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節儲值注意事項
HOT 閃亮星─敘娜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那年的微笑依稀記得,那時的感動猶然存在。

--

      接下來的時間他都沒再出現。

      每個老師卻也像習以為常,瞄了一眼他空空如也的座位後摸摸鼻子,沒有發怒沒有疑惑他去哪了。其他同學也是一樣,稀鬆平常好像那只不過是吃早餐的習慣。

      不過倒是有幾個人注意到我多餘的關注。

      「……妳是想問言諾去哪了吧?」

      中午休息時間,一男一女緩緩靠近我,其中那個矮小個子的女孩率先對我伸出友好的手。她同樣是染髮一族的同胞,及肩的微捲長髮是挑染的淡黃色,寬鬆的毛衣配上短的不能再短的裙子,像是漫畫裡描繪的日系風格。

     

      「嗯,看他都不在。」我回應。

      「接下來也不必再看了,言諾那個人就是這樣,翹課是家常便飯。」另一個男孩說,他大概屬於陽光男孩類型,頭髮短短的,但體態結實,不過不是壯碩那種,肌肉不會多到讓人作噁。頂多是運動員的身體那樣,說實話還滿好看的。

     

      「……都不會有人說什麼嗎?」我問出憋在心裡幾個小時的疑惑。記憶中的台灣教育似乎沒那麼寬鬆。

      「人家的父親是資深議員囉,換做你是老師你又能說什麼?」女孩聳聳肩,諷刺的言語和甜美的外表不太搭,卻給人一種坦率的舒服。

      「你們跟他很熟?」

      「也不算,我們跟他以前同校,他跟以前一個樣。」男孩聳聳肩,接著微笑續道。「……蕭謹陽,叫你羽霏不介意吧?」

      我點點頭,別開視線剛好看到個子矮的女孩迅速搬了兩個椅子過來,拉謹陽坐下後自然的拿出便當。快速的打開我們三個的便當蓋後,她自動「搜括」了一堆飯菜,扒了好幾口肉塞進嘴裡後才突然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偶叫嗯有怡,好揮。」

      「……啊?」

      「斗說,偶叫嗯有怡,好揮。」   

      先撇開她吃了我最愛的章魚熱狗和蛋捲不說,我開始思考是否當太久暫時性書呆後融不進社會族群。因為她剛剛說的話我一個字也聽不懂。

      「吞下再說話,跟你說過多少遍了。」謹陽倒是駕輕就熟的翻翻白眼訓斥,然後語帶抱歉地解答我的困惑。「她是說,她叫安亞梨,小霏。」

      「……他說的沒錯。」好不容易將口腔的食物嚥下,女孩……亞梨拍拍胸膛喘口氣,點頭同意。

      「什麼沒錯,是百分百正確。」謹陽糾正。

      「欸都差不多啦。」

      「差很多。」顯然男孩比較愛計較,這點倒是跟傳統觀念不太一樣。話說回來亞梨和謹陽這兩個人,感覺上反而是前者較粗壙而後者較細膩耶。依我跟他們相處的這幾分鐘來分析的話。

      「像男人一點不要這麼愛計較。」亞梨開始蹙眉了。

     

      「妳也像女人一點,面對女生別這麼扭扭捏捏,羽霏妳都不知道亞梨她注意妳很久了呢,要不是……」謹陽不甘示弱,扭過頭來對我爆料。不過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亞梨捂住了,脹紅著臉的亞梨憤怒的哼了哼鼻子。

      「你敢講就死、定、了,蕭謹陽。」

      不過我還滿想知道她說的是不是真的。真沒想到會有人對我感興趣呢,我還以為我大概是班上最無趣的人,而無趣正是我想詮釋好的感覺。太過美好而招來毀滅的事情我不想再經歷了。

      「我都快沒氣了妳才放手,有沒有良心啊!」終於掙脫亞梨的「魔掌」的謹陽哇哇大叫,連忙大口呼吸。

      安亞梨則是以瞪了他一眼作為回應。當然臉孔還是脹紅而不敢看我。

      為了緩和氣氛,我覺得我應該說些什麼話才對。

      「……呃,我覺得你們的感情好好喔。」

      聽了我的話的兩人停止吵鬧,瞠大眼雙雙望向我。

      「跟他/她感情好?」

      兩人互看一眼。

      「屁啦!」

      又異口同聲。

     

      「你/妳別學我講話!」

     

      ……欸,看來我的觀點從來就沒有錯過。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