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One-敲開回憶的窗

星期六的清晨,陽光從鵝黃色的絲質窗簾縫隙中透射進來,眼睛被暖暖的陽光刺醒,轉身想躲開刺眼的光線,以為可以順手抱住身邊的她,卻撲了個空。

她早起床了,因為棉被的溫度是涼的。我根本沒察覺到她起床,老婆總是念我:你這輩子鐵定被豬附身,才可以隨時隨地打瞌睡或睡得非常死。

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索性下了床,滿懷期待地走向廚房。

空。表示沒有愛心早餐可以吃。

房子裡其實只剩我一個人,有些空蕩的周末清晨。

順手打開冰箱幫自己倒了杯巧克力牛奶,數十年不變的口味,跟有咖啡癮的人同樣沒救。

瞥見客廳桌上有張明信片,放在一疊報紙的最上面,是從丹麥的哥本哈根寄來的,圖片是安徒生的雕像,背景的街道整齊且古典西方。

Hi,   Daniel,   I   am   in   Copenhagen.

哥本哈根,是明信片的發源地,你這豬腦沒想過吧!   到這裡的旅人都不會忘記寄張明信片給自己所關愛的人。我也和其他旅人一般,駐足在這個歷史悠久的Nyhavn港邊,欣賞日落的美景,想著相隔萬里遠的親人與在乎的人,寫張明信片,投入郵箱,盼!   此時此刻,我所有的思緒與感動,能隨著它飄洋過海,直達你們的心底。曾經,我們多麼想到這裡來,今天我站在安徒生大道上,享受著微涼的空氣與和煦的陽光,憶起我們年少時曾有過的瘋狂夢想,終於,多年後的我,站在這裡,仰著臉攤開雙手,   闔上眼,   享受並回憶著有點模糊泛黃、卻又美好難捨的過去。  

Joe

                             

我的心微微得顫動了一下,是她,那個有夢想一定會去實現的女生,在我心中永遠沒人可以取代、一個像是外星球來的女子。

上一張明信片,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埃及的金字塔。我邊喝牛奶邊走回房間找尋,一個有鑰匙保護的抽屜。

那是一張人像獅身金字塔的明信片,角度取得非常好,平坦浩瀚的沙漠,拔地而起一座精雕細琢的宏偉金字塔,灼熱刺眼的陽光灑了一地,真實度讓欣賞的人有種神遊其中的奇妙感受。她在這張上頭沒寫太多,說因為很熱、背包很重、食物又超難吃,所以靈感全失,只是希望我也能被她眼前的景像所憾動。

最後加了一句:

PS.   這些絕對是外星人蓋的,搞不好是火星人喔!我一直在等祖國派飛碟接我回去!靠,等超久的都不來。飛碟壞了嗎?你有空去查一下。

 

這就是她,想什麼就說什麼,不矯情不做作,天馬行空的想法一堆,一個任性到像小男生但又讓男人忍不住心動的女生。

               

所有她寄來的卡片和隻字片語,都被我收藏在一個很復古的鐵盒中,然後鎖在一個只有我有鑰匙的抽屜裡。

那是多年前,我們在師大逛夜市,同時看上的一個謎樣特別的盒子,有些破舊生鏽,應該有相當的歷史與不為人知的經歷。她突然蹲下身,望著那只鐵盒,像是著了迷一樣,沒有言語,只是靜默地看著。

「我們就叫它半島鐵盒好嗎?」她回過頭來眨眨眼看我的意思。

「可以呀,我們把秘密都藏在裡頭,放在一個沒人知道的地方。」

她裝可憐的眨眼模樣,讓我完全沒有招架能力。我附和地配合演出,蹲下來摸摸她的後腦勺,擁著她的肩膀,看她開心像個孩子的模樣,每每讓我有種好想照顧她、好想寵她的衝動。她真的像是活在童話故事裡的小精靈。聰穎精明,卻又擁有可怕強烈的童心與好奇心。

她像小朋友一樣,嘟著嘴小聲問:

「老闆,這個盒子要多少錢啊?太貴的話我買不起耶!可是我又好喜歡喔…」。

我看著她眼睛睜得大大地看著老闆,眼框裡似乎還有一抹閃爍的淚光在流轉。

老闆摸摸下巴的白鬚,像是在思索,

「這個是我個人收藏的非賣品啊!嗯…」

老闆話還沒講完,小喬的眼淚竟開始像洩洪般地狂滴。

「可是我…我…好喜…歡喔…」還哽咽了起來。

她就蹲在地攤前哭給老闆看,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我都快分不清楚她到底是真難過還是在演戲。

「孩子呀,先別哭,我還沒說完呢!妳是第一個注意到它且這麼有興趣的客人。哈哈,就送給妳吧,我想,它和妳很有緣。看你難過成這樣。」

「真的假的?」

就這樣,我們免費地得到這個好特別的鐵盒。老闆看她拿著鐵盒在街上不顧其他人眼光,開心地笑著叫著跳著,竟也開懷地哈哈大笑,一旁的我突然覺得他好像聖誕老人。而她,還是那個彩色泡泡,整條街上大概只有她敢這樣不顧別人眼光的高興跳躍尖叫。

「謝謝老闆。我一定會記住你的。」感性的小喬,眼框含著淚跟老闆道別。

 

所以,我把她寄來的明信片全部放在這個像是古老金屬打造的小盒子裡。這是我們秘密的約定。

總是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收到她沒有寄件地址但有當地郵戳的明信片。不知道此刻的她又在世界的哪個角落,繼續著她沒有終點的旅程。她說過好多想去的地方,我地理不是很好,每每聽她亮著眼興奮地說著一些古文明或歷史遺跡、古典建築,我大多有聽沒有懂地點點頭,然後微笑。

我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前,從16樓的高度望向波光瀲灩的基隆河,近似發呆似地陷入回憶中,每一幕都有好深刻的記憶與無法抹滅的感動。

 

沉溺在回憶流裡的我,被突然的開門聲喚回到現實生活中。我鎖好收屜跑回客廳。

「你醒啦?」她手上提著從超市買回來的食物和生活用品,看起來很重,我放下手中的杯子,趨前幫她接了過來。

「怎麼一早就上超市啊?怎麼不叫醒我載你去呢?」我一邊問一邊把買來的東西放進冰箱和儲物櫃,還有,把那張明信片順道藏在玉米片大盒子的後面。

             

她是個標準的賢妻,在我生命中扮演一個安靜無聲但體貼的角色,我想,等我們有小孩後,她絕對會是個良母。她是我唸研究所時的同班同學,聰明認真,清秀文靜,溫柔體貼,笑起來永遠是那麼靦腆天真,跟我的初戀女友有很相似的特質。

另外,我是她的初戀。

研一的時候因為修習的課程很相近,所以常有碰面的機會,因為她比較內向,碰面時頂多也是點頭打個招呼,偶爾會在課後約她一同吃個午餐。

對於感情,我一向被動,當時曾跟喬瑟芬提起她,她鼓勵我應該主動追求她,否則緣份稍縱即逝,況且她家世背景很不錯,那時喬瑟芬曾揶揄我說,「去吧!   這是個少奮鬥30年的難得機會,尤其你對慧儀也有感覺,不要輕易放手…」小喬幽幽地說著。

話一出口,空氣中立刻瀰漫著高濃度的醋味,不過我習慣了,沒去在意,避重就輕地閃過空氣中如冰點的小醋滴。

所以,打從研二,我開始一連串貼心的溫柔攻勢。

主動邀她吃飯,生日節慶不忘送上小禮物,天氣晴朗時就帶朵香檳色的玫瑰,加上一張迷你卡片(會令人會心一笑的那種搞笑小卡片),提早到教室,放在她的桌上,給她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與溫暖,天氣轉涼就送和我同樣款式的圍巾,氣候乾冷時,便冷不防的從外套口袋裡掏出一條特地買的草莓口味護唇膏給她。看見她眼裡感動閃爍的淚光和靦腆的笑容,我知道我成功在望。雖然那護唇膏的價格極低,但投資報酬率可是比珠寶手飾或名牌皮包都要有效。

女生就是很需要這種生活細節上的體貼,只要你做到這一點,那麼她便會認為你對她的在乎已經到了無微不至的地步,儘管你並不是。

這些可是我在大學時和幾個哥兒們討論出來的把妹絕招,雖然很少出招,但是只要出招保證奏效。寫論文的時候,她已經是依偎在我身邊的小女人了。

那段時間,只要是慧儀在的時候,我就盡量忽略喬瑟芬的電話,也會找機會把她的來電訊息看完後全數刪除。因為我不想在我和慧儀之間有任何的爭端與嫌隙。好不容易追到一個理想中的女孩,不容任何因素而生變。

所謂理想,她小我兩歲、思想單純、家世背景又好。

               

我是個自私的傢伙。這點我自己清楚得很。

               

我們順利地一起畢業,她留在家族企業裡當會計,我則透過她父親的人脈得到一份外商公司產銷經理的職位,正符合我所學及所好。其實我的歷練還不足以當個經理,但是機會來了我就不會放過,我終其一生的目標就是要做到比別人更卓越出色,我想徹底拋棄過去的那種窮困的陰影,盡可能地不去回想與接觸那段灰色艱困、常被瞧不起的時光。

               

不過這樣的人生目標,我知道也會讓我失去了一些生命中原本已擁有的美好的人事物。只是沉溺在成功與掌聲中的我,並沒有察覺哪裡不妥,更不可能想到未來可能會發生任何讓自己痛苦或後悔的事。

 

是的,明信片上的Joe就是她,喬瑟芬,我們習慣叫她小喬。

她貼心地不想造成我的困擾,所以寫來的明信片都是以Joe自稱,而我也順理成章地跟女友說,他是我以前工作上的哥兒們,對我很照顧,交情相當好。一晃眼就是4年多,女友變成了老婆,我也從產銷經理晉升到了協理,收入不錯且穩定。

而她,很有勇氣地拋下一切,逐步達成她的夢想:環遊世界。

算是任性嗎?還是隨性?總之,她與生俱來的個性與勇氣,總驅使著她去完成心中所有綺麗的夢想。

               

結婚時我其實已經有些積蓄,嗯,應該說是一大筆積蓄,但莫名其妙的並不想讓任何人知道,包括我的老婆和我的家人,因為那是一筆專屬於我的秘密財產,我存在一個只有我和小喬知道的秘密帳戶裡。

丈人愛女心切,在大直明水路的精華區幫女兒買了一層有View   的樓當嫁妝。就像小喬說的,我的確是省了30年的力氣,就得到我想從小以來渴望的一切。我很感謝小喬從我一窮二白的時候就無微不至的照顧我、給我建議、為我設定目標,一路鼓勵著我,讓我走到今天這個地位與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

但是,感謝歸感謝,就說我很自私了,我當初用最殘酷的方式回報她對我的好,我選擇擁抱成就,把她的付出和心願往後一拋,假裝忘卻。

 

「我睡不著,就去樓下公園走走,經過超市就順道買些東西上來。」慧儀溫溫順順得回答著。

「下次記得叫醒我,讓我陪你去,我可捨不得你一個人提這麼重的東西!」我心虛地表現出溫柔體貼的一面。

「喔,好啦,下次會記得叫你的。」她一邊回著話,一邊往房間的浴室走去,「我沖個澡,外頭熱得要命!」外面的烈日讓她汗流浹背,我稍稍有點不好意思,覺得自己除了有點大男人之外,還非常地懶。

「對了,你那個環遊世界的朋友又寄明信片來囉!」她回過頭提醒我。

「喔,我看到了,謝謝!」

原來她已經先看過了。不驚訝。

 

小喬在這些年來去過許多地方,寄了不下數十張的明信片給我,每次都只寫了些簡單的旅遊心情和問候。但是,這次的哥本哈根對我來說,有特別不同的感受。

因為,當初是因為我想去,所以才有了這樣的約定。

她當時還幫我買了機票辦了簽證,我竟就讓她一個人在出境大廳癡癡地等。我沒有出現,只有遠遠地看著她離去。

我沒有履行我的諾言,她卻真的到了那個地方。那張明信片,讓我的心燃起了一股內疚,那份被我埋藏了多年隱忍不發的內疚。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