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青春,你的眼淚

那年我十七歲,我和她是同窗,今年我們十八歲,我們又差一點是同窗,真的只是差一點。

 

 

 

 

 

因為他的動作很慢很慢,高中時的我們就給他一個封號,成天喚他阿罵,之所以是這個「罵」,純粹只是因為手機打字比較方便罷了,一直到現在說到高中那經典的風雲人物,我想阿罵始終還是佔了一席之地吧。

 

 

高三上學期那時他跟我一個同學分手,分手了之後他可以說是成天都在哭,不是哭就是沒來上學,就算來上學了也在哭,那時我覺得他可以在這種關鍵時刻把時間留給眼淚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我忙著背誦課本知識,但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會看早晨點名他有沒有到,老師站在台前,皺起的眉使得他的臉色更不好看,不停唸著,又沒來上學了啊。

 

 

我高中並不是特別關心同學的人,我忙著顧自己的課業顧自己的心情,原諒我,高中那時太多瑣事了。但我總會有幾個很好心腸的同學去關心沒來上學的人,坐我後面那個女生有時候都會跟我說,「阿罵又沒來上學了啊!明明昨天我們聊天他有答應我說要來上學的。」這只維持了一陣子,後來有好一陣子卻再也沒見他的消息。

 

 

事情鬧得很大,因為阿罵再不來上學,請假天數就快超過學期二分之一了,按照學校規定這樣會直接退學,後來我聽說阿罵要直接休學,這個消息就像低電流,很緩很輕,卻是一種慢性警告,我那時候想,我是不是應該也給他一點關心才對?我有點後悔自己總是那麼自私只顧著自己,但卻很矛盾的又想,現在講也來不及了吧,這樣打退堂鼓了。

 

 

記得有一次的假日自習,一到十點那堂二十分鐘的下課我就拉著她去旁邊頂樓廣場散步。

 

 

「阿罵,你哭多了會變弱哦。」我永遠記得這句話,那個混蛋曾經對我說過,有機會再講混蛋的故事。

 

 

「......你這樣講等下我又哭了......」紅暈從他的眼周散開,就連語調也伴隨鼻音。

 

 

 

 

 

我在想她是不是預支了未來的眼淚?我可以懂她的失戀,可以懂她的難過,可以懂她的壓力,就只是無法懂她的青春。

 

 

 

 

 

結果不知道怎麼的,學期快結束阿罵每天都有來學校,沒有退學也沒有休學,順利結束了上學期,但下學期一開始又是頻繁的缺席。

 

 

下學期每個人都忙著準備統測,無暇管到底誰有來誰沒來,誰病假誰又偷懶請了睡覺假,只看到每個人眼下的黑眼圈越來越深,每天一張的麥克筆作業都搞得我們半夜才能入睡,甚至有人作業開始缺交,完全無視老師說缺交的人等到六月會扣押畢業證書。阿罵就是那個很慢悠悠的人,作業也有缺交,考試也沒怎麼在讀,可以畫一張作業畫整天,好像她有一大把的時間,怎麼揮霍都沒有關係。

 

 

到了五月考統測,六月放榜之後,他的分數排名是我們班第二名,而我也才第五名而已,我在那刻懂了什麼叫天生優勢,但我也不怨什麼,因為我都盡全力了啊,我只希望我們到大學還是同學。考完統測之後反而又是一連串的忙碌,準備作品集、面試、處理備省資料、送印、寄出,我準時地完成,阿罵又是用一個不符合氛圍的速度,但也是完成了這些事。

 

 

 

 

 

六月我們畢業了,那天早上有個同學送給了班導一大束玫瑰花,班導把玫瑰分給每個同學,因為我去預演頒獎,拿到花的時候已經是典禮結束時,典禮結束後,我們以畢業生的身份走出學校,在那下坡我和阿罵並肩走著,阿罵的媽媽走在我們後面,下午我還跟他們一起去吃了定食,邊吃飯時我和阿姨聊著大學的面試日期,阿姨說,「到時候再見囉。」

 

 

我跟阿罵推甄的學校都相同,就連系所也相同,所以面試日期都一樣,但那三天,阿罵也都沒到,之後我上了第一志願,去了台科,阿罵則是靠分發,去了北科。

 

 

 

 

 

考統測以前,我們又在頂樓廣場聊天,聊著畢業那個三個月的暑假要一起出去玩,這件事隨著畢業就不了了之,一直到最近買了新相機要拍照,我才約了阿罵。

 

 

我問他說我們要拍什麼呀?他說想拍青春的感覺,我納悶了,笑著回他,那不就要拍你在家裡嘛!他回我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符號。

 

 

我們確定好主題是青春,我叫她穿著高中制服來我家,我們上頂樓去拍照,過了兩天,我突然又密他,「欸!那我想拍你哭的表情!」說完之後我覺得我很像怪胎,別人青春都拍小清新,拍甜蜜,拍青澀,但我覺得那不是我跟他的青春。

 

 

我的青春忙著讀書,忙著給自己壓力,忙著憂鬱,忙著自己邊寫信邊哭;阿罵的青春忙著戀愛,忙著社團,忙著請假,忙著每日每夜的哭泣。

 

 

我覺得哭臉才是對我們青春最棒的詮釋,其實我們都不太快樂,其實我們都不太去關心,其實我們都很愛哭。

 

 

我又默默的在推特訊息欄打下一行字,「......靠,我是不是史上最機車的攝影師啊哈哈哈哈哈~」

 

 

過沒多久他讀訊息了,他先丟一個驚嘆號給我,我以為他要拒絕,結果他說,「我喜歡!」

 

 

 

 

 

到了拍攝當天,他一早傳訊息跟我說他遲到了睡過頭,會晚一點到,對於他這種行為我的縱容度超高,說沒關係,叫他到了再跟我說。

 

 

我想到畢業老師送的那朵玫瑰花,我因為懶得處理就一直放在床頭櫃那,從畢業那天看著鮮紅的玫瑰逐漸枯萎,到今天已經是一朵乾燥花,我跟阿罵說叫他拍照拿著那朵花,拿著班導送的那朵花。

 

 

拍攝過程,我也是不忘了繼續刁難他,叫他坐在頂樓別人廢棄的傢俱那裡,叫他醞釀情緒開始哭,我又把一盆乾燥的草搬過去,叫他一下趴著一下靠著,最後叫他躺在地板上,過沒多久下雨了,我叫他去那裡淋雨,我想拍雨珠滴在鏡片上的感覺,他淋完雨之後,我又叫他回到那個小角落,叫他躺在那裡,繼續哭,叫他拿好玫瑰花,然後,繼續哭。

 

 

 

 

 

 

 

 

這朵花意義很重大,代表你的眼淚為了愛情,代表我們畢業那天班導的祝福,代表我們對高中所有的追憶,全都投射到這一小朵花上。

 

 

 

  親愛的,你就像那朵玫瑰一樣,枯萎以後,仍然芳香。

 

 

祝福我們的大學生活,仍然苦澀又堅強。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