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 期望越大失落越大(2)

主持人神色凝重地打開卡片,娓娓道出得獎的前三名:「第三名宗閔耀,第二名吳雨璇,第一名慕容顥。」

參賽選手區第一排連續三個座位上的人頓時起立,伴隨著身後此起彼落的熱烈掌聲登上舞台,台下的眾人此時則訝異地緊盯慕容顥,不斷發出讚嘆連連的驚呼,原來那個遲到的男生是第一名,這是他們想也想不到的事。

吳雨璇一步一步頹喪地踏上台階,落寞地望著台下的觀眾,在眼眶裡不停打轉的淚水她試圖想要吸回去,但很不聽話的,一滴淚珠已悄悄滑至臉頰。

不知何時右手手心裡被人塞了一張衛生紙,她往右一看,宗閔耀眉眼彎彎地對她笑笑,小聲地和她說把眼淚擦乾,吳雨璇搖了搖頭,像是自言自語似地說了聲謝謝後,將衛生紙摺好,放進口袋裡收起。

果然還是被看到了嗎?

她不需要別人的同情,從小到大別人口中自以為是的憐憫,其實只是另類的謾罵和羞辱而已。

不需要,她不想被人看不起,甚是真心發自於同情的可憐。

站在最左邊的慕容顥靜靜地看著他們的動作,湧上一股心疼的滋味,他煩悶地撇過眼去,一種未明的情愫在心底竄動,他也沒多想,走到定位沉著臉轉移注意力。

頒獎典禮結束和一些表演完後,典禮也算是進入尾聲,觀眾慢慢散場魚貫而出,評審們走到與出口反方向的休息室,外面還站著兩名警衛,負責嚴格控管出入的人,阻止想跟關馨凝要簽名或合照留念的粉絲們有機會和她接觸。

等到另外兩位評審走了之後,關馨凝揹起自己的咖啡色單肩包,走向專為休息室打造通往出口的路,一般這個出口是不會有人知道的,吳雨璇卻老神在在地站在那裡很久似的,等著她的到來。

「說吧,你想知道什麼?」

女人長腿一伸,靠在旁邊的牆上,等著吳雨璇的下文,像是早就意料到她會在這裡等她,神色自若的儀態不禁讓吳雨璇有些亂了。

「為什麼我是第二名?」

吳雨璇瞄過放在大腿邊的左手手指,視線又回到關馨凝身上,眼裡透出的只有冷淡,還有被她隱藏起來的不甘心。

「論技巧,妳是比他技高一籌沒錯,但……妳沒忘記這次比賽的限定主題是什麼吧?」

關馨凝收起唇邊的淡淡笑意,只是單單看著吳雨璇,又令人感覺是透過她在看另一個人。

「青春……」

吳雨璇低下頭,讓人看不清她現在臉上的表情,兩個字近乎咬牙切齒的說出。

「對,就是青春,妳可以用很多種情緒、方式去詮釋這個subject,但五十個人裡,唯有妳的演出沒有任何心理變化,妳給我的feeling,除了心死以外,最多大概除了悲傷,其他全都是負面情緒,青春是有這些情緒沒錯,更重要的是其他正面的,太執著於技巧卻忘了最基本的,像死板的機器人在演奏。」

也許是長年居住國外,所以講話一講起來還是會混雜些英文,關馨凝舔舔乾澀的唇,背離開牆面,「反倒是慕容顥,雖然他的技巧是輸妳一點,不過沒有任何一個人的青春是圓滿的,正因為有夢想等著我們去完成,所以才更有動力的去練習、努力,而這一點一滴所拼起來的小碎片就是我們的青春,以上就是我在慕容顥演出的這段時間所感受到的感覺。」

關馨凝有意無意地看了她手指頭上,貼得凌亂的OK蹦,而後盯著始終低頭不語的吳雨璇。

「心嗎?我從來都不需要這種虛偽的東西。」

她瞬間抬頭看了關馨凝一眼,舉起手背迅速抹了下臉,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獨留下那句感傷的話語像是低喃,又抑或是說給傻愣留在原地的關馨凝聽。

「太像了……」

她的眼眶自吳雨璇旋身往遠處走去時,已盈滿淚水,順著她細長的下巴能隱約看見幾滴默默哀傷的淚珠。

當年,關馨凝也是這樣,儘管擁有外人羨慕的優渥生活環境,但肩上卻背負著他們所不知道的重擔,總是在追逐身為世界第一小提琴家爸爸的腳步,尤其因為是獨生女,親戚和眾人加諸在自己身上過份的盼望,總是壓的她喘不過氣,照著別人希望的日子來活著,真的很痛苦,日復一日像是行屍走肉的空殼。

面對大家站在舞台上只能用著光鮮外麗的外表,而真正的她在那時早已全然被遺忘,像是不曾出現過,甚至有一段時間,她演奏出來的曲子渾然是死的,毫無感情可言,那些不懂音樂的人不在乎她原本的自己,只在意她的技巧是否又更進一步。

直到遇見了可以打開自己心房的他,關馨凝才能擁有現在,不過照這情況來看,吳雨璇十之八九看來已上她的後塵,希望她也能找回自己,找到一個握有這把打開心房的鑰匙,專屬於她的那個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