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之章 不可能的委託

      齊安恆站在白色長沙發前拿出他那寫著大大的「愛」字的ZIPPO打火機,幫自己點燃了一根菸。

 

      坐在他對面黑色大理石鑿刻而成的桌上,卓浩宇微微皺了皺眉頭與鼻子看著眼前這個萊貝市刑警大隊第九偵查隊的副隊長。

 

      這個男人,在事務所老闆──大妖怪鼠尾雲,蓋特.夏失去靈核及大部分妖力的時候,拿著本該沒有了作用的事務所名片、藉著理應流失的妖力出現在這……。

 

      不可能的事務所。

 

      「你知不知道最近有一則車禍死亡的新聞,內容是一個五十出頭歲的婦女開車自撞橋墩,車子其實沒受到什麼損傷,那名婦女也沒看到外傷,但她卻死了,而且死時的神情異常悽慘。」警官悠悠的吐了口煙。

 

      「好像有在學校聽同學提過,我自己是不太看沙爾摩福的沒營養新聞啦。」浩宇的眼睛還是沒離開齊安恆身上,彷彿想從他身上找出什麼不尋常。「這種自撞的案子不是常常上演麼?像齊叔你這樣的刑警居然會去注意這種普通警察經手的案子?」

 

      「魔鬼藏在細節裡啊,小鬼。」齊安恆叼著菸回應,「我的工作就是從這種看起來普通零碎的案子裡發現駭人的惡意,明明車子只有保險桿掉了下來,但駕駛卻七竅流血死掉,表情還好像看到什麼極為恐怖的東西,這樣子的死法怎麼樣都不正常吧,你說是不是?」

 

      「嗯哼。」

 

      「知道『THE   ROADS』這個YOUTUBER團體嗎?」

 

      「是最近急速竄紅的五人YOUTUBER團體吧,我知道。」浩宇回答。

 

      「死掉的婦女是他們團長阿斯的母親。」

 

      「你發現的線索應該不只這些吧?死時臉色怪異的亡者是某個名人的母親,這種事應該還不會讓你想到我們事務所才對。」浩宇雙手抱胸。

 

      「你說的沒錯,」齊安恆從善如流的點點頭,「因為一年以前,他們的前團員大舖,也是死於一場應該不會死人的意外,而且同樣死的莫名其妙,面色奇慘。」

 

      「喔?」

 

      「身為救生員卻在六十公分深的兒童池溺斃,而且搶救上岸之後也是七孔流血、面容驚恐,不是滲血是真的流血,這是我同事一再強調的。」警官推推他的半框眼鏡。「我女兒很喜歡看『THE   ROADS』拍的影片,我有空也會和她一起看,所以對『THE   ROADS』這個團體算是滿熟的。在聽到他們團長的母親也是慘死在這樣不起眼的意外後,我的腦袋就把這兩件事情連在了一起。」

 

      「你應該已經查到些什麼無法解釋的事了吧?」

 

      「的確,根據我的追查,在大舖死亡的半年前,還有另一個人也以相似的情形結束了生命。」齊安恆這次像是嘆氣般的吐出煙霧,「是大舖的女朋友,工作是舞台布置,作業時候從0.7公尺高的鐵架上摔下,年輕人的話很難會因此斃命吧?但是大舖的女友的確就這樣死了。」

 

      「而且也是七竅流血,神情驚駭萬分?」

 

      「除此之外這三起案子還有一個共同的疑點,」警官黑色且銳利的眸子看著卓浩宇,「那三個人死亡前都好像為了閃避什麼看不到的東西而做出了揮擊閃躲的動作和呼喊,無論是目擊者、還是行車紀錄器都提供了這樣的證據。」

 

      「喔?」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