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Ⅰ 昔日

Ⅰ昔日

一綹髮絲落於眉前,她撥至耳後。

那是一頭美麗而看來有細心照顧的棕色長髮,染得自然,層次流暢順眼,正好能襯托那五官,只上了淡妝便是會吸引人回頭的秀麗。

窗櫺間靜靜躺著一枚紙鶴,橙色色紙細細摺出般,一條贅痕也望不見,洽到好處優雅的姿態為其添色,突地,纖細的指輕觸鶴首,溫柔得像是一出力便會讓它崩解。

可不想呢。

充滿意義的紙鶴,那深得令左寧難忘。

「嘿,親愛的妳,還在迷途嗎?」

她主動聯絡了,三年來第一次。

左寧記下了這支打來的新號碼,指尖滑過手機螢幕的通訊錄儲存,此時,一則簡訊躍上通知欄。

『差點忘了,明天,我會在靠窗的位子等妳哦。』

她忍不住失笑,自從認識以來的每一次,幾乎都是她等人的道理,對方總是會比約定時間晚個五分鐘。

三年了,亞涵。五分鐘還是妳的小習慣嗎?

還有二十三個小時四十二分鐘和十一秒,左寧可以好好思忖,這次見面,對方可能會給的理由。

──三年了,突然想找妳好好敘舊。

──三年了,也許我們能是個朋友。

──三年了,妳想重新開始嗎?

三年前,許亞涵曾是自己最親密的摯愛。

高中畢業夜,狂歡的醉,讓推心置腹許久的彼此建立了羈絆。

大二飲澀夜,傾訴的醉,斷開了彼此這兩年來親密的每一刻。

妳說妳很痛苦,親愛的。

左寧輕吐出一縷細煙,只有煩悶時會抽,很久沒有了。

於是她離開了,因為那些側目。

摟著女人的腰在街上,那個男人在盯著。

爾時來個淘氣的一吻,那個店員望過來。

雖然原本就是因家遷問題唸不同市也不同大學,但見面頻率沒有讓關係疏遠。

突然的吐白,左寧明白了些什麼。

也許做出這決定的同時,彼此的感情已經單方面生變了,被心理壓力影響吧。

那是無奈嗎?當時。

即使如此,即使自己的感情仍如此澎湃,但她放手了。她做得徹底,連號碼都換,也因為如此,就算知道住處,也再也沒去見對方一面。

斷開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輾轉反側而難眠的那幾個夜裏,那容貌。

愛,是如此強烈。

左寧並不憎恨、責怪,一段感情只要難為了一方,就是結束前的宣告。

就此,失去了三個三百六十五天。

為什麼突然聯繫了?

但可是從未忘過呢。

「嘿。」

就在眼前,她果然早到來等了。或嚴格說來,是左寧刻意晚了幾分鐘。

一樣的黑髮披肩,但似乎是修剪後,跟記憶中相比短了些,容貌算是精緻而可愛,卻多了幾分成熟的韻味,一襲米色小洋裝,在打扮上還是年輕女孩的俏麗,而左寧則是休閒的T-恤,上頭有著「LOST」黑色字樣,以及牛仔熱褲。

「好久不見,最近過得好嗎?」

先寒喧,在對方面前坐下,但從那不斷搓揉雙手的小動作來看,似乎有些緊張。

其實左寧也有點尷尬,畢竟,時間與關係。

「嗯,我搬來新北了。」

「咦,離開新竹了?」

不免驚訝,原來與自己見面是為了說這樣的事,她卻同時有些愉悅,原來對方還是有記得自己。

許亞涵簡單的報備了搬出新竹的家,現在暫住阿姨的住處。

「......是這樣的,可以合租屋嗎?」

......等一下。

詫異的回望,左寧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

合租屋?雖然她的確是租房子生活,一直到三年後也是如此,但,怎麼會是她。

何況這麼長的時間,第一次見面便如此衝擊性的問題。  

「妳知道我是誰嗎?」

「......左寧,我已經放下了。在新北,我也沒有其他認識的人......」

許亞涵,曾經的女友。

妳知道左寧是誰,妳記得那段日子。

這麼抉擇,是出於迫然,亦或......

她卻答應了。

亞涵是個文靜的女孩,笑起來很可愛。

左寧怎麼也想不起喝了咖啡後是如何和對方告別的。這是什麼樣的節奏?她感到困惑。

要同居了。

什麼樣的情緒,她也無法確認。

現在重建的,是友誼?

混亂的心,混亂的確定,混亂的重逢。

如此突然,如此......

令左寧有些期待。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