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如果櫻花盛開》
HOT 閃亮星─樂櫻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Five - 機會來了,我掉頭走了

台中之旅後,我們慢慢地、似乎平靜沒有理由地,漸行漸遠。

連電話也很少打了。她非常少主動打電話給我,除非必要。

而我也膽怯了,那晚在台中公園裡,那通前女友打來的電話,我的回話和態度是那麼硬生生血淋淋地、不偏不倚地、從她最脆弱的心臟上砍下一刀。

之後,小喬全心全意地在工作上成長學習,我則是拼了命地往補習班跑。

一來小喬鼓勵過我,二來,我也不想輸給當時的碩士女友。

所以除了上班,其他時間不是補習就是上圖書館。

隔年的夏天前,我終於考上研究所,畢竟存錢出國對我來說,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我抱著僅有的積蓄,全部投入了EMBA的學分班。

我知道,要功成名就,我一定得這麼做。認識多一些金字塔頂端的人,也許會讓我的一生有所改變。

慧儀就是那時的同學,一付清秀的模樣,安靜高傲地像隻高貴的貓咪。

當時和我疏離的,不只小喬,也包括原來的女朋友,喔,她有更好的對象了,所以她跑掉我一點都不驚訝,也不痛。

小喬已然看透我不定的心,所以只願把我當很普通的朋友。

我試過很多次約她出來,她的反應永遠是笑笑地說,「我心臟不好,而且你應該沒有折價券了吧!」

前女友則是因為常吵架,所有劈腿不忠的事情通通被我搬出來,徹底地詢問過和狂暴地發洩了當初忍下的憤怒。

她哭哭啼啼地說我不是原諒她了嗎,其實,我只是太懦弱,不是真的那麼寬容到可以戴了綠帽又保持永遠的優雅。

為了她,我還深深地砍了小喬一刀,深可見骨。我知道我終得報應,   因為小喬從不曾跟我提起這一碼無聊的事端。她聰明到了極點。

另外,我眼前出現了一個我夢寐以求的好對象。

是前女友和小喬永遠比不上的那種富裕。

我還是忍不住告訴小喬有關慧儀的事。

她有條不紊地幫我分析,給我意見,像是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

「你和前女友不是早在你當兵時就分了嗎?聽起來慧儀很適合你啊!」

「好好把握!這可是會讓你少奮鬥30年的好機會呀!」

我夠殘忍,也夠白目。把她對我的好,自行轉換成我想要的各種方式。

後來我們一起工作的公司被合併了,於是小喬離開了公司,去了內湖園區。

小喬還是不知道我和前女友和好了這件事。

不過,來不及知道,我們就分手了,剛好跳過,不必再解釋。

我討厭解釋,避重就輕的確是我的人生哲學。

成為普通朋友時,小喬和我約定了一件事。

我們都是沒有偏財運的市井小民,所以,我們約定每星期各自存1000元到小喬當時在物流公司的薪資戶頭,等她有時間有靈感的時候就去買幾張樂透彩券,而且要用我們的生日、和初次見面的日期。

雖然那是一個碰觸不到的夢,但當時對於我們,是有實質意義的。

至少我們每個月,會有三到四次的電話連繫。

那一筆錢和每個月去存錢的動作,維繫著我們像是風箏線那樣,透明到幾乎看不見的關係。

 

念研二時,慧儀已是我的正牌女友。

有一期樂透累積到7億的獎金,小喬突然打電話來,說她真的好累,不想繼續這樣似有若無的關係,所以她想把剩下的樂透彩基金一次用掉買光,問我的意見。我說由她全權處理。

一筆用來維繫我們之間感情的金錢,曾想過,就算都沒中獎,至少我們還會有一筆為數不少的積蓄。

既然小喬不想玩了,終止也是好的,因為我現在心思不在小喬身上。

我有更偉大的計劃正在進行著。

             

隔天我又接到她的電話,慧儀剛好在我身旁,因沒有來電顯示,我不知道是誰,只能保持冷靜地說了聲:「喂。」          

「Daniel…你方便說話嗎?」

「嗯,可以,請說,有什麼事嗎?」我深怕慧儀會起任何的疑心。

「我們..我們…咳咳…我們獨得這次頭彩,有七億。這周找一天出來碰面,到台北銀行總行碰面領獎,時間確定你再打電話跟我說。中午12點前沒打,我就私吞掉所有獎金,我沒在開玩笑,掰!」她感覺得到我旁邊有人,不方便說話,所以很快地把話說完,並掛上電話,

「誰呀?」慧儀帶著懷疑輕聲問。

「銀行行銷啦!問我要不要小額貸款,我沒聽完就掛掉了,真的很煩。」

「對啊,那些電話真的很煩,常是插不上話,乾脆掛掉比較快!我們哪會缺那一點錢啊!我的"大牛”好聰明喔!」

”大牛”是慧儀專用的暱稱。Daniel,大牛。

慧儀用單純又仰慕的眼神看著我,說實在,我心情七上八下的。只能摸摸她的頭,給她一個不自然的微笑。

不會吧,我被雷打中囉!頭獎耶!Oh   my   God!

 

我找了個沒課的早上,和她約好在北銀附近的一家便利商店碰面。

她,變得更美了,可以感覺到她的改變,一下子還真說不上來到底哪裡不同。

嗯,她皮膚變得更白皙了,還有清湯掛麵的直髮變成夢幻的大波浪捲髮,她還刻意戴了付黑框塑膠眼鏡,但還是掩飾不住她那美麗深遂的雙眸。

火星人的外貌,和時間真的沒有正相關。

             

兩個人約好要穿的很學生,因為聽說有歹徒會在台銀附近觀察,然後威脅得獎人分一杯羹。我們沒有套招,但卻都穿著同一件T-shirt(我們一起買的情侶裝),和一件刷白且有點歷史的牛仔褲,然後背著一個大學生的運動書包。

我們不願意跟門口的先生說明來意,只說我們有理財方面的需要。

他們馬上請我們進了隱密的貴賓室。

冷氣好冷,一張乾淨到發亮的書桌,一台超薄的電腦螢幕,桌面整齊到讓我和小喬都有點不自在。

約莫過了3分鐘,一位打扮的很得宜但又很年輕的理財專員幫我們端了兩杯溫水進來,先自我介紹,然後就很單刀直入地問我們想要投資怎麼樣的理財產品,或是由她根據我們的需求來做規劃呢?

當天若有最佳客服選拔,我一定把票投給她。

原因,態度好,正妹一枚。

「小姐,嗯…我們是來領這一期的頭彩獎金的。」小喬從包包拿出彩卷,她的聲音很小,理財專員的眼睛應該是因為吃驚所以變成了兩個甜甜圈。

之後我們被當成貴賓一樣地款待著,咖啡、精緻蛋糕都出現,擺滿了半邊的桌子。很多投資、基金、理財專案的DM全部飛向我們所處的那間VIP   Room.   小喬從頭到尾除了說我們是來領獎之外,沒再說過什麼話。

我一直在觀察他們的作業流程,畢竟我是第一次中大獎。

理專不斷地向我們介紹各式各樣的產品,聽得我頭都暈了。

我不時地把眼神飄向小喬,一種求救的眼神。

「對不起,我們等一下還有課要上,我相信你們的programs都很棒,不過我們今天的計畫只有一個,就是把稅後的獎金對半,各開一個戶頭。今天想先這樣,因為還得趕去學校,今天期中考…」小喬終於不耐地開口了,感謝主。

「不過這麼大一筆錢,我們會再找時間回來跟你們討論,怎麼安排處置最好,你們才是專家,所以,不必擔心會跑掉一個大客戶,喔,兩個!」她很有自信淡淡地說著。

「葉襄,就照小姐說的把錢和開戶的事辦理好吧!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回來找我們的!」經理突然冒出。

經理神不知鬼不覺地突然出現。釋放出的善意,讓我的背脊有麻麻涼涼的感覺,直竄腦門。

小喬頭也不回地只盯著那個理專看。我想,那理專應該有感覺到一股殺氣,這是小喬的另一強項:用眼神殺人。

之後,我們什麼理財的動作都沒做,各拿著一本存有兩億八千萬的帳簿,一派輕鬆地走出銀行,去吃了一碗乾麵和貢丸湯,一個準備去上班,一個趕著去學校上課。

這就是我秘密積蓄的由來。

我們約好都不說,讓它永遠成為我們之間的一個秘密。

這段時間,我知道小喬沒再交過男朋友,儘管追她的人很難數得清楚。

我的自私讓她既無言,也不想責備追問。

其實,她好像都知道的。

只是,她不再提不再問,我也不想聽不想說。

很安靜地吃完午餐,我們就地散會,沒再多說什麼,她好似故意不想看我,也不想問我的近況。

我反而有些坐立難安。

拿到獎金後,我們約定好,除了保持低調,而且要無聲無息,就我們知道就好,因為金錢會引發的問題,超出我們的想像。我認同她。

「妳在生我的氣嗎?」我當天晚上打了電話給她。

「沒啊,為什麼這麼問?」

「你今天見面時都沒說什麼話,也幾乎沒正眼瞧過我,我想我應該又惹你不高興了。」

「傻瓜!我是緊張啦!又興奮又緊張!所以才想少講話,免得被人發現,哈哈哈!!」她好開心地大笑著,我雖然一頭霧水,但瞭解實情之後,我也笑了。

「這位先生,長這麼大我沒看過那麼大的數字出現在我的存款簿裡,從頭到尾我都在打冷顫,實在沒法跟你說話,我怕我會又叫又跳,順便說些"怎麼辦"什麼的…哈哈…」她還在笑,而且她緊張到胃痛沒去上班,直接跑回家。

原來是我多想了。

也許我對她情緒和生活上的影響並沒我想像的那麼大。

三個月後,她辭去外商人資主管的工作,這段期間她一直在物色房子,要買給家人,買房剩餘的錢就成了她環遊世界的基金,一切就如同她當初告訴我的規劃進行著。

             

「你要跟我一起去旅行嗎?會很有趣的!我們還可以定居國外,享受單純的兩人生活,天倫之樂…」她很認真地問我。

「天倫?你瘋啦!妳…妳第一站要去哪裡呀?」我心虛地問著。

「當然是你最想去的哥本哈根啊!我等這天等了好久了!你,不會不想跟我去吧?」她狐疑地看著我。

「恩…OK呀,你機票訂了嗎?是哪一天啊?」我的心虛和緊張應該印在臉上,而且明顯到不行。

她很開心地把簽證、機票、護照和身分證都給了我,約好當天在機場碰面。

         

難怪她之前很古怪地跟我要了身分證和護照、證件用的大頭照。

我想,交情都這樣好了,也沒想太多,沒想到她竟自作主張地去訂了往哥本哈根的機票和辦妥簽證。

             

我當天去了機場,但躲在角落裡,心虛地傳了一封簡訊給她。

「我很想加入你,但你知道的,我現在有慧儀,還有快到手的學位以及無可限量的前途,我沒法在這個時候拋下一切,陪你完成願望。原諒我的自私,祝你一路順風。」

「你有永無止盡的藉口,一下子是放不下前女友,一下子又是現任女友的牽絆,還有你永無止息追求金錢權利的渴望,我對你真的好失望。你明明知道,我是多麼愛你,捨不得你受任何一點傷害和委屈,所以委曲求全了這麼多年,只當你最好的朋友。現在你有能力、有機會和我在一起了,拒絕的理由卻是這麼令人厭惡!」

「也許是我太傻,以為可以等到你,沒想到幸運之神真的降臨了,而你卻已不是當初的你!難道你還嫌錢不夠花嗎?難道在你心裡,我一點重量也沒有嗎?」

她回給我的簡訊,有萬丈的怒氣和責備。我心虛地像是個隱形人,躲在某個柱子後頭顫抖。

 

自從那次在機場角落偷偷瞥見她一眼之後,就再也不曾聽到她的聲音與任何有關她的消息。

只有這幾年,她從世界各地寄來的一疊明信片。

她007的身份還是一樣,總會撈到她要的訊息,比如說我家地址。

 

我試著找過她,但她搬了家,沒人知道她幫家人買的新屋在哪裡,她的行動電話也換了,曾打過一次,被一個粗魯的阿伯誤以為是詐騙集團地罵了一頓。

她像從人間蒸發一般,沒有人再有過她的消息。甚至連與她交情甚篤的Dona和Phoebe都說不知道她跑那去了。

 

心碎、失望、絕心放手、臉頰上一顆成了化石的淚滴,讓她就這麼蒸發了。

當天在機場,我的心絞痛到蹲下身來。我對不起她,但,我眼前還有沒完成的事呀!   熟輕熟重,我已然分不清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