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丈夫

    我很喜歡......她煮的食物,和她。

 

    工作完,很累,沒什麼食慾。

 

    一進家門,看到兩人的餐桌上空空如也,只有一碗湯。

 

    我愣了一下,隨後微微一笑,走到湯前,坐下。

 

    眼前突地冒出一疊手稿。

 

    "看看吧!"她紅著臉彆扭地說,很可愛。

 

    我看著她的文章,喝口湯。

 

    湯,淡淡的海鮮味舒緩了沒食慾的胃。突然,有些餓了。

 

    "太淡了。"

 

    "文章?"

 

    "湯。"    看她可愛地撇嘴,自動把我手邊的湯拿去喝。眼裡沒有委屈。

 

    我看她寫的文章,她喝我的湯。

 

    一會兒,剛好看完她的文章,她把另一碗湯放在我面前,拿起勺子舀了一口送入嘴中。

 

    "怎麼樣?"

 

    "文章?"

 

    "湯。"好喝!味道剛好。

 

    "太濃了"嗯.....的確太濃了,這樣不太好。

 

    見她皺眉,喃喃道:   "怎麼會?我嚐過的,味道剛好。"

 

    好可愛,又喜歡她多一點了。

 

    "我說文章。"

 

    "......。"

 

    好可愛。

 

    我是一個過分的丈夫。結婚,和她,已經三年又十個月。大家都知道,婚姻中對一個女人來說什麼很重要。可是我沒有給她婚禮、婚紗、婚戒。快四年了,每個晚上都想瘋狂地親吻她、擁抱她、和她結合--可是我不能。除了我忍不住的寥寥幾次。

 

很多人說:   "你不夠愛你的妻子!"我沒說什麼。是不夠,還沒愛夠。還沒愛夠她,還沒讓她夠愛。想著:再多一些,多為我著迷一些,更喜歡我一點,每天每天,就如同我每天又更喜歡她一些、更愛她一點!

 

    還不到時候,不夠愛足以讓我坦誠我的過分。我不想在愛情中成為被戒指枷鎖的一方,我想和她一起,一起分享相等分量的愛。

 

    她看著我呆愣了好久。

 

    "看什麼呢?"

 

    "你。"

 

    "帥嗎?"

 

    "帥。"

 

    真是坦率,她不知道,因為這短短幾秒,又多一點,讓我更愛她。

 

    我低聲笑了笑,牽起她的手,將她一把拉入我的懷抱裡。很舒服,像是專為我訂制的抱枕,軟軟的、肉肉的、暖暖的。

 

    "到底怎麼樣?"她抬頭看著我,閃爍的雙眸透著期待。

 

    "好喝。"

 

    "我是說文章。"

 

    "......。"聽她這麼一說,我真想把手中那疊紙撕了。它搶走她太多關愛了。

 

    耳邊傳來她悅耳的輕笑聲,可她的面上卻是帶著幾分揶揄,我有些惱羞。頭一低,直接堵住她那可人的紅唇。

 

    "唔....."

 

為了報復她的揶揄,我使些壞,將舌頭伸入她口中。

 

    "還敢笑嗎?嗯?"

 

    "不敢了....."但我知道,她喜歡。

 

    "所以,到底為什麼太濃?"

 

    我還以為這件事已經過去了.....

 

    "你不喜歡嗎?"

 

    "不喜歡。"它跟我搶老婆。

 

    "你愛我嗎?"

 

    "愛。"很愛很愛。

 

    "那你為什麼不喜歡我的文章?"

 

    "這兩者間有必然關係嗎?"

 

    "你不是應該要愛烏及屋嗎?"

 

    ".....。"

 

    試問,你老婆愛上別的男人你要愛烏及屋嗎?會嗎?阿?

 

    "說話。"

 

    "你對文章投入的熱忱多過愛我。"我只能很彆扭地說出實話,我不希望兩人之間因為這件事有隔閡。

 

    "......。"

 

    她的沈默更讓我惱羞。

 

    "需要我撬開你的嘴嗎?"

 

    "你這是......和一篇文章吃醋?"

 

    雖然是一件很幼稚的事,但自己說出來和從她口中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我只好說:   "你應該以婚姻為重。"嗯,我是一個以婚姻為重的好男人!

 

      必須找回魅力,才能讓她更為我著迷!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