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睽違了許久的二人世界讓陸尋易相當興奮,一路上,他開著車,話顯得特別多,笑容怎麼也藏不住,田荔葵看他這麼高興,心想以後一定要多花時間陪陪他了……。

 

 

開了幾個小時的車,他們終於抵達下榻的飯店,進了房間,田荔葵長嘆了一口氣……。

 

 

「妳怎樣?」

 

「這間房間住一晚一定很貴!」

 

 

田荔葵環顧四周,這間房裡的傢俱、擺設是多麼富麗堂皇,和當初陸尋易住在「風華飯店」的房間相比,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位於頂樓的總統套房還附有寬敞的陽台,陽台上的小型泳池可選擇冷、熱水,往外望去,瑰麗的山巒、碧綠的好水盡收眼中,深深一呼吸,感覺肺都重新活過來了。

 

 

陸尋易換上了一身西裝,對站在陽台上看風景的田荔葵說:「我要先趕去開會,大概三個鐘頭。」

 

「那我可以先去附近逛逛嗎?聽說附近觀光景點不少。」

 

「去可以,但還是稍微變裝,別被太多人認出來了,不然很麻煩。」

 

「知道了!」

 

「晚上還有一個飯局,妳別玩太累了!」

 

「你放心啦!」

 

「那我先走了,手機聯絡!」

 

「嗯!」

 

 

田荔葵穿著T-shirt、七分牛仔褲加帆布鞋,束了馬尾、戴上口罩、背上背包就出發了,她的第一站就是附近的海生館。

 

 

田荔葵走在水中隧道,看著魚兒們在身邊游來游去,不時抬頭,還能見到海豚悠游,別有一番風味。

 

 

自從她從澳洲回國,她就沒再一人旅行,身旁總有陸尋易陪伴,不過,有時一個人的旅行,更能發現無拘的樂趣……。

 

 

觀賞完海生館著名的海豚秀後,她看看手機,時間也差不多了,是該準備回飯店和陸尋易會合了,再說,要去參加宴會,不好好梳妝打扮可不行。

 

 

她才剛起身,就接到陸尋易打來的電話。

 

 

「妳在哪?」

 

「海生館,我要回去了!」

 

「我過去接妳,二十分鐘後在大門見。」

 

「好!」

 

 

田荔葵趁著這二十分鐘,到了紀念品館,挑了一隻海豚娃娃準備給陸桐華當禮物,另外她也買了其他人的紀念品。

 

 

回到飯店後,她洗了個澡,畫好了妝、紮好頭髮,換上了從KK那裡借來的白色V領小洋裝與高跟鞋,就匆匆忙忙和陸尋易出門去了。

 

 

到了五星餐廳後,田荔葵發現原來這次參加的客人少說也有四、五十人,而且這些人不是政客、大企業家就是明星,雖然田荔葵在演藝圈也佔有一席之地,但她心裡始終活著一名普通老百姓,加上先前陸尋易鮮少帶她參加此類聚會,所以她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渾身不對勁,她下意識地想找角落的位置坐下,剛踏出第一步,就被陸尋易牽住了手。

 

 

「妳別想落跑!」他輕聲地在她耳邊訴說。

 

「……拜託……。」

 

「都來了,認命吧!」陸尋易拍拍她的背安慰說。

 

 

「陸尋易!幾百年沒在這種場合見到你了!」

 

 

一名年紀看上去和陸尋易相仿的男人走向他們,他有著和陸尋易不同的帥氣,旁邊還有兩個美麗的女人一左一右勾著他的手,看上去他應該就是這場飯局的主人,感覺他和陸尋易關係還不錯。

 

 

他看到一旁的田荔葵後,也馬上問好說:「田荔葵小姐!初次見面,妳本人比電視上漂亮多啦!難怪陸尋易為了妳都不鬼混了!」

 

「說甚麼廢話!」陸尋易推了他一把。

 

「OK!我先自我介紹一下,馬懿!」

 

「螞蟻?」田荔葵一時聽不清楚。

 

「是馬懿!」陸尋易說:「他是『環世娛樂公司』的少東,我們住的飯店就是他們家的!」

 

「妳們兩個先離開一下!」馬懿這麼對身邊的女人說,她們也乖乖離去。

 

 

看到馬懿對女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樣子,田荔葵不禁回想起當初陸尋易夜夜笙歌的樣子,她一臉不屑地打量著陸尋易。

 

 

「又想說什麼?」陸尋易早就猜到田荔葵一定又要說些難聽的話。

 

「沒什麼啊!」田荔葵將頭轉到另外一邊。

 

「少來這一套!」

 

「我只是想到Robert說過的一句話!」

 

「什麼話?」

 

「行動精蟲啊!」

 

「我早叫妳不要離老頭太近,學得甚麼啊?」

 

「我倒覺得形容得很好啊!」田荔葵轉頭看著馬懿說:「Robert說過女人是甜的,你雖然是螞蟻,還是不要吃太多甜食比較好!」

 

「哈哈哈!哈哈哈!」馬懿聽到田荔葵的話,忍不住捧腹大笑,他誇張的笑聲也引來不少注目。

 

「你朋友有事嗎?」田荔葵問陸尋易。

 

「妳這張嘴再口無遮攔啊!」陸尋易輕捏了她的臉頰。

 

「百……百聞不如一見啊!」馬懿笑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了。他雙手搭上了田荔葵的肩,說:「妳真的很有趣啊!」

 

「等一下!你的手現在放在哪裡啊?」陸尋易趕緊把老婆拉回自己懷裡。

 

「你也太小氣了吧!」馬懿看陸尋易那麼緊張,笑說:「我們從高中認識到現在,你還不知道我啊!朋友妻、不可戲!我從來不搶別人的女人的!不過你這個老婆真的很絕!」

 

「我小氣?等你遇到你那一個,看你會不會和我一樣!」

 

「我可是不婚主義的!」

 

「我以前不也是,哪天沒女人陪啊?」

 

「你們真有一套,女人挺多的嘛!」田荔葵一聽,心裡可是百感交集啊。

 

「我……我說的是以前!」

 

「Robert說得對!你們這兩隻『行動精蟲』!」說完,她甩開陸尋易的手,轉頭走掉。

 

「喂!妳去哪裡啊?」陸尋易問。

 

「我的輸尿管沒有『行動精蟲』們長,現在要去處理一下!」

 

 

「真是的!」

 

「陸尋易!」馬懿搭上了陸尋易的肩,說:「你還真是找了一個不得了的女人!」

 

「還敢說!都是你!」

 

「好了!好了!好歹我也幫了你一個大忙啊!東西我可都幫你準備好了!」

 

「確定一切沒問題嗎?」

 

「放心,我今天還親自試過了!保證沒問題!」馬懿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入座吧!」

 

「你先去招呼別人,我等她!」

 

「好!你慢慢等!真不愧是『新好男人』啊!」

 

 

等到散會後,他們回到飯店,田荔葵還是有些吃味,她坐在梳妝台前,將頭髮拆下,一轉頭,看到陸尋易在陽台上吹風,她腦筋一轉,想到了懲罰他的方法。她躡手躡腳地走近陸尋易,突然,她從他背後猛然一推,撲通一聲,陸尋易整個人應聲落水,瞬間成了名符其實的「落湯雞」。

 

 

「活該!誰叫你以前欺負過這麼多女人!」田荔葵詭計得逞,得意洋洋俯瞰著水中的陸尋易。

 

「妳這傢伙!」

 

「我去卸妝囉!」

 

 

田荔葵回頭走進房間,陸尋易心有不甘,敏捷地從池中迅速爬起、追上田荔葵,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拖回池畔,之後一甩手,將田荔葵整個人甩到池中。

 

 

「田荔葵!聽過一句話叫做『風水輪流轉』嗎?要卸妝就在這裡卸吧!」

 

「陸尋易!」

 

 

田荔葵氣沖沖地爬上岸,又被陸尋易輕鬆推回水中。這一回,陸尋易也跟著跳入水中,正當田荔葵還在水中手忙腳亂想站穩時,陸尋易已經來到她身邊,田荔葵什麼都還搞不清楚,就感到有人緊緊摟著她,給了她一個深吻……。

 

 

在冰涼的水中、聽著滴答水聲,陸尋易和田荔葵忘情地擁吻著,陸尋易在她的胸頸或親、或舔……。

 

 

「……等……等一下!在這裡不會被……看見嗎?」田荔葵擔心。

 

「妳以為我是誰啊?我早就調查好了!這棟飯店是附近最高的建築物,我們又在頂樓,誰看得見?」

 

「你早就盤算好了吧?」

 

「妳說呢?」

 

 

那晚,陸尋易可沒有輕易放過田荔葵,難得的二人世界,又能無所顧慮地恩愛,他當然不會放過,一整晚的糾纏,兩人都挺盡興的,但卻也精疲力盡,他們一直到了隔天下午才能走出房門,四處走走。

 

 

他們在附近逛了一會兒,夜幕就悄悄降臨了,陸尋易知道附近有熱氣球可共搭乘,就帶著田荔葵過去嚐試。

 

 

他們搭上了最大的熱氣球,上頭除了一名操作員外,只有他們倆人,附近還有十多個熱氣球飄在空中。

 

 

「好高喔!」第一次搭乘熱氣球的田荔葵顯得相當興奮。

 

「視野不錯!」陸尋易從背後環抱住田荔葵,一整片燈海美景如夢似幻呈現在他們眼前。

 

「我們的飯店!」田荔葵指著前方的建築物。

 

 

一瞬間,燈火通明的飯店突然漆黑一片。

 

 

「停電了嗎?」田荔葵問。

 

 

下一秒,飯店的房間一間一間亮起燈光,漸漸拼湊成一個個英文字母……。

 

 

「MERRY   ME〈嫁給我〉」的字樣藉由房間的燈光編織而成,傳遞著某人的感情……。

 

 

「有人在求婚!誰啊?在附近嗎?」

 

 

田荔葵探頭探腦想找看看誰是主角,可當她一回頭,竟看到陸尋易雙手捧著一枚戒指,他站得筆直,微笑地看著眼前驚訝不已的女人……。

 

 

「過去七年的時間,好幾次我都曾經差點失去妳,那種痛我仍記憶猶新,我希望在往後的七十年,永遠和妳在一起!田荔葵小姐,妳願意嫁給我嗎?」

 

「……陸尋易……。」聽著陸尋易一字一句的真情告白,田荔葵的內心彭湃不已,早在她不知道的時候,她已哭濕了雙頰。

 

「願意嗎?」

 

「我不是早就嫁給你了嗎?」說起來,他們的確早已登記結婚,已經是名符其實的夫妻了。

 

「這是我欠妳的,一場求婚、一場婚禮,一定要還給妳!」

 

 

陸尋易心中對於讓田荔葵意外有孕一直心有抱歉,無奈之下只能先登記結婚,但他心中從未忘記自己的責任,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讓田荔葵因為未婚懷孕而錯過了身為一名女人該享有的浪漫權利。

 

 

「幫我戴上!」田荔葵伸出手,陸尋易也將手中的戒指套上了她的手指。田荔葵無法克制抱著陸尋易,感動得不停落淚。

 

「別再哭了!」陸尋易抱著她,溫柔地摸著她的頭。

 

 

一場浪漫的求婚,讓他們彼此更加靠近,然而他們卻不知道,接下來他們又將面臨一場大騷動……。

 

 

陸尋易和田荔葵一回到家,就看到阿寶飛奔到門前迎接他們,給了他們熱情地擁告,兩人受寵若驚。

 

 

「寶姐,妳怎麼啦?」田荔葵問。

 

「我……我太感動了!」

 

「小子!你不錯嘛!」陸紀昂抱著陸桐華走過來。

 

「甚麼?」

 

 

他們一頭霧水,可是當他們打開電視,一下子就全明白了。原來,陸尋易的求婚記全被拍下來了,成了今天新聞的娛樂頭條,採訪中還有馬懿出現,不用想也知道這一切都是馬懿搞得鬼,他們倆人無故成了飯店的宣傳廣告。

 

 

「你搞什麼啊?」陸尋易馬上撥電話給馬懿。

 

「我幫你這麼大的忙,你也該幫幫我的忙嘛!」馬懿說得理所當然。他說:「況且這對你的形象也有加分嘛!又浪漫、又專情、又顧家,多好啊!」

 

「好你媽!」

 

「總之就先這樣了!我的女人還在等我,再見!」馬懿立刻就掛了電話。

 

 

「馬懿這傢伙!」陸尋易氣得不行。

 

 

隔天,陸尋易一踏進公司,每個人見到他都投以相當曖昧的眼光,好像有話要說,卻又只敢遠遠看著,和從前敬畏的眼神大不相同,陸尋易心想這一定是昨晚新聞的結果。

 

 

他疾步走向辦公室,路上巧遇夏初覓。

 

 

「總裁!看不出來妳還挺浪漫的嘛!」

 

「不用工作嗎?看樣子妳很閒啊!是嫌工作不夠多是嗎?」

 

「別生氣!我知道你害羞,我現在就滾啦!」

 

 

從此,陸尋易在伊甸的立場就更加微妙了……。

 

 

照陸尋易的計畫,求婚之後,就該替田荔葵補辦一場婚禮了,可惜伊甸最近為了要在海外增設分公司,上上下下都忙得不可開交,陸尋易更是每天都早出晚歸,這麼一拖,半年就過去了。

 

 

總算分公司的事一切定案,陸尋易也有了時間處理婚禮的事。

 

 

「說吧!妳想要怎麼樣的婚禮?」陸尋易洗完了澡,躺上坐在床上看劇本的田荔葵的腿。

 

「婚禮啊!可是我覺得……。」

 

「不准說太麻煩不想辦!」陸尋易一語道破田荔葵的心聲。他說:「我已經交代KK幫妳設計禮服了!」

 

「KK幫忙,那我肯定會累死!」

 

「為了當我陸尋易最美的新娘,妳就加油吧!」陸尋易撐起身體,正要給田荔葵一個吻的時候,一名不速之客突然闖入。

 

 

「六席一〈陸尋易〉!」綁著兩隻馬尾的陸桐華衝進房裡,迅速爬上床,一把推開正要吻田荔葵的陸尋易。她不滿地斥喝:「不席〈不行〉,媽媽,我的!」

 

 

已經兩歲的陸桐華每天都展現她驚人的語言天分,尤其是當陸尋易圖謀不軌的時候,她總是馬上衝來保護田荔葵。

 

 

「可是桐桐,媽媽也是爸爸的啊!」

 

「不席〈不行〉!爸爸,走嗨〈走開〉!」陸桐華用盡吃奶力氣,想把陸尋易從床上趕下去。

 

「什麼啊?又來!」

 

 

自從陸桐華上次不小心撞見陸尋易將田荔葵按在牆上索吻後,她就覺得陸尋易會欺負田荔葵,所以想盡辦法將陸尋易從田荔葵身邊趕走。看到陸尋易不停哀求陸桐華的樣子,田荔葵總會忍不住興災樂禍地大笑。

 

 

在陸桐華的嚴密監控下,陸尋易只能摸摸鼻子離開臥房,一出房門,就見陸紀昂一臉奸詐的樣子和阿寶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連續劇。

 

 

「你故意的吧?」陸尋易猜測一定是陸紀昂故意放陸桐華進房搗亂。

 

「快看!ㄚ頭在電視上耶!」陸紀昂趕忙轉移話題,作賊心虛的模樣嶄露無遺。

 

「我還是第一次看小葵演古裝劇,她什麼時候拍的?我都不知道!」

 

 

阿寶看著田荔葵的古裝扮相覺得挺新鮮的,老實說,有著一張太過現代的臉龐的田荔葵穿上古裝,多少有些違和,幸好這部連續劇是部「古裝魔幻大戲」,改編自電玩遊戲,因此服裝、造型都融入不少現代元素,這才稍稍掩飾了田荔葵的不搭嘎。

 

 

「去年年底你們不是回義大利一趟嗎?她就去大陸客串了一星期。」

 

「原來啊!可是小葵演男主角的姨媽,也太年輕了吧!」阿寶吐槽說。

 

「她演的角色年紀是和她現在一樣的,反正以前的人很早就結婚生孩子,二十八歲當姨媽也很常見。」陸尋易解釋。

 

「裡面那男主角都十八歲了,小葵站他旁邊,還以為是他女人哩。」陸紀昂附和。

 

「而且那女主角也不怎麼樣,小葵還比她漂亮!」

 

 

的確,該戲劇自從公布女主角人選以及定裝照之後,飾演女主角的演員就不斷被批評不夠漂亮,一群配角個個都比女主角亮眼。

 

 

而客串演出的田荔葵飾演的正是男主角的姨媽,整齣戲一共短短四十分鐘的戲份,敘述了她以奇術救治男主角的性命、助他逃亡,最後更為了替男主角擋箭而中箭身亡。

 

 

劇中的田荔葵有不少打鬥的戲份,吊鋼絲、肉搏戰樣樣來,儘管有替身幫忙,當初她拍這齣戲的時候仍然吃了不少苦頭。光是上場前的熱身拉筋,就讓她苦不堪言,幸好之後的後製做得很出色,施展奇術的特效、戰鬥時的衣袖飄動,使得畫面看起來相當唯美、浪漫。

 

 

雖然田荔葵的角色設定是男主角姨媽,男、女主角的演員本身年紀也比田荔葵小得多,但三人看起來差距卻不大。就如同陸紀昂所說,當男主角和姨媽站在一起時,說他們是情侶也不會有任何人懷疑,尤其劇中田荔葵為了男主角不顧一切、甚至賠上性命的付出,更讓人動容。

 

 

網友甚至戲言:「姨媽完爆女主角啊!乾脆和姨媽在一起算啦!」

 

 

田荔葵的形象一向正面,尤其在回國後演技大突破,不論是在戲裡、戲外,讚譽的聲浪總比批評多,即使這次的造型被人指出不夠古典,基本上還是沒招來太多罵名。

 

 

但有了這次的拍片經驗,田荔葵可是下定決心不再拍古裝片了,除了武打戲累人外,還得離家工作,她可不想再和陸桐華分開這麼久了。

 

 

幾天後,在陸尋易的指示下,KK開始幫田荔葵量身訂做婚紗,KK一共幫田荔葵設計了八套禮服,除了最基本的白紗禮服外,還有一套紅色短版婚紗、寶藍色緞面禮服……。

 

 

為了讓田荔葵呈現最完美的那一面,她們前前後後從量尺寸、試穿到修改,一共花了一個半月,終於將八套禮服完成了。

 

 

「超累!」田荔葵洗完澡趴在床上。

 

「沒這麼誇張吧!不就試穿婚紗嗎?」陸尋易說。

 

「你自己去試穿看看,KK有多可怕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西裝也都做好了嗎?」

 

「我的沒妳這麼麻煩,一個月前就做好了!」

 

「最近真的超累的,睡都睡不飽!」田荔葵鑽進被窩,說:「桐桐還在客廳和寶姐玩,你等一下再帶她進來睡,我要先休息了!晚安!」

 

「晚安!」

 

 

沒一會兒,田荔葵就沉沉睡去。陸尋易走到床邊,坐在床沿,他握住了田荔葵的手,看著田荔葵,比起即將到來的婚禮,他心裡正思考著另一件事……。

 

 

兩天後,陸尋易趁著陸紀昂和阿寶帶著陸桐華到公園玩耍時,將田荔葵拉進房裡,之後從衣櫃裡拿出一個小牛皮紙袋,將它交給田荔葵。

 

 

「這是什麼?」

 

 

田荔葵一頭霧水地打開紙袋,發現裡面竟然是……驗孕棒!

 

 

「你給我驗孕棒幹嘛?」田荔葵一臉疑惑。

 

「妳上個月生理期沒來,我在猜說不定……妳懷孕了。」

 

「上個月沒來嗎?我沒注意,你怎麼會知道?」

 

「妳生理期一來,我就要一個星期『吃齋唸佛』,妳說我會不會注意到?」陸尋易在這方面可比女人要細心。

 

「竟然是因為這樣?你也太變態了吧!」

 

「誰變態了?我這是關心妳!」陸尋易咆嘯。

 

「好啦!別生氣!我現在就去驗!」

 

 

說完,田荔葵就進了浴室。幾分鐘後,她拿著驗孕棒出來。

 

 

「一條線是沒有,兩條線是有!」陸尋易讀著說明書。他說:「給我看看!」

 

「……。」田荔葵低著頭,遲遲不肯將驗孕棒交給陸尋易。

 

「怎麼了?」陸尋易感覺她不太對勁。

 

「你……希望有,還是沒有?」田荔葵小心翼翼地試探著。

 

「妳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啊?」陸尋易伸手敲了田荔葵腦門一下。

 

「幹嘛打我啊?」

 

「到底要我說幾次,妳才可以完全信任我?」陸尋易心中有些失落,他沒想到田荔葵竟然會到今天還問這種蠢問題。他將田荔葵緊緊摟入懷中,說:「我愛妳!妳和桐桐是老天給我最好的禮物,我是真心希望上帝可以再對我更好一點,給我更多的禮物!」他接著說:「如果我有一絲不想要孩子存在,也是因為不想見到妳再因為懷孕而受苦!」陸尋易至今還清晰記得田荔葵生產時的生不如死,一想起,還是滿心不捨。

 

「……阿尋……。」聽了陸尋易的話,田荔葵不安的心也漸漸平靜下來了。

 

 

他們一同確認了標記,而後的會心一笑是兩人此生最溫暖的笑顏。

 

 

關於他們倆人的婚禮,本來田荔葵是想在街上擺流水席,可惜被陸尋易狠狠否決了。之後在幾番討論以及田荔葵的堅持下,他們的婚禮要以義賣園遊會的方式舉行。

 

 

他們與馬懿「環世娛樂公司」旗下的某間知名的遊樂場合作,包下了整間遊樂場,同時也與圈內超過五十名位藝人說好拿出家中物件義賣,當天更開放記者與一般民眾入場,不須花錢購買門票,但入場後除了搭乘遊樂設施免費外,其他購買飲食、紀念品或是餐與義賣則必須另外付費。

 

 

而義賣所得將全數捐給慈善機構,陸尋易更大方承諾將收到的禮金同樣捐出,此舉在演藝圈裡算得上是前所未有,所以自從陸尋易釋出婚禮訊息,各大媒體便爭相報導。

 

 

「這樣划得來嗎?」唐榮軒很擔心他們的婚禮會賠大錢。

 

「子修幫忙算過,大概要花四、五百萬吧!」田荔葵說。

 

「這麼少?我還以為要花幾千萬哩!」KK說。

 

「本來要花更多錢的,還好螞蟻幫我們很多,連租遊樂園的費用也是打折再打折!」田荔葵解釋。

 

「我那天才聽子修說,因為你們說要捐出全部禮金,所以很多業者也跟著共襄盛舉做善事,連帶著贊助當天晚上婚宴的餐點,所以你們才能省一大筆錢!算你們幸運,不然這樣搞,說不定真的會破產!」夏初覓補充說明。

 

「其實是因為Robert和阿尋認識很多人,大家給他們面子,才可以這麼順利吧!」

 

「妳剛剛不是說明天要回去拍婚紗照嗎?」唐榮軒說。

 

「對啊!向陽今天已經從羅馬回台灣了,我和阿尋等一下要去找他討論細節。」

 

「妳也夠厲害的!連大名鼎鼎的向陽都可以請來幫妳拍婚紗照!」KK等人還不知道向陽其實就是田荔葵的父親,KK接著說:「我哥從幾天前就一直嚷嚷說要一起跟去拍婚紗照!吵死人了!」

 

「因為向陽是TK的偶像嘛!」夏初覓說。

 

「對了,KK,Robert、寶姐和桐桐的衣服都OK了嗎?」田荔葵問。

 

「沒問題,上次妳說要順便拍全家福之後,我就開始準備了,他們的衣服上禮拜就準備好了!」KK回答。

 

「那就好!」

 

 

拍攝結婚照的第一站,他們來到東部的海岸,接著中部的山區,南部的古城,只要是有絕佳風景之處,他們都跑遍了。

 

 

每次拍攝,一旁總是圍著許多人,除了向陽和TK的攝影機外,其他人更是人手一機,忙著捕捉這對電視名人的身影。

 

 

已經習慣鏡頭的田荔葵,拍攝起來相當如魚得水,即使穿著厚重的禮服,她也能表現得很自然。反觀陸尋易,在向陽的高標準下頻頻出錯,不是笑得太僵、就是看錯鏡頭,因此大家時不時就趁機調侃一番!

 

 

「我們回來了!」田荔葵和陸尋易風塵僕僕地回到家裡。

 

「怎麼這麼晚啊?」阿寶看看時間已經快十點了。

 

「還不是某人一直NG!」田荔葵打趣地說。

 

「我先去洗澡了!」陸尋易一下子就逃掉了。

 

「再過兩個禮拜就要舉行婚禮了!你們來得及嗎?」

 

「大部分的事都辦得差不多了,請帖也發出去了,應該沒問題吧!」

 

 

「喂?」田荔葵的手機響起,她接起電話,說:「到了嗎?那我明天就過去,九點可以嗎?好,我知道了,明天見!」

 

「誰啊?」陸尋易問。

 

「一個朋友,我明天要出門一下,寶姐可以麻煩幫我照顧桐桐一下嗎?我十二點前就會回來了。」

 

「可以啊!」

 

「謝謝!」

 

 

一轉眼,兩個星期過去了,眼看明天就是婚禮,陸尋易躺在床上既興奮又緊張,輾轉難眠,相反,他身旁的田荔葵早就呼呼大睡了,陸尋易看著她,不禁想到過去的種種,從一開始誤打誤撞佔有了她,到同居、車禍、綁架、出國……,一切都彷彿昨日,他笑了笑,當初絕對想不到自己會敗在這個白目的女人手裡……。

 

 

「好了!好了!我來看看!」KK帶來一大堆工具,使出渾身解數,必要讓田荔葵今天艷壓全場。

 

「怎麼樣?」

 

 

田荔葵站起身,走到鏡子面前,看著鏡中穿著一身婚紗的自己,這件禮服是KK從設計、製作、修改,整整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才完成的得意之作。簡單的緞面在胸前交織向後延伸,在腰上結成素雅的結,下身的裙擺尾巴有五公尺長,共用五層不同的材質做成,從最裡層的紫色絲綢,到最外層的白紗,顏色層層堆疊,不但層次感十足,顏色的飽和度也相當吸睛。由於裙襬已經相當豐富,KK就決定不讓田荔葵再戴上頭紗,以免一不小心變得複雜沉重,頭髮編成長辮側放在左肩,以些許水鑽髮飾點綴就已顯得精彩,最後再戴上一雙白手套以及一些精緻的首飾和KK的神奇化妝術,今天的田荔葵絕對是這輩子最美的一天!

 

 

田荔葵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忍不住地露出微笑,喜悅的心情盡寫在臉上。

 

 

「媽媽!媽媽!」陸桐華本來在一旁玩耍,一看到田荔葵完妝,馬上就湊過來,邊扯著禮服邊童顏童語地說:「媽媽!亮亮!六席一不口以來!」

 

「看起來桐桐已知道總裁是色狼喔!」夏初覓見狀忍不住笑出來。

 

「桐桐來!」唐榮軒抱起陸桐華,免得他再抓下去把禮服給抓壞了。

 

「還好你現在肚子還沒大起來,不然穿禮服就不好看啦!」KK說。

 

「應該有三個月了吧!是男生還是女生啊?」夏初覓說。

 

「還不知道,不過醫生說肚子裡面的是雙胞胎!」

 

「真的假的?看不出來總裁還挺有本事的嘛!」唐榮軒說。

 

「時間快到了!我們就先到外面去幫忙囉!」夏初覓說:「我們把桐桐也先帶出去,妳就在這裡好好調整心情吧!」

 

「嗯!」

 

 

人離開了,田荔葵一人待在房裡,感覺心跳越來越快,本來還不怎麼緊張,但看著時鐘一秒一秒過去,倒讓她覺得手足無措起來,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在房裡來回踱步。

 

 

叩!叩!有訪客來了……。

 

 

「請進。」

 

 

門打開了,一名嬌小、看上去比田荔葵年紀稍輕的女人帶著燦爛的笑容走進房間,一頭俏麗的黑短髮將她的臉襯托得更為年幼。

 

 

田荔葵一看見她,高興地上前與她相擁。

 

 

「我還以為妳又要遲到了!」田荔葵拉著她坐下。

 

「為了看最漂亮的妳,我就算用爬的,也會爬來參加妳的婚禮!」

 

「我漂亮嗎?」田荔葵站起身、轉了一圈。

 

「妳今天要是不漂亮,那就乾脆讓我幫妳結這個婚了吧!」她開玩笑地說。

 

「妳別這麼伶牙俐齒好不好?」

 

「妳說呢?」

 

 

這時,又傳來敲門聲,這次來的人是BISHOPS二人組,他們一如往常打扮得帥氣逼人,等一會兒他們還要幫婚禮熱場,上台獻唱幾首歌。

 

 

「妳今天真好看!」徐靖見到田荔葵眼睛一亮。

 

「謝謝!」

 

「恭喜了,妳和總裁終於走到這一天。」丁瀧說,他頭一轉,瞥見坐在沙發上的女孩,問:「這位是?」

 

「她是我從小到大最好的朋友,方有祈。」她說:「有祈,他們是徐靖和丁瀧,是現在最紅的偶像歌手。」

 

「妳好!」丁瀧問好。

 

「……。」她微笑點頭。

 

「最好的朋友,怎麼以前都沒見過妳?」徐靖認識田荔葵也不是一、兩年,卻從來沒見過這位好朋友。

 

「有祈最近才剛回台灣,你們當然沒見過。」

 

「那我們先到外面準備上台。」丁瀧說。

 

「我也出去走走,妳就在這裡一個人做心理準備吧!」方有祈說。接著,他們三人就出去了。

 

 

時間將至,田荔葵在KK的陪伴下,站在會場門外,聽著裡面傳來夏初覓主持的聲音以及賓客的喧鬧聲,她的心越來越澎湃。

 

 

當門打開那一瞬間,場內響起如雷掌聲,燈光亮得讓她睜不開眼,適應後,她看見了站在紅地毯另一端盡頭的陸尋易,他穿著一身白西裝,帶著白手套,氣宇軒昂地等待著他的伴侶,今天的他特別有魅力……。

 

 

不知道什麼時候,感動的淚水已經佔滿眼眶,一旁的KK還不停提醒千萬別哭,免得弄花了妝。她拿出作為演員的本事,硬是將淚水忍住,隨著音樂,一步一步走向這個與她糾纏多年的男人……。

 

 

走過紅地毯,餘光見到所有她這一生最重要的人坐在位置上,為他們的結合笑容盈盈,田荔葵只覺得這一輩子再也沒有比現在更幸福的時候了。

 

 

陸尋易伸出手,牽起田荔葵的手,在眾人的見證下,將戒指套上田荔葵的無名指,一瞬間,田荔葵積忍多時的淚水再也忍不住。

 

 

「糟了,KK一定會罵我哭醜了她的傑作!」

 

「放心吧!這絕對是全世界最美的哭臉了!」陸尋易拭去田荔葵臉上的淚水。

 

「你又亂說話!」

 

 

觀禮的人也不乏感性之人,陸紀昂與阿寶早在田荔葵一進場時,兩人就抱在一起嘩啦嘩啦哭起來;向陽在一旁用相機記錄婚禮點滴,好幾次也因為眼中閃著淚光而不慎將照片拍糊了,只好請TK接手拍攝;一群見證他們相愛的朋友皆露出欣慰笑容,走了幾年,這條漫長的路終於走到一處里程碑了……。

 

 

按照儀式,陸尋易捧起田荔葵的臉,正當兩人準備來個世紀之吻,半路竟然殺出一個程咬金。

 

 

「不習!不習!」

 

 

矮小的陸桐華迅速跑到陸尋易身邊,一直扯著他的西裝褲管,禁止陸尋易「欺負」她的媽媽,陸尋易也拿她沒辦法,只能低聲下氣求她,但她怎麼也不答應,這逗趣的景象看得眾人哈哈大笑、樂不可支。

 

 

「桐桐!拜託!就一下下!」陸尋易抱起陸桐華求饒。

 

「六席一不口以!」

 

 

直到最後,陸尋易仍然沒有取得陸桐華的同意,兩位新人只好一起親吻他們的寶貝女兒作為代替了。

 

 

結婚儀式結束後,園區內依舊充滿歡鬧,除了有多位藝人舉辦的義賣、競標會,還有小型演唱會,賓客穿梭在遊樂場裡,不再死板板待在宴會廳吃飯、聊天、拚酒。

 

 

田荔葵和陸尋易也換了一身簡便的服裝,在園區裡面和陸桐華四處遊玩,遇到想要合照的客人或粉絲也都來者不拒,一天下來,即便已經精疲力盡,他們也樂得其所。

 

 

夜色降臨後,大家齊聚在戶外的舞台前,馬懿也準備獻上了他準備的禮物……。

 

 

一道光芒劃過漆黑的夜空,在黑幕前綻放出一多多花火,繽紛絢爛的一場煙火秀在他們眼前呈現,看得人目不暇給。

 

 

「嗚哇!」陸桐華爬上陸尋易的肩膀上,在最好的位置欣賞煙火。

 

「葵!」陸尋易見機不可失,趁陸桐華被煙火吸引,飛快地在田荔葵嘴上親吻一口,說:「我愛妳!」

 

「我也是!」田荔葵摟著他的腰、依偎在他身邊。

 

 

另一邊,BISHOPS在舞台邊準備在煙火結束後,上台獻唱。沒想到,卻出了一點意外……。

 

 

「甚麼?keyboard老師拉肚子?」徐靖睜大雙眼說:「那怎麼辦?就快要上台了!」

 

「能找到人替補嗎?」丁瀧問。

 

「臨時去哪裡找人嘛?」唐榮軒也著急得不得了,本來他也想自己頂替,但前幾天騎機車出了車禍,傷了手腕,現在也彈不了琴了。

 

「那我來彈吧!」丁瀧學過鋼琴,之前在演唱會上也曾自彈自唱。

 

「你要我一個人跳舞曲嗎?」徐靖問。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吧!」丁瀧說。

 

「天啊!」徐靖無奈哀號。

 

「琴譜呢?」丁瀧問。

 

「我去拿!」

 

 

唐榮軒趕快向工作人員要了等一下要表演的五首歌譜,可是一路上太過匆忙,回來路上一個不小心撞到了人,琴譜撒了一地,丁瀧和徐靖見到,馬上過去幫忙。

 

 

「妳沒事吧?」丁瀧扶起她。

 

「我的屁股!」原來唐榮軒撞到的正是方有祈,嬌小的她讓粗壯的唐榮軒一撞,摔了個狗吃屎,但也沒什麼大礙。她注意到大家都忙著撿地上的紙張,所以也好奇撿了一份,說:「是鋼琴譜。」

 

「謝了!」丁瀧將她手中的琴譜抽走,交給唐榮軒彙整。

 

 

「好了!」唐榮軒整好後,將它交給丁瀧,說:「就快上場了,你趕快把譜看熟!」

 

「拜託千萬要順利啊!」徐靖從來沒因為上場而如此緊張,不禁抱怨:「keyboard老師幹嘛偏偏這時候拉肚子啊?」

 

「可惡!我還從沒彈過節奏這麼快的曲子!」丁瀧雖然會彈琴,但也算不上精通,此刻他壓力極大。

 

 

他集中精神看著樂譜,方有祈突然拿走他手中所有資料,丁瀧想取回來,她卻斷然拒絕。

 

 

「我來吧!」方有祈說:「你們不是歌手嗎?那就乖乖唱歌就好了。」

 

「妳行不行啊?」唐榮軒對這個從未見過面的陌生人毫不信任。

 

「至少比你們行!」

 

 

「現在讓我們歡迎BISHOPS!」主持人在此時點名他們。

 

 

「幫我爭取點時間吧!」方有祈說。

 

 

他們也只能趕鴨子上架,為了讓方有祈有時間看譜,他們倆人只好囉哩囉嗦不停和台下觀眾互動,直到方有祈比出「OK」手勢,他們才開始演唱。

 

 

本來懷著忐忑的心,但音樂一出來,聽見方有祈有條不紊的演奏,他們才稍微放心,只是慢歌結束,那舞曲呢?

 

 

所幸,他們的擔憂都是多餘的,即便是節奏飛快的舞曲,方有祈也如魚得水,從頭到尾都沒有出過一絲差錯,在她的協助下,BISHOPS順利演唱完五首歌曲,也成功將氣氛帶得熱鬧非凡。

 

 

當他們回到後台,田荔葵帶著陸尋易和陸桐華在那裡恭候多時了,從她發現方有祈成了樂隊一份子,就興沖沖跑到後面等她,兩人一見面,就先大大擁抱一番。

 

 

「妳怎麼突然上台了?」田荔葵問。

 

「幫妳啊!總不能讓演唱會搞砸了吧!」方有祈知道這場「遊樂場婚禮」花了田荔葵很多心血,作為好友,當然不能讓它出差錯。

 

「那還真是謝謝妳啊!」田荔葵說。

 

「你們認識?」唐榮軒問。

 

「他們好像從小就認識了。」徐靖解釋:「我們也是剛剛才聽小葵說的。」

 

「妳也是音樂人?」丁瀧對她剛才的表現讚嘆不已,短短幾分鐘,她不但把譜全部記熟,還能流暢地彈奏出來,實在讓人佩服。

 

「算是吧!」方有祈回答。

 

「好了,要聊之後還是很多機會,我們要趕過去和馬懿會合了。」陸尋易看看手錶,時間也差不多了,到時引導觀眾離園又是一大工程。

 

「那我們先過去囉!」田荔葵道別後,就匆匆離開了。

 

 

「這次真的是幫了我們大忙!謝謝妳了!」丁瀧對方有祈說。

 

「不用謝我,我也不是想幫你們,我是幫葵!」

 

「今天也差不多了,我們就先回去吧!明天一早還要錄音呢!」徐靖伸著懶腰說。

 

「方小姐,妳也要回市區嗎?」丁瀧問。

 

「叫我有祈就好。」她說:「等一下我就搭車回飯店了吧!」

 

「我們是開車來的,不介意的話就搭我們的車吧!」丁瀧提議。

 

「那我就不客氣了。」有免費的順風車搭,方有祈怎麼會拒絕呢?

 

 

時間越來越晚,賓客陸續離開,陸桐華也玩累得睡眼惺忪,於是陸尋易就先叫陸紀昂帶他們母女回家休息,畢竟田荔葵有孕在身,還是不能太勞累,他則留下來處理一些善後工作。

 

 

周子修也開始撤場的工作,瑣碎的事情很多,一直到半夜兩點還沒結束。

 

 

「這個這樣就可以了,記得明天歸還器材要再清點一次。」周子修鉅細靡遺地交代其他工作人員。

 

「子修!」陸尋易剛送完所有賓客離場,看上去十分疲倦。

 

「你怎麼還沒回去?別忘了你今天是新郎,趕快回家陪老婆、孩子吧!」周子修說。

 

「你呢?還沒結束?」

 

「我這個勞工階級爆肝賺錢是應該的!誰叫我不是當老闆的呢?」周子修故意開玩笑。

 

「少來這招,我今年初才剛幫你加薪啊!」

 

「薪水當然是越多越好!」

 

「存這麼多錢,什麼時候輪到你結婚生子呢?」周子修擔任陸尋易的特助已經十年了,卻從未聽說他有對象,陸尋易說:「我記得你今年都三十五歲了吧?要不要我幫你介紹?」

 

「什麼時候總裁也兼差當起媒婆了?」

 

「不說笑了!你早點忙完,回家休息吧!明天就放一天假,在家休息吧!」

 

 

看著陸尋易的背影洋溢著幸福喜悅,周子修也不禁抬頭長嘆,心想:「……三十五歲啊……!不知不覺都過去十二年了……。」

 

 

此時,他的心裡卻想起了一個人,他脫下眼鏡,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仰著頭、閉著眼,輕聲說著:「……說甚麼結婚生子的……真是的……。」

 

 

休息了一會兒後,他再次戴上眼鏡,提起精神繼續工作……。

 

 

想當然爾,連著兩天各大媒體幾乎都以這場「世紀婚禮」作為娛樂頭條,加上緊接著發布的田荔葵再次懷孕的消息,引起不小騷動,伊甸的公關部接到不下百通的電話詢問相關事項。

 

 

兩個月後,在陸尋易的強烈堅持下,田荔葵二度息影,乖乖在家安胎。

 

 

「妳看!」田荔葵迫不及待從皮包裡拿出胎兒照片,遞給坐在對面座位、悠閒喝著飲料的方有祈,照片雖然不很清晰,但仍看得出兩個孩子的輪廓。

 

「還真的是雙胞胎!看來妳老公雖然一把年紀,還是挺行的!」方有祈閒著沒事,約了田荔葵喝下午茶。

 

「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大叔了好吧!」回想起來,田荔葵遇見陸尋易時,他已經三十四歲,現在都四十一歲了,活生生一個中年大叔。田荔葵補充說:「要不是他保養得好,我也不會選他!」她嘴上雖這麼說,表情卻充滿喜悅。

 

「這位幸福人妻,可以不要在一個單身女子面前曬幸福嗎?很傷的!」方有祈開玩笑說。

 

「那妳也去找一個不就好了!」

 

「妳以為這麼容易嗎?」方有祈說:「況且我剛回台灣,還要找房子、找工作,哪有時間找男人呢?」

 

「離開台灣這麼久,終於要回來定居了啊!」田荔葵說:「別擔心,我會幫忙的啦!不管是房子、工作、還是男人,通通交給我!」

 

「那就萬事拜託了,幸福人妻!」

 

 

當晚,陸尋易回家後,田荔葵就請他幫忙解決方有祈的事,陸尋易表示要一份工作容易,還說她就直接到伊甸上班,畢竟那日演唱會上的演出,大家有目共睹,這種人才自然多多益善。

 

 

「那住的地方呢?總不能一直住在飯店吧!」田荔葵躺在陸尋易的腿上撒嬌。

 

「我會再讓子修幫忙物色好的房子。」

 

「那我就放心了。」

 

「真大!」陸尋易突然話題一轉。

 

「你又說胸部的事了啊?」田荔葵表現得很無奈。

 

「錯!我這次是說肚子!」陸尋易摸了摸田荔葵隆起的肚皮,說:「上次妳懷桐桐的時候,一直到足月才這麼大,這次長真快!」

 

「當然啊!這次裡面住著兩個人嘛!」

 

「還有五個月才能見面,好久。」陸尋易發牢騷說:「要跟妳自在的做愛,更久!」陸尋易忍不住說出心聲,儘管田荔葵懷孕期間,他們仍有發生關係,但顧及孩子,沒法太過盡興。

 

「你腦袋裡就只有這件事嗎?」

 

「妳要慶幸,如果我不想了,要嘛我不愛妳了,要嘛我就是有性功能障礙,妳想要哪一種?」

 

「都不要!」田荔葵爬起身,在陸尋易唇上吻了一口,說:「你還是這樣最好!」

 

 

那晚,田荔葵半夜醒來,望著抱著自己的陸尋易,突然發覺七年的時間似乎也悄悄在他臉上留下痕跡,也感到有些心虛,後悔讓陸尋易等得太久,她在心中暗自許諾,在往後的日子裡,要用自己全部的心力帶給她的家人快樂。

 

 

她再次閉上眼,回到她的歸屬,依偎在他懷裡。

 

 

也許她不是全世界擁有最多的人,不過這份剛好的幸福,對她而言,就是最寶貴、也最美好的禮物。

 

 

她也會帶著這份禮物,繼續這段旅程……。

 

 

 

《總裁靠邊站     完》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