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退路

     

      坦白說,我不需要你的照顧。

      兩天後,接到你的電話。像往常一樣,呵呵呵講一堆冷笑話後才帶到正題,「那天晚上,我只是開個玩笑,妳該不會當真吧?」

      「沒有呀!早知道你是開玩笑。」

      「妳明知道妳不是我喜歡的類型。我是看妳那天那麼難過,才想開個玩笑……」

      「是後!謝謝你呦,酒都嚇醒了。」

      「嘿嘿嘿……」你在電話另一頭傻笑。

      騙誰啊!大家都知道你喜歡我,不用別人提醒,我自己也看得出來,你的眼神不會說謊。

      從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喜歡上我了吧?我猜你會私底下跟朋友這麼訴苦。

      兩天前,我在電話裡嗚嗚嗚泣不成聲,你丟下加班中的工作,把我拉去喝酒。

      「又抓到他劈腿。」我用額頭抵住你的胸膛。

      我喜歡你厚實的胸膛,像小學罰站時面壁的那塊佈告欄,那麼寬闊,遮去所有不安。

      「這種爛男人不值得妳為他浪費情緒。」你先餵我一杯Gin   Tonic。

      「我是哪裡不夠好?為什麼他不能專心愛我一個?」

      「怎麼是妳的問題?明明是他的錯。他不知道妳的好,不懂得珍惜你。」

      「為什麼我總是遇上爛男人?」

      「不會的,妳一定會遇到懂妳,並且願意花一輩子時間疼惜你的男人。」

      「你騙人,你騙人……」

      你放縱我無理取鬧,拉你的襯衫袖角擤鼻涕。

      酒過三巡後,你突然說:

      「和他分手吧!讓我來照顧妳。」

      你的眼睛不會說謊,你是認真的。

      我坐直身子,把胸口敞開的鈕釦扣回去。

      我知道為了說出這句話,你是鼓足多大的勇氣,你握著酒杯的手還在嗑嗑嗑顫抖。

      我害怕你突然向我爭吵:「我是哪裡不夠好?」

      我知道我是虧欠你的,你為我做過太多太多,遠勝那個心口不一的爛男人。

      你是我的騎士,一聽到我有困難,總是不辭辛苦輾夜呼嘯而來。

      你不願搶奪我的光采,當我舔舐完傷口準備站起來的時候,選擇功成身退。

      我相信你的承諾,和你在一起,一定可以被你照顧很好。

      但那不是我要的。

      晚上的酒錢我堅持拆帳,每一次喝完酒後由你護送我回家的習慣,我也拒絕了。

      嚇壞你了吧?這才是我想對你說的,我看得出來你眼裡的失落。

      又是你先打電話來道歉。傻瓜,不是你的錯。

      什麼開玩笑逗我開心?多麼拙劣的謊言啊!只能假裝被你騙了。

      不是對你不曾有過感覺,只是我太貪心。

      愛是什麼?我很迷惘,但不代表我必須接受你的定義。

      是呀!我很膚淺,我喜歡長得好看的男人,喜歡聽男人用言不及義的詞語堆砌才華,喜歡他一時興起的浪漫。

      更重要的,因為他,我遇見自己的勇氣。

      他是多麼軟弱又不負責任的男人!可是,他的軟弱給了我題材捏造理由,譬如他沒有安全感,譬如他玩心太重,譬如他太單純受不了誘惑……,我喜歡自己為一些愚蠢的理由奮不顧身的模樣。明知道他不值得我這麼做,明知道結局總是失望,明知道最後只會傷痕纍纍。

      你也不是這樣愛著我的嗎?你又有什麼資格數落我愚蠢?又有什麼理由阻止我這麼做?

      我知道你值得依靠,我總是厚臉皮地向你索求呵護。我喜歡看你為我焦急的模樣,好像我是全世界唯一重要的事。當我發現在他心裡佔據不了地盤,就要被行星的運轉拋到外太空。你適時為我補足失去的重量,領著我安全降落地球表面。

      你是我的退路,當我翅膀受了傷,心被荊棘扎傷,痛了,累了,再也飛不動。你會用溫暖的羽翼包圍我。你說,你寬闊的翅膀不是為了飛翔,而是為了保護我。

      那也是謊言,不是嗎?

      不是對你沒有感覺,只是我們各自需要一片能夠展翅飛翔的天空,來和想像中的那個人相遇。明知追逐的是幻影、是泡沫,我們卻樂此不疲。

      他是我追逐的幻影,而我是你的。

      我知道他不會是我的幸福,或許我要的不是幸福,只是想聽見從自己胸膛湧出的心跳聲。

      你是我的退路,但當我還有力氣前進的時候,我不想逗留在你懷裡。

      我怕我會窒息。

      無趣的人不是你,我害怕自己會變得無趣。

      你給的幸福太安逸,我害怕就這樣溺斃在你的溫柔裡,忘記自己背上還留著一對翅膀。

      愛情多麼殘忍,或許愛情裡的殘忍才是讓我們為之著迷的部分。

      要不是蠟作成的翅膀遇到太陽會融化,我們才不會花這麼多力氣去觸摸天際。

      你和我都是。

     

      「還是好朋友吧?」你在電話裡吶吶地結論。

      「一直都是呀!笨蛋!」我吼回去。

      請讓我繼續勒索你的溫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