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

        張書妘微微地低頭,露出了在新環境應有的謙卑。

        跟應屆畢業的實習老師相比,她比他們年長了兩歲,理應不該有那份在學時的青澀才對。不過,純真無知對女孩子而言——尤其是年輕女孩子——是一種權利、也像種義務,就好像十來歲的孩子太早熟會不可愛,初出社會太老練圓滑在前輩眼裡看起來總是刺眼。

        張書妘嘆了口氣,鞋跟只有三公分,但終究是高跟鞋,顯然要儉樸到極致,她應該要找雙平底鞋。那些穿平底鞋的實習老師看起來就是年輕、就是單純…或許跟鞋也沒有太大的關聯。

        「鞋跟發出聲音不但影響學生學習、也會影響到其他老師辦公…」那是年紀較長的老師的講法,張書妘看得到有些女老師露出不予置評的表情點頭,不做口頭回應表示不同意,不過肢體語言仍然給對方留情面。

        好矯情。

        「書妘,我任教的班級是仁、義、禮、智,妳看一下課表,第三節課跟我到仁班去,那是我的導師班。」

        「是。」張書妘順從的應了一聲,接過了沈老師遞給她的課表。

        負責帶領她的沈老師教公民,年近四十,是個親切有趣的女老師,相較社會科辦公室裡頭其他老師而言。或許跟教高中公民有關,公民老師一般都蠻有想法的,胸襟也比較開闊,一般而言。

        張書妘回到教務處裡頭,實習老師的座位在小小的角落,她靜靜的坐下來,想神不知鬼不覺地退掉腕上Cartier的手環。那是二十歲的生日禮物,跟她一樣,是荒唐歲月裡頭倖存下來的東西。假如張書妘不夠幸運,那麼被逐出家門後,她唯一的、不得不的選擇,或許只能當掉這只手環過活。

        她不覺得這值錢的首飾會為她帶來什麼麻煩,只怕有哪個識貨的老師或學生,只怕萬一。

        這不是她第一次踏入職場,如果兩年前為她遮風避雨的那個酒吧算得上職場的話。當年鬧了家庭革命,因此張書妘的生命出軌了兩年多,在她終於回歸正常生活,家裡的人若無其事地過日子,彷彿她兩年缺席的空檔並不存在,當初破裂的原因也沒人再去重提。

        日子要過,幸好自已是個面嫩的人,她回到大學拿到剩餘的學分,並不會引起太多注意,也修滿了她曾經當做夢想的教育學程。

        實習結束後,她又會向著教師之路向前踏一步,但就跟她兩年前離家的原因一樣,未來成為老師時,她永遠都會有這個擔憂。

        她的性向。

       

       

       

       

       

       

        「書妘,妳的行政實習是教務處嗎?」沈老師腋下夾著公民課本,一邊上樓梯一邊問張書妘。

        「是的。」

        「很忙嘍?」沈老師像是替她悲哀般的露出苦笑,「主任是個有趣的人,我想妳不會否認吧!」

        這句話裡帶有諷刺,張書妘聽著發出了笑聲。

        教務主任若不當主任的話,便是個英文老師,平常喜歡在句子裡頭夾帶英文單字,張書妘若無其事地對應,但在心裡覺得刺耳極了,這個年紀的男人,還搞這一套。

        書妘,可以在午休以前幫我跟所有社會科老師confirm一下meeting的時間嗎?

        書妘,那份paper幫我拿去碎紙機碎掉…

        書妘,inform一下下面這幾個班級,英文老師有day   off不會來上課。

        書妘,可以廣播各班學藝,教室日誌現在available…

        書妘…

        「愛死他囉。」張書妘帶著笑一樣諷刺的回應。

        沈老師咯咯笑著,這年紀的女人還可以這樣維持年輕的心智,挺好的。

        「書妘,妳很幸運,我的導師班很乖,相較之下很乖啦!總之,妳的導師實習理論上來講,應該也會相當容易。」

        張書妘離開高中多久了?她不是很想回首,那讓她覺得自己很老,不過以她最近一次看到這種數量的女性聚集在一塊是在酒吧裡頭,這讓張書妘覺得,嗯,仁班的學生好像真的很乖。

        美其名「打掃時間」,實質上學生都在聊天,女校嘛,難免吧?

        「書妘,待會兒上課會讓學生認識妳,不過,沒說不可以讓妳先認識她們,對吧?」沈老師說著,浮現了她提早到教室的用意,張書妘接過她遞上來的點名條、附上照片的。

        這些照片真是…天殺的不像本人。張書妘的眼睛晃過來、飄過去,一下子這麼多女孩子,看不出誰是誰。好像亞洲人看外國人,進了眼裡彷彿都一個樣子。女孩們成群結隊的成一堆、一堆的模樣,在教室裡頭三三兩兩地聚在一塊兒,有的已經搬下椅子了,坐著聊,有的靠在還沒從桌上放下來的椅子上頭,透過那椅背的欄杆對另一頭的人說話。有些學生對教室裡頭年輕的實習老師投以好奇的眼光,不過她們永遠有更重要的事情還沒聊完。

        「書妘,我先找班長講個話,妳找張椅子坐下來,休息一下,很快就上課啦!」沈老師說著,消失在女孩堆裡頭。

        經過的學生看她站久了,搬了張椅子過來。張書妘笑著,道了謝,但依舊沒有坐下。

        在吵雜的下課時間坐著,就好像電影播放時那突然站起的小黑人頭,突兀而奇怪。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