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23/1/1起調整作家收入現金稿費匯款日與手續費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子欣:(陳子欣)三十一歲,雜誌社影劇記者,正在辦理離婚手續,工作之餘幫馬源寫自傳,在光怪的影視圈裡仍努力的生存著。堅強的外表下,有顆柔弱的心。

士強:(馬士強)三十多歲,馬源之子,因父親生病而從國外返台,婚姻狀態呈現不明朗。由於幼年時遭父親嚴格管教,成年後有著嚴重的父子愛恨情節。個性中有著不易查覺的脆弱。

馬源:七十七歲,昔日功在黨國,近年想將自己的一生事蹟立傳留給子孫,可惜疑患老人失智症而顯得無能為力。個性剛毅不屈,固執。

阿敏:女,三十多歲,影劇記者,因失婚所以在同行中和子欣走的較近,在今生的現世中,開始思索永恆存在的問題。有敏銳的記者本性。

小六:(陸燕青)高中餐飲學校學生,下了課在一家中餐廳打工。暗戀著美玲,對未來前途一片茫然。

美玲:(王美玲)高中餐飲學校學生,下了課和小六在同一家餐廳打工,喜愛時髦事物。

楔子

      巷道裡,一棟大樓正進行拆除工程,巨大響聲陣陣傳來,一台怪手挖起地上廢棄物,揚起塵沙。

      陳子欣掏出手帕,摀住鼻,心裡不免一陣嘀咕,她快步通過,近乎小跑,轉進兩道小巷,到了雜誌社,一頭便竄進辦公室。

      1

陳子欣在這家影視雜誌社工作近七年了,「駕輕就熟」這句成語對她而言,最貼切不過。大學時,她唸的是大眾傳播,畢了業便接觸影視圈,從最初「跑」歌唱路線,到這兩年跑電影,她算是按步就班的媒體人。

一進門,她就看到社長忙著搬書,進進出出的,這是社長每個月要做一次的工作:每當月初新雜誌出刊時,社長便把過期的、賣不掉的雜誌全給搬上小貨車,要工人運走。坦白說,她的社長,也只有這時候最顯得有用而已,其餘時間,他總在整理他的辦公桌,讓自己有那麼點事兒做。

「嗨!社長早。」沒等社長答腔,子欣便往辦公室裡走。

「陳姐,今天有妳的好多信。」工讀生阿妹把飲水機加满了水,繼續打掃著。

沒等坐下,子欣便把電腦開機,趁這空檔,她快速拆開桌上的幾封邀請函:「冠蓉…,哇,這麼多港星來,要趕場了,下午有兩個記者會。」她低喊一聲。

接著她到飲水機旁,本想沖包咖啡。

      「陳姐,水還沒開。」阿妹提醒了一句。坐在遠處的小麥,機伶的朝子欣這兒瞄了一眼。

      子欣花了幾分鐘,把報架上所有影視版全翻了一下,此時飲水機的水也開了,她沖了杯隨身包咖啡,便往位子走。主編,美編都還沒來,小麥正埋頭寫稿。

      這家雜誌社,佔地不大,員工不多,但絕對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該有的都有。員工們全採「責任制」,上班別太晚;下班別太早,有記者會,便外出採訪…只要把份內的稿子寫完即可,不過,只有兩名記者,所以稿量超多!

      由於這是影視雜誌,接觸的全是藝人,所以社長每回應徵女記者時,全都是走「外貌協會」有番姿麗的。陳子欣是美女,五官精緻,但她不常在臉上花太多功夫,不過在服飾上,她卻會花些功夫。

      「陳姐,電話!」子欣接起電話,才「喂」了一聲,便把聲音壓低,所幸社長忙著搬書,四周顯得雜亂,沒人注意她。

      「別在這講,到記者會上說,好,拜!」

      「社長,搬這麼多書,幹嘛?」小麥寫累了,抬頭問了一句,她來公司沒多久,對工作環境不熟悉。

      「退書呀,沒賣掉的。」「這麼多?」社長不答腔,小麥的問話,刺到他的痛處了。

      子欣把稿列印好,檢查一遍後,放到主編桌上,並交待阿妹:「我和人約了吃中飯,吃完飯直接到英倫飯店,我已經告訴寶弟一定要到現場拍照。」

      「陳姐,妳去誰的記者會?」小麥一臉羡慕的問。「冠蓉公司,一票港星。」「可不可以帶我去?」「妳稿子趕完了嗎?」「還很多耶!」小麥有些失望。

      「那下回吧。」子欣把唇膏拿出來塗在唇上。「有機會帶我跑跑電影街嘛,我好喜歡看電影。」子欣點了點頭算是回答,並加速把桌面收拾妥。出門前,她不忘尊重社長一番:「社長,我去電影公司,下午有個大型記者會。」說完便快速離開辦公室。

      「阿妹,陳姐結婚沒?」小麥確定子欣走遠,偷偷問了一句。「有回她說她已算失婚女子陣線聯盟。」「呀?離婚嗎?她有小孩嗎?」「沒有!」「幸好!」小麥面上像是有幾分幸災樂禍。

      2

      子欣在進餐館前,把這期剛出刋的雜誌往皮包裡一塞,便進餐館。這家中餐館不大,子欣一眼便看到馬源和他兒子在用餐,看樣子,這對父子來了好一會了。

      她先向那男子點了個頭,便向馬源問候。馬源,這位七十多歲的長者,為了把自己的生平事蹟寫成自傳,好留給兒孫紀念一番,透過友人找到陳子欣幫他寫書,期間,馬源又把兒子從加拿大給叫了回來,為的是協助子欣整理資料,因為馬源有好些事都忘了。

      餐館裡的服務生不多,其中的小六和美玲,還在餐飲學校唸書。就當美玲來到這桌上菜時,她便多瞧了子欣兩眼,顯然這位高中女孩對時髦的子欣甚感興緻。

      來餐館用餐的女客人不少,至於搶眼美麗能讓美玲留下印象的卻不多,子欣是其中之一。美玲眼中的子欣永遠是五官細緻搶眼,臉上沒太多的粧,頂多那朱紅色的唇膏,使她在眾人中更吸引目光。

      「這我兒子馬士強。」馬源對子欣介紹著,接著又道:「咱父子倆先敬陳小姐,她是我的私人秘書。」馬源舉杯,坐在對面的士強聽話似的舉起酒杯。

      他比陳子欣年長好幾歲,斯文儒雅,對於陳子欣這種看遍千百張台、港男明星面孔的媒體人而言,眼前的馬士強尚稱英俊,她暗自給馬士強打了八十分,這分數是和男明星一起評算的。

      「爸,你有這麼美的秘書,我都吃醋。」馬士強這話讓子欣有些得意。「我們來個協議吧。」馬源總是在主導地位。

      「什麼協議?」士強有些緊張。「沒什麼,咱們各選個節日,三個人再來這聚聚。唉,想找你們年輕人碰個面,真不容易。」子欣聽出馬源話裡的那份寂寥,毫不考慮的說:「可!」

      「這頓我請,兒子,你選哪一天?」「我?聖誕節吧,在國外,就喜歡過聖誕的氣氛。妳呢?陳小姐。」

      「叫我子欣,我朋友都叫我子欣。我選中秋節,馬士強,你能待到明年中秋?」「沒問題。只是中秋節,妳不是要和家人圑聚?」看來他有體貼的一面。

      子欣閃得快,她道:「你和馬伯伯不是一家人嗎?」三人算是敲定了聚會的時刻表。

      「來,馬伯伯,我敬您。」子欣為馬源父子斟了酒,一口乾盡,便道:「馬伯,我得先走,待會還有記者會。別忘了這星期六我去找您。」

      待子欣走後,馬源嘆道:「唉,上回她告訴我,她才離婚沒多久,年紀輕輕的,想勸都來不及。」馬士強像是能感覺到子欣剛離去時,尚留在空氣中的清香。「兒子,酒喝不完,擱在店裡。」桌上的這瓶酒,上面寫著「馬爺爺」三個字。

      「爸,我下午還有事,先送你回安養院。」「有什麼事?」「和一家電影公司談點事。」「怎麼扯到人家電影公司?」「幫對方做些財務規劃。」「別累出病,才回來沒幾天。」

      ◎       ◎       ◎

      子欣一踏進記者會上,大老遠就看到阿敏坐在那兒和身旁的女記者聊八卦。這家電影公司的宣傳人員迎面交給子欣一袋資料,並小聲問:「你們家這期雜誌出刊了沒?」「待會拿給妳。」

      子欣走去和阿敏坐在一起,並從皮包裡把雜誌拿出交給阿敏:「看完要還,過兩天再拿本給妳。」

      她環顧四下,有些焦急的問:「看到我們寶弟沒?」「妳那專屬攝影師?沒看到。」阿敏的眼睛始終沒離開手上的雜誌,喃喃唸道:「玉哥一宵金窟五十萬,不夠猛嘛!這次是妳下的標?還是老編下的?」

      子欣不理會阿敏,拿出資料袋:「這宣傳準備蠻多的嘛。」「不錯啦,才來一個月。」

      子欣突而放下資料袋,有感而發:「潮來潮去最能形容這個圈子。」她有意無意的說。

      「妳是指明星,還是我們?」阿敏也有意無意的問。

      前台的主持人試著麥克風,子欣瞄了一下會場,前方長型桌上,早放了好幾個玻璃杯,台上掛著一條長布幔,上面寫著「朱洪武開鏡記者會」。

      這個記者會挑在五星級飯店的廿樓,但看全場佈置的猶如歐式宮殿,幾張大圓型餐桌和椅背,全舖上鵝黃色系綢緞,這家電影公司動用了不少員工,子欣知道這次是大手筆的記者會。

      「妳們上封面的大標,有沒有錢拿?」阿敏這一問,子欣微微一愕:「什麼錢拿?」

「我聽莉莉說,她們標題只要上封面,都有錢拿,大標六仟,副標以下都三仟。」

      「六仟?這麼好賺?」子欣仍望著門口,看寶弟出現了沒。

      「跳槽跳槽!」阿敏慫恿著。

      「免啦,妳沒看她們家換人換得那麼勤?」

      會場引起一陣騷動,七、八個港星從後台走出,攝影記者們一窩蜂的湧向前台。

      子欣真的急了:「寶弟不會忘了吧?」

      前台的閃光燈閃個不停,此時是攝影記者們最忙的時刻,至於子欣這種文字記者,待會才加入戰局。所以她們仍繼續聊著,會場有些失序。

      明星們擺著各種姿式…底下的阿敏看到其中一位男星,她低道:「那傢伙上次來台北,在夜店不是被活逮?」

      一旁的女記者答:「這次正好可以澄清呀!」

      寶弟背著相機匆促趕來,子欣高舉雙手向他打手勢:「寶弟,寶弟,快!」寶弟幾乎用衝的,直奔前台。

      寶弟把相機裝妥,擠進攝影記者當中,他遲到,怎麼也擠不到前面位置拍照,只好上下跳著,想盡辦法取得好鏡頭。

      「妳們社長還是不用狗仔?」阿敏問。

      「寶弟幫我們這麼久了,再說…走八卦,我們比不上人家。喂,我得謝謝我們社長,不然,我能混到現在?」

      「陳子欣,妳也是奇葩耶!年紀這麼大,還跑少女雜誌?」當阿敏看到子欣向她瞪眼時,自知說錯話,立刻改話題:「我前天跑電影街時,看到妳們家小麥。」

      子欣眉頭一緊:「她跑電影街幹嘛?這傢伙不知道我們這行最忌諱『踩線』是嗎?」

      「妳別看這些七年級生,有些心機超重,我看她還向電影公司要了一堆資料和劇照,八成也想跑電影。」

      「她自己歌星的稿都來不及寫,還想寫電影?妳沒看我們這期,裡頭歌星的根本沒幾篇!」子欣的臉垮了下來。

      「好,請各位攝影記者先回座位,待會兒還會留些時間給你們拍照,我們記者會要開始了。」主持人宣布著。寶弟拿著相機走向子欣。

      「那個楊娃娃拍到沒?」子欣問寶弟。

      「哪個是楊娃娃?」「右邊數來第三個女的,穿有蕾絲袖的。快去快去,多拍點她的,一定用得到。」

      寶弟又快速到前台拍照。

      台下聊天聲漸小,攝影記者們陸續回座位,寶弟把握機會,拍到不少楊娃娃近距離的鏡頭。

      這些港星走向台下,宣傳人員把他們一一帶開,每張桌子都能分配到一、兩位港星,文字記者們便展開訪問攻勢,這就是影藝圈特有的生態。

      子欣把身旁的位子空出來,示意寶弟坐下,寶弟也熟悉著自己的工作性質,他收拾著相機,子欣把桌上的點心、咖啡弄成一份,推向寶弟。寶弟快速的吃喝起來,食畢,他向子欣低道:「我要閃了!」離去前,寶弟還機伶的用目光搜索著同行們的器材裝備。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