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Ⅱ 夜語

ⅠⅠ   夜

夜未央,風蕭蕭在窗外逕自淒涼。

房內點起一盞小夜燈,倦意悄悄地感染著思緒漸漸模糊。

此時,手機卻不爭氣的響起一聲清脆通知聲,來自社交用的應用程式。左寧湊近,揉了揉太陽穴,試圖讓自己再保持清醒,螢幕上映著一行新對話和聊天大頭貼,以及上幾行前次聊天最後的句點。

『怎麼了,敲那麼多次,可惜我需要上班。』

她當然知道。輕嘆了口氣,雖然已經深夜了,累了,還是需要對方來個諮詢幫忙。

已經是熟人了,才經得起自己依賴吧。

左寧按下免費網路通話的小圖示,響才沒一聲半便被接起來了。

「小混蛋,我在轉珠。」

幾分冷傲的女聲,卻有種優雅的調,不過吐出的話可一點氣質也稱不上。

「晚安,艾姐,可是我需要妳。」

左寧低語,稍微想像了一下對方現在可能的表情,何況今天特別晚上線,也許剛忙完開始休息。

「......妳過來吧。現在。」

上次特別打給她是什麼時候?

通常是以文字難以敘述心情與情況時,才會這麼做,雖然也特別麻煩。

把紅色機車停在一棟騎樓旁的巷弄,然後步入鄰棟的公寓,一個女人在門邊專注滑手機等著。

「被滅隊了。」

艾姐抬起了頭,似乎只聽到腳步聲便認出對方。果然還在滑神魔啊。

微捲的髮尾比自己還長些,高挑的身材約莫一七零,幾乎可以稱作令人羨慕的模特兒人選。

收起手機,帶領對方上電梯。雖然不是第一次來了,艾姐住在五樓,正好是公寓的攔腰處。

彼此是兩年前在網路聊天室結識的,這樣有個性的女人馬上就引起左寧的注意,她算是成熟型的,但也不難聊。她正需要這樣的人,一個知己?導師?或是一種難形容卻不難沒有的存在,本名是艾琳,雖然才大了左寧兩歲,還是稱呼了艾姐。

彼此住的地方剛好不遠,於是第一次見面其實也來得早。

「說吧,怎麼了?」

「我的前女友搬來新北,想和我合租屋。」

艾姐微挑眉,拿下黑框眼鏡置於一旁。

雙手環胸望著左寧,看來有著興趣。

「妳答應了?」「嗯哼。」

她此時卻嘆了口氣,然後瞇起雙眼,右頰上的小黑痣巧妙點綴這神態。

「又忘記帶上理智了,嗯?」

「什麼啊......」

「嘿。」

艾姐只是輕搓揉著她的髮,像對待小孩子一般,邊微笑,稱不上溫柔,只是淡然。

「不然妳也不是沒事急著找我的吧?」

可坦白了,在微愣後點頭,一下便切入問題核心,她再開口:

「我猜猜,妳現在是在怕些什麼。害怕自己還有感情,會相處起來顯得尷尬?」

有時候,總覺得艾姐似乎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左寧笑了,卻不知道該回應些什麼,因為太直接掌握重點,雖然她總是如此。

「她叫什麼,許亞涵?」

輕點頭,左寧一直覺得她的名字很好聽,現在從他人口中吐出,也是如此。

「妳現在有兩條路,一是單箭頭,二是轉珠法則。一不用解釋的自虐自我控制。」

艾姐思忖了半刻,然後接道:

「二就是大方吐愛。兩種結果,一種是像轉珠時放開了,就此悲劇,另一種是矇到天降,就此燦爛。」

真是好舉例,她忍不住笑得更深。

「我該做什麼樣的抉擇?」

又來了。左寧雖然懊惱,但總是覺得對方的指引相當重要,甚至可以完全幫自己決定。啊,好像依賴太多,卻也難以抽離。

「這是妳的感情啊,小傻瓜。隨著妳心之所向吧,嘿,有的時候,人也必須有些自私。」

心之所向。

是冒險,是衝動,抑或是一種自我救贖。

勾動著心弦,那眼前一剎又一剎的是希望,還是誘惑?

「......謝謝妳,艾姐,我想我會好好想清楚的。」

得到了雖然不是答案,卻是重要的方向。

原本想告退還給對方休息時間,卻又被攔住,手腕被輕輕拉著,左寧回頭眨了眨眼望著她,滿是不解。

「小笨蛋,現在都幾點了,妳認為我忍心眼睜睜看著一名弱女子騎夜路嗎?過夜吧,反正明天是星期日,不影響。」

但妳倒就狠心讓我來家裡。左寧在心中苦笑,不過對方說得也對,想想還是留下。

「她什麼時候會搬過去?」

簡單盥洗後,艾姐拍了拍床右位,意示她該準備睡哪邊。

稍微猶豫了下,但對方一直明白左寧的性向,似乎也沒打算刻意迴避,還是決定不多亂想。畢竟,艾姐可是艾姐。

「下禮拜三,在她阿姨那裡的東西整理好後就會搬過來。」

「老實說,妳期待嗎?」

「......可能吧。」

「重新出現在妳的面前,分離了多久,不想念嗎?」

這句話像一把直刀,突地貫穿故裝堅強些什麼的心。

想念,當然是想念。

如此殘忍的真實,再也藏不住著三年來的空虛。

「......三年了。」

「......感情總是如此嗎?如此難斷。」

流下泹泹清淚,似放開自己。

她只是摟著左寧,像安撫般,邊回應:

「難分難捨是慣事,不然怎麼稱作情?」

親愛的,妳曾是如此嗎?

在那些沒有人可以摟著的時日,曾也像自己現在如此想過嗎、痛過嗎?

「妳啊,果然一直是個小笨蛋。」

望著毫不保留哭著的她,艾姐只是無奈的笑了笑。只是個肩,一直也習慣讓人靠著。

那夜,左寧做了好久不曾有的夢。

是一張摯愛笑臉下的無底深淵。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