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風起(02)

      「不要啊啊啊——!」躺在床舖上的她赫然瞪大眼睛,一手高舉於半空中,髮絲被汗水浸濕緊黏在臉龐,呼吸急促,雙眼還有些朦朧,她緩緩的環顧四周。

      又是這個夢、嗎?

      將半抬的手收回輕抵在額上,另一手伸向床頭拿起手機,手機螢幕發出的光線讓她不適的微瞇起眼,從指縫間看了眼螢幕顯示的時間後嘆了口氣,把手機扔到一旁,身體再度陷入床鋪之中。

      看著米白色的天花板不知道發呆了多久,她終於坐起身,有些疲倦的隨意撥了撥長髮,拿了幾件衣服走進浴室。輕輕的挽起長髮,她一腳踏入浴缸,沁涼的冷水從蓮蓬頭噴灑而出,洗淨她一身的黏膩。

      她推開浴室的門,玲瓏有致的身軀包裹在純白的浴巾裡,滴著水的髮絲隨意放下。拿起放在床邊學校制服和黑色的中筒襪穿上,吹乾後的長捲髮柔順的披在肩上。

      她在梳妝檯前悉心的整理儀容調整領結,離開的前一秒,她卻驀然回首,看著鏡中的自己。

      深可可色捲髮長度剛好及腰,輕瘦慘白的瓜子臉病態的近似透明,使雙眼皮下的黑眼圈更加明顯,僅有一絲絲血色的唇輕抿。

        她抬起手,纖細的指尖輕撫鏡中自己的臉,從下巴往上逐漸從嘴唇、鼻子,往上到眼睛,靈巧的手指像畫畫似的將指尖環繞眼睛的外圍,最後移至眼的中央,停止。

      黑色參雜咖啡色的瞳孔彷彿是無底的流沙,將她緩緩的吞噬其中,既冰冷又黑暗。

      彷如那場夢。

  

      啪的一聲她將鏡旁的窗簾拉開,清晨的曙光從窗口透入昏暗的房間,鏡中的她變得有些模糊,略帶刺眼的光襲上她的雙眸,突如其來的刺激並沒有讓她將雙眼闔上,只是淡淡的凝望。

      突地,她面無表情的面容揚起一抹難以察覺的冷笑,輕輕的呢喃。

      語落,轉過身的剎那,未關起的窗子吹進透涼的風,吹散她的髮,帶來一絲絲涼意,承載著她的那聲呢喃,迴盪在整個房間。

      「曙光是希望?呵、別開玩笑了。」

      清晨五點二十分,比以往都要早了幾十分鐘,她走了大約十分鐘到了附近的便利商店。

      自動門的鈴聲響亮,店內的冷氣與外面清晨的氣溫依然有些差距,她不禁打了個哆嗦。走向麵包櫃拿了個草莓蛋糕捲,又走到一旁的冷藏櫃視線在巧克力牛奶和抹茶牛奶間打轉,猶豫了幾秒,最後還是拿起抹茶牛奶,走到櫃檯結帳。

      「咦?是允曦啊,妳平常不是都自己做早餐嗎?」店長大姐有刷著條碼疑惑的問。

      「總共是七十元。」

      「今天不太想煮。」黎允曦把錢放到她手上,接過早餐和發票,安靜的走到店內的位子上。因為時間還很早,靠窗一排的座位空無一人,她走到最角落的位子。

      吃到一半,附近的坐位突然被拉開,她瞥了眼,發現是個穿著跟她同校制服的男生,似乎注意到她的視線,那男生突然轉過頭,她一愣,在目光交會前趕緊收回視線。

      他的手很漂亮。

      或許不應該用漂亮去形容男孩子,但這就是她的第一個想法。他的膚色比起一般的男生偏白,但卻不會女孩子氣,手指也很長,還有些繭,她直覺那是學過音樂的手。

      不過也僅是如此罷了,與她無關。

      黎允曦低下頭,發現時間已經差不多了,收拾東西走出便利商店,到站牌後的屋簷下等待公車。

      倚靠著牆,她閉起雙眼,忽然想起與店長大姐的對話。其實也不算是不想煮,正確來說應該是沒心情罷了,只是不想解釋太多。而且原因她也不是那麼確定,或許是久違的夢,亦或是所謂的「周一症候群」?

      她不清楚,也不想明白。

      近六點,一部分搭乘較早一班公車的學生逐漸聚集。

      上了公車,車子開始行駛,車身微微的晃動,黎允曦抓著拉環,側臉看向車窗外,行駛的速度讓景物快速轉換,天空也隨著時間推移更加明亮。

      她一直都是這樣,獨自看著窗外。

      在國中的時候她都是搭七點的公車,原因不是像有些人可能想睡晚一點,而是她總在五點左右就起床出去晨跑。

      某天搭上公車後,國三的她仍像現在一樣凝視著窗外,突然一陣嘈雜引起了她的注意。

      發出聲音的,是四個和她年紀相仿的女孩。

      「今天放學要去哪裡吃啊?」

      「我最近看到有一家鬆餅店裝潢超——可愛的!全部都是Hello   Kitty!」

      「真的假的!」其中一個女生突然發出極大的聲音,霎時全車的人都注視著她們,發現自己失態她趕緊噤聲,兩頰和耳根都立刻燒紅。

     

      「吼!妳幹麼叫那麼大聲啦!」她用氣音說道,伸出手指輕彈友人的額頭。

      「唔、很痛耶!對不起嘛。」她眼眶微紅,雙手合十賠罪道。

      她們四人相互對視,噗哧的輕笑出聲。

      看著她們的舉動,一股難以言喻的心情湧上,輕抿唇,她別開臉望向另一旁的窗戶,卻還是不時聽見她們的小聲打鬧。

      從那天之後,黎允曦老是在同個座位看見她們的身影,明明想裝做什麼都沒看到,但胸口的異樣卻越發清晰,甚至微微的刺痛。

      過了幾天之後,她再也沒搭這班公車,改搭上一班,甚至連每天晨跑的習慣,也改成假日。當時她自己也不懂為什麼會為了這種小事而改變,但現在回想起來,她當時應該是察覺到了吧?

  

      自己的格格不入。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