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第一回

劉芊婷開心的瀏覽著百貨公司的玻璃櫥窗,昨天是發薪日,今天她肯定要好好的血拼一番,然後,晚上再和男朋友渡過一個浪漫的夜晚,嘻..那今天真是太幸福,太快樂了!

她正準備過馬路到對面新興的購物商場逛街,但人行道前方的一輛轎車,卻好像停不住似的直往人行道沖,現在可是人行道的綠燈耶,你這車也該停下來了吧!她在心裡面直罵著開這車的王八蛋,而她前面的一個小學生卻又已經走在人行道上了,而且,似乎一點也沒有注意到那直奔而來的轎車,她出於直覺就是沖到小學生的身邊,想要把他拉回安全的地方,但車子的速度更快,在她反應過來時,車子已經往她的方向直奔而來了,她只能勉強的將小學生推開,緊接而來的衝擊力,伴隨著痛感,她被車的衝擊力撞飛離了地,然後再因為地心引力而跌落到地上,她失去了意識,矇矓中,她聽見了,周圍許許多多的聲音由她的頭頂響起,許許多多的腳步聲,也往她的位置靠過來,她昏迷了過去,黑暗籠罩住她。

*             *                *                *

痛!好痛!劉芊婷漸漸的蘇醒了過來,她只覺得她的頭好像快要爆炸了,她是撞到頭了嗎?怎麼會那麼痛?奇怪,痛的地方,好像不是只有頭而已,怎麼覺得下體,也好像有被異物貫穿似的疼痛緊繃感,那是處女才會有的感覺,怎麼一回事?她已經有男朋友了,怎麼還會是處女?她死了嗎?才會有這種幻想?但是死了,身體不是冰冷的嗎?為什麼她會覺得渾身燥熱?而且還覺得有人在摸她的身體,是她男朋友嗎?她吃力的睜開雙眼,那是一張她完全不熟悉的臉龐,那是一張冷酷淡漠的臉,這張臉的主人正閉緊雙眼,享受著在她身上的律動?不會吧!

這是非禮還是強暴?居然有變態人在強暴一名昏迷受傷的女子?這天下還有天理嗎?

「你在做什麼?快點放開我!你這變態!」芊婷想要用力推開這陌生的男子,無奈卻被他有力的臂膀箝制住。

「你快點放開我!」下體一直傳來的痛楚,令芊婷忍不住大喊著。

聽到她憤怒的驚呼聲,一直緊閉雙眼的男子終於睜開了雙眼,那是一雙冷冽,無情又邪魅的好看眼睛,此時正冰冷又無情的看著她,冷漠的無一絲波動,無一絲情欲氣息,一點也看不出他正在做床上運動。

好可怕的男人,這是劉芊婷對這名冰冷男子的第一念頭,僅管男子正在她的身上律動著,但那所散發出來的冷漠無情氣息,卻令她印象深刻。

劉芊婷的心一震,好像至身冰天雪天之中,等等,這個男人怎麼穿著古裝,是在演戲嗎?就算是在演強暴戲,也不用這麼假戲真做啊!而且也得脫衣服吧!她好痛啊!

「你快點放開我!你這變態!」芊婷奮力的掙扎著,又氣又怒又痛的大喊著。

「我可是你的夫君!你可是我的王妃!做這種事情天經地義,妳可真是健忘啊!今晚可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冷漠的男子停下了動作,嘲諷的微微勾起嘴角。

「什麼?王妃?」我的天啊!就算是在演戲也太逼真了吧!她不是被車撞了嗎?怎麼會被撞到古代來呢?而且還是正在被做床上運動的王妃?她是死了嗎?自己的靈魂怎麼會跑到這個女人的身體裡來呢?那她原來的身體呢?就算是如此,她寧願死,也不要跑到這個女人的身體裡來,還當這個如此冷漠無情男人的王妃,她不要!她死都不要!

「王妃,難道妳是因為太高興了,而忘記了妳是如何成為我的王妃了嗎?」冷酷無情的男人,勾起深沈又嘲諷的嘴角,冷漠的看著她,那是一雙毫無波動的眼眸。

怎麼成為他的王妃?難道不是兩情相悅或是指腹為婚嗎?要不然就是說媒?難道還有別的嗎?芊婷在心裡納悶著。

冷漠的男子,粗魯的捉住她的下顎,強迫她回過神直視他銳利陰冷的雙眸。

芊婷驚喘一聲,她活生生的被嚇到了,男子眼神中的厭惡和嫌惡是那麼的明顯,她害怕的瞪大驚恐的水眸,眼前的男子有如一頭激烈狂掠的猛獅,冷酷冰冽的眼眸閃爍著欲望的烈焰,讓她不由得呼吸一窒。

芊婷腦海裡唯一的本能就是想要逃,逃得遠遠的,逃離這個冷漠男子的視線範圍之外,她開始揮動小手,扭動身子,不顧一切的想要逃離他,掙脫他壯碩頑強身體的禁錮,無奈天不從人願,任憑她使盡了全身的氣力,也撼動不了他分毫,反倒是她累得疲軟無力,全身虛乏無法動彈。

「別白費氣力了!成為我的王妃,不是妳的願望嗎?」冷漠男子再度扯著嘲諷的笑容,看在芊婷眼中只想呼他一巴掌。

下體的炙熱再度律動起來,一次比一次猛烈,一次比一次狂烈,沒有憐香惜玉的柔情,只有純屬獸性的發洩。

男子狂熱的抽動,那陣陣的強烈熱感直沖芊婷的腦袋,她無法克制的回應,呻吟著,她的手也不自覺的環上男子的頸背,感受著他在她體內的強烈律動。

激情過後,男子陡地坐起身,一把將她推開,以一種冷得叫人心寒的鄙視眼神看著她,好似她比垃圾還不如。

「妳只是我鳯凰凜的洩欲工具,這是妳硬要皇上賜婚的代價!」他扯著嘴角,露出邪魅又嘲諷的笑容。

「在外人眼中,妳是我的王妃,但在我眼裡,妳和一個暖床的侍妾,沒有什麼兩樣!」他的眸光倏地陰暗,深沈冷漠的低語。

語畢,他翻身下床,迅速著衣,頭也不回的走出新人房。

留下芊婷抱著疼痛的身子縮在床角。

在鳯凰凜離開後不久,芊婷在心裡暗暗想著,我的天啊!在現代,她從來沒有遇過這麼粗魯和無情的男人,沒想到,只是投錯一次身體,就讓她倒楣的遇到了,強烈的性愛,讓她全身疼痛又酸痛不已,她強忍著身子的不適,隨手拿了件單衣穿上,她無力的爬起身,打量了整間屋子,至少投錯身體,有個好處,那就是她不用載眼鏡,也可以將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但這點小小的喜事,和她現在整個悲慘的處境比起來,簡直是牛毛一角,沒有什麼值得慶祝的,她在心底,再度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整間新房佈置的喜氣洋洋,一個大大的喜字還貼在床頭,但看在芊婷眼裡,只覺得可笑,沒有愛情的婚姻,還有資格貼什麼喜字嗎?蠋台上點著的幾根大紅蠟燭,仍舊跳躍著閃爍的光芒,那紅黃昏暗的火焰照映出芊婷那略微蒼白的清麗臉龐,沒有電燈嗎?看到這裡芊婷忍不住叨唸起來,身體的不適以及心理無法接受事實的層面衝擊著她的情緒,反正只要看到什麼鬼東西,什麼奇怪的東西,都能夠引起她的不滿就對了!

雕花大床上掛著惹眼的紅幔,房間內的擺設充滿了古色古香,床旁放了個精緻的銅鏡,銅鏡旁的矮几上還放了個古樸的香爐,香爐裡正燃著淡淡的檀香,裊裊的升起幾縷清清淡淡的煙圈。

天啊!這根本是在古裝戲裡,才會有的擺設嘛!什麼香爐,什麼銅鏡啊!她只想一一把它們丟到門外,要不是身體疼痛,她一定這麼做!芊婷強忍著身體的疼痛,細長的雙腿微微打著顫的移動到銅鏡前面,想要端詳這具身體的容貌。

鏡中的人,大約只有十四五歲左右,臉蛋雖然稱不上美豔動人,但卻清麗可人,一雙大眼睛也靈動有神,好似會說話,雪白的肌膚和及腰的烏黑捲髮,也別有一番情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