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交會的青春(BL)

        白色巨塔內一雙眼睛從十層樓高處俯視,窗外對街的校園內一群中學生熱血沸騰地在操場上打著球。一個完美的跳躍擦板得分,隊友們擊掌拍手,歡呼聲熱烈地往高空傳上至他耳裡,他的嘴角也微微拉起了笑弧。

 

        歡欣的一刻,被我匡噹匡噹入門的治療推車聲打斷,我走到他身旁:「來喔,我要量血壓囉!」血壓計放到他身邊,正要抬起他的一隻手,他突然仰起上半身。那個俊秀的臉直直盯著我看,以二十公分不到的距離,把我嚇一大跳,讓我的臉也脹紅,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小慧姐,你用的那個粉底不太好,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一下。認真的表情,認真地看著我鼻頭的一顆顆粉刺。

 

        「臭小子!把我嚇一跳,你故意的呀!我最近就是夜班上太多了,毛孔又乾又粗大啦!怎樣!」我皺起眉,沒好氣地斥喝著,以掩飾我的尷尬。

 

        「呵呵呵!對不起,嚇到妳了。別緊張,我對妳沒興趣。」十七歲男孩嘻皮笑臉的,促狹地道。

 

        睨著眼看了他一下,沉默地繼續把血壓量好,才回應他:「那最好,我也對你沒興趣,我有男朋友了。」

 

        「真巧,我也有男朋友了。」男孩摀著嘴,輕哼了兩聲。

 

        一整天上班下來的疲憊,卻給他搞得倦意都沒了,瞪了他一眼,也跟著便笑了起來:「啐!呵!」

 

        突然房門吱地一聲被打開,男孩更開心地笑了說:「來了,我朋友。」又拉高了聲音對著門口剛進來的人說:「今天怎麼這麼早?」

 

        一個寬肩挺竣的身影走了進來,自在隨興地回著:「教練今天吃錯藥,提前放人,說要準備預賽前,要吃好睡飽。」

 

        大姊女子本色看到帥哥當然得要好好上下打量一番:「哇!漢草真好耶!」

 

        男孩喜孜孜地回答:「對呀!他是三年級的籃球校隊的隊長。」

 

        拜託!我又不是稱讚你,這麼高興幹嘛?又順口問了一句:「真的?幾公分哪?」

 

        男孩略帶得意地,又似乎含著一絲絲挖苦他道:「183公分,校內校外都有女生追著跑,嘻嘻嘻!帥吧?」

 

        「嗯嗯!」我撇著嘴角,點了點頭,繼續做起自己的事。

 

        不知是否心血來潮,男孩存心不讓我把事情完成,又對著我問:「我們兩個哪一個比較帥?」

 

        一心專注著寫著床頭的紀錄表,實在很難分神回他的問題:「嗯嗯……嗯嗯……」

 

        他一個勁兒就是不放棄,硬是要我抬起頭給他個答案:「怎樣啦?」

 

        我只好敷衍地抬了一下眼,點點頭說:「好啦,好啦!兩個都很帥,可以嗎?」

 

        高帥男微微笑著,對男孩問了:「今天血小板多少?」

 

        男孩便簡單瀟灑地回了:「三萬!」

 

        高帥男凝起了眉,張大了口:「蛤?這麼低呀?今天有輸血小板嗎?」

 

        剛剛記完一堆數字,放下了筆,便替他解釋道:「不用耶!這個原發性血小板缺乏紫斑症(註1)雖然血小板很低,但是不到必要其實是不用輸的,自體免疫的關係輸了反而會更低喔!不過下禮拜把脾臟切除之後,可能就得天天輸了,會輸一陣子預防出血,等手術傷口恢復就好了。」

 

        男孩突然有些怒嗔,噘起了嘴對高帥男說:「你幹嘛?又去捐血喔?啐!就叫你不用捐了。」

 

        高帥男一付不在乎地,飄了一下眼神:「我自己高興不行喔?」

 

        「你們自己聊吧,我去忙了。」想著我還得趕緊準備交班去,便收拾了東西推車離開。

 

        回到護理站,阿如一臉八卦地看了看我出來的地方,問道:「剛剛進去那個高帥男,是永曦的朋友?」

 

        看我輕輕點點頭,那小姐又續問:「是朋友?還是男的朋友?還是男……嗯……朋友」

 

        我瞇瞇笑著拿起記錄本:「呵呵!不知耶!我今天才輪到照顧這一段,聽他說是籃球校隊隊長。」

 

        阿如若有所思地道:「永曦本來好像也是籃球校隊耶!」

 

        「我記得他就是打球摔倒,擦撞到大石頭還是甚麼的,流血不止來醫院才發現紫斑症的。」那男孩第一次剛入院那天,便是我接的班。

 

        阿如突然放低了聲音:「我看那高帥男好像每天都是這個時候來,剛下課吧,然後就待到差不多六點半,永歆爸爸媽媽來的前一步就離開,好像在躲貓貓一樣。嘖!應該是……」

 

        實在甚為佩服這小姐的觀察力,以後不做這行應該可以去開個偵探社甚麼的,「妳也太敏感了吧!帥哥就這麼注意?說不定只是剛好,人家也要回家吃飯吧。」

 

        阿如搖搖頭說:「我對這種事就是特別敏感,呵呵!學校的小女生一定超級心碎的,高帥男,還一次兩個死會。不過幸好,我對這種幼齒的已經免疫了。呵呵呵!」

 

        果然,後來的幾天小夜班下來,準備出去發藥的時候,高帥男就離開,前一腳剛走,後一腳永曦的父母便來了。

 

        休假了兩天又接了其他病房白班幾天,再轉到永曦病房這一段落的小夜班,那小子脾臟已經切掉了。

 

        白班的怡真學妹告訴我,因為血庫AB陽性的血小板沒有了,捐血中心也調不到,所以今天尚未輸血。結果下午四點半剛剛交完班,便接到血庫的電話:「捐血中心說中午剛好有人去捐了AB型分離術血小板(註2),等他們處理完之後,大概傍晚六點左右便可以拿到了。」

 

        趁著換點滴輸液的時候,順便把這個好消息帶過去給永曦。周末下午,永曦的父母便在此一直陪伴著。就因為是獨子,除了上班之外,全部的心思便都放在這兒了。

 

        永曦的媽媽聽到血小板調到了,開心地鬆了一口氣。隨後又帶著一些些歉意地對我說:「今天晚上我們兩個有喜宴要去參加,便當已經先幫他買好了。晚上再麻煩您照顧一下,我們喜宴完會再回來喔!」

 

        我笑一笑道:「沒關係,你們去吧!晚一些輸完血小板就沒甚麼事了。」

 

        永曦算很乖的,沒人照顧的時間,大部分是乖乖地坐在床上,安安靜靜地看著那幾本漫畫「灌籃高手」。脾臟切完第四天,目前傷口癒合得還算不差,自己可以下床如廁,生命徵象一切正常,也沒太緊急的病況,只要下床活動時多注意便可,我倒是不擔心他身邊沒人看管。

 

        那媽媽忽然皺起眉宇,有些囁嚅地輕聲問道:「喔對了!小慧小姐,可以問一下嗎?這個…紫斑症和愛滋病有沒有甚麼關係?好像也是跟免疫的……」這一問,倒是讓床上的男孩瞠大了眼,瞪著那母親。

 

        我想了想,遂搖搖頭:「呃……沒甚麼關係耶!紫斑症是自體免疫出了問題,愛滋病是愛滋病毒造成後天免疫失調…」

 

        永曦媽一個欲言又止,語氣卻含著忡忡憂心,終於還是開了口:「可是……那個……可以請醫師驗一下嗎?」

 

        我有些訝然,遂又略為難地解釋道:「你們想驗的話……當然也是可以跟住院醫師說啦,但是……除非共用針頭或多重性伴侶,否則其實也沒有驗的必要啊!」

 

        那父親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帶著怒氣地對老婆斥道:「好啦好啦!妳不要再亂亂問這些有的沒有的,趕快走了!」說罷,便抓著永曦媽出了房門。

 

        男孩沉重的喘息一聲一聲地從鼻子哼出,揪緊著臉望著窗外,眼眶卻迎上了些許未滴下的淚光。我走到他身邊,輕輕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喂!好了,不要生氣了!你媽媽也是因為擔心你。」

 

        半晌,他才回過頭,帶著微微哽咽,恨恨地說:「神經病!哼!我們只是很單純的交往好不好,為什麼他們要這樣?」

 

        拍了一下他冰冷白皙的手,或許,我能給的安慰就只是這樣了。想到晚上的藥還沒備好,只得收拾用物,關上房門,留給他自己一個人冷靜。

 

        對許多傳統保守文化下長大的長輩來說,這個世界就是非黑即白、非好即壞、非男即女、非善及惡。然而,世界在改變,許多顛覆傳統的新芽正在開始萌發,也有許多原本被認為不合理、不正確的事物,漸漸有了新的詮釋。新芽需要時間的考驗,舊世代也需要時間去適應和理解,刻板印象更需要時間才能慢慢扭轉。

 

        晚上八時許,剛剛幫永曦輸完血小板,正在護理站寫著紀錄時,突然一個膚色紅潤、水汪大眼的運動服學生妹,來到了護理站前東瞧西望。

 

        我約略抬起頭,手裡的記錄還在持續奔騰:「您好,有事嗎?我可以幫忙?」

 

        女孩怯怯地問了:「請問那個古……永……」

 

        「喔!古永曦嗎?   右手邊第一間就是。」頭也沒轉一下地,便把手往右側的走廊一指。

 

        女孩訕訕地歪著頭,把一張細緻摺起來的字紙遞給我:「不是……可以幫我……把這個拿給他嗎?」

 

        情書嗎?   咦?   我帶著笑臉望望她,只問了:「妳是他的同學嗎?不進去看他嗎?」

 

        她只將字紙交給我,便轉頭離去:「喔!不用了。」

 

        女孩走了,我將字條拿過去給男孩,順便巡了一下點滴輸液,便回到護理站。

 

        未過五分鐘,男孩卻出現在我的眼前,紅著眼眶:「小慧姐,我可以去一下急診嗎?我朋友下午籃球賽的時候,突然昏倒了,剛剛是看了她妹妹寫給我的字條我才知道……」遂又兀自滴咕了起來:「吼~叫他不要再去捐血他卻又跑去捐,而且也要兩周以上才能再捐,他竟然……」

 

        我想,我大概知道捐血中心那一袋遲來的分離術血小板是怎麼回事了。

 

        我遲疑了一下,又不太忍心直接拒絕:「可是,你自己剛輸完血沒多久,等一下你爸媽可能也會來。」

 

        男孩皺皺眉,哀求的口吻說:「我自己還好,我會慢慢走的,你不是說開完刀要多多下床活動,傷口才會趕快好?   我只是去看一下馬上就回來!」

 

        居然用我平常的孜孜教誨來回我的話,臭小子!姐教得太好了是嗎?

 

        如若不讓他去急診,恐怕他這一整夜都不會安生,遂道:「好……吧……!那……你自己要很小心,你爸媽來了我知道要怎麼告訴他們了。」

 

        男孩的父母來時,我便只替他解釋了一下,關於那另一個孩子捐血昏倒的事。也幸好男孩去了不到三十分鐘就回來,沒讓我擔太多心。

 

        永曦媽對著一臉揪緊著的兒子說:「來的時候,你剛好不在,我們就先出去買了羊肉湯,給你補補血。」

 

        聽到羊肉湯,男孩眼裡閃過一點光芒,望了桌上的那碗美食一眼,遂又對著母親冷冷地說道:「我現在還不餓!你們可以先回去了,我晚一點再吃!」

 

        那母親躊躇了一會兒,吁下一口氣,方開口說:「剛才……我也拿了一個羊肉湯去急診了,你現在趕快趁熱吃吧!」

 

        男孩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看了那母親一眼,為了他的病,這些日子來,白頭髮也多了不少吧?

 

眼眶又紅了起來,但那淚水沒有泛下,卻彷似流入了心底,讓他百般艱難地,好不容易才從唇邊溢出一句:「謝謝!媽…」

 

        有一種愛,不顧時間、空間、能力、代價,就是想為那人做一些事,就是想要他好好的,即使是得不到一絲回報,也不求理解。

 

        還有一種愛,不分年齡、種族、地位、性別…,就是想為那人做一些事,就是想要他好好的,即使是不被所有人諒解,也不會退卻。

 

 

***********************************************************

 

註1

 

ITP(Idiopathic   Thrombocytopenia   Purpura   )特發性血小板缺乏紫斑症:屬於自體免疫性疾病,脾臟及淋巴系統大量破壞血小板,使得突發或慢性的嚴重血小板減少而導致出血。通常可用皮質類固醇控制,病情嚴重者可予血漿置換或者切除脾臟,以緩解血小板的破壞。

 

 

註2

 

分離術血小板:血小板濃厚液自新鮮全血中分離出大量之血小板,懸浮於30-40ml血漿中,內僅含少量白血球及紅血球,主要使用於血小板缺乏之患者。因每次全血所分離出之血小板較少,常常血小板缺乏者,一次輸血便須經由許多不同捐血者之血小板方足夠補充。經由單一捐血者可提共分離術血小板,亦即捐血的同時,分離之後的剩餘血液隨即返回捐血者,僅收集大量之血小板,相當於12袋的傳統血小板濃厚液,   故對於較易引起過敏反應者的受血者,可減少許多過敏情形的發生。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