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傷口

第一章   傷口

      「啪」的一聲,重慶的商業街上一個男人摔倒在了地上,周圍的人立刻饒了開來。一看就是個醉醺醺的男人,沒有人願意惹事上身,一身破爛的迷彩套在這個男人身上,即使工地裡的民工也比他乾淨整潔很多。摔到的男人七倒八歪的爬了半天才爬起來,重新向前面歪歪扭扭的走去。

      「我草,你他媽的找死啊,大白天的瞎眼了,草。」很快前面一陣叫駡聲傳來,周圍的人們迅速圍了上去。中國人別的不說,看熱鬧絕對是第一個。被罵的正是剛剛那個摔到的男人,此刻他重新被人推到摔在了地上,而罵他的則是幾個頭髮染的如同油漆桶的小青年,看樣子是這個男人走的時候碰到了這幾個小青年。

      「你是不是想死啊,你說吧這個事怎麼辦。」幾個小青年中的另一個人說道。這個男人根本無視這幾個人的叫駡,爬起來繼續嚮往前走。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看見這個男人沒話,這幾個小青年很快更加囂張。遠處人海裡的兩個男人互相看了看,都搖了搖頭。

      「媽個*的,你是不找死,沒聽見老子和你說話麼?」剛剛罵人的那個混混一把拉住正準備前進的男人,囂張的叫嚷道。被拉住的男人,抬起了頭,亂糟糟的頭髮下露出了一雙血紅憔悴的眼睛,顯然被這個男人嚇了一跳,幾個混混都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

      掃了幾個混混一眼,這個男人二話不說,推開前面圍觀的人群,這個男人又跌跌撞撞的準備離開了。顯然沒想到自己會被嚇到的幾個混混有點「惱羞成怒」了,一個類似「老大」的人物立刻沖了出來,重新一把把那個男人拉了回來。商業街上最多的就是行人,中國人別的愛好不知道,但是湊熱鬧幾乎是出名的,很快,幾個混混和這個男人周圍圍起了一圈人群。

      「小子,你說吧,剛剛撞了我的事怎麼解決。」剛才那個老大,很是舒服的問道,好象他真的成了某個黑幫老大。周圍的人群不住的指指點點,很顯然在「熱情」的討論著眼前事件的「爆發」原因。

      「你們想怎麼樣?」低沉沙啞的聲音終於從這個男人嘴裡吐了出來,「怎麼樣?哥哥我也不是什麼不明事理的人,這件衣服是哥哥剛剛花了400塊買的,沒想到剛穿上就被你這條髒狗給弄髒了,怎麼樣?陪我的衣服。」不知道什麼原因,周圍的人群猛然發出了一聲哄笑,這個老大顯然還不知道眾人為什麼發笑,依舊在那神氣的看著周圍的人群。

      聽了這個混混的話,那個男人什麼也沒說,直接掏出200塊扔在那個老大的懷裡,「我就這麼多了。」說完轉過身去就準備離開,周圍的人群被男人這一「懦弱」的表現弄的又是一陣「群慨激昂」。「媽的,你他媽的打發要飯的呢?200,媽的,今天你要是不拿出2000來,老子今天非要讓你見識見識老子的厲害。」那個老大不動聲色的把那200塊放在了兜裡,放出了狠話,臉上猙獰的表情就好象眼前的人欠了他多少錢似的。

      「你們不要逼我。」依舊是那低沉沙啞的聲音,本來醉醺醺的男人好象瞬間醒了酒。「哈哈……」幾個混混立刻大笑了起來,「笑死我了,我好怕哦,還不要逼你,你很牛比麼?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這個人?」

      男人不在說話,只是盯著這幾個人看個沒完,幾個混混被這個男人看的心裡發毛,不知道為何都沒了聲息,包括那個老大在內,仿佛那雙充滿血絲的眼睛下面埋著什麼恐怖的事情,在這雙眼睛下面好象他們什麼都做不了。

      看到幾個人不說話了,這個男人晃晃身子,又重新恢復了前些時候的樣子,轉身撥開人群準備離開這裡了。路過一個混混身邊的時候,那個混混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扯了一下他的上衣。「嗤……」的一聲刺耳的聲音響起,本就破爛不堪的迷彩上衣頓時犧牲了。

      本來鬧哄哄的人群在這個男人的上衣被撕下後瞬間變的鴉雀無聲,連對面那幾個混混都驚訝的張大了嘴,圍觀的人群中不時的傳來幾聲抽冷氣的聲音,和幾聲很低的驚呼聲。隨著這個男人那件破爛的迷彩上衣的落地,「叮噹」幾聲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幾個圓形的事物從這個破舊的迷彩服口袋裡掉了出來,在平整的馬路上跳著歡快的舞蹈。

      當這幾個物件終於停下來的時候,上面那醒目的「八一」標誌刺痛了周圍所有人的眼睛,幾枚鮮紅的軍功章靜靜的躺在馬路上,仿佛向周圍的人們訴說著它曾經榮耀。

      但是很快所有人重新把目光重新集中在這個男人聲上,慢慢的所有人的目光裡都帶上了些須崇敬,周圍的幾個學生眼裡那熱切的目光更加明顯。不為別的,就為這個男人身上的那一身的傷疤!脫了衣服的男人如同一件展覽品,靜靜的站在哪裡沒有任何聲響,只是一動不動的盯著眼前的幾個混混,仿佛周圍的人群都不存在一樣。

      剛剛還很囂張的幾個混混已經沒有任何言語,這個男人身上的那無數的傷疤也刺痛了他們。什麼樣的人才會有這樣的身體?無數的傷痕,或大或小,或長或短,錯綜複雜的盤旋在這個男人的身上,顯的如此猙獰。但是此刻周圍安靜的人群卻沒有一個人覺的它們猙獰。

      刀傷,槍傷,擦傷,無數的傷疤構成了這個男人的上身,尤其是一道巨大的傷疤最為醒目,幾乎從這個男人的左肩到腹部把人分成了兩半。那身曾經的軍裝,那靜靜的躺在馬路上的軍功章暴露了這個男人的身份。軍人!永遠是一個神聖的職業,正是有了他們才有了普通人民的安寧。但是到底是經歷了什麼樣的戰鬥才可以造就這樣的軍人?什麼樣殘酷的戰爭或者訓練才留下了這些觸目驚心的傷疤?

      看見幾個混混沒了反映,這個男人再次轉身準備離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