驀然回首,你依然在:永遠等著你的那個人。

      鑰匙試了幾次才插入鎖孔中,僅存的力氣早在路程中撐著用完,安靜無聲的公寓梯間總給人一種莫名的恐慌,只是進了家門難道就好點了嗎?歛了歛視線,推開鐵門。

 

 

      入眼的情景讓原來疲憊的小臉換上詫異的神情,難得燈光在她回來前開了,母親一見她回來平淡的問著,「要不要吃點東西?家裡還有麵,我去弄熱。」

 

 

      她哽咽的搖了搖頭,順手帶上家門,回以微笑。

 

 

      戀愛時總覺得對方就是這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了,好像就連父母也沒有這麼了解自己的想法、支持自己的決定……可是這樣的感情卻斷的很輕易,不用太多時間收拾,連一週都嫌長,幾秒之內就可以結束所謂「最愛」的關係。

 

 

      光著的腳ㄚ子走近母親身後,曾連站都還沒學會的小腳,如今已和另一雙逐漸老邁的雙腳差不多大了,甚至還更大些,總惹的母親說很難買鞋子……連自個都只是想到沒行動的所需用品,她都一一備全了。

 

 

      「幹嘛抱啦很熱。」母親皺著眉碎念著,看似兇巴巴的語氣與情人間的細語全然不同,卻溫暖的讓人想掉淚。她忍著眼眶裡的淚珠,撒嬌的說著,「抱一下嘛──我好久沒跟妳聊天了。」

 

 

      客廳裡點起的燈,照亮了這一夜的溫暖,驀然回首妳依然在,哪怕氣著怨著女兒的反骨,依舊疼著擔憂著問一句,「吃飽了沒?」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