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皮保住了?

說出真相的俞襄姐躺在沙發上、伸了一個大懶腰,她仍然笑著,但這次是如釋重負的笑容。

 

 

巴檎去廚房倒了一杯溫牛奶給她,順口問了一聲:「這段時間妳去哪了?」

 

「蔣叔家!」

 

「妳真的在台灣啊!大鯊說妳沒出國是真的啊!」這個大鯊還挺厲害的、料事如神啊!跟他打好關係,下次叫他告訴我點股票的小道消息好了。

 

「妳躲到蔣叔家做什麼?」巴檎問。

 

「阿淳每天派人監視我,會妨礙我做事,我必須找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所以就逃到蔣叔家了。」

 

 

地點選得夠好的,秦政淳即使知道他躲在蔣正為家,也不敢叫人去一個重案組組長家裡鬧事吧!

 

 

「做什麼事?」

 

「這個就真的和你們沒有關係了,我也不想讓你們知道。」

 

 

俞襄姐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比較空曠的地方,面對我和巴檎九十度鞠躬。

 

 

「妳幹嘛?」俞襄姐從來沒這麼客氣過,怎麼突然對我們行禮?

 

「我欠你們一句道歉,很抱歉把你們牽扯進來,這本來是我自己的問題。」

 

「……。」

 

 

巴檎和我互看一眼,我們雖然對俞襄姐的所作所為感到驚訝,但也能理解她的初衷並沒有想害人,決定對付秦政淳,也是因為秦政淳先對巴檎動手。

 

 

「辛苦妳了。」巴檎走近她,摸了摸她的頭安慰她。

 

「……。」俞襄姐笑著抱住了巴檎,輕聲說了一句:「……累死我了……。」

 

 

俞襄姐回到房間小睡,她最後爬上樓梯的時候走路有些搖晃,她的臉色很差,應該也是撐著說完了真相。

 

 

「你不問她孩子的事嗎?」我還是很在意。

 

「問了也不能改變事實,就別再讓她難過一次了。」

 

 

雖然俞襄姐交代了一切,我心中的鬱悶還是沒解開,我還是不知道A是誰!

 

 

這個人是罪魁禍首,也是殺了新叔的兇手,我沒辦法去恨俞襄姐,我知道她已經盡力去保全她認為重要的人,可是這個A不同,他是衝著秦政淳和新叔去的!

 

 

秦政淳知道兇手是A,也要包庇他,他們有什麼關係?

 

 

後來我也不死心想從俞襄姐口中打聽A的身分,但是她死咬著不說。為了處理「聯和幫」的事情,她搬回了秦政淳家,正式接管「聯和幫」,我也再沒有甚麼機會能向她探聽了。

 

 

新叔的喪禮辦得非常隆重,黑白兩道都到了,政壇、演藝界的人也不缺,我忍不住猜想我生命的最後會不會也有這樣一場壯觀的典禮?會不會也有這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來送我一程?可是即使再風光,人沒了又有什麼意思。與其讓一堆做樣子的人趁我的死來替自己增加曝光度,我倒希望什麼典禮都不要,只要我在乎的人能在場就夠了。

 

 

青龍作為「神聯幫」的新任老大,那些平常和新叔有生意往來的傢伙都開始巴結他,青龍本來就是個雙面人,平常擺出和善的樣子,不過背後常常捅人一刀,尤其他還喜怒無常、喜新厭舊,今天欣賞你,明天可能就殺了你,其實他並不是一個當主事人的最佳人選,可惜新叔走得太急,我們一下子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頂替他的位置,青龍上位,總比玄武或朱雀來當好。

 

 

青龍年紀輕、加入我們的時間也不長,他上位自然有人不爽,所以以玄武為首的反對派時常找麻煩,青龍要我們不要和「聯和幫」對著幹,玄武就偏要生事,為這些破事,幫裡一直不太平,看來青龍要坐穩這位置還需要多一點時間。

 

 

我贊成青龍與「聯和幫」和平相處的決定,所以這段時間替他辦了不少事情,他也比較信任我,比起玄武和朱雀,我明顯升職了,但是每天也忙到要吐,我好幾天沒見巴檎了,好想他喔!

 

 

「小親親,快讓我充充電吧!」終於我找到機會可以溜去見巴檎。

 

「滾開!」我剛靠近他,他就把我踹開,怎麼吃點豆腐還是這麼難?

 

 

巴檎房裡放了一個大行李箱,他正在收拾衣物,他不是要丟下我自己出去玩吧!不准!要是路上有人對他圖謀不軌,我又不在身邊保護他,說不定就被拐走了。

 

 

「別走!留下來吧!」我把他的行李箱搬走,不讓他繼續整理。

 

「你鬧什麼?」

 

「不然帶我一起去,否則我不會讓你一個人出門的!多危險啊!昨天才有新聞單身女子出國自助旅行被人擄走強姦了!」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像單身女子?」巴檎一臉鄙視。

 

「你比單人女子還誘人耶!肖想你的人滿街都是啊!」

 

「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是同志!」巴檎撞開我,拿回他的行李箱繼續整理。

 

「那你要去哪裡?跟我說一下!」既然阻止不了,我要想辦法保護他。

 

「倫敦有一場醫學研討會,我要去參加,你別來打擾我。」原來不是出去玩。

 

「倫敦!你千萬別去海灘啊!」我抓著他的手懇求他。

 

「我哪有那個時間,又不是去度假!」他把手縮了回去。

 

 

幸好,我之前可是聽說倫敦郊區有一個海灘,號稱「同志天堂」,巴檎去了,百分之百會被其他變態奸污了。

 

 

巴檎電話響起,他回了幾句:「對……明天出發……那妳傳過來給我吧!」

 

 

「誰打的?」

 

「俞襄,她知道我要去英國,開了一張清單叫我幫她買東西。」女人就是愛亂買,巴檎太寵俞襄姐了。

 

「你這樣會把她慣成公主病!不對!是女王病!」我勸他:「我跟你說,上次我去她家談地盤的事情,她一下要喝甘蔗汁、一下要吃紅豆餅,吃不到就不做事,大眼熊被她整慘了!」

 

「她本來這樣,跟我有什麼關係?」

 

 

巴檎不知道他在不知不覺中培養出一個多麼可怕的女王,怎麼大家都對俞襄姐這麼放任哩!

 

 

「你對俞襄姐這麼好,就不能也分我一點點嗎?」最近我和巴檎感情雖然有進展,不過也只是維持在朋友階段,我遠遠不滿足。

 

「你沒事愛上我幹嘛?自找麻煩!」又是這句!他還是不明白,愛是不需要理由的!

 

「我要是知道原因,就不會陷得這麼深了!」

 

 

回想起來,我向巴檎告白之後也快過了一年了,我們之前打賭我要在一年之內追到他,不然就讓他割掉我的包皮,怎麼辦?剩下不到一個月了,難道小慶慶以後要裸體過一輩子嗎?

 

 

「那個……我說巴檎,你還記得那個嗎?」我來試探看看他還記不記得這個賭約。

 

「說清楚。」

 

「就是……那個……包皮。」我開始冒冷汗,這種感覺就像是一隻雞跑去雞排店問缺不缺食材一樣自找死路,但我又不得不問。

 

「……。」

 

 

巴檎沒有回答我,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嚇得我內褲都濕了,他到底想幹嘛?不是真的要對我下手吧?

 

 

「那種髒東西,我沒興趣!動手術還髒了我的手!」

 

 

意思是我的包皮保住了?爽爆了!小慶慶還是小慶慶原本的樣子!巴檎不愧是我親愛的傲驕帝,心疼我就心疼我嘛!還死撐著不承認,真可愛。

 

 

「我就知道你還是在乎我的!」我本來想給他一個擁抱,可是仍然被拒絕了。

 

「話說前頭,我是不會跟你有什麼關係的。」

 

「我懂!我懂!我等你就是了!」

 

 

喜歡一個人就是要給他空間和時間,反正我有信心總有一天他會被我的誠意感動,我一定可以等到他回應我。

 

 

巴檎出國的第一天,我就開始想他了,他說要去十二天,這十二天怎麼熬啊?

 

 

隔天晚上我去阿耿的酒吧喝一杯,順便跟他訴苦。

 

 

「怎麼才過一天?還剩十一天啊!」

 

「慶哥,你太誇張了吧!」

 

「你不懂啦!」這種度秒如萬年的感覺感覺只有戀愛中的人才會知道。

 

 

 

為了緩解我的相思病,我一連喝了好幾罐酒,要不是明天青龍要我去東部處理一件棘手的收帳案子,真想今晚就喝掛在這裡,就不用清醒著可憐地數日子。

 

 

 

在我要踏出酒吧的時候,我的手機收到了一封簡訊,這年頭竟然還有人傳簡訊,那肯定是廣告訊息或是電信通知。

 

 

 

我滑開手機低頭一看,是巴檎傳來的,我又驚又喜,馬上點開簡訊。

 

 

 

「巴檎在我手上,半小時內找到俞襄。」

 

 

 

 

 

 

《沒事愛上我幹嘛?   上篇》   完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