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回合

撒落的夕陽伴隨著我們兩人身影,走道熟悉的十字路口我向他道別,轉過身走到一處四層樓獨棟的房屋前,舉起手在胸前劃下十字祈求今日不要再見到某些情況,可岡這麼想時身旁傳來熟悉的聲音。

 

「弟,你回來了。」

 

我轉過頭看向來者,金髮馬尾,立體的五官還有一雙深邃眼眸,臉上揚起地笑容如同一抹春風般飄過,他抓著身旁依靠的女子走來身旁。

 

「等一下不要來四樓,知道嗎?」

 

穩重的聲音講完後打開門進入房屋當中,我在他身後輕嘆了一口氣。

 

「唉~知道了,大哥。」

 

他就是我大哥”張善榮”職業酒店老闆,調酒師還有一個身分是BDSM的調教師,至於什麼是”BDSM”就是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即B/D),支配與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即D/S),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即S/M),就這三種的簡稱。

 

聽這些名詞雖然感覺有些負面,但每次大哥帶回來的女生,然後回家時都十分開心且有時還來家裡詢問大哥是否在家?不過大哥每次都跟我說:

 

「遇到這樣的人,請她打我手機,還有告知她,要是她下次直接來這邊,她肯定不會好過,你就這樣告知她就好,明白嗎?」

 

大部分這樣告知過後都會鬱鬱寡歡地回去,不過下次就沒有再看到她們的身影,或許被大哥帶到哪了也說不定。

 

叮咚~

 

門鈴聲響起,轉過身打開通訊器。

 

「請問你找誰?」

 

「聽這個聲音,你是老師的弟弟,對吧?請問老師他在家嗎?」

 

「梁先生我這就開門。」

 

「喔,謝謝。」

 

我打開屋門讓外面的男子近來,他穿著一身普通的黑色西裝,以及雜亂的黑色短髮,側揹一個包包,他是我二哥”張善傑”的責任編輯”梁雨彭”,我記得沒錯他大概是前兩個月才來當我二哥的責任編輯。

 

可真是辛苦他,畢竟當我二哥的責任編輯不好當,因為他有時脫稿一下子就是半年或一年以上,會給出版社很多的麻煩,但二哥已是出版許多知名BL小說的作家,且近幾年來BL閱讀者瞬間爆增,讓二哥的知名度瞬間提高不少,有時還會有粉絲寄來的信件。

 

我真搞不懂他們是從哪裡拿到的住址,正常來說都不是會寄去給出版社,再由出版社轉交給作家嗎?

 

跟隨梁先生的腳步來到二樓,看見他不斷敲著門,但門後卻沒有任何反應,看來二哥不想出來面對,我走到他身旁。

 

「讓我來吧。」

 

「恩。」

 

叩!叩!

 

沒有反應。

 

叩!叩!

 

依舊沒有反應。

 

「難道老師他不在嗎?」

 

「肯定在,畢竟哥哥他是家裡蹲。」

 

「那……老師!」

 

他往裡面大喊,我馬上摀住他嘴巴。

 

「你這樣會讓他不想出來,你先到旁邊一下。」

 

「喔。」

 

他往旁邊退,我再一次敲門。

 

叩叩。

 

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二哥,我要出去買東西吃,你要吃甚麼?」

 

說完後門緩緩打開,裡面探出一個睡眼惺忪的男子,且頭髮雜亂無章可身上散發出一股清香,但身後的房間卻有股濃厚的臭味,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他緩緩揚起一抹笑容,並拿出錢包抽出一千塊遞給我。

 

「幫我買……」

 

他尚未說完時梁先生從旁將門往外拉開說:

 

「老師,新刊呢?」

 

他呆愣地看著眼前的梁先生,我馬上擋在他們兩人面前。

 

「梁先生,你不能這樣,我哥被嚇到了。」

 

「但是……」

 

他緩緩垂下臉龐。

 

「弟,我沒心情吃了。」

 

他將手中的錢塞回錢包當中,然後轉過身準備回床上,這時梁先生上前抓住他的肩膀。

 

「等一下!」

 

碰!

 

下一秒鐘梁先生被推倒在地,二哥將他雙手抓住,整個人坐在他的身上,手指撫起他的下巴。

 

「既然你不讓我吃東西,還要新刊,可以,就將你自已奉獻,如何?」

 

二哥舔抹了一下嘴唇,看來門外的祈禱沒有用。

 

「哥,等一下,我買給你吃,你別亂對他人動手。」

 

二哥瞬間眼睛發亮,並站起身走到我身旁。

 

「真的嗎?那我要吃滷肉飯、炸雞塊、雞排、山藥餅還有潤餅以及珍珠豆花,還有、還有巧克力奶油鬆餅,麻煩你了。」

 

他說完後我嘆了一口氣。

 

「哥,你吃的完嗎?」

 

「當然。」

 

「好吧,那走吧,梁先生。」

 

他轉過身看著我。

 

「可是…..」

 

「你待在這裡小心變成素材,所以跟我一起去買,還有……我等一下再跟你說。」

 

「喔。」

 

梁先生站起身跟我一起出門,我搖了搖頭。

 

「怎麼了?」

 

梁先生提著東西站在我身旁,我轉過頭看了他一眼。

 

「下次別這樣,不然我可救不了你。」

 

「恩。」

 

梁先生一副事不關緊要的樣子讓我搞不清楚,反正他人心裡我也不想搞懂,話說介紹我兩個非常獨特的哥哥後我父母就十分平凡,因為目前兩人都是退休公務員,所以基本常出國不太在家中。

 

「弟弟,你的好了。」

 

炸物店的老闆對我說了一聲,我拿出錢包正當要抓出硬幣時,其中一枚掉在地板上,轉過身想要彎下撿拾,突然身體往後整個人貼在一個男生的身體上,我轉過頭看著他。

 

「你可以再犯傻一點,善良。」

 

他說的同時一道摩托車聲過去,我聽見後不經吐出舌頭說:

 

「哈,好啦,我知道了,麟天」

 

「話說你買這麼多是要做甚麼?」

 

「我家人要吃。」

 

「恩,那有哪裡受傷嗎?」

 

我搖了搖頭。

 

「沒有。」

 

「那我就先離開了。」

 

他離開身旁,梁先生一臉驚愕地看著我。

 

「還真危險。」

 

「是啊。」

 

「話說剛才那位是你同學?」

 

「恩,我同學名叫”楊麟天”。」

 

「他很高呢。」

 

「是啊,畢竟他可是我們學校籃球隊的明星成員。」

 

「話說你現在在讀高中?」

 

「恩,怎麼了?」

 

梁先生搖了搖頭。

 

「沒、沒事。」

 

「我知道我的臉很幼齒,很像國中生,不用你講我就知道了,走吧;快回去,二哥大概等到有點不耐煩了。」

 

「恩……」

 

 

那一天回去過後梁先生拿到他所要的稿子,而我跟二哥解決買回來的東西,大哥則送一臉高興的女子回家。

 

隔一天來到學校一如既往的在社團活動結束後;我來到體育館等待麟天結束,每次來到體育館都感覺有一股濃厚體臭味,非常不好聞,但不知為何卻有一群女生時常圍繞在體育館內,正當思考時突然一隻手抓住我的頭。

 

「走吧。」

 

我轉過頭當他鬆手時舉起手捏住他的耳朵。

 

「可以別這樣嗎?還有那群女生你不用處理嗎?」

 

我看向一旁虎視眈眈的女同學們,麟天看了她們一臉後露出淡淡地笑容揮手,她們瞬間興高采烈地互相竊語,然後繼續跟我走出校門。

 

「我比較想跟你一起走。」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好吧。」

 

我不想多去詢問,因為這是他個人私事,況且跟他一起走也蠻安全地,畢竟碰到甚麼還有一個人可以照應。

 

「話說昨天在你身邊的那個男生是誰?」

 

「昨天?」

 

「恩?怎麼了嗎?」

 

為何他會詢問昨天梁先生的事情?難道他們有見過面嗎?這不太可能吧,畢竟梁先生我也只看過他幾次,大概是五次還是六次有點忘了,對了!為何梁先生這麼常跑來,明明截稿日是昨天,可是兩個月就跑來五、六次,雖然第一次是來見二哥打招呼,但後面的三、四次有必要嗎?

 

況且梁先生手中應該不只有我二哥這名作家吧,應該還有其他作家,難道都不用去關心嗎?難道是跑來討論劇情,應該是吧,畢竟網路上他們是否有聯繫我也不太清楚就是了,只是希望他能夠做久一點,因為……

 

「沒事,我先走了。」

 

他轉過身離開我身旁,我猛然回過神看著他的背影。

 

看來沒有回答他的問題有點生氣,明天在跟他說好了,反正去學校還碰的到面。

 

快要接近家時見看門外停一輛警車,一般人看到警車應該會感到驚訝,但我不以為意,因為大哥他……

 

緩緩扭動的身軀想要掙脫束縛,喘吁嘴唇吐露出徐徐地氣息,嘰呱的開門聲使他有些不安,臉上流出汗水,汗水順著肩頸貼入制服當中。

 

「還要繼續嗎?」

 

「你一定要幫忙。」

 

「我的規則你最清楚了,等你解開,我就幫你。」

 

善榮手指撫起對方的下巴,他腦中思考著如何解開善榮的繩結。

 

我站在一旁看著兩人。

 

「重雲哥,要不要我幫你解開?」

 

我看著坐在椅子上被綑綁的警察說,他搖了搖頭說:

 

「不用,這回我絕對可以掙脫。」

 

「就算你不掙脫,我哥還不是會幫你。」

 

「不行,這次我絕對要掙脫,要不然又要到你哥的店裡當三個月的服務生。」

 

「有什麼關係,當作外快做難道不好嗎?」

 

我靠近他的身旁,他看著我說:

 

「我才不要!」

 

「我先上樓,等到這傢伙掙脫開來在告知我。」

 

大哥轉過身準備走上樓,他轉過頭看著大哥。

 

「你想逃,你就這麼怕我掙脫開來?」

 

「……從小到大,你還沒掙脫我的束縛過。」

 

大哥說完過後走上樓且在離開前還提醒我不准為重雲哥鬆開。

 

「可惡!話說這傢伙還真不會手下留情,還有這到底怎麼解啊!」

 

「就說我來幫你。」

 

「不用,對了,你上課還可以嗎?」

 

「恩。」

 

「我記得你現在是高中,沒錯吧?」

 

「是啊。」

 

「那好好加油。」

 

他說出這句話時,我不經心中想著”你才應該好好加油”。

 

「恩,那我先回房了。」

 

等到我晚餐時間下樓時重雲哥已經不在客廳,而二哥正在準備晚餐,我來到他身旁。

 

「今天吃甚麼?」

 

「咖哩飯。」

 

看到他正在炒洋蔥還有肉大概還要再等一段時間,於是走上樓到大哥房門。

 

「大哥,今天二哥煮咖哩飯,你要下來吃嗎?」

 

房門打開他看我一眼。

 

「恩,走吧。」

 

我走在大哥前面回到廚房,大哥看見二哥正在拌蔬菜。

 

「需要幫忙嗎?」

 

「冰箱裡還有一點生菜,看你們要不要吃生菜沙拉。」

 

「恩。」

 

我站在一旁看兩位哥哥做料理,而自己在一旁等待,突然間有種不明的爽。

 

吃完飯後兩人命我出去買東西,且清單上的東西有很多,雖然想要騎腳踏車出去,可是腳踏車沒有車籃也沒用,於是打電話請麟天可不可以一起幫我提東西,代價就是買東西給他吃。

 

出了超市我們走到附近的公園休息,打開再超市裡買的冰淇淋。

 

「果然還是這家的好吃,話說你吃甚麼口味?」

 

「草莓。」

 

他輕輕地舔抹冰淇淋,要是他這樣被女生看到一定有些人會想要拿起手機拍照,應該是吧,畢竟麟天在國中時期就是風雲人物,功課雖然一般,但籃球技術讓他可以拿體育獎學金上高中,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怎麼了?」

 

他轉過頭看著我,我發現到他嘴角邊有殘留;順手伸去抹了一下後伸入自己的嘴巴。

 

「草莓也不錯吃,話說跟你的感覺好不一樣。」

 

吃完手中冰淇淋過後轉過頭發現他一臉呆愣地看向我,我看見他走中的冰淇淋已融化一半且滴落在他褲子上。

 

「麟天,你的冰淇淋。」

 

「啊!」

 

驚嚇一下後他手中的冰淇淋掉落在地板上,我們兩人看著掉落的冰淇淋。

 

「真可惜呢,話說麟天你怎麼會這麼不專心?」

 

「沒有,我剛才在想東西,一時恍神了。」

 

他搖了搖頭。

 

「喔,那就先回我家洗一下澡,怎麼樣?」

 

「這樣不是打擾?」

 

「不會啦,畢竟我也搬不完這些東西。」

 

「恩。」

 

他來到我家洗了一下澡後我跟大哥借一條褲子給他穿。

 

「這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啦,對了,你先回家吧,我明天再把洗好的衣服拿去學校還你。」

 

「這……」

 

他一臉擔憂的模樣讓我不經舉起手敲了一下。

 

「不用擔心,還有記得回家要將這件褲子洗乾淨,因為是跟我哥借地。」

 

「那……」

 

他感覺想要還來,但我舉起雙手拍了一下他臉。

 

「就跟你說不用擔心,回家吧,明天學校見。」

 

「恩。」

 

他離開家後我突然想到某件事情好像沒說,不過應該沒甚麼大不了吧?

 

 

隔日他將褲子還給我,我也將他的褲子還給他,然後他再也沒有跟我提到任何的事情,接著幾個禮拜過去,期中考即將降臨到眉間,幾位女同學去到他的桌旁講了一些話,然後放學時。

 

「你接下來兩天有空嗎?」

 

「怎麼了嗎?」

 

「因為她們邀我去圖書館看書,想問你有沒有空。」

 

「喔,當然可以啊。」

 

「那明天早上九點在公車站牌見面。」

 

「恩。」

 

答應了他,於是回家過後告知二哥明天我會不在家。

 

「難得看你去圖書館。」

 

「還好吧。」

 

「也是,只是自從上了國中後就比較少去,看來有點愛玩。」

 

「哪有愛玩,只是有點遠,且有電腦又何必去呢?」

 

二哥搖了搖頭。

 

「看來不該給你電腦。」

 

「現在國、高中都有電腦作業,且老師還會即時在網路上抽考,不給我電腦難道要我死當嗎?」

 

二哥想了一下後說:

 

「也是,反正去圖書館也好,用網路也罷,只要使用妥當就好了,先這樣了,好好洗碗喔。」

 

二哥說完後走回房間留下餐具給我整理,爸媽在不回來,我都要變成管家婆了。

 

隔天,準備好後走到公車牌四處看了一下,他還沒有來所以做在椅子上閉一下眼睛,畢竟難得休假還是有點想睡,這時臉頰感覺到一抹溫柔的觸感,那應該是手指吧,當我睜開雙眼時麟天站在面前,且一隻手擺在後面不知道在做甚麼?

 

「怎麼了?」

 

他搖了搖頭。

 

「沒、沒事。」

 

「好了,走吧。」

 

「恩。」

 

我們搭上公車來到圖書館,這時幾名女生走來到他的身旁,其中一人開口說:

 

「等一下我們要吃甚麼?」

 

「小琴,都還沒開始就在想吃。」

 

另外一人吐槽她,這時一人附和。

 

「是啊,都還沒開始呢。」

 

吵鬧的聲音瞬間在麟天身旁展開,我聽得有些厭煩,畢竟等一下要去圖書館,又不是去夜市三姑六婆在吵甚麼?

 

「要走了?」

 

不耐地看著她們,其中一人語氣不悅地說:

 

「喔,那先進去吧。」

 

甚麼東西啦!?當下心情有些不太開心,進去圖書館後認真讀書的大概就我一人,因為全部的女生都圍繞在他身旁詢問或者看一些美食的書籍,以及查等一下要去哪邊等等之類的事情。

 

走出圖書館後總感覺有些疲倦,於是我揮手向他們道別,回到家時二哥剛好在客廳。

 

「怎麼這麼早?我還以為你會連晚餐都在外面吃呢。」

 

「就只是想先回來。」

 

這時門鈴響起,我打開通訊器看見是梁先生後開門,梁先生走入馬上詢問我。

 

「老師在嗎?」

 

「他不就在那?」

 

我指向在客廳的二哥,二哥見到梁先生。

 

「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只是想跟老師討論下一個作品。」

 

「網路上不是已經談好了嗎?還有你每個禮拜都來我一家一天是沒事做了,還是你來監督我啊?」

 

二哥心情有些不悅,為了避免掃到颱風尾,於是走上樓回到房間休息,這時一通網路電話打來。

 

『你明天有空嗎?』

 

我聽見他身後繁雜的女生聲音心情有些不太好。

 

『沒空。』

 

『那晚上呢?』

 

『沒空。』

 

『……』

 

見他不開口後說:

 

『沒事我就掛了。』

 

『你心情不好?』

 

『沒有。』

 

這時他身旁女生說:

 

「麟天你打給誰?」

 

「我……」

 

不知道為何有股不明的火上來。

 

『如果沒重要的事情我就先掛了,我還有事情,掰~』

 

逼~

 

掛掉電話後打開電腦看一些英文對話的影片,然後在網路上拍攝一些遊戲的影片分享出去,弄完過後看電腦上的時間發現已經到六點多,於是下樓到客廳看見二哥正在吃飯,我到他身旁看了一下菜色發現都是喜歡的菜,於是快點解決飢餓感。

 

那天晚上二哥同樣窩在房間,而我也一樣回到房間休息,至於大哥應該這在上班,畢竟開酒店都是這個時間比較忙碌。

 

叮咚~

 

門鈴響起,我走下樓打開通訊器沒有看見人影。

 

「請問你是誰?」

 

「我找善良,我是他同學。」

 

我轉過頭看時鐘發現快要十點。

 

「你回去,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

 

「你是善良是嗎?」

 

「快點回去吧。」

 

「那明天我跟你約同樣時間;同樣地點,記得要來喔。」

 

他說完後就離開。

 

為何他要來找我?我抓了抓頭,反正明天就知道。

 

頂著黑眼圈來到公車站,昨晚不該看影視劇,看那麼晚不過看一下四周發現他還還沒來於是再次小睡了一下。

 

這次仍然感覺有人在摸我的臉,當睜開雙眼看見麟天將一隻手放在後面,而且跟昨天是同樣一隻手。

 

「所以有什麼話嗎?」

 

「我們去逛街。」

 

「甚麼?下個禮拜就要期中考了,我才不要,我要回家。」

 

當我站起身準備離開時手被拉住,轉過頭看見他拉住我的手。

 

「你做甚麼?」

 

「你喜歡我嗎?」

 

「甚麼?」

 

他的問題讓我感到困惑。

 

「當然喜歡啊,不然幹嘛跟你當朋友。」

 

「果然。」

 

他鬆開手時一臉失望的模樣讓我感到有些愧疚,但為何會有這種愧疚感我就不太清楚了。

 

好煩喔!

 

「好啦,跟你去,去哪?」

 

「謝謝你。」

 

他臉上馬上揚起一抹笑容,我不經懷疑起他上輩子是不是狗?或者是狼?感覺比較像狼,畢竟他總是感覺高高在上的模樣讓人難以靠近。

 

跟他逛街時沒有發生甚麼特別的事情,只是一路上他不管點飲料還是點心都有加草莓。

 

「你很喜歡吃草莓是嗎?」

 

他點了點頭。

 

「暑假時要不要跟我去鄉下,我親戚那裏有種草莓園,怎麼樣?有機會一起去如何?」

 

「好。」

 

我們下公車走在回家的路上,到了交叉口我揮手準備離開時,突然一雙手從後面抱住我。

 

「你怎麼了?」

 

他馬上鬆開雙手。

 

「抱、抱歉。」

 

我轉過身看著他離去,雖然不懂他為何擁抱我,但擁抱時的雙手卻有些顫抖,這是怎麼回事?

 

 

期中考期間我都沒有心思去想那件事情,他也沒有去提那件事情,我們兩人到了期末考過後準備放暑假前。

 

他身旁圍繞著一群女同學談論著暑假期間要去哪裡玩,突然手機上傳來一封簡訊,看著上面電話號碼是他,於是打開來觀看。

 

“放學時等我一下。”

 

單單幾個字為何要用簡訊傳來,難道自己走過來不能講嗎?

 

我轉過頭看著他時眼神相對,他露出淡淡地笑容,我吐出舌頭裝鬼臉給他看,他笑了一下轉回去,這時身旁的女同學紛紛詢問。

 

放學時,我準備從社團離開時,一人從後面抓住我。

 

「學弟,等一下,你可以幫我一下嗎?」

 

「南盛學長,怎麼了?」

 

「抱歉,因為借了太多書,一個人有點搬不動,所以…..」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書本,那些書本從上個禮拜就看到過,且還越來越多,本來想詢問究竟是誰借,但在圖書社也算是正常的事情,畢竟這裡以看書寫讀書心得為主要活動,且讀書心得還會擺在網路上面分享,有時會得到不少的回應。

 

「恩。」

 

抱起箱子時想起跟他放學有約,但每次都是我等他,這次換他等我也不錯,來回兩、三次過後才將書搬完。

 

「學長,這些究竟積了幾年啊?」

 

「一個禮拜,且很多都是大家借了就忘記還,我剛才才將一部份整理好。」

 

「學長,你真是辛苦了。」

 

「要是在暑假前沒有整理完,圖書館就不太可能讓我們借書,畢竟社團有跟圖書館達成協議,只要在寒、暑假前將書還完就好了。」

 

「還真是方便。」

 

跟學長一邊聊一邊回去時才發現已經晚上了,回到社辦看見麟天站在門外,我這才想起今天有跟他約。

 

「學長,抱歉,我要先回家。」

 

說完後馬上跑進房間當中,然後提起書包走出時看見學長與麟天兩人對視,且麟天的眼神有些兇狠。

 

「麟天,走了!」

 

我抓起手拉他走人,而學長揮揮手說:

 

「學弟,謝謝你。」

 

走出校門時轉過頭看著他,發現他的表情十分不爽,雖然跟他平常的表情差不多,但可以隱隱感覺到有種不悅散發出來。

 

「你是怎麼了?讓你等一下難道不行嗎?況且是你有事找我,又不是我有事找你,你發什麼脾氣啊!」

 

舉起雙手掐住他了臉頰,他依舊一副凶狠的模樣。

 

「怯!要是這樣我就自己回家!」

 

轉過身想要離開時突然被一雙手抱住,轉過頭發現他將臉龐埋入我肩膀當中。

 

「剛才那人是誰?」

 

「是我學長,怎麼了?」

 

「他有對你做甚麼嗎?」

 

「什麼做甚麼?你在想甚麼東西?還有快放開我!」

 

我看向四周發現沒有任何人經過,一邊感嘆幸好這條小巷很少人經過,一邊也感覺不太好,畢竟要是有女生走過這條小巷,那很容易就被當下歹徒下手的目標。

 

「我不放!」

 

「等一下,你今天到底怎麼了?」

 

我扭動身軀欲擺脫,但他卻抱得很緊讓我無從鬆脫。

 

「話說前幾個禮拜的那名男子,你還沒跟我解釋他是誰?」

 

「前幾個禮拜?我碰到很多男生,你到底在講誰?」

 

「就是穿西裝跟你一起買炸物的男子,他跟你是甚麼關係?」

 

「甚麼?甚麼關係?你到底想說什麼?」

 

感覺他好莫名其妙,畢竟哪有人一直詢問誰誰誰跟我是甚麼關係?

 

看他緊抱著我不放,我放棄了掙扎直接拖著他向前走了幾步。

 

「你到底想做甚麼?」

 

他輕輕地在耳邊說:

 

「我喜歡你。」

 

「這我知道,你可以放開嗎?我想要回家!」

 

「但你不了解,我很久以前就喜歡你。」

 

「我也很喜歡你,可以了吧?我好累喔~」

 

我抬起頭看著天空一臉無奈的模樣,他緩緩放開了雙手。

 

「抱歉,讓你困擾了。」

 

「話說!」

 

我轉頭注視他時,他的臉龐突然靠得很近很近,柔軟地感覺透過額頭傳遞開來,這時他身後出現一人,並抓住他的肩膀往後拉。

 

「你這傢伙,想對我弟做甚麼?」

 

我看著他身後的男子。

 

「大哥!」

 

「弟,你沒事吧?你這傢伙是誰?」

 

大哥鬆開麟天的手,麟天轉過身不理會他,大哥有點生氣想要將麟天轉回身時我出手阻止說:

 

「大哥,好了,還有他是我同學,看制服就知道了吧。」

 

「雖是如此,但這傢伙也太傲慢了,以為我們家好欺負嗎?」

 

麟天轉過身注視個大哥。

 

「你是善良的大哥是嗎?」

 

「喔~我還以為你啞巴呢。」

 

「我喜歡他。」

 

「噗!」

 

大哥原本兇惡的樣子不自覺地笑了一聲,然後轉過身摀住嘴巴身體微微顫抖,我馬上舉起手刀敲了他頭一下。

 

「太過分了!還有麟天的喜歡只是朋友之間的喜歡。」

 

我轉過頭想要確認麟天的答案是否一樣,但我跟大哥注視他時,他卻一副很認真的表情。

 

「我是認真地,我喜歡你善良,很久之前就喜歡你。」

 

「看你的表情說的你好像愛我一樣,感覺怪怪地。」

 

有些無奈地往旁邊看向牆壁,但眼角瞄大哥有點認真地詢問。

 

「你是真喜歡我弟,是嗎?」

 

「你在說什麼?」

 

驚愕地轉過頭看著大哥。

 

「是!」

 

麟天的回答更加讓我百般不得其解。

 

「算了,算了,你們繼續聊,我先走了。」

 

離開他們過後回到家發現二哥倒落在地板上,瞬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他,走上前蹲下搓了搓他,他轉過頭看了我一眼,此時肚子突然咕嚕一聲。

 

「二哥,你今天一整天沒有吃東西是嗎?」

 

他微微笑了笑,我嘆了一口氣然後做了簡易的三明治擺在他面前,他馬上將三明治瞬間消滅。

 

「謝謝你。」

 

「不過二哥你明知道自己不能沒有吃,你怎麼不叫外賣呢?」

 

二哥坐起身抓了抓頭說:

 

「不想吃外面,但下次不會發生,因為我要在房間裝設廚房。」

 

「二哥你忘了,你的房間不夠大,且光是書本就塞滿了三分之二,剩下來的三分之一勉強塞下床跟你的電腦設備,除此之外,大哥也不會同意你這麼做。」

 

二哥頭低了下來,這時屋門打開大哥走入近來,並提著一袋的東西。

 

「我就知道,善傑你又寫文寫道一整天沒有吃了對吧?」

 

「哥,你還真了解我。」

 

「來,我們吃晚餐。」

 

「好~」

 

 

“我喜歡你……”那一句句的喜歡,或許別有含意,且看到大哥那樣認真的表情,或許真的有別的情感存在也說不定。

 

那一天過後麟天沒有再找過我,甚至放學我前去等他,他也叫我直接回家,且還說:

 

「暑假有一場比賽,所以無法跟你去鄉下,抱歉。」

 

那一句話雖然沒有任何特別,但為何內心會有股失落的感覺,且還會莫名的生氣,這又是為了什麼?

 

整個暑假都沒有與他見面,也沒有跟他聯絡,連同他說的那場比賽我沒有錢去觀看,畢竟像我這樣的運動白癡,怎麼可能進入那一塊,要不是他,要不是他,我……

 

為何會莫名的生氣,真的很奇怪,可惡!可惡!

 

當暑假結束回到學校時,第一個禮拜我前去找他聊天,可他身旁的女生卻讓我無法靠近,且不知何時他身旁也出現別班的男同學,不知為何突然感覺自己像被孤立一樣。

 

「你怎麼了?」

 

笑容可掬的模樣,以及清秀如梅般地臉龐,還有一絲似男似女的聲線。

 

「怎麼了?善良。」

 

再次的詢問讓我不經抓了抓頭。

 

「沒事,友雪。」

 

他崩下臉龐注視我,我馬上再次抓了抓頭說:

 

「啊!是阿雪,阿雪才對。」

 

「跟你講過多少次叫我阿雪。」

 

「對了,你怎麼下學期都不在?」

 

「因為去參加歐洲循環演出,你難道忘了我在跟你見面時就有提過我已經是專業的鋼琴師了嗎?」

 

「抱歉、抱歉。」

 

「真是的,不過在一年級入學時沒想到居然會碰到你,真是巧合呢。」

 

「我倒是沒想到你居然回來了,不過你回來為何不通知我一聲?」

 

「……」

 

看他表情若有所思。

 

「如果不想回答就算了。」

 

「那善良,小時候的約定還算嗎?」

 

「甚麼約定?」

 

「就是……」

 

噹~

 

上課鐘聲響起,友雪站起身說:

 

「放學再說,掰~」

 

放學?還要去等他嗎?難得阿雪回來,就跟他一起回家好了。

 

放學過後我結束社團活動到校門口;看見阿雪正在做校門口旁的椅子上,我上前雙手摀住他的雙眼。

 

「猜我是誰?」

 

「善良,別這麼幼稚好嗎?」

 

「抱歉。」

 

「好啦,回去吧。」

 

一路上阿雪跟我談到在歐洲旅遊時發生的事情,我則跟她說國中發生的趣事,以及認識麟天的事情。

 

「喔,麟天跟你說他喜歡你,是嗎?」

 

「恩,不過感覺像在開玩笑。」

 

「開玩笑喔……」

 

阿雪突然停下腳步,我轉過頭看著他。

 

「怎麼了?」

 

「善良,你還記得那個約定嗎?」

 

「哪個約定?」

 

「我們要再一起的約定。」

 

「……但……」

 

我低下頭這時一雙溫柔的手扶起臉龐,並柔情的雙眸注視著我。

 

「阿雪……!」

 

輕輕地雙唇柔軟地貼在臉龐上,他雙手慢慢伸到後面貼在頭髮之間,唇齒之間感受到他的舌頭伸入裡面。

 

想要叫他暫停,但不知為何身體卻僵硬無法動彈,且感覺腰間有股不尋常的東西正被喚醒。

 

他一手順著衣服從後面撩起衣服並慢慢伸入褲腰之間,我馬上將他推開並往後退了幾步。

 

「你這是在做甚麼?!」

 

「我也喜歡你,且我認為他也是這樣喜歡你,善良,接下來就換你做決定。」

 

「我!」

 

阿雪上前一步,我反射性地後退一步。

 

「看來嚇到你了,不過我很久之前就喜歡你了,善良。」

 

「我……」

 

阿雪走過我身旁。

 

「接下來就看你怎麼決定……」

 

他這句話讓我困惑不已,因為他前一句話”且我認為他也是這樣喜歡你”,這事真的嗎?麟天,如果是真的,我又該如何面對呢?

 

擔憂之中我沒有主動去找阿雪聊天,反倒阿雪積極地靠近我,每一節下課都圍繞在身旁,連同去上廁所也跟隨在旁邊,對於他的行為雖然有點討厭,可又不經有點害怕,因為怕他豪不在意又上前親我。

 

當楓葉開始轉紅,人的情感也隨之惆悵,那之後的放學我鼓起勇氣前往體育館想要見麟天問清楚,但卻發現麟天與一名女生在一旁走道上,女生說了幾句話,然後麟天面無表情地動了動嘴。

 

那名女生馬上跑過麟天的身旁,我馬上知道女生被拒絕了,可我卻不由生氣走上前。

 

「善!」

 

他尚未開口時我一巴掌打下去,他臉龐歪了一邊然後臉頰上有些微紅,我對於自己這樣的行為感到有些驚恐,轉過身準備跑走時,突然身體卻被抱住無法動彈。

 

「你終於生氣了。」

 

「什!麟天被打的人是你,你怎麼說我生氣?」

 

「我喜歡你。」

 

同樣的話語,同樣的一句話,但內心卻感受不同。

 

「我喜歡你,善良。」

 

「你……」

 

低下頭。

 

「我喜歡你,你可以當我情人嗎?」

 

情人!

 

麟天的一句話讓我認清了他的喜歡原來就如同阿雪那天說的一樣。

 

「但……」

 

「我知道你不是同性戀,但我也不是,可不知為何,我就是喜歡你,打從一開始見到你時就很喜歡你,且那股喜歡是不同地,善良,你喜歡我嗎?」

 

「我……」

 

現在的我無法回答,但為何內心卻又不想說出這句話,為何?

 

「善良……」

 

他鬆開雙手,我站在原地雙眼注視著地板,看見一雙鞋子映入眼眸當中,那雙鞋子很眼熟,是他每次打籃球時穿的鞋子,他緩緩扶起我的臉龐。

 

當他地笑容進入眼眸當中時,我卻抓住他的雙手,然後弄開轉身想要逃跑時。

 

碰!

 

他雙手抓住我的手,我馬上閉上雙眼,此時在黑暗中感覺他臉龐緩緩靠近我。

 

「抱歉。」

 

他一句抱歉迴盪在耳邊,此時感覺雙唇間有些柔軟,睜開雙眼看見他親吻我的嘴巴。

 

這是第二次了,第二次男生親吻我!這……

 

雙手不經握緊,可身體卻不反抗,為何呢?這是為何?

 

他一隻手抓住我交疊地手腕,一手順著手臂來到襯衫領口,他順勢拉下領帶並解開一顆鈕扣,手指進入到襯衫當中,他撫摸著胸口,我瞬間感覺自己像女生一樣被他侵犯,眼眸間不經流出淚水,這時他停下動作,並鬆開手離開我身旁。

 

我慢慢坐在地板上,雙手盤起臉龐埋在手臂之間,有股不知道的羞辱感湧上心頭,這時感覺一雙溫柔地手臂抱住了我。

 

「抱歉,我實在太喜歡你了,一時忍不住就、就……抱歉。」

 

不知道他抱了多久?只知道天色逐漸暗沉下來,他那一天陪我回家的路上一句也沒有說,我也沒有說任何的話語,而到了十字路口時他也沒有離開,直到我們來到我家門口。

 

「麟天……我……」

 

我不知道該如何啟齒,也一時之間很難接受麟天的情感,但自己莫名的情感又很難發洩。

 

「善良,我很抱歉,突然間這樣對你,但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所以……」

 

他認真的眼眸讓我不自覺閃躲開來,緬唇後深深吸了一口氣。

 

「我不懂那是甚麼情感,因為我沒有跟任何人交往過,甚至沒有情人的經驗,所以……」

 

「抱歉。」

 

看他一臉懊悔的模樣,我不自覺上前揮了揮手說:

 

「我才應該抱歉,因為我不知道你對我是這樣,所以讓你浪費了這麼多時間,我……」

 

我看了一下四周都沒有人後抬起頭看著他,他馬上抱緊我說:

 

「謝謝你,善良,最喜歡你了。」

 

我馬上推開他說:

 

「別這樣!還有你之前是在吃梁先生跟學長的醋嗎?」

 

「恩,因為他們!」

 

 

或許有些疑惑還存留下來,不過終於搞懂他了,那樣就好了,不是嗎?

 

 

&小弟回合—完&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