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節 失憶

      英俊雅逸的臉龐帶些迷茫,男人摀著額,劍眉蹙緊,美麗的黑瞳略為黯淡。他凝眸慎視四周,這是一間雅緻的臥房,中央有個雕刻精緻的紫檀木桌椅,靠牆處擺著一只酸枝木矮櫃,這環境令他既感熟悉,又感陌生。

     

      他失憶了。

     

      敲擊一下腦袋,腦子好似梗著什麼,將所有事情都忘得一乾二淨,唯今僅記得自己的名字──夏辰紹。

     

      這裡是哪?

     

      夏辰紹自床上翻躍起,忽感全身痠痛,動作略沉。他緩步至門前,惟手方觸及門板,門就已開。映入眼簾的是名丫環扮相,年歲看來才十二、三歲的女孩。

     

      「啊!醒了!大少爺醒了!」丫環手端黑色散苦味的湯藥,興奮地喊著,未幾,自前方竄出了五人,臉上載著喜悅與激動,直往自己方向奔來。

     

      「大哥你可終於醒了,你這一睡可睡了三個月,差點讓大家嚇死了!」一名看來二十出頭的男子興奮地道。

     

      「娘每日都在哭,說你好好的怎突然倒了。」另一名年約十六的荳蔻少女,眼眶泛紅,握住了他的大掌又道:「大家都怕你這一睡便永遠醒不來了呢!」

     

      「大少爺醒了,藍秋這就去給大少爺準備膳食。」一名看來應是僕人的少年說著,旋即轉身快步離去。

     

      「紹兒你這回真是嚇死娘了,怎好端端說暈便暈,大夫也查不出個大抵來。」一名氣質雍容的婦人,說著便啜泣了起來。「娘真以為……以為你再也醒不來了。」

     

      「對不住,請問你們是?」每個人的臉孔看來既熟悉又陌生,他大抵猜得出是自己的親人,卻半點印象都無。

     

      「啊?」語落,大伙兒全瞠目結舌地望著他。

     

      「我只記得自己叫做夏辰紹,其餘都忘了。」夏辰紹敲了敲額。「嘶……頭真疼。」

     

      「大哥……失憶了?」少女難以置信地捧著雙頰,黛眉垂下道:「這可怎麼辦!我還有好多女紅等著大哥幫忙做呢!」

     

      「好啊,原來娘出的題都是妳找紹兒做的,我還道妳前幾個月的繡帕怎變得精緻了!」

     

      「那是因為大哥太厲害了嘛!沒幾下就將帕子給繡出圖來了。」少女雙腮鼓起,一泓清澈的眸子帶點水氣。

     

      原來……他會刺繡?

     

      「怎麼辦啊!夏家堡還有一堆事情等著大哥處理。」另一名男子用力搔著頭,一臉黑苦樣。「好不容易熬到大哥醒了,可大哥卻失了憶……」

     

      「所以我到底怎麼了?而你們又是誰?」聽著他們的對話,總覺得頭又更疼了。

     

      「我是你弟弟夏辰淵;她是你妹妹夏辰萱……」

     

      經過一連串的詢問與觀察,他大致知道了自己與眾人的身分。

     

      夏辰紹,年二十有三,未婚,是夏家堡的堡主,年輕有為,待人和善,任何事情都難不倒他,風流韻事不少,卻仍是眾多女子眼中的夢想夫婿。   

     

      夏辰淵,年二十一,他的弟弟,也是夏家堡的二堡主,。

     

      夏辰萱,年十六,他的妹妹,個性頗為活潑,夢當一代女俠,可惜。

     

      王媚,他的母親。而父親早在他十六歲時就病死了,夏家堡便由那時交與他管理,可謂英雄出少年,年僅十六就將夏家堡治理得妥,如今夏家堡儼然成為商人間買賣的樞紐之地。

     

      聽說他十六歲生辰當晚,得神仙夢中提點,原不會武功的他,竟在一夕之間成為武林高手,成為江湖中人人稱讚的「斬魔劍君」,以一把斬魔劍降伏了各個為害世間的妖魔,雖說頗為誇張,卻真是如此。

     

      夏家堡的後山有片禁地,只有他與自己的心腹「孟星」能接近,連家人都不可靠近。

     

      那兒關了許多妖魔,三個月前禁地突然出現了一陣騷動,他執劍而去,孰料回來後神識越漸不清,沒過多久便暈了去,這一暈便是三個月。

     

      「孟星呢?」倘若是他的心腹,應當會知道當時所發生的事。

     

      「你於四個月前派了件任務給他,他到現在還未回來。」回應他的,是一臉哀苦的夏辰淵。

     

      看來當日所發何事只有他自己知曉了,可如今失了憶,真要弄清楚,只得去禁地走上一回。

     

      好在夏辰淵雖時常埋怨代理堡主職位不好當,可是面對喪失記憶的夏辰紹,仍是決定擔負起夏家堡的一切,這也讓夏家堡的眾人稱讚不已,更讓夏辰紹有時間四處繞繞,得以吸收夏家堡的資訊及國勢。

     

      當今有四國,夏家堡座落於西邊的「西男國」,屬物產豐饒的土地,女子僅占人口的四分之一,以至於男風盛行。而其餘三國各是東女國、南燕國和北仁國,東女國則相反,女人較男人多上大半。目前四國處於休戰狀態,聽聞三十年前四國烽火連天,搞得民不聊生,而後達成協議,三十年內不准再戰,養精蓄銳。

     

      這世界不時有妖物擾亂,所以有武藝、能斬妖的俠士,會受到許多人的愛戴,為此,這幾日他了解到自己有多受歡迎。

     

      例如,有許多女人、男人一見到他便「不小心」掉了帕子,他委實撿到手都痠了,每個人都甚為感謝自己,不是摸便是親,甚至連以身相許的都出現了。

     

      只是最近他發現了一件事,自個兒的身體像灌了鉛似地沉重,他連隨身配劍「斬魔劍」都險些拿不穩,儼然不只記憶,連武功也喪失了。

     

      當然這件事他誰都未說,畢竟有誰會不喜歡被眾人愛戴呢?只是每當有妖物出現,他只能以喪失記憶、身體不適來推託,可他自己知道,時日久了終是會露餡,真不知何時才能恢復記憶與武術。

     

      事到如今,為了能恢復記憶和武術,他決定走往禁地一遭,雖說他心中不免忐忑,因那裡關了許多妖物,而現在的自己什麼都不會,倘若被攻擊不死也難。

     

      為此,他特別準備了一些東西,例如石灰粉,被石灰粉撒中眼睛理當會痛苦難受,他便可趁機逃跑,還有暗器、毒針等小玩意,以及聽說可以降伏小妖的桃木劍。

     

      這桃木劍耍起來比斬魔劍輕鬆多了,所以他腰間配斬魔劍,手拿桃木劍,便小心翼翼地往禁地步去。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