笛聲,陳玉華不敢不聽,連滾帶爬的座上腳踏車一騎就往後山路離開。

         〈待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