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藏不漏

      我們一大早就騎著馬出發,從老伯爵那裏得到許多幫助也戴上許多食物和水,雖然我們兩人都受到老伯爵賞識,不過奈亞拉是最受老伯爵寵愛的,而我呢,簡直就像是一個他失蹤已久的孫子似的,對我憐憫又想笑我。

 

      「高文啊,你要好好跟著托特學習,他是個好騎士。」像極親爺爺的口氣跟著我說話還摸摸我的頭,送我一隻好馬和一把小短刀,而我原本戴在身上的長刀並沒有變動,伯爵告訴我這是一把好刀要我珍惜。

 

      「這幾天你就當托特的隨從好好服侍他。」

 

      「欸?」這我不懂!要我好好學習又要服侍他!是要我早點爆菊嗎?爺爺!

 

      「高文,要當騎士就得從隨從做起。」

 

      奈亞拉對我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真的很想拿東西往他好看的臉上砸過去。

 

 

      「我們出發了,請等我們的消息。」

 

 

      ……才騎了一會,我就想念現代生活,想念我的50cc小綿羊,我何苦早上去一趟書局摸了這本小說呢?然後花了錢買回家氣死自己,要不是封面是我喜歡的繪師,我才不會買!

 

      現在我該慶幸是我回家才打開被穿越嘛!

 

      「高文你再堅持一下,不然你下來牽著馬走。」

 

      「別開玩笑!這樣做哪跟的上你!」

 

      「可以啊,我騎慢一點。」

 

      「不要!黑火,我們走!」我拉起韁繩讓我的黑馬跑到奈亞拉前面,完全只顧著往一樣的方向走卻沒意識到可能需要轉彎或著走上別條路。

 

 

      「高文!」

 

 

      第一次聽到奈亞拉大喊,那瞬間對周遭警覺了起來才發現不遠處出現另外幾個騎馬的人,還在思考對方是不是騎士的時候,奈亞拉早已經拔出劍並快馬加鞭地衝過自己。

 

      對方也不甘示弱地拿出長刀要跟奈亞拉一決勝負,只是他的揮刀的方式對奈以拉來說滿是破綻,奈亞拉只是將身體請斜一邊,另一手握著刀一揮,那人身上立刻開了一個大洞,鮮血直流一下子就失去意識落下馬。

 

      可憐的同夥也是跟著第一個人衝來,奈亞拉的行動沒有任何猶豫他手一轉把第二個人的腦袋砍下,雖然第三個人已經拉緊韁繩讓馬轉身要逃走,然而他並沒有逃出奈亞拉的手掌中,只見他接著抽出腰間的小刀,手一甩精準的將小刀刺中那人的後腦。

 

      沒幾分鐘,奈亞拉就殺了三個人,簡直神技!那已經不是上下左右AB的問題了,根本行於流水般的殺人!

 

      自己還沒上過戰場只聞過同伴受傷的惡臭,根本沒見過死屍的我看見那些新鮮的屍體還曾經是一個活人,現在卻躺在地面上流失著溫度驚恐地朝著天空看。

 

      鮮血的臭味帶著些許溫度並帶著黏膩感還有腥味,那種味道雖然並不會令我感到作噁卻仍然讓我感到不舒服,殺了這些人的奈亞拉緩慢地過來,他坐在馬上悠閒地將刀上的血擦拭乾淨。

 

      「下來吧。」說這句就下馬對著其中一個屍體翻動其身上的衣物,找到值錢的東西就裝到馬背上的袋子中,奈亞拉指著其他兩人的屍體示意要我也這麼做。

 

      「一定要嗎?」

 

      「以後還是要。」他不以為然的說著繼續收刮死者身上的東西,看來我還是逃離不了這種事情,也只能硬著頭皮走過去將那些人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拿走。

 

      「他、他們不是騎士?」

 

      在自己面前的是第一個被砍到腹部的人,肚子上開了一個大洞卻還活著,失去意識的他仍然露出痛苦的表情,自己忽然萌生出想要救人的情緒,可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別讓他痛苦。」奈亞拉拿著自己的長刀走來想要往這人的脖子刺下去。

 

      「欸!」自己的聲音沒有制止他的手,那陌生人就被這一刀斷了氣,脖子流出的鮮血並不多,大概身體的大洞已經讓他損失不少血液。

 

      「不然你會動手嗎?他們只是一般盜賊,倒是偷了不少好東西,幫我擦乾淨,我要去牽馬。」

 

      當然不可能動手,這是殺人……但是那傢伙不動手的話死的會是自己。

 

      「那個……謝謝。」

 

      不知道奈亞拉有沒有聽到,他依舊做著自己要做的事情,我們最後拿走那三個盜賊的馬還有值錢的東西離開,甚至沒有埋葬他們就放任屍體在森林中腐敗。

 

      或許不想在屍體附近紮營,奈亞拉帶著我趕路到了一個他個人常使用的據點,是隱藏在森林中一塊大岩石中的被矮樹和其他碎岩隱藏山洞,洞口正好被小岩石擋住若不是刻意走進,根本不會意識到那裏有個洞口。

 

      那個據點可以讓馬進入,而進到面空間大的離譜,裡面居然還有生活用品和簡易的家具!

 

      等等等!我說這也太舒適了吧!!!別給我馬上煮水做飯啊!!!剛剛那個險惡的氣氛怎麼不見了!!我們身上還有殺人的血腥味吧!別遺忘了!

 

      「擦身體,晚點我做飯。」奈亞拉把熱水泡過的毛巾丟給我,然後自己也拿了另一條毛巾,便脫下皮衣開始擦拭自己的身子。

 

      看來又是得跟他坦誠相見的一起過夜,我的天啊,這傢伙都計算過了吧!

 

 

_待續_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