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蟬的喧囂在鐘聲響起的同時,越發清晰、響亮。

            外頭的悶熱空氣不挾帶一絲風,只有美術教室還算得上涼爽。我將水彩筆頭沾點了水,然後在畫紙上開始描繪,四周很安靜,只有蟬鳴和電風扇轉動的聲音。  

            「予涵學姊。」明馨一進教室就吃驚的說:「妳還在這裡呀?」  

            「嗯。」我目光不動,繼續專注作畫。她坐到我身旁來,滿是佩服:「太厲害了,這麼熱,妳居然還待得下去!」

            「心靜自然涼嘛。」我對她一笑,「至少還有電風扇啊。」  

            「妳這樣不會太操嗎?讀了一個上午的書,又跑來畫畫,我原本以為妳會退出美術社,專心準備考試呢。」  

            「我只是會比較少來,不會退社的。」  

            明馨盯著我的畫片刻,懊惱的嘆:「可是,妳晚上還要補習呢,難道上高三都得這樣拼嗎?害我現在壓力好大。」  

            「放心,我對妳有信心,妳很認真,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我們閒聊一段時間,直到聽見有人叫我的名字,一名男生站在門口,探進頭來笑問:「大畫家,畫完了嗎?要不要一起回去?」  

            「柏軒學長,你也還在學校啊?」明馨眨眨眼。  

            「嗯,我跟同學在教室討論考卷答案。明馨也是啊,這麼熱還來,不簡單喔!」  

            「我已經後悔了,今天真的熱得太誇張,我也想回去了。」

            「那一起走吧?」我說。  

            「不不不,我打算整理一下東西再走,你們先回去吧!」明馨立刻搖頭。  

            「整理什麼?這裡又不亂。」柏軒抬頭環顧室內。  

            「哪有?你沒看到地上灰塵一堆嗎?如果今天沒清乾淨,我可是會被老師罵的,我們明天開學見嘍!」明馨將書包塞給我,還朝我投向一個曖昧的眼神。

            我登時有些不知所措。

            「妳不要太晚回去喔。」柏軒叮嚀。  

            「我知道,拜拜!」她朝我們揮完手,就轉身拿起掃把清理起地板,「唉唷,好忙好忙,真是忙死我嘍……」  

            我跟柏軒互望一眼,忍俊不禁。離開學校後,他提議:「要不要去吃冰?我請妳。」  

            「請我?」  

            「很驚訝嗎?又不是第一次請妳。」他笑容可掬,「走吧,吃冰去!」  

            我們直接到學校附近的冰店,老闆一將兩盤冰端來,我就開門見山:「你有什麼事情想拜託我?」  

            「咦?沒有啊。」柏軒嚇了一跳,神情卻很心虛。  

            「少來,你只要有事相求,就會忽然請我吃東西,是什麼事?說吧。」  

            他啞口,露出少見的尷尬和困窘,推推鼻樑上的眼鏡,咕噥:「是有件事……想請妳幫一下,但最主要是有一件好消息,我想要妳知道。」  

            「那先說第一件事吧,好消息最後聽。」

            他視線飄移,嚥嚥口水,吶吶問:「妳不是說……彭尚音跟妳是在同一間補習班的嗎?」  

            突然聽他提起她,我心裡意外,「是啊。」  

            「那……」他吞吞吐吐,欲言又止的靦腆模樣,讓我看著看著,心裡慢慢湧起一絲的不安,也有不好的預感,果不其然,當他抬頭正視我,就說:「如果可以,能幫我約她一下嗎?妳們都在同一班,見面會比較方便吧?」  

            「為什麼……」我完全呆住,「難道你……喜歡上她了嗎?」  

            柏軒抿唇,不好意思的點點頭,自嘲苦笑:「我也是到最近才發現自己對她有這種感覺。很奇怪吧?明明連話都沒說過的……」  

            我腦海一片空白。

            當發現自己喪失言語的能力,我連笑的能力,都一併失去了。  

            *

 

            到家後,我眼皮沉重,想要回房休息。剛好收完衣服下樓的媽一看到我,沒有招呼,只是漠然的問:「模擬考成績出來了沒?」  

            「還沒有。」  

            「什麼時候出來?」  

            「明天。」這時予凡抱著籃球碰碰碰的從外頭跑進來,大喊:「我快熱死了,媽,我要喝汽水!」  

            「在冰箱裡,自己去拿吧。」媽露出別於方才的溫柔笑容,口氣也變得親暱許多,「明天就開學嘍,暑假作業都做完了嗎?」  

            「OK的啦!」他喝光汽水,然後伸手,「媽,給我一點錢,我跟同學約好晚上出去吃東西。」  

            「你不在家吃?」  

            「對啦,快點快點,我同學在等我!」他跳腳。  

            「受不了你這孩子。」媽無奈嘆,臉上沒有半點責備之情,她從錢包裡抽幾百塊給他,「要早點回來喔。」  

            「好啦,我走嘍!」然後他又碰碰碰的衝出家門。

            回到房間,我整個人直直的倒臥在床上。

            離補習時間還有三個小時,將手機鬧鐘調好,我就放心的閉上眼睛,沉沉入睡,直到隱約聽見爸在客廳說話的聲音。

            「孩子們呢?」

            「予凡說要跟同學有約,不在家吃飯。」媽回:「予涵還在房裡,快叫她準備去補習了!」

            一陣腳步聲接近門外,爸敲敲門,喚:「予涵,出來吃飯,不然補習會來不及唷。」  

            我慢慢睜開眼睛。

            籠罩在房內的沉沉昏暗,依舊壓得我沒有力氣,好一會兒才爬起來,同時間鬧鐘也響了。    

            九點半,補習班下課,一群學生背著包包紛紛離開,只剩幾個留在講臺前,圍著老師繼續討論課業的事。  

            「杜予涵。」走到前座的彭尚音,將一本筆記遞給我,「這還妳,多虧有妳幫忙,感激不盡。」  

            「不會,不客氣。」我看看她,「感冒好點了嗎?」  

            「沒事,又是活龍一條了。」她嫣然一笑,然後凝睇我的臉,「倒是妳,看起來很累的樣子,臉色也不太好,有點蒼白喔。」  

            「有嗎?」我摸摸臉,有點尷尬的笑。  

            「早點回家休息吧,明天就要開學了,不保重身體,這一年可是撐不下去的。」語落,她眨眨眼:「先聲明,我可不是因為讀太累才生病的,是被我哥傳染的!」  

            我莞爾。  

            「嗯,我爸差不多到了,那我走嘍。」她說。  

            「妳爸?妳不是都走路回去的嗎?」  

            「對啊,但最近有個神經病老是纏著我,甚至堵在門口說要送我回家,我只好拜託我爸開車接我一陣子,直到甩開他。」  

            「我們班的?」  

            「隔壁的。」她滿臉無奈,當手機一響,她匆忙揮揮手,「喔,我爸來了,那就這樣,明天見嘍!」   當她就要衝出教室,我也猛然想起一件事,趕緊叫住她:「彭尚音,等一下!」

            「嗯?怎麼了?」

            我跑到她面前,掩飾心慌,「那個……我想拜託妳一件事。」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