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Ⅲ 思愁

Ⅲ   思愁

兼顧,那是她的生活。

平衡,那是她的心態。

時針只匆匆一瞥數字十二。下午了,左寧小心的將原本置於窗櫺的紙鶴收於木盒,然後望了望房間,思考還有什麼不妥的小細節。租屋處是間小套房,但還容得下兩人打地鋪睡眠或生活。

但可以就如想像順遂的一起生活嗎?

也許癥結點其實在這裏,還不小。她嘆了口氣,但真的連一點拒絕的念頭都浮現不出,其實也不明白亞涵是否有想過這些,抑或是自己對她而言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朋友,好朋友,舊朋友或是任何一種她自己能接受的地位。

沉悶的壓力是亞涵所忍受的。

左寧當然想過。也想過,彼此是迥異的人,所以在價值觀和各種想法上,都有自己的準則。

三年前跟她在一起的親密,讓外人目光更加聚集,才難以再藉此得到愉悅,而是陣陣迫然吧。

她當然轉換立場想過。

但妳啊,還是如此令人難以捉摸。

但,心之所向的決定,左寧想起艾姐所說的。

惝若選擇的是錯誤?

她閉上雙眼,決定逃避這個問題。

此時,響起手機鈴聲。是Krewella的Alive,當初一聽便愛上了,無論是曲風又或歌詞寓意。但當然不會為了多陶醉幾秒而遲接。

是正煩惱著的心中女主角。

「喂,亞涵?」

「啊、那個、行李可以先放過去了嗎?」

左寧些微詫異,還以為是三天後才會過來,不過,也可能是為了減輕一次搬的難度,。

「嗯,可以啊,我已經空出空位了。」

「謝謝,那我下班後過去。」

其實只是將雜物稍微整理,才發現原來其實空間滿大的。

這樣睡的時候也比較沒那麼尷尬吧。

不過,已經開始期待著對方的睡臉。

印象中,上次說她在新北目前的工作是一家餐廳的服務生,畢竟剛過來。

左寧則是附近全家的店員,輪班制,覺得比較自由也比較穩定。

老實說,她還是難以適應三年後這種強烈的感覺又回來了。

如果她沒突然出現呢?

也許,只是也許生活一樣平靜,許亞涵還是那個有時夢中似虛無飄緲寧靜的側臉。

現在呢?一種突然被滿足思念的愉悅?

左寧已經漸漸感到陌生,與自己的情緒。

『如果是一個必有的結果,無論走哪一條路受樂或受憂,都會來到一樣的終點。』

是這句話,艾姐曾經對她如此感慨過。

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

如果亞涵一直都是這樣的芥蒂,無論自己是什麼樣的態度、行為、想法。她心中的事還是會跟那晚一樣坦承,最後又再次別離。

她揉了揉太陽穴,又是這陣苦惱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