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在會場的一隅,士強和王老板正熱切的討論「朱洪武」這部電影預算的事,雖這事早已討論了好一陣子,但士強仍把關的緊,不時提醒電影公司的王老板。

      這角落較暗,和記者會場隔著幾張桌子的距離,不易被人注意,倒是士強能清楚看到記者會上的一切。

      其實,他早看到陳子欣了,打從她進會場,和身邊的一位女記者一直聊著,到一位年青人背相機頻頻和她低語…他對發生在子欣身邊的事,感到好奇極了。

      偶爾他的嘴角泛出淡淡的笑意,王老板還以為是幽默使然,其實不是,總之,士強會抓著和王老板討論之中的那麼一絲空隙內,把目光朝向陳子欣。

      王老板打斷士強的思緒:「小馬,你專業,你說了算!」「我若是你,這部電影,是要拍台灣版的朱洪武,還是華人地區的朱洪武,我就會考量,以後大陸、美國、加拿大…,這些地區的回收,都在你的預期裡。」

      王老板眼睛一亮,像有所悟,重重拍了一下士強的肩膀:「上道!不過,這還得靠那些記者搏版面!」說完,兩個人目光一起朝向前方的記者會上。

      會場上阿敏的訪問,正圍剿著某位女星,女星顯得招架不住,支唔了半晌,換了個話題,阿敏覺得無趣,轉過身小聲問子欣:「妳還在幫那老頭寫自傳?」

      「噓…」子欣示意阿敏少問:「拜託別替我宣傳。」「也幫我寫兩篇外稿,這部電影的。妳是我最佳救火員!」子欣笑了笑,算是默認。

      偶爾服務生走向角落,為王老板倒咖啡、端點心…,子欣看著那服務生的身影,卻沒發現什麼。

      角落裡的士強,邊操弄著手提電腦,邊講解給王老板聽:「全盤的預算一定要掌控好,你不能一直追加、一直追加,到頭來不得了的,這就是我一直提醒你的,這就叫成本。你做事海派是一回事,現實才真正是一回事!」

      前台的主持人透過麥克風道:「王老板,我們公司的大家長,要不要上台報告?免得這些大爺們亂寫一通。」四處傳來笑聲,記者們全往角落瞧。

      坐在角落裡的王老板「嘿嘿」了兩聲,坐在原處,搖了搖手,表示不上台。此刻,子欣這才瞧見了暗處裡的士強,喃喃地說:「我好像看到一張熟面孔了。」

      記者會已近尾聲,角落裡的王老板和士強也談得差不多了,他道:「小馬,有沒有興趣在我電影裡軋一角?」「你這是玩笑話吧?」「你有張開麥拉face,適合喔!」「隔行如隔山,你這領域我不熟。王老板,你要不要過去和明星打個招呼?」馬士強得體的問。

      「不行不行,那會轉移焦點。這些明星只要能幫我賺錢就行。」王老板和士強道了再見,從靠牆的那扇門走了。

      馬士強提著手提電腦,緩緩走進記者會場,記者會像要結束了,只剩下子欣這桌還進行著訪問工作。楊娃娃站在窗邊,讓兩個攝影記者盡情的拍個夠。

      窗外下著細雨。

      士強朝子欣這桌走來,子欣看到他,微微一愕,回神後又陷入訪問女星當中:「聽說妳已經有個兒子,是嗎?」

      這問題尖銳了些,士強站在一旁,像看熱鬧似的看著這女星顯得難以回答,女星拿起桌上那杯飲料,猛灌了幾口,嗯呀了半天,幾個女記者也有默契的不再追問。

      女星想引開話題,看了看窗外的101大樓,故作姿態的吁了一口氣,用那廣東腔的國語說:「這就是101大樓嗎?好高喲!」

      幾個女記者看看時候不早,有些起身先行離去。

      阿敏逮到機會,突然壓低音量,向前湊了個身,距離女星更近,顯然她不願讓其他記者聽到,她低問:「若妳的…男朋友劈腿,妳會怎麼樣?」

女星對國語的「劈腿」一詞,不知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又想嗯呀時,子欣白了阿敏一眼:「我們真要在記者會上討論這種話題嗎?」女星不免一陣感激。

服務生開始清理會場了,當阿敏看到有一女記者撒嬌地向一男星索取簽名時,她露出不屑:「就是有人搞不清立場,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媒體還是粉絲。」「妳管人家!」子欣的口氣不太好。

      5

      子欣、阿敏和士強一起擠進電梯,到了一樓大廳,士強禮貌的走在兩位女士身後,阿敏回頭看了士強一眼,不懷好意的對子欣小聲道:「這傢伙是跟妳,不是跟我吧?」「神經!」隨後子欣拍了拍皮包:「這夠我寫好幾篇了。」

阿敏捉狹的向子欣擠了擠眼便離開二人。

士強和子欣併肩走著,他問:「這就是妳所說的記者會?」「嗯。你怎會在記者會?」「電影公司找我做些財務規劃。」

「喔?」子欣突感興趣起來,接著又問:「若問你這部戲的資金或預算是什麼的,你會透露吧?」

士強只「呀?」了一聲,子欣便看出他的難處。

「陳姐,陳姐,我是安娜!」迎面一位化了濃妝的年輕女子正巧從大門走來。

「我是安娜,還記不記得我?」

「怎不記得,約過妳拍照。」

安娜看到士強,她雖不認識士強,卻打開話匣似的對士強道:「你知道嗎,陳姐是個好人,那時我還是新人,她就約我拍照,還上她那本雜誌封面。」

「這也講?妳今天和誰有約?」子欣看出士強的一頭霧水。

「我要結婚了!」「真的?」「我想通了,在這圈子呀,什麼名、利呀全比不上婚姻,孩子的爹說要和我結婚,我求之不得!不過先別報導。到時一定要來喝喜酒,一起來!」安娜指了指士強。

接著她又道:「還有…還有那個攝影師。」

「妳指寶弟呀?安娜要不要再來給我們家雜誌拍個照?」「我又不紅。」「管它,我只管交差了事,寶弟把妳拍得好,我就能用!」「我拍,我拍!」安娜高興的說完便走了。

      出了大門,士強又走在子欣身旁,飯店近郊的空地正大興土木,打樁的巨響陣陣傳來。

      「安娜是未婚生子,能結婚也好。」子欣突然想起自己曾和阿敏說過的「潮來潮去最能形容這個圈子」。一陣感觸上來,她變得沉默。

      下雨了,她從皮包掏出雨傘,士強為她撐起傘。

      「我爸說妳寫稿子的速度很快。」「沒辦法,我靠這行吃飯。」「這行很有趣。」「花花草草的,有機會我就接些外稿,像馬伯伯的、阿敏的…平衡一下而已。」

      打樁的巨響影響這二人的交談,士強被迫中止談話,就當響聲停止時,他把握機會發言:「私底下,妳像剛才記者會上犀利的樣子嗎?」

      「你看我對馬伯是那個樣子嗎?」子欣伸手「測試」雨停了,主動把雨傘收起,兩人的距離再度拉開。

      遠處101大樓在陰天裡,被剛露出的淡淡陽光給照得若隱若現…。

      「這建築物好高,有回我看Discove頻道有介紹它。」

      「在最頂樓上班,不知是什麼滋味?」子欣幽幽自問。

      6

      小六騎著單車「唰」的一聲,停在文凱的「休閒小站」前。「休閒小站」是間小小的泡沫紅茶店,簡單的招牌看板,擠在騎樓下的眾多店面裡,實在不起眼。兩公尺長的吧台,把文凱和客人之間給隔開,壁上是整片壓克力做的看板,上面是飲料名稱和價目表。文凱把茶桶全貼了標籤,什麼「綠茶」、「烏龍茶」…哈嘛啷噹全往吧台底下放。

      「下課啦?」文凱瞄了眼小六身上的學校制服,這傢伙還在唸高中,算是他的學弟,文凱畢業前唸的是餐飲服務,小六現在唸的是餐飲科。

      「一杯珍奶,加冰沙!」小六翻開書包,掏出一堆零錢,數了數,放在吧台上。

      「使用前搖一搖。」文凱早知小六每回都點他的珍珠。小六喝著,享受那飲料的清涼。

      「學長,還是你賣的好喝,珍珠超Q的。」

      「開什麼玩笑,不看是誰做的!」文凱得意的幾乎忘了形,接著他問:「你馬子呢?」小六知道文凱指的是王美玲。

      「可能到餐館了吧。」和文凱「打屁」告一段落,小六騎上車,朝餐館方向騎去。

      ◎       ◎       ◎

      這家中餐館正是馬源常去的那間,也是馬源父子倆和陳子欣協議節慶時要聚餐的那間:

      餐館的員工不多,掌廚的老徐,一口四川國語;洗菜的阿嫂,一口台灣國語;一個二廚之外,便是小六、美玲這幾個服務生,外加一名會計。至於餐館內部實沒華麗的裝潢:

      典型中餐館,裡頭有七、八張大小不一的圓型桌,和幾張小型長方桌。若站在餐館中央,眼尖的客人便能看到內部的廚房、出菜口和員工更衣室。那出菜口的枱面上,放有一按鈴,那鈴是廚房老徐和服務生之間最能連繫的東西,每當老徐炒好一道菜,放在出菜口的枱面上時,他便按一下那鈴響,以便通知小六或美玲把菜端去給客人;至於小六他們寫好的菜單,也是這麼放在這枱面上,讓老徐拿進廚房的。

      這一會兒,小六看到阿嫂一副倦容的坐在餐桌旁,桌上擺著一杯茶,看來阿嫂和老徐已吃過晚餐了。

      阿嫂道:「小六,快到廚房吃飯。」小六舉起手上空杯子:「喝珍奶就喝飽了。」「少年仔,這不能當飯呷。」阿嫂看到小六進更衣室。

      未幾,王美玲出現了,她雖身穿學校制服,手上卻多拎著一個新款女用皮包,看來她下課之後,又跑去逛了街才進餐館。

      阿嫂看到老徐進廚房了,巨型排油煙機轟然響起。看來老徐要上工了。阿嫂在餐館負責料理、洗菜的工作,這一會兒廚房沒她事兒,她穿著她那雙雨鞋霹靂啪啦的推開大門,出去前不忘對著小六大喊:「別忘了先把窗戶邊的幾張桌子準備好,客人都要來了!」說完推開餐館大門便出去了。

      「喂,下班後請妳喝珍奶。」小六看到美玲換上餐館制服。

「誰稀罕!」「聽說妳們餐飲甲班的英文,換了個新老師?」「嗯!」

「聽說很少年?」「嗯!」「再怎麼少年,也沒我少年。」美玲不想理會小六,小六自討沒趣,故意瞎忙著。

      用晚餐時間,客人陸續多了,小六、美玲和另兩位服務生開始忙碌起來。

      老徐在廚房裡炒菜,偶爾他透過「出菜口」端看著餐館裡的情形,他已聽到有客人要點魚,一時情急,不知這阿嫂把魚擺在何處,心裡直犯嘀咕。隨手快速抽了兩口煙,一個不小心,煙灰落進鍋裡,他快速用鏟子鏟起,哐哐哐,便往水槽敲。

      偏偏這時老板進廚房,這個小六沒來得及事先通報他,這抽煙全被老板逮個正著,老板低道:「老徐,告訴你多少次了,炒菜時不要抽煙,我們開店做生意的,衛生第一…年紀一把了,不想想自己身體…。」

老板不願此時責怪老徐,他知老徐此刻正在戰火線上,說了幾句便往前頭走了。

「嘿,少抽兩根是吧,別人說抽煙會短命?誰說的?我就抽,怎麼可能短命?細菌全給你殺死了,怎麼可能短命?」老徐操著四川口音,他的手藝沒話講,老板重用他不是沒道理,可這老徐,抽煙一事就是他唯一不願和任何人妥協的!

◎       ◎       ◎

走出餐館的阿嫂,她這一會兒正抬著頭看著文凱店裡的那些價目表,一時之間,不知到底要點什麼飲料。

「少年仔…一杯…一杯…綠茶吧,老實說我不喜歡你這種茶,嘸味道。以前我娘家山邊的茶,真好呷!」

文凱被說的有些不好意思:「歹勢啦!我店這種茶不能和妳那種比啦。」文凱把飲料交到阿嫂手中,阿嫂付了錢,臨走時嘀嘀咕咕的:「把茶倒在紙杯裡,今嘛真搞怪!」

天色真的開始黑了,阿嫂喝了口綠茶,抬頭瞥了一眼遠處的101大樓,暗想:再到餐館轉轉,便可回家了。

回書本頁訂購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