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搗蛋題:刑》

        宗教審判法庭上,丹娣兒的雙手被反綑在後,她背上緊捱著木樁……不,嚴格來說,她是連著雙手被綁在木樁上的。

 

        此時她緊閉雙眼,以她為中心圈出半圓形的圍觀群眾,無人知曉她眼皮底下那雙藍眸,究竟正籌釀著什麼樣的情緒。

 

        悲傷?憤怒?……還是,等待復仇?

 

        「愛德華神父來啦!」

 

        驀地,人群中有道聲音疾聲吶喊。

 

        眾人循聲望去,愛德華正從人海排開的摩西大道中,逕直走向法庭的正央。

 

        最後,腳步停留在丹娣兒的面前。

 

        男人痴痴地望著閉眼的少女,即便已經下定無數個決心,但神袍下的那雙手,卻依舊抖個不停。

 

        愛德華深吸一口氣,將手中那本《女巫之槌》,拿得更穩了。

 

        「丹娣兒‧蘭斯──妳與魔鬼進行靈魂交易,詛咒殘殺無辜的布根鎮民;如今證據確鑿,妳可知罪?」

 

        話音剛落,四周的群眾立即暴動起來。

 

        「燒死她!燒死這個披著人皮的魔女!」

 

        「沒錯!燒死她!女巫不值得同情──」

 

        「肅靜!」

 

        倏然,愛德華抬起單手,周圍的呼聲登時冷清下來。

 

        鴉雀性的間歇,總算讓丹娣兒有機會開口說話。

 

        「愛德華,我是你深愛的未婚妻,不是女巫。」

 

        愛德華聞聲明顯一震,但頂著那股來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壓力,不得不迫使他沉下臉來面對眼前曾經的愛人。

 

        「丹娣兒,別答非所問。同樣是那句話──妳可知罪?」

 

        「我無罪。」丹娣兒篤定地說,藍色的深瞳毫無波瀾,即使她知道自己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對妳用刑了。」

 

        說著,愛德華不再去看她,背過身任由良心譴責、鞭笞。幾個看準時機出現的執炬大漢,則是無情地將火把往丹娣兒身上投去。

 

        隨著歡聲四起,丹娣兒瞬間被熠熠生輝的火浪所包覆;而她身後那張巨幅的聖母瑪利亞畫像,更在明滅的火光中,露出猙獰可怖的笑容……

 

        百年的獵巫行動持續之久,直到人們試圖以和平填補,這段泣血悲壯的歷史鴻溝。

 

        可惜,他們自以為是的救贖,並無法讓慘死在道德凌遲下的女人們獲得解脫。

 

       

 

        而那些不堪回首的過往,即將被刻入輪迴中。

 

 

        西元2333年.秋。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染血的會場布幕上,八字箴言是此次獵巫博覽會的宣傳口號。

 

        艾倫呆呆地望著不斷淌血的布幕一角,對於這樣的活動噱頭,他完全沒有印象。

 

        怎麼回事……彷彿、彷彿一切都不是原來的樣子!

 

        「黛比?」

 

        然而空蕩蕩的會場,只有男人的回音。

 

        詭譎的氛圍像隻黑爪偷偷摸上心頭,艾倫不覺渾身一顫,所有的思緒皆因逐漸不安而混亂。

 

        這裡,只剩下他一人。

 

        艾倫還記得,今天是獵巫博覽會的開幕首展,他與女友黛比甚至幸運抽中「體驗券」,於是兩人在落獎群眾艷羨的目光下,由會場人員帶領著來到C區的體驗館。

 

        可是黛比卻在進入館場後,突然地不見蹤影。

 

        明明……剛剛還牽著手的呀。

 

        「黛比?」不死心地又輕喚一聲,環顧周遭,四下仍無人。

 

        牆上的燭火發出幽淺藍光,明明不透風的空間,卻殘弱地搖曳……等等,不透風?

 

        艾倫猛然回頭,不知何時,會場的布幕早已消失,轉瞬間,自己正身處一條陰晦的密道中!

 

        密道似乎很長,從腳下延伸至無盡的黑暗;然盡頭深處猶如血口噴張的猛獸,等著他鬼使神差舉步向前,任由撕裂。

 

        當然,艾倫的確這麼做了。

 

        因為有一種預感,黛比正在黑暗的另一頭等他。

 

        空氣中盈滿屬於地底的潮濕之氣,艾倫能嗅到參雜其中的腐朽,甚至走了將近二十分鐘,一股刺鼻鐵鏽味顯得離自己愈來愈近。

 

        密道最後延伸至一處單向的轉角,而轉角的盡頭,是兩扇對立的鐵門。

 

        「……」

 

        艾倫來到鐵門之間,發現其中一道門敞開,仔細一看,裡面除了一副木桌椅之外,並沒有黛比的身影。

 

        抬起腳步走進像是牢房的空間,桌面上擺放一本書皮已經破爛甚至嚴重泛黃的書。

 

        「『女巫之槌』……」

 

        男人的話音輕輕落下,說完連自己都嚇了一大跳。

 

        牆上的燭火依然搖曳,明明是看不懂的古老文字,他卻看懂了。

 

        艾倫的手掌慢慢覆上書皮,感受來自紙張的粗糙質感,與積厚的塵埃。

 

        然後,翻開它。

 

        當書頁毫無目的地定格在某節段落時,一道冰冷的目光,毫無預警地從身後筆直襲來──

 

        「黛比!」

 

        艾倫猛然轉身,但視線在觸及眼前的光景時,整個人都傻了。

 

        對面的牢房燈火通明,女人一絲不掛的高吊於半空之中──底下,則是一口滾水沸騰的湯鑊。

 

        熱氣蒸騰,幾乎掩蓋黛比臉上每一絲表情。

 

        「黛比──」

 

        艾倫驚恐上前,赫然發現牢門竟在無外力牽制下,緊緊掩住。

 

        如此一來,想救,也救不了。

 

        「艾倫……不要殺我……」

 

        牢門的另一端,黛比的腦袋左右搖擺,空洞的眼睛不斷用力往上翻,直到完全看不見瞳孔。

 

        「黛比!振作點!」艾倫雙手緊握牢門上的鐵條,任憑他再劇烈搖晃,門,就是不開。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被照得紅彤彤的石牆一隅,倒映出女人逐漸扭曲的身影。

 

        隨著驚恐的音量愈來愈大,試圖掙脫束縛的動作也愈來愈強。

 

        直到最後,她終於成功了。

 

        湯鑊之中,沸騰不斷的水還在冒泡,水面漸漸地開始浮上一層油脂,然後,被煮到辨不清形狀、已經不成人形的浮腫皮肉,一片片翻出。

 

        嶙峋的指節骨被泡沫推出鍋鑊之外,連帶鍋口升騰起的霧氣中,都翻滾著細膩鹹鮮的味道。

 

        艾倫的雙手重重垂在身體兩側,胃部翻騰的噁心感逐漸被暈眩取代──直到昏死前,他身上唯一的知覺僅剩下顫抖不已的雙唇。

 

 

       

 

 

        「艾倫?艾倫?」

 

        薇拉使勁地搖晃身旁的人,甚至伸出手在他眼前揮晃。

 

        「抱歉,薇拉。」艾倫語帶歉意地看著女友。

 

        「我們這是要去哪?似乎找不到出口……」

 

        狹小的密道中,二人的腳步聲與話音量皆顯得格外清晰。

 

        「前面有轉角,我們過去看看。」艾倫指著不遠處說。

 

        薇拉點點頭,心想若是再沒有出口,就打算拉著艾倫原路返回。

 

        雖然是體驗活動,但這裡的氛圍,讓她由衷地感到渾身不舒服。

 

        彎過轉角,盡頭是兩扇對立的鐵門。

 

        「看來是沒有出口了。艾倫,我們返回吧?」薇拉看了一眼對立的兩間牢房,一股不寒而慄自腳底竄上心。

 

        可艾倫像是沒聽見她的話,反倒逕直地走入其中一間牢房。

 

        牢房之中有一副桌椅,桌面則擺上一冊《女巫之槌》。

 

        男人鬼使神差地隨手翻開一頁,於此同時,身後驀地激起一聲驚叫!

 

        「薇拉──!」

 

        不知何時,薇拉將自己身上的衣物盡數褪去,她的手裡捏著一把長棍,而棍身的前端,是類似黑色鳥爪的倒刺之物。

 

        「艾倫……不要殺我……」

 

        女人面容扭曲地笑著,嘴裡卻流洩近乎絕望的哀求。

 

        接著,在艾倫迅速收縮的瞳孔下,將胸前的兩團肉脯,用黑爪狠狠地刨下!

 

        「不!!!」艾倫想上前,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噫──噫!」薇拉發出淒厲得不像人的尖吟,鎖骨以下血肉模糊,肉絲與血徑崎嶇蜿蜒直抵小腹,黃色的脂液向著粉色肌理汩汩橫流,直到胸前終於露出白色的支架。

 

        艾倫早已囫圇不出一句話,薇拉依舊笑著慘叫,任由自己以黑爪剔去骨節上的肉渣……

 

       

 

        「艾倫。」

 

        自書本上抬起頭,丹娣兒的臉龐近在咫尺。

 

        「丹娣兒、我……」想起腦海中閃現的幕幕景象,他至今為止仍處在驚悚的餘悸中。

 

        想解釋自己的無措,卻無從解釋。

 

        「艾倫,你的臉色真慘白。」丹娣兒說。

 

        「是嗎……我、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

 

        艾倫像是走個過場般,將陰森詭譎的密道環視一圈後,連忙拉起丹娣兒的手就要往出口走去──

 

        然剛接觸到某種溫度時,艾倫明顯一愣。

 

        丹娣兒的手,異常灼燒。

 

        而且是那種帶刺的灼燒。

 

        慢慢的,抱著不明的異樣,艾倫轉過頭。

 

       

 

 

 

        女人失去皮膚的頭顱、身體、四肢,均被火苗竄上,血水混著脂水熔成焦油,一點一滴落在地上。

 

        終於,艾倫的恐懼被放到最大,他只一個踉蹌不穩,便生生地向後倒去──

 

        「唔!!!」

 

        然後,與成人等高的鐵處女中,迎來一聲男人的悶響。

 

        在鑲著利刺的鐵門關上前,艾倫似乎還聽見丹娣兒的聲音:

 

 

 

 

        「遊戲現在才開始,愛德華。」

回應 (1)

作者說:
公子茉
2017-11-11 07: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作者說:

特地選在光棍節,雙手呈上歷史著名的「炒三鮮」(誤)

愛德華為了在鎮民心中樹立自己做為神父的威望,不惜將被人誣陷的未婚妻推入火坑,以清白自己的站隊立場。
多年後,許多無辜的女人在他殘忍的手段下死去,至於那些手段更在後世輪迴中,一一反映在他現代的女友們身上。

不過話說回來,歷史上真正的女巫審判,其實是交由世俗審判法庭來裁決的,然因為劇情張力需要,所以我選擇宗教審判法庭做為開場背景。純屬劇情服務,請勿帶入正史。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