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兩小時的夜未眠

我的頭很痛。

 

只有在與冬天的頻率接近時,我特有慣性頭痛才會發作。

 

我知道它來了,冬天到了。

 

同梯的弟兄把戰術口令及警棍交接給我

 

我一句『辛苦了』之下完成交接,然後他下哨。

 

於是我上哨接著寫衛哨交接本   :

 

『洞兩洞洞到洞四洞洞,林..夜。』邊寫我邊唸著。

 

(意思就是0200~0400。)

 

寫完後,整理身上的裝備,走下哨口

 

開始習慣性的在哨口周圍巡視走動,習慣性的看大門外的景色。

 

在冬天裡,我有個特別的習慣。

 

每年的冬天我都會想,這時間點的我在作什麼?

 

17歲的冬天:

 

我遇見了我的初戀,妳讓我認識到了愛情。

 

18歲的冬天:

 

找不到未來的方向感到困惑,我想證明,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

 

19歲的冬天:

 

妳去國外追逐自己的夢想,

 

我支持著妳,我相信距離不會拉開我們彼此。

 

但妳卻說對我的感覺漸漸消失了,想離開這段感情。

 

我明白妳的意思,我也沒多說什麼。

 

不管任何事我都會支持妳,包括妳想離開,我也會成全。

 

因為這是我的溫柔,也是最後的溫柔。

 

20歲的冬天:

 

我過著頹廢生活,深陷墮落的泥沼中。

 

21歲的冬天:

 

看著天空的浮雲,跑三千、刺槍術、戰鬥教練,唱歌答數,為自己該還給國家的兵役。

 

22歲的冬天:

 

我選擇把自己三年自由賣給國家,繼續日復一日的生活。

 

23歲的冬天:

 

我再度愛上一個女孩,我很愛她,愛的很深,我掏空了自己。

 

雖然和她相處的時間並不多,但和她在一起時,能感受到愛的濃烈。

 

我以為這次可以一直走下去了...

 

直到那天放假我找妳,看見一位男性搭妳的肩,

 

你們倆人正不顧周圍親暱著,

 

而妳也注意到我,只有一瞬間的驚慌在臉上。

 

隨後妳沒有任何表示跟那男人一起上了車。

 

而我黯然的離開了,我甚至不曉得怎麼回到家的。

 

我收到了一封簡訊,是妳傳的,上面顯示著說

 

對不起,我實在太孤單....

 

我沒心情再讀下去。

 

從那一刻起,我害怕愛。

 

原來愛是這麼傷人的嗎?

 

 

「啊嗚!啊嗚!...」

 

瓦斯的吠聲,打斷了我的回憶。

 

我重新整理自己的情緒。

 

然後往瓦斯吠的方向望去,並沒有甚麼特別情況。

 

不過那裡倒是有個墳墓,是瓦斯的老友「五吋」之墓。

 

自從五吋向上帝報到以後,瓦斯就常這樣在深夜莫名亂叫了。

 

可能是失去夥伴的依靠,瓦斯也顯的較憔悴。

 

我想起親手埋葬五吋的畫面,

 

五吋就躺在狗籠子裡一動也不動,也感覺不到呼吸的起浮

 

牠空洞的眼睛已經感覺不到靈魂的存在。

 

我將五吋移到推車時,牠嘴裡的血慢慢流了出來

 

看來他在死前很痛苦,與死神搏鬥很久吧。

 

不過牠解脫了,不必再痛苦。

 

把五吋丟入挖好的土中,灑上石灰將土再度覆蓋好,壓上大石。

 

我為五寸禱告及默哀:『安息吧,五吋。』

 

我的思緒開始纏繞在「死」這個字眼。

 

沒有我的世界又會是怎樣呢?死後我會去哪?

 

是否再去延續下一個我呢?我還會是我嗎?

 

嗯,真是個奇妙的問題。

 

 

仰望天空,厚厚的一層雲蓋住整個天空

 

好像隨時都會下雨似的,心想。

 

讓我又少一次向流星許願的機會了。

 

長這麼大,我也才看過一次流星而已。

 

而且還是在軍中的跟一群男人一起看的。

 

寒風刺骨的「雙子座流星雨」。

 

依稀記得當時許過的兩個願望。

 

第一個願望是要以前卡通小叮噹的「任意門」

 

那時候許完願以後,我就培養了一種習慣,

 

就是常摸自己的口袋,希望能摸出任意門

 

不過很顯然這願望太過份了,到現在我還沒摸到。

 

第二個願望:

 

希望能找到一位我深深愛的以及深愛我的人,

 

要重新愛上一個人好難啊。

 

 

「學長,辛苦了。」

 

咦,這麼快!?

 

我驚覺的看著手錶,已經快接近四點。

 

時間過真快,下一班學弟來交哨了。

 

我把戰術口令及警棍交給他,然後下哨。

 

回到寢室裡,一如往常像交響樂般的打呼聲迎接我回來。

 

我放好裝備上床躺回自己床位。

 

耳朵塞著耳機,按下撥放鍵。

 

『多少天孤單已漸成習慣,心頭愁緒淡然瀰漫。初相識不敢盼望還是盼,相逢仍未太晚。也許人極簡單,想開心誰嫌平淡,或許熱愛空泛,稚嫩情懷不可再返。喜歡你卻在瞬間,如尋獲一生的快樂,心中有這直覺。感激你靠近全情付託,誰人又比我更執著,當心裡有戀愛感覺。』

 

 

我來到了一個地方,在一棵長滿濃茂綠葉的大樹下。

 

我身旁有一位女孩,我和她像是認識很久老朋友,

 

好像知道她是誰,可是卻偏偏怎麼也記不起她。

 

這時樹上的綠葉開始漸漸泛黃,然後落下....

 

雖然我們沒交談,但我明白她在想什麼,

 

我主動握起她的手然後拍了一張照。

 

在為離別前作最後的紀念。

 

最後拍完照,我吻了她。

 

嘴唇碰觸的感覺是多麼真實。

 

真實到我以為真的有這麼一位女孩存在。

 

樹上葉子掉光的瞬間,那女孩不見蹤影。

 

而大樹的枝幹上開始重新長出新的嫩芽。

 

夢醒。

 

 

※只在冬天與妳相遇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