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幸福就是擁有懂妳的人在身邊,她會對妳承諾永遠(1)

「阿若阿若,快點陪我去廁所,不然小心我尿在妳身上!」

國二下學期的第一天,本來該放的颱風假沒放,一大早班導又笑瞇瞇的『拜託』我去掃廁所,好不容易捱到第一節下課,某個姓徐名又甯的卻一點都不懂得體諒朋友的辛苦,又威脅我陪她上廁所。

我到底招誰惹誰了我?

「阿甯妳行行好,早上我掃廁所累個半死,開學第一天第一節就考試,我真的超累的,妳自己去上廁所又不會半路被搶,就不用我陪了吧......」

我趴在桌上悶悶的回應她的威脅,其實只是因為不敢看著她的臉拒絕。

嗚嗚,我們家阿甯比女鬼還可怕啊!

「杜海若妳這死懶鬼,還不快給我起來!」

「哎,又甯妳氣質一點啦!海若是班長,她平常就很忙了,妳就別再煩她了。」

我向夢漓投以一個感激的眼神,而阿甯只是揚揚嘴角,一巴掌就往我的額頭揮下。

那力道,不輕不重,卻足以讓我清醒許多。

「阿若,都國二下了,妳好像還沒變得比較聰明。」

阿甯還是那麼和善地笑著,但語氣彷彿意有所指,她看著夢漓,笑容變得很冷。

「不要在我面前戴上妳那偽善的假面具,我不吃妳這套,程夢漓,或許妳跟阿若是好朋友,但我跟妳不是,妳是什麼樣的人,我看得很清楚,別再跟我裝親暱,我只會覺得妳真的很令人作嘔。」

我看著夢漓像是遭受重擊一般的表情,再看看阿甯望著她時,眼神裡那樣毫無掩飾的不屑。

阿甯從一開始就對夢漓的態度很差,我卻一直想不通為什麼。

夢漓明明就不像阿甯說的那樣,她沒有裝好人,她沒有騙我,她跟阿甯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是阿甯對夢漓的態度總是那麼不友善,她們兩個之間,肯定藏著什麼秘密。

是我不能知道的祕密。

「不過就是去個廁所,有必要弄得天翻地覆的嗎?阿甯,妳的尿怎麼可以在講了這麼多話以後,都還沒漏出來?」

「阿若妳真的超噁心的,這都誰害的啦!」

結果最後我和阿甯笑成一團的期間,上課鐘很無情的判了阿甯的尿死刑。

像這樣的小小幸福,究竟能夠維持多久?

我並沒有確切的答案,我只知道,如果阿甯哪天可以看見夢漓的好,我的幸福,會更加完整。

全世界,可能沒有人比我更幸福了,我擁有兩個如此要好的朋友,要好的甚至拿我的命去換他們的命,我也在所不惜。

我想要和她們一起幸福的走下去。

其他的,我別無所求。

--------------------------------

「老師......」

「徐又甯同學,妳怎麼了?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才剛上課沒多久,阿甯馬上就舉起手,全班可能只有我跟夢漓知道阿甯那張痛苦的臉是怎麼回事。

所以我很沒良心的笑了。

「我下課的時候吃了班長給的海若愛心小餅餅,現在肚子好痛,可以讓罪魁禍首陪我一起去廁所嗎?」

怎麼會有人都已經尿急成那樣了,還有辦法掰出這麼瞎的理由誣陷我!

「啊,原來是這樣,那麼海若,妳就趕快陪又甯去吧,下次不要再給她亂吃東西了,知道嗎?」

我瞠目結舌的看著阿甯偷偷對我比了個YA的手勢,哭笑不得。

雖然阿甯有時會耍小聰明陷害我、瘋狂的噹我,可是,我的生活卻不能缺少了這些。

她很溫暖、很可愛,她很怕我受傷,如果我受傷了,她會把我罵得狗血淋頭,即便如此,我的心也還是暖的。

因為她會在狠狠罵過我以後,再緊緊抱住我。

不管是外在的傷,還是心,只要她在我身邊,受再多傷我都不怕。

我......就會不怕。

這樣真心的朋友,可能再也找不到,所以我更加珍惜。

每次我們互嗆完一起大笑時,我總是會恐懼,恐懼這一切不知道會在何時,離我而去。

人在太幸福的時候都會這樣的吧。

我這麼安慰著自己。

「走快點啦,不然我真的要把尿拿來給妳養顏美容囉!」

「阿甯妳可不可以氣質一點,長得這麼可愛,說話卻這麼髒,不是很可惜嗎?」

「氣質是什麼?那能吃嗎?妳少用外在的東西評論一個人啦妳,妳自己不也是嗎?就像妳名字這麼有氣質,人卻這麼屁一樣啊!」

我被堵得無話可說,只好趕緊把她推進廁所裡,一個人在尿急的情況下講的話還這麼中肯,阿甯果然是神一般的存在。

「海若,妳不上課在這幹嘛?」

我一轉過頭,何莫堯正站在我面前,對我微笑道。

「陪又甯上廁所,她被我下毒正在裡面痛快的解放呢!」

他笑了,笑容如陽光般明朗燦爛。

「妳還是一樣喜歡開玩笑,下節是分組課,到時再聊吧,我先去測1600了。」

我點點頭,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他跟之前不太一樣了。

那種,說不上來的不一樣。

他的眼神,多了一點我看不清的東西。

「妳幹嘛又盯著阿堯的背影發呆啊妳?」

阿甯搭著我的肩,笑得邪惡無比。

「妳別吵啦!只是一泡尿我就陪妳折騰了那麼久,舒服完妳還要噹我!」

我不耐的睨了阿甯一眼,她聳聳肩,還是用那種曖昧的眼神打量我。

「他跟妳一樣,在我心裡就跟我自己一樣重要,對我而言,這種感情不是愛也不是什麼友情,他就是個無法替代的存在,其他的,什麼也不是。」

阿甯偏著頭看了看我,接著便笑著拍拍我的肩,要我別那麼認真。

「阿若啊阿若,妳除了不會看人,連自己的心也看不清呢。」

在我們踏進教室之前,阿甯回頭看了我一眼,對我笑道。

我知道阿甯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但是,看錯也好,看不清也罷。

讓我交付真心的人,就算最後事實證明了是我錯了,我也不會後悔。

我就是這樣的人。

「謝謝。」

坐在座位上,我望著阿甯的背影,低聲說道。

「海若海若,這個週末我們去看電影吧!妳想看哪部?」

「隨妳啊,妳想看哪部就哪部吧!我很隨和的。」

夢漓聽到我這麼說,便露出我真是個大好人的眼神,惹得我笑個不停。

「噢噢噢噢噢杜海若妳們要去哪?我也要去!」

隔壁的小胖一臉興致勃勃的亂入了進來,我和夢漓對看了一眼,很有默契地回嗆了同一句話。

「你去投胎啦!」

分組班上的每個人都笑得跟個神經病沒兩樣,雖然只要遇到主科就得跑班上課,但大家的感情卻好得像是從入學到現在都同班一樣。

大家就像家人,親得不能分開。

半年前,我就是在這裡認識何莫堯的。

那個永遠的校排第一名。

「嘖,妳又來了。」

阿甯不知道什麼時候從我身後冒出來,臉上掛著她招牌的巫婆笑容。

「每次都盯著他發呆,上一節課是背影,這一節課是側臉,阿若妳是他的花癡團團長嗎?」

「花癡團個屁,我剛跟妳說的妳都沒在聽欸妳!需要姐姐帶妳去看醫生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和阿甯一臉冏樣的轉頭過去,想看看是哪個神經病偷聽人說話還笑成這副德性。

「啊哈哈哈哈,海若妳講話也太好笑了吧哈哈哈!」

這人笑點也未免太低了吧!

「朱豪豪同學,你乖,看醫生也有你的份,不要擔心。」

我笑咪咪的拍拍他的肩,阿甯則在一旁笑得東倒西歪。

唉,我們班的人為什麼都跟神經病院放出來的沒兩樣啊?

「所以嘛!我就說我是我們班的開心果啊,你們只要難過的時候找我準沒錯啦!」

我拍拍胸脯,一副有事找我就對了的樣子。

「那妳自己難過的時候怎麼辦?」

這溫柔的聲音,是何莫堯的。

「你算數學算得好好的,幹嘛突然在這麼歡樂的氣氛講這種話啦!」

我佯裝成剛剛那句話沒有對我造成影響的樣子,依舊笑著回應他的話。

除了阿甯跟夢漓,根本不會有人關心我難過的時候會怎麼辦。

根本就不會。

他那雙眼睛彷彿可以看穿我,看見我內心最深處。

看見任何我想隱藏的東西。

他還是很認真地看著我,看得我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這種感覺真的很詭異。

「當然就看看鏡子就會笑啦,這還用問嗎?」

他笑了笑,一副根本就不相信我的樣子,搞得我莫名想哭。

不是因為他看起來不相信我,是他剛才那句話,真的對我造成很大的衝擊。

我已經習慣成為大家的太陽,成為照亮每個人的那個人。

所以從來就不會有人對我說這樣的話。

總覺得心裡有哪一個地方,被擊潰了。

「是嗎?」

他看了我一眼後,又低頭繼續算他的數學,讓我鬆了口氣。

這個人隨隨便便一句話就可以讓我想要飆淚,還有那種具有侵略性的眼神,都讓我很恐懼。

「不好意思老師剛剛在跟家長說話,讓你們等了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雖然時間已經過去一大半了,但是我們不能浪費每一分每一秒,趕快打開課本,我們上課了。」

英文老師踩著高跟鞋站上講台,說完這段話以後,我才發現我們已經耗掉大半堂課了。

我才發現,不管我多麼努力想要當個勇敢堅強的人,在他面前都會功虧一簣。

聽說,每個愛笑的人背後都有一個很悲傷的故事。

他究竟能不能看得出我有什麼悲傷的故事,我不曉得。

可是我知道,再這麼下去,我遲早會整個人被他看透。

但也是因為這樣,他才跟我自己一樣重要。

他跟阿甯一樣,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而這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我也沒有答案,我只知道,擁有這些同學,這些朋友,這個自己。

我就已經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