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五)

        跟學長道別以後,我提著小筆電在學校裡漫步,反正我也不急著回宿舍。

        天色漸漸晚了,遠邊的天上還帶著淡淡的夕陽,橘紅漸層竟說不出具體是哪種顏色,只覺得像黃橙橙的蛋黃酥,又似一幅水彩畫那般藝術。

        走著走著不自覺得走到覺軒花園,腳走著有些痠,就著小瀑布旁的涼亭坐下,精神有些發愣。

        「殷筱琦?」來的人背著光看不太清楚他是誰,但是聽到這聲音,我有些顫抖,這麼熟悉該不會是他?

        果不其然等說話的人再靠近一點,熟悉的臉孔映在眼簾,上學期的事像跑馬燈般在腦海中閃過。

        廖崇淵,曾經我很喜歡的一個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必須承認我很緊張,甚至我沒有把握可以看著他的臉說話不顫抖。

        「我不能在這裡嗎?」廖崇淵一如往常的語氣,似乎那些事情都不曾發生,但他這樣的語氣卻讓我沒來由的生氣。

        「可以,你可以在這裡」我拿起筆電氣憤的站起來,作勢要往來的地方離去。

        「妳幹嘛這樣,我又沒有要趕妳走」廖崇淵拉住我的手,把我拉過去。

        「放手!等下被看到又不知道要怎麼傳了!」我用力的甩開廖崇淵的手,眼眶已經有些不爭氣的紅,他總是這樣茲意妄為,所以才會讓我們現在連朋友也當不成。

        「筱琦,妳難道都不能給我一次機會,我們以後只能這樣了嗎?見到我,妳寧可裝作不認識,要不就是躲得遠遠的?」廖崇淵對著我怒吼,已經醞釀一陣子的淚真的就這樣落下。

        這是我第二次看到廖崇淵這麼憤怒和沉痛,第一次是我們註定以悲劇收場的故事開端。

        「你怎麼會問我?你應該去問他們,問他們什麼時後才肯放過我?問他們到底要等到何時我才能毫無忌憚的和你說話,不用怕會被報復?」像是腦海裡的理智線啪一聲斷掉,我衝著廖崇淵把我一直不敢說出來的話,再也不保留的傾洩而出。

        廖崇淵沉默了。

        沒錯我想這個問題無解,除非他捨得放棄被捧在高處的擁戴。

        我想萬眾矚目和我們的友誼對廖崇淵來說,不是二選一的問題,而是唯一的答案。

        「我們還是不要再碰面,不會有結果的」我用手背抹乾臉上的淚痕,轉過頭背對廖崇淵。

        「我只是希望我們還可以像以前一樣,輕鬆的談天,天馬行空無所不聊,這樣很難嗎?」廖崇淵低聲的呢喃,像是說給我聽,卻又仿若自問自答。

        「很難」我艱難的邁開腳步,毫不留戀的向前走,留下廖崇淵一個人在原地。

        剛轉彎越過假山,還沉迷在悲傷的氛圍裡的我和眼前的龐然大物撞個正著。

        「不好意思。」我急忙道歉,但是該有的回話去遲遲沒有出現,好奇的抬起頭,來人卻讓我嚇了一跳。

        「不是跟妳說在月亮咬一口等我嗎?」李柏勳一臉看不出情緒的盯著我。

        「你又不是我的誰,憑什麼叫我去我就去?」我心裡默默的測量一下假山和我跟廖崇淵剛剛站的位置,他有聽到什麼嗎?

        「憑妳是我女朋友。」李柏勳依舊一副死人臉。

        「誰說過要當你女朋友?!你有毛病!」我的天啊,這位李大爺病得不輕,沒有的事情都可以憑空出現!

        「妳不承認沒關係,但是外面那些女生可深信不已喔。」

        「我才不管那些人,這還不都是你害的!你站在這裡多久了?」我惡狠狠的瞪著李柏勳。

        「夠久了。」又是高深莫測。

        夠久了是多久?到底聽到哪裡?煩死了,果然人不能做壞事,不過才偷聽到一次李柏勳被人告白,這麼快就換我得到報應!

        「還不走?」李柏勳拉著我的外套走上情人步道,完全不理會我的哀嚎。

        我的注意力都放在李柏勳拉的針織外套上,我深怕他把我的外套扯壞,這可是這個月剛入衣櫃的新寵!卻沒發現身後不遠處的廖崇淵用著複雜的眼神看著我和李柏勳走遠。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