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之文庫開館
HOT 閃亮星─光汐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 1-1

      帶點微寒的初春,杜鵑花盛開在校園中,將校園點綴得粉粉嫩嫩,伴著教室傳來學生的讀書聲,春天顯得生意盎然。

      「啊……」喻春眠單手支著頭,懶洋洋的看著窗外明媚春光。

      春天不是讀書天。這句話真是深得她心!

      這種天氣晴朗的日子,就應該出去好好遊玩才對。像現在這樣關在教室裡讀那些讓她腦筋打結的之乎者也,真是太煞風景了。

      「哼哼……」右手有點麻,喻春眠索性轉了個身子,換另一隻手繼續支著頭。她的視線依舊逗留在外頭操場上課的學生,完全沒察覺到教台上的老師已經注意到她的心不在焉,頻頻將目光投向她。

      「啊……」暖暖的風摻雜著些許杜鵑花香味吹在喻春眠臉上,又令她打了不大不小的呵欠。

      真的好舒服,喻春眠只覺得她的眼皮越來越重,重得幾乎她再也撐不開。國文老師如催眠曲般的上課聲也逐漸小聲,直至完全聽不見……

      經過幾分鐘,喻春眠沒有多做掙扎,極為自然地倒在桌上陷入沉睡之中。

      「關關睢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台上口沫橫飛講到一半的老師赫然發現台下四十位學生之中,竟然有一位學生正打著瞌睡。

      說她打瞌睡還算客氣,她根本是整個人趴在桌子上如入無人之地的呼呼大睡,雖然沒有發出半點打呼聲,但還是讓人感到……極、為、礙、眼!

      「咳!」老師刻意的用力咳了一聲,希望她能因此醒來。

      熟睡中的喻春眠正與周公爺爺聊得愉快,壓根沒聽見這聲咳嗽,趴在桌上的她半點反應也無,就連眼皮子也不曾稍稍眨動過。

      老師臉上的笑容漸漸淡了下來,臉色由紅潤轉為鐵青,一步步直逼不知大難臨頭的喻春眠而去。

      「喂!喂!春眠,老師過來了。」坐在喻春眠後面的王芝姍踢踢喻春眠的椅子小聲的叫著。

      「唔……別吵我……」喻春眠皺皺鼻子。

      「喻春眠同學,你是對我上課的方式有什麼不滿嗎?」國文老師氣憤的朝桌面一拍將沉睡中的喻春眠驚醒。

      「我……沒有啊……」喻春眠心虛的看向老師,嘴角勾起她慣用充滿傻氣的笑容。

      她真的惹火老師了!老師冰冷平直不帶半點頓挫的語調,讓喻春眠當場體    次到這個事實。

      「你為什麼在我課堂上睡覺?」推推金邊眼鏡,老師瞇起蒼老的眼睛緊緊盯著喻春眠,不放過她臉上半點神情。「是昨晚開夜車嗎?」

      「我……沒有……」喻春眠臉色慘白的盯著桌面,不敢回嘴。

      她可沒勇氣說出她是因為春風吹得太舒服而睡著的吧!要是說出真相,她怕國文老師會將她砍成一百零八塊不止。

      「是嗎?我看你在教室也沒心思上課,你出去吧!」國文老師淡淡的挑眉。「省得擾亂其它同學上課。」

      出於私心,不想再見喻春眠的國文老師將她逐出教室。

      「是。」暗自竊喜的喻春眠朝王芝姍遞了個只有兩人明白的眼色,裝出一副垂頭喪氣的模樣緩緩步出教室。

      「太棒了!沒想到國文老師居然這麼簡單就放我出來。」喻春眠踏著輕快愉悅的步伐一蹦一跳地來到操場。

      對喻春眠而言,看操場上學生們打球比起那些子曰孟云還來得有意思。

      她打小時候起就好崇拜那些運動神經發達的人喔!眼裡閃耀著嚮往的光芒,喻春眠輕快的走向一旁的籃球場。

      「同學,可以幫忙撿一下球嗎?」經過足球場旁邊時,一顆足球滾到她腳邊止住。

      「沒問題,我踢給你們。」難得有表現的機會,喻春眠躍躍欲試的說。

      「不用勉強,你丟過來就可以了。」足球隊員壓根不相信長相柔軟得像會被風跑的喻春眠有能力將球精準的踢還給他們,縱使他們相距不到十公尺,他們也一致認為她做不到。

      「沒關係,我可以的!」有點生氣他們不信任自己,喻春眠偏偏就是要踢過去。

      她賭氣的牙一咬,使出全身力氣,踢了出去。

      就見球快速旋轉朝斜前方直直飛去,擊中操場旁正在佈置校園的學生。

      「啊!」喻春眠趕緊摀住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她真的沒那麼沒有運動細胞,竟然將球足足踢偏了三十度。

      「我……不是故意的……」喻春眠本想道歉了事,但再看見事情的後續發展後,這句話早已說不口。

      那簡直是一場災難。

      她踢出的那顆球不僅擊中A形梯上負責將霓虹燈繫到樹上的同學,還令那位同學在落下樓梯時驚慌的將佈置了好些天的掛飾全樓扯下。

      這還不打緊,摔下來的同學恰巧壓在正巧路過的道具組同學身上,整箱道具悉數報廢。

      被扯下的巨型掛飾不幸的纏住了大老遠正在負責油漆的人員,五顏六色的油漆波及到擱置在一邊的海報,委外置作的海報宣告報銷。

      「呃……對不起,那顆球是我不小心踢歪的,請你們相信我不是故意的。」發覺事態嚴重,喻春眠不負責任地想趁眾人還沒注意到時趕緊腳底抹油逃離案發現場,可惜她的速度快不過足球隊員,只得硬著頭皮承認自己就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她今天是時運不濟嗎?

      早知道就該留在教室聽國文老師講解那個什麼鳥,什麼淑女,什麼君子的古文。

      「你……」受災戶以怨恨的眼神瞪視她,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勢。

      「很抱歉。」招牌笑容再度浮現喻春眠的俏臉,她從小闖的禍的不少,大部份都可以用這招一一擺平。「你們可以原諒我嗎?」

      她向來靠這招行遍天下,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她的長相也頗為吃香,怎麼會有人捨得責備她這犯了無心之過的小女孩!

      她無辜的眼神加上甜美的笑容,在陽光照射下楚楚可憐,給所有人一種她才是受害人的錯覺。

      「可……」被球打到的男學生紅著臉馬上就要棄甲投降。

      「我們早告訴你別用踢的,你偏偏不聽。」如圍牆般包圍在喻春眠身後的足球隊員毫不留情的戳破她所製造出的假象。

      「這……真的很對不起。」可惡的足球隊員,就這樣讓她矇混過去會死啊!為什麼要在她快要成功的時候來搞破壞呢?

      「他們說的是真的?」

      喔喔!受到安撫的綿羊群化為一群齜牙咧嘴的野獸,正揮舞著利銳的爪牙,恨不得將她拆解入腹。

      「是……」看來她在劫難逃呀!她認命的點頭。

      「很好,你跟我們去找官學長。」在眾人『熱情』的簇擁下,喻春眠迫不得已跟著他們來到學生會辦公室。

      看來他們是要把她交給老大去處置了。

      唉!她……今天……真倒楣!

--

新文開載

一樣,是有結局的

約五萬多字

是個有點俗套的校園故事XDDD~~

請支持喔~~~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