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始章

《鑲嵌鑽石的屍體》

當鑽石象徵愛情,她通常是堅不可摧的,只要別碰著運氣不好的時候。當鑽石替利益代言,慾望與血腥將使她璀璨的火光更為出奇地明豔!尋得回消失九年的金色彩鑽?找得出利用鑽石洗錢的箇中玄機?別去望那令人迷惑的絢麗火光,一切將能明明白白的!而付出的情義、逝去的情愛,再怎麼翻轉鑽石沙漏,時光永遠不會為誰回流……

 

始章

 

鑽石,非關愛情

記者高鳳儀    整理報導

鑽石耀眼奪目且堅硬無比,許多女性視為愛情象徵,訂婚、結婚戒指鑲嵌的主石多以其為首選,業者更鼓吹消費者應挑選色白無疵、車工完美的頂級商品,可代表所擁有的愛情純淨無瑕、恆長久遠,將一輩子幸福美滿。然而,晶亮華美的鑽石背後隱藏著與愛情截然無關的故事──因著慾望,殺伐流血的故事。

從詛咒談起。聯想鑽石與詛咒便不能不提及希望鑽石(Hope   Diamond),目前世上最大的藍色彩鑽,重達45.52克拉(Carat),於1824年由身為銀行家的擁有者以自家姓氏命名。傳說擁有希望鑽石者皆遭到厄運,不論王公貴族、盜匪竊賊、甚而切磨的工匠,無一逃脫厄運降臨本身及家族。

著名的厄運鑽石還有英王皇冠上那巨大閃亮的光之山鑽石(Mountain   Of   Light   Diamond),相傳男性擁有者可擁有世界,卻也必逢苦難,只有神或女人佩戴才無事。光之山鑽石在1304年首見文獻中記載重達186克拉,1850年英女王令工匠重新切磨,成108克拉,體型雖小一號卻更為閃耀動人。到現代,巴基斯坦、伊朗和印度皆曾聲稱為光之山鑽石的主人,阿富汗還曾要求英國歸還光之山鑽石。

詛咒使得希望鑽石及光之山鑽石閃耀的火光中增添神秘氛圍因此更加迷人,三言兩語帶過傳說,而那些連連災難真為鑽石與生俱來的不祥導致的嗎?貪圖鑽石價值的慾望引發利益爭奪才遭致厄運中的死亡與血腥吧!好萊塢電影血鑽石(Blood   Diamond)一片中罕見美鑽讓爭奪的暴力沾染上血腥,商人的貪婪卻不曾因他人生命逝去而殞滅,無盡的燒殺擄掠只求鑽石的高價高利。

傳說與電影之外,因鑽石引起的死亡事件也血淋淋地出現在現實。2000年十一月於本地發生的福鑽殺人事件中,鑽石商紀成良與劉天強慘死、洪詳清失蹤至今生死未卜。當晚一同入住飯店總統套房的七名鑽石商二死一失蹤,傳聞陳德旺於2004年的四月也失蹤。今年的一月,李新華遇車禍身亡。七人中存方宗翰、黃姿兩人尚安好,但他們絕口不提當年隨著擁有人紀成良的生命一同消逝的福鑽。

福鑽為66.66克拉的金黃色彩鑽,紀成良在福鑽第一次公開展示時曾說過為其取名「福鑽」是因金黃色為華人喜愛之顏色,重量又是個吉祥數目,便起這中國味十足的吉祥名字,福鑽卻如希望鑽石,好名字並未帶給人幸運。約一顆高爾夫球大小的福鑽價值難以估計,雷地恩方型車工(Radiant   Cut),顏色(Color)等級Vivid   Yallow,淨度(Clarity)為VS1(Very   Slight   1),在天然彩鑽中這等品質已謂頂級,堪稱黃色系彩鑽的極品。

福鑽殺人事件過去將近九年,福鑽仍無消無息著實令人扼腕,不過若能終結因其而起的利益爭奪也不失為一種福氣。一位不願具名的鑽石商向記者表示──價值數億的福鑽不可能憑空消失,無論現在的擁有者如何得手,福鑽終將重現市場。畢竟,福鑽的價值在買賣之後才會浮現。

就此看來,相較愛情,鑽石更適合為利益作代言。藉由一顆豪華高貴的璀璨鑽石建立愛情的承諾,不如誠摯地將雙手緊握。真心,才真無價!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