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 ♥ 第一話 ♥ ~ 〈暮色中的他〉1

      臨海的小鄉村,終年流風飛沙,雖然有著和淡水紅樹林相同地名,卻沒有遊人歌詠的暮色與繁榮。

      唯一被視為指標的只有一座國際機場,每天起降的各國飛機,讓這兒的孩子可以時時做著環遊世界的夢。

      越洋而來的季風,夾著浪潮吞吐的深海氣息,颯然掠過沿岸防風林。

      木麻黃認分篩下海沙,無心濾住時光裡的滄桑,閉眸傾聽,明明不是冬季,卻能感應天地蒼茫之息,彷彿季節女神獨留喟嘆,忘了轉換四季。

      狹小的紅磚巷弄,大紅朱槿修剪成的矮牆籬,佝僂的黃瑾老樹,屋角斜影下笑談村里八卦的老人,彼此眼瞳間的淡薄,十年如一。

      那年……

      她小學二年級;而他已是小六生。

      放學鐘聲響起,各路隊由小隊長帶領魚貫走出校門。

      夏妡瀅嬌小身子夾在人群中,雙手左右撥開人潮硬擠到隊伍前方,以命令語氣指著路隊長大叫:「燁霆哥哥,等我!」

      手執紅色路隊旗的男孩輕揚下頦,硬是不理身後又跳又嚷的小不點,步伐故意加快。每到星期三,學校只上半天課,便是他噩夢的開始——

      「齊、燁、霆!」夏妡瀅邁開小短腿追上男孩,張手惡狠霸住他的右手臂,微怒噘起紅唇,仰頭對上一張略顯中性,甚至可以「漂亮」兩字讚之的臉孔。

      男孩眉目清秀、眸光謐靜、唇色似櫻,渾身散發閒適的書卷氣,初夏微窒熱風拂亂他一頭柔順短髮,雙頰也印上兩抹淡淡紅暈。

      夏妡瀅身高不及齊燁霆的肩,偏偏又勾住他手肘,扯得他身形微微側傾。

      「Coco!妳這麼矮,這樣拉著我,怎麼走路?」不慍不怒的語調,似乎早已習慣這種突如其來、驚天動地的出場。

      「我不叫Coco!」她正色糾正。

      Coco是村長養的一隻黑毛可卡犬。

      上星期日,夏妡瀅陪夏母去社區的美髮店洗頭,三個小時回來後,她原本一頭烏黑柔順的及腰長髮被燙成「泡麵頭」。

      長相甜美可愛的她,長髮束成公主頭,再搭件白紗小洋裝,不說話時美得宛如陶瓷娃娃;若是綁成小甜甜頭,又這樣無賴巴著人家的手,簡直和村長家那隻逢人狂撲的可卡沒啥兩樣。

      任她占住手臂,兩人一路前行,隨著孩子一個個離隊歸家,最後獨剩兩人漫步在田邊小路上。

      「書包好重喔,你幫我背!」霸道說畢,當真鬆開他的手,褪下書包塞進他懷裡。

      齊燁霆如釋重負甩甩手臂,將她塞來的書包順勢朝地面一丟。

      「哥哥小氣!」抱怨了聲,她重新拎起書包,一手搔著後頸,正午的大太陽下,躁動的她已是滿頭大汗。

      「回去叫阿姨幫妳剪掉頭髮。」

      「不要!我不要剪!」

      兩人吵吵鬧鬧走到巷口,齊燁霆就住在轉角第一家。

      刷著白漆的兩層樓透天厝,牆上掛著「齊家早點店」的招牌,門口以修剪過的朱槿花籬圍著一方庭院,屋簷下整齊疊放幾張方桌和紅色塑膠椅,即使打烊了,空氣中仍殘留一絲豆漿甜香。

      齊母林慧君正坐在簷下刷洗蒸籠,老遠就聽見兩個孩子的爭執聲。

      「回來了。」她起身,溼答答的雙手在圍裙上拭了拭。

      夏妡瀅見到她,眼睛頓時一亮,快步奔進庭院叫道:「伯母、伯母!告訴妳唷,我看見燁霆哥哥今天在操場打躲避球時,把一個姊姊的裙子打飛——」

      話未完,小小身子被人往後一扯,微汗的掌心馬上摀住她的小嘴。

      「閉嘴!夏妡瀅!媽……妳別聽她亂講,我又不是故意的。」齊燁霆秀臉脹紅,一手奮力抱住拼命扭動身軀的夏妡瀅。

      「嗚……訴真嗒!塔真嗒油……」即使嘴巴被摀著,還是拚命告狀,彷彿她的出生,就是為了專打他的小報告,沒有打他的小報告,這世界就毫無樂趣可言。

      聽見門外的吵鬧聲,齊敬平拉開落地鋁門走出來,好奇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一見齊敬平,夏妡瀅蠻力瞬間爆發,終於讓她掙脫齊燁霆的箝制,尖叫聲突起——

      「粉紅色!」   

      「粉紅色?」齊氏夫婦異口同聲問道。

      「姊姊的小褲褲……」她瞇眼賊笑。

      「笨——蛋!」齊燁霆無力抱頭。這個大白痴……

      齊敬平和林慧君兩人頓了三秒,才狂笑出聲。

      「那……」林慧君彎下身,伸指輕點她小巧鼻尖,笑問:「哥哥該打嗎?」

      「這……原諒他吧!他不是故意的。」夏妡瀅歪頭抱臂以老成的口吻說道。

      我需要請求妳的原諒嗎?齊燁霆一臉受不了,兩個大人都幾歲了,竟和一個小孩鬧成一團。

      沒好氣地瞪她一眼,他轉身走進屋內,將書包放回二樓房間,快速挑出幾本作業簿下樓。

      「爸、媽,我去同學家寫功課。」哪裡都好,就是不要和她共處一室。

      「我也要去!」一旁的夏妡瀅聽了又想跟。

      「又不是去玩,不讓妳跟!」齊燁霆斷然拒絕,抱著書本逃命似奔出庭院。

      「小氣鬼!」她足下一跺,朝他背影扮了個鬼臉。

      「對呀!哥哥小氣,別理他!下個月放暑假時,伯父帶妳去一個更好玩的地方玩,好嗎?」齊敬平疼愛地揉揉夏妡瀅的頭。

      「去哪兒?」夏妡瀅聞言一臉興奮。

      「當然是兒童樂園囉!這個暑假結束,燁霆哥哥就要上國中,以後沒時間玩耍。早上看到妳媽媽要出門產檢,想說她肚子裡有小弟弟,不方便帶妳出門,所以伯父跟她提議帶妳一起去,她也答應了。」

      「哇——謝謝伯父!」夏妡瀅聞言小臉綻出一抹燦笑,張臂摟住齊敬平的頸項。

      林慧君溫柔望著兩人,心知丈夫一向喜歡孩子,可惜生下齊燁霆後始終無法再孕,雖說順其自然,但偶爾想來還是有些遺憾。

      午後一點半,齊敬平和林慧君收好鍋碗便外出辦事。夏妡瀅獨自坐在齊家客廳裡寫功課,電風扇的風切聲和著窗外唧唧蟬聲,催眠般唱得人昏昏欲睡。

      「燁霆哥哥怎麼還不回來?」揉揉泛睏的雙眼,耐性也磨得差不多,體內躁動因子開始蠢動。

      她拿起書本和鉛筆盒在茶几上蓋起小房子,轉頭搜尋客廳中可當玩具的事物;突然發現窗邊桌上多了一只小魚缸,裡面養了十多條姆指大小的魚。

      像發現新大陸般跳起,夏妡瀅走近細看,只見每條小魚色彩鮮豔,尾巴像裙子一般擺動。

      「好漂亮……」第一次見到這麼美麗的魚,她簡直看呆了。欣賞半晌,瞄到魚缸旁邊掛著一支小魚網,眼底閃過一抹詭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