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旁觀著

我總是在無聊的時候觀察別人,尤其是現在這種等火車來的時光。

 

 

月台黃線邊,有兩個人並肩佇立著。從我這個角度只能看到其中一人的臉,那是位相貌普通且戴著眼鏡的男子,卻有著說不出的奇怪氣質。吸引我注意的不是另一個人長到拖地的連帽黑袍,而是他們周身死寂的氣氛。更重要的是,我想光是那黑袍就能引來許多好奇甚至不太友善的目光,但周圍的人似乎都沒注意到那兩人。或許人們對奇裝異服的接受度慢慢提高?

 

 

眼鏡男面色有些凝重且時不時地點頭,黑袍似乎在說話,可惜以我和他們的距離聽不到對話內容。

 

 

火車即將進站的廣播響起,旅客們無一不退到黃線後。

 

 

我有預感,要發生什麼事。

 

 

黑袍一躍而下,翻身,像是想擁抱天空一般將身體舒展成大字型,我能清楚地看到黑袍的真面目──一具骷髏。¬

 

 

這樣的組合……難不成是死神?

 

 

 

一大群蝴蝶從漸漸停下的火車底部躥出,場面壯觀到一部份天空似乎被蝴蝶蓋住了,但旁人仍視若無睹。而眼鏡男的臉色不似先前凝重,倒也不像釋然,就是冷靜,一種超乎生死的平淡。

 

 

他忽然瞥向我,這時我才發現,剛剛為了看清這一幕,我站上了座椅。

 

 

頂著其他旅客投來的眼神,我慢慢地從椅子上下來,重新坐回去。

 

 

我想假裝沒發生這件事,繼續等車,但他走過來,並且問了我旁邊的位置是否有人。我只是搖頭,並不想跟他多接觸。

 

 

沉默了一陣子,最終他似乎按耐不住,有些急切地問我,想不想聽個故事。

 

 

不等我點頭,他便自顧自地說起……

 

 

「如果要我用一句成語來形容我的一生,只能是一帆風順。

 

 

「我的出身就是個小康家庭,沒有父慈子孝也沒有畫荻教子,爸媽都忙著賺錢,吃的、穿的、住的倒是一樣不少。

 

 

「成績一直都是中上水準,學習過程沒遇過什麼大難題,至少考取理想學校也是稍微加把勁的事。也交過幾個女朋友,但沒有一個能交往超過半年。有的說我沒把她們放在眼裡,有的說我活在自己的世界,有的又說我愛放心思在其他事情,總之都沒顧到她們。

 

 

「我自己的事情都忙不過來,為什麼我還要為了她們到處顧慮?

 

 

「也許我只是感情上有些障礙,但人生基本上還是順遂的。

 

 

「像是我出社會開始工作之後,雖然沒有馬上拿到較好的位置,但之後升遷不斷,和同事之間相處融洽。優渥的薪水也讓我買到車子和房子,在三十出頭做到這樣的事,我並不認為我還有什麼比不上人的地方。

 

 

「這樣的人生,我應該覺得滿足,甚至該跪下來舔老天爺的腳,謝謝祂給我這樣勝利的人生。

 

 

「可是我沒有。

 

 

「我什麼感覺都沒有,我既不恨祂,也不感激祂。

 

 

「這樣的人生,無聊、無聊、太無聊了。

 

 

「用同一天過三百六十五個日子,每天二十四個小時就算多了或少了幾個小時也無所謂。一早張開眼睛,腦袋就一片空白,有時候突然發現,啊,原來我起床了,人卻已經在到公司門口。偶爾腦袋裡會有種壓力一直往外頂著,讓我想拔光自己的頭髮。有時候覺得自己就是一塊生鏽的廢鐵,又臭又髒,也許刮開表皮生鏽的部分還能使用,中心的部分卻冷冰冰地希望外面的鏽能快點腐蝕至中心,結束自己無用的一生。

 

 

「我開始想找點有趣的事做,我開始『想』。

 

 

「從不付出行動,只是待在安逸的圈子。平穩的生活過慣了,要我突然踏出去是不可能的。那些有趣但是未知的事會讓我脫離正常軌道,我不知道那些事情引向的道路。未來就是一團黑暗,而時間負責將你推往黑暗,沒有燈的照明,人是無法前進的。在黑暗中,你會跌倒、會受驚嚇,必須隨時提心吊膽。所以我不冒險,我只做十拿九穩的事。有時候想想那些代價,就會覺得果然還是用原本的方式前進最好。

 

 

「就表面上來看,我這樣的人絕對能成為勝利人生範本。但我心裡已經快被那煩躁感壓垮,就期望著有一天世界末日,大家一起死光該有多好。不然就是來個人,誰也好,帶我逃出困境,最好是帶我到另一條安穩又有趣的道路。

 

 

「因此,當我某天回家看著一具骷髏披著黑袍在我家看電視、享用著可樂與下酒菜並且許諾我一個願望時,我答應了,我要過著平穩又不同於常人的生活。但代價是,在願望完成後,成為死神。我的願望本身就是代價,成為死神就是平穩地執行死神的工作,對人類來說,這也是一項新奇的職業。

 

 

「在那之後的第三天,也就是今天,我來到這裡進行新舊死神的交接儀式,也就是你剛剛看到的那樣。每一位死神都可以選擇喜歡的死法去死,並化身為蝴蝶,卻不再轉世。死亡對人類而言是件痛苦的事,相反於人類,死神們總是以愉悅的心情接受死亡。他人的死亡是日常,生命的終結即是解脫。若說人們總是期待新生,那死神們便是盼望著死亡。

 

 

「我也不清楚成為死神後有什麼規定,前輩也是匆匆丟下幾句話就離開,所以我並不知道你看得到我們是不是好事,也不知道這些事情能不能告訴你,但為了你的安全著想,我覺得你還是保密比較好……」

 

 

隨後,他的臉頰肌肉像是被抽走一般,消了下去,眼球則化成黑霧散去。他的皮膚緊貼著骨頭,變得又皺又乾,隨後腐爛掉露出白骨。

 

 

我睜大眼睛,努力將這幅景象記下。他伸出自己的手來看,發現指甲已經脫落,皮膚也消褪去了,只剩一節一節的指骨。

 

 

「用不到了呢。」祂摘下無框眼鏡,往我手上塞,指骨傳來森森寒意,讓我差點鬆手。祂起身揮動祂的手,也許這是祂最後以人類的方式向人類道別吧。

 

 

我輕握著眼鏡,也朝著祂揮手。

 

 

骷髏一轉身,黑袍便如旋風般捲往祂身上,下擺帥氣地拖著地。

 

 

那樣的背影,讓人想起踏上旅途的勇者。

 

 

***

 

 

將最後的句點打完並按下確定傳送按鈕後,我嘆了口氣。

 

 

正捧著書的骷髏闔上書,「完成了?」

 

 

我站起來並轉身面向祂,「如何?」我望向祂名符其實的、空洞的眼睛。祂懂我的意思。

 

 

祂沉默了一陣。

 

 

「逃避的人不變,到哪裡都是一樣。」

 

 

「不過暴露死神的存在,膽子真大。」祂望著電腦螢幕。

 

 

「不是什麼願望都能實現嗎?」

 

 

祂呵呵笑著。

 

 

我倒是覺得祂成了死神以後,明白了什麼,也做了改變。這也讓我開始期待未來的生活。

 

 

祂走向窗前,縱身一跳。我緩緩走向窗戶,沒看到祂摔得粉碎,而是看到一群蝴蝶經過我窗前,飛向烈日。也許這比當初看到的更震撼,又或許是其他原因,我發楞了一陣子。

 

 

回過神後,我轉身走向書桌,想將戴了很多年的那副無框眼鏡拿下時,卻發現我的手已成為白骨。

 

回應 (1)

水沝淼㵘
2017-11-11 01: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覺得很棒耶。
這種題材很酷,就算寫成長篇也很好,可以寫成他之後與死神的日常
然後最在寫他完成了死神的願望,最後死神終於化蝶消失之類的
總之會再多來光顧的,一起加油吧
回覆:2017-11-12 02:52 先謝謝你看完我的文章還願意回應:D
但是我發現原來文章有好多地方沒有表達清楚,所以修正了一下。
等一下也會去看看你的作品,希望能一起進步:)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