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楚腰纖細正笄年(一)

      天空一記悶雷響起,無風起浪,吹來陣陣血腥。寧天遠埒著長鬚,皺起了眉頭。世道亂,朝綱廢弛,東海道上盜匪橫行,燒殺擄掠,無惡不作。寧天遠遁世已久,今借道東海趕赴中原,正愁盜匪不來。

      雷電交加,烏雲密布,暴雨伴驚雷,狂風捲起百尺駭浪。

      寧天遠站在船頭,目中精光熠熠,不怒自威。欲引一柄長劍斬妖除魔,何懼腥風血雨巨浪滔天。

      這艘船有三層船艙,數丈來長,是紫霄派掌門人的座船。

      紫霄派掌門,便是寧靜的父親,寧天遠。父女二人乘這船趕赴中原,是為了宋荊衣大俠的六十大壽。

      不過,少女寧靜的想像遠超於此,而且絕對與宋荊衣大俠無關。爹爹口中的中原,充滿了瑰麗幻奇的色彩。奇人異事交織而成的世界,對從小在孤島長大的寧靜來說,是多麼令人嚮往。

      寧靜翹首盼望著,爹爹的聲音中氣十足地傳來。「靜兒,快靠岸了。還不來幫忙收拾。」寧靜揪著小嘴,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下艙房。

      那位宋荊衣大俠的六十大壽,在洛陽城裡會有多少江湖豪傑聚集啊。連我們隱居海外的紫霄派都得了一份帖子,這壽筵辦得定然熱鬧非凡。

      寧靜沈浸於無數個綺想,想著洛陽城的燈紅酒綠,詩人騷客的吟詞遣懷。爹爹不世出的神功威震江湖,紫霄派掌門人寧天遠現身壽筵的那一剎那,大夥兒的目光一定都聚集在爹爹和我的身上。

      寧靜往岸邊望去,尖叫出聲,震得寧天遠就地撲跌。寧天遠沒好氣,拋下手裡的收拾工作,直衝上甲板。罵道:「靜兒,大聲嚷嚷什麼,嚇人嚇鬼麼。」

      寧靜一雙臉嚇得如見鬼般,手指直悠悠地指著前方,顫聲道:「爹..爹爹,你看..。」

      那魚,不,那浮在海面的人翻了個肚皮,一手握住繩索,顫悠悠地爬了上來。

      寧靜尖叫道:「鬼..,是鬼。」

      寧天遠皺了皺眉,鬼他是不怕的,莫非是東海上令人聞風喪膽的海盜。父女倆在荒島住久了,也不知道遇到這情況該如何是好,便眼睜睜呆楞楞地看著那人爬上繩索,篤地一聲,翻躍上了船。

      看起來是個二十來歲的少年,身材黝黑結實,奇怪的是那張臉,像彩虹般塗滿了五顏六色,打扮極為怪異。寧靜拿劍揮去,便是紫霄劍法的成名絕招「驚鴻一瞥」,這人看來既然不像鬼,定然是海裡的水怪妖精,下手絕不容情。

      那少年迴身躲避,身法倒也精妙。寧天遠自然看了出來,這少年不是鬼,不是水妖,是貨真價實的一個人。便喝止女兒道:「靜兒住手。」寧靜停手,瞪視少年的目光仍充滿敵意,內心思忖著,不知這是什麼鬼東西。

      初來中土,可樣樣不能大意。

      寧天遠問少年道:「你叫什麼名字?怎麼會浮在海裡,像個死屍一樣。」

      那少年一抹臉頰,把面上的顏彩都洗去,才現出本來面貌。邊說道:「什麼浮在海裡,我是在游水。哪!你們見到那沙洲沒有?」手指著前方大約兩里處的一塊白點。

      寧靜點頭道:「見到了。又怎麼樣?」

      那少年道:「我和妹妹駕船到中原,誰知半途在那沙洲擱淺,已過了幾個日夜。好不容易看到這船,使勁兒呼喊你們也沒反應。我只好發揮浪裡白龍的絕技,親自游到你們船上了。」

      寧靜道:「原來是來求救命的。怎麼把臉蛋塗成這模樣,故意嚇人麼?」

      那少年道:「都說我們困了幾日夜了。我妹妹日裡無聊得很,我非得哄哄她,讓她在臉上畫點顏色取樂,別讓她擔心難過。你說對不對。這位姑娘,你未免膽子太小,這也嚇得了人?」

      寧天遠知道這少年絕非強盜賊匪,才鎮定下來,既起江湖規矩。道:「我是紫霄派掌門寧天遠,這是我女兒寧靜。敢問小哥高姓大名?」

      那少年看著船桅,內心盤算著,我私自帶妹妹來中原玩,要是闖了禍被爹娘知道可就糟糕。真姓名萬萬不能說,不如先取個假的應付應付。便道:「我..呃..我姓李,單名一個舟字。」

      寧靜拍手笑道:「李舟..李舟最愛胡謅。」

      李舟罵道:「胡說八道,李舟最愛胡謅,寧靜難道挺安靜?我瞧也名不副實。」心裡打了個吊桶,怎麼這丫頭知道我這名號是胡謅出來的。這麼精明,和妹妹娘親一樣,看來女人都不好對付。

      寧靜道:「好了。我們別再鬥嘴,快去接你妹妹吧。」妹妹二字正是李舟少年的死穴,一聽見這話,馬上肅然立起,幫忙扯帆轉舵,往那沙洲行去。

      沙是一片米白色的,混著貝殼殘骸,踩在腳下十分柔軟。才剛踏定,李舟的臉色劇變,方圓不過數丈的沙洲,一眼便可望盡,哪有妹妹的蹤影。

      寧靜問道:「你妹妹呢?怎地不見了?」李舟指著擱淺在旁的船,聲音也顫抖起來。道:「說不定是在船裡,我去瞧瞧。」

      那正是李舟和妹妹搭乘航行所用的船,船身數丈,在這附近航行是太大了,怪不得擱淺,船身還撞破一個大洞。海水揚起波濤,沿著洞口,一波波地向內灌入。

      李舟躍上船艙,扯著喉嚨直喊:「寒兒、寒兒。」半晌也不見回音,又順著通道一個個搜去,五六個艙房都沒有妹妹的影子。

      寧靜叫道:「李舟,你來看看,這裡有腳印。」李舟聽見,如靈蛇般直竄了過來,身法之快,就算寧天遠自詡為天下第一高手亦是自嘆弗如。

      李舟飛奔而至,寧靜察看的地方果然有一排凌亂的腳印。李舟心頭一涼,那個細細小小的腳印子是妹妹的,另外還有許多大腳印又是誰的?

      寒兒失蹤了,誰捉走她?寧靜指著遠方,叫道:「你看,那兒有艘怪船。」李舟一看,吸了口涼氣,火紅色的旗號,火紅色的船,一艘艘排列成隊,張牙舞爪地像火龍一樣蔓延在東海海濱。

      寧天遠道:「這是東海無妄島的旗幟。」

      李舟皺起了眉頭道:「無妄島?它們的船是紅色的麼?怎麼不是墨黑色的?」

      寧天遠道:「紅色旗號是無妄島的標記,你說的墨黑色船是綠水宮的,兩方已經在東海爭奪十數年了。這群海盜無法無天,我們還是避開罷。」

      李舟道:「不,妹妹在無妄島手裡,我要去找他們。」心裡十分懊悔,我和妹妹困在沙洲這麼多天,不知道那群海盜盯我們多久了。為什麼我非要離開妹妹去求救,不能乖乖再等下一艘船麼?

      李舟遠眺海面,發現紅色旗號的船隊正迅速遠離,內心不由得大急,抓著寧天遠的手。道:「前輩,求你開船去救妹妹。」

      寧天遠確實也不忍心讓一個小姑娘淪落到海盜窩裡,便道:「今日遇見我算你運氣好。濟弱扶傾乃俠士當為,我們追那船隊去罷。放心,救令妹的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寧靜笑道:「還不謝恩。我爹可是武林第一高手,輕易不肯出手的呢。」

      李舟忙拱手道:「多謝前輩。」心想原來寧天遠武功甚高,這可好極了。小小無妄島,竟敢打寒兒的主意,非整個炸翻了不可。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