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遠也遠不過生死:對不起,這次失約的人是我

        幽黯月隱夜,搖曳火舌中,一張張銀紙從你手心拋落,像是你捨不得割離的情,緩緩被紅焰吞噬,化為黑灰隨風。

 

 

        通亮燈燦室,透明溫箱裡,一根根細管往他身軀延入,像是我放不下牽絆的愛,徐徐將養份灌注,匯成能量傾流。

 

 

        「這次去美東比較遠,也會去比較久。不過,等我這次回來,我就可以一直陪妳到生產,然後一起幫孩子取名!」機場的最後擁抱,你笑著撫摸我渾圓的肚子如此說。

 

 

        「沒關係呀!只要有視訊,你到哪裡出差都不會覺得很遠!」我也笑笑地回應。

 

 

        縱使你為了工作,經常不得已失約於我,但別擔心,我還是一直深信你的承諾。

 

 

        然此刻僅剩一縷薄煙輕霧的我,卻再也拭不去你的淚,握不到他的手。

 

 

        猶記得意識模糊中,最後聽見的一句話,是陌生的聲音叫喊著:「Shit!   是羊水栓塞!快聯絡開刀房,準備改剖腹產!O2先上!還有備血、跟CPR全套!」

 

 

        你今天回來得真的很準時!

 

 

        但是,對不起!這次失約的人是我!

 

回應 (4)

山山
2017-10-06 10: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淡淡的哀傷 
回覆:2017-10-23 20:32 一直沒看到山山的留言呀!
謝謝來看文。

嗯嗯......
其實, 每個媽媽都是搏命生下孩子的呀!
羅以善
2016-11-09 01: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不知道數據,印象中這個狀況存活率不高。
的確懷孕與生產過程還有其他風險,不過現代醫療發達已經比以前好很多。
我當初以防萬一去上了剖腹產的課,學到那些必須要剖腹的情況,很替過去的女人感到難過。
我也讀過一些懷孕時發現得癌症的故事,那些媽媽為了寶寶的犧牲真偉大。

不過我自己那時是比較擔心寶寶的狀況,寶寶可能發生的狀況比媽媽的更多,
(或者只是因我聽到的大多是寶寶因各種原因死亡的故事),
記得那時巴不得自己有醫生那種掌上型可以測心音的儀器,
可以每個小時確定寶寶還活著。
回覆:2016-11-09 08:10 那個數據我是之前曾經讀過的一篇報告,
顯示連高科技的醫療也同樣很難處理這樣的狀況。
不過, 一段時間了印象有些模糊。

以一般的羊水栓塞的話,
大部分看到的報告, 存活率都不到20%,
因為發生的太突然而且病情進得很快,
如果這時候寶寶還沒生下, 寶寶就會發生窘迫也很危險,
有一位朋友(也是醫師)的太太生產也遇到,
幸好她算幸運, 救回來後還住加護病房好久!

說到癌症媽媽,
我在臨床也遇過一個,
半年沒有回來做化療,
自己偷偷把孩子生下來,
而且因為是生的是第三個女兒,
不敢讓重男輕女的婆婆知道,
就躲到姐姐家去待產.......

天下的媽媽都一樣, 就算再多風險,
還是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寶寶身上了呢!

 
羅以善
2016-11-07 22: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有認識的人的親戚的太太就是這樣過世的。
真的很令人傷感啊。
 
回覆:2016-11-08 08:03 這是所有婦產科醫護人員可怕的惡夢!
因為沒有預警,很難確診,也很難救!
國外有用葉克膜,聽說存活率也只17%!

我們常說,
其實世上每個媽媽都是博自己的命生下孩子的,
妳覺得呢?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
2016-11-07 03: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難過
回覆:2016-11-07 14:13 謝謝藍來看文!
好久沒見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