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四娘

        幽冥闐暗的深夜,萬籟俱寂,平穩輕淺的呼吸聲自床榻上的人兒傳來,看來似乎已陷入沉睡。

 

        上官蓉蓉的閨閣外,一道黑影於紙糊的窗口鑽了一個小洞,細察裡頭的情形之後蹲低身子。接著,喀的一聲,木製的門鎖被人輕撬而開,黑影迅疾竄入屋內,伴隨著急促的喘息聲,步步逼近床榻上的人兒。

 

        上官蓉蓉,妳本該命絕於當日,為何活了下來……是妳不好,是妳不該探知這本該塵封的秘密……

 

        陰狠冰冷的毒眸一凜,黑影手上的利刃閃過銀亮的厲芒,瞬間穿過紗帳往內刺入,這一刀落下本該斃命,但怎知刀刃刺上的不是人的軀體,而是一團棉絮。

 

        怎麼可能,人呢?

 

        黑影心下一驚,才想掀開棉被一探究竟,背後卻一陣酸麻,接著竟再也動彈不得,僵立於當場。

 

        「   妳是誰?為什麼要置我於死地?」宮雪初撐著負傷未癒的雙足,靜立於黑影的身後,肅聲問道。

 

        那僵直的背影冷笑一聲,以陰冷的女音回道「   上官蓉蓉,妳還真是命大,上回推妳墜樓死不了,這次又想耍什麼花招?妳到底對我做了什麼?為什麼我動不了?」

 

        「   我只是暫時點了妳的穴位,半個時辰過後就會自動解除,但在這之前,妳最好解釋清楚一切。」

 

        「   點穴?妳什麼時候學來這功夫?」

 

        「   這於妳無關,先回答我的問題。」宮雪初聲音沉著,額上卻泛著一層薄汗。幸好她淺眠,才得以察覺到那微乎其微的動靜,更慶幸的是她過去曾學過點自保的功夫,如今才不至於大事未成就又命喪黃泉。

 

        「   既然我已落入妳的手中,還有什麼好說的。」那人嗤笑道。

 

        「   上天有好生之德,閣下何苦相逼致此,我這一介弱女子到底哪裡招惹了妳,非讓妳置我於死地不可?」

 

          邊說著,宮雪初緩步走向一旁的圓桌,點燃火燭,瞬間照亮整間閨閣,也才讓她看清了那意欲刺殺她的人……一個身著青色華服的年輕婦人。

 

          這少婦容姿秀麗,高盤的髮髻裡插著玉簪,手腕上還有一只看來價值不斐的鐲子,如此貴氣的打扮絕非府裡奴僕……難道是四夫人?

 

        「   上官蓉蓉,妳這不明知故問嗎?要不是妳當日聽見了我們的對話,要不是妳探知了這個本該塵封的秘密,我又怎會日夜寢食難安,食不知味。」那少婦愈說愈激動,嗓音裡有著一絲顫抖。

 

        「   秘密……」宮雪初輕蹙眉頭,試探性的問道「   蓉蓉自從發生了意外,頭部受創甚深,諸多回憶早已不復存在,夫人您所言的秘密又是指哪樁?」

 

        「   夫人?怎麼,現在還想藉著頭傷佯裝失憶嗎?還是妳打從心底就不將我這個四夫人放在眼底,連一聲四娘也不願叫了?」四夫人自嘲的哼笑一聲,續道「   都無所謂了,反正事到如今,我也早已沒了退路……沒錯,就如妳當日在門外所聽見的,睿兒確實不是老爺的親生孩兒,他是我和帳房管事萬福所生,是我倆的孩子。」

 

        聞言,這驚人的事實讓宮雪初一震,思緒飛轉……這麼說來,這上官老爺唯一的兒子並非其血脈,而上官蓉蓉顯然是無意中探知了這個消息,才會惹來殺生之禍。

 

        「   就為了這麼一個秘密,妳就決意下手殺人嗎?敢問夫人,蓉蓉難道曾以此威脅過您了嗎?」宮雪初沉聲道。

 

        「   今日不說,不代表明日不會被揭露,只有死人不會洩露秘密。若不殺了妳,我在府內就沒有活路了,更罔論我的孩子……聽著,所有的錯都是我一個人促成的,這妾室的名分我也可以拋棄,可孩子是無辜的,要怎麼懲罰我都無所謂,反正我最多賠命一條,但無論如何,絕對不能傷害我的睿兒,這是我唯一的請求。」提及孩子,這四夫人先前的狠勁已不復見,那幾近哀求的語氣讓宮雪初默然一嘆。

 

        「   為了妳自己的孩子,妳可以委曲求全,甚至不惜一死,但妳可曾想過我上官蓉蓉也是我爹娘的女兒,要是我就這樣死了,我的爹娘也必然哀慟難抑。」

 

        她為上官蓉蓉的枉死而抱屈,卻見那四夫人悽楚的回道「   沒錯,我承認我蛇蠍心腸,不顧他人死活,但妳們這些生於富貴之家的子女,又怎能體會窮人家的謀生之苦……自小,我就被爹娘賣到飯館裡做雜活,一個沒做好就被打得死去活來,挨餓受凍也是常事,可為了活下去,就算被人欺凌我也忍著,熬著,以為總有一天能熬出頭,過上好日子,怎知我主子見我姿色不錯,又將我轉賣到青樓,後來是老爺見我可憐,將我贖了身……於公於私,我是該感激老爺的恩惠,但我並不愛老爺,說穿了,我只是不想再過以前那種苦日子。後來,我愛上了萬福,不小心有了孩子,也就再也回不了頭了……」

 

        聽聞了四夫人悲苦的過去,讓宮雪初十分慨嘆,她思索了半晌後嚴謹的開口道「   四娘,妳的過去固然令人同情,但為了一己之私而謀害人命,仍是罪大惡極之事。事到如今,蓉蓉只想知道,妳在謀害我之時,心裡可有一絲不忍?」

 

        聞言,四夫人悲戚的苦笑著,「   我再如何心狠手辣,心也還是肉做的,會怕、會痛、會傷,但怎麼辦呢,做就是做了,我願意一命還一命,妳要想報復我悉聽尊便,但我只求妳放過我的孩子跟萬福,給他們一條生路。」

 

        「   他們兩人是妳在這世上唯一在乎的人吧?」

 

        「   是,為了他們,我願意付出自己的生命。」四夫人絕然的說道。

 

        「   既然妳和萬福兩人彼此相愛,現下又有了孩子,可曾想過和他一起離開上官府,另謀出路。」宮雪初沉吟道。

 

        「   談何容易。」四夫人的眉頭緊鎖,為她的提議感到荒謬,「   我和萬福的事要是被抖了出來,老爺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我們,到時若身無分文的被趕出上官府,又帶著我可憐的孩子,日子是要怎麼過下去……」

 

        「   若我有法子讓你們一家三口平安離開上官府,兼且開間能營生的鋪子過活,妳可願放下心裡的怨懟,好好的過日子,不再有害人之心?」

 

        宮雪初的提議讓四夫人的心動搖不已,但仍帶著防備問道「   此話當真?妳真願意幫我?為什麼?」

 

        「   冤冤相報何時了,既然蓉蓉已知四娘的過去與事發緣由,也就不想再追究,

 

只盼盡快了結此事,還上官府一個清靜。」

 

        「   話說的可好聽……我真能信妳嗎?」

 

        見四夫人仍舊放不下疑心,宮雪初直言道「   蓉蓉若無心幫夫人,現下大可直接將妳扭送到大廳,把妳的所作所為公諸於世,何必在此多言。」

 

        四夫人想了想,疑心漸淡,於是終於卸下心防,眸泛淚光啞聲道「   蓉蓉,謝謝妳的大量,倘若我們一家三口真能離開上官府,過著安定的生活,他日必當報答妳的恩情。」

 

        「   蓉蓉並不需要四娘的報答,只希望在助妳一家子離開上官府之前,能不再有無謂的傷害與衝突。」

 

        「   若妳遵守承諾放過我們一家子,我自當不會再有害人之心。要是妳信不過,我願意在此立下毒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若我董嫣避過此劫後,再次於上官府做出違背良心之事,我必然不得好死,永世……」

 

        「   好了,這樣就夠了。四娘,妳還有一個年幼的孩兒得由妳護佑長大,好好的活著吧。從今爾後請妳以身作則,端身立命,讓睿兒以妳這個娘親為傲。」

 

        提起四夫人的孩兒,淚水頓從她的眼框落下,「   是啊,睿兒生於富貴之家,前途一片光明,實在不該有像我這般惡毒的娘親……或許,我該自我了結,讓這個秘密永遠塵封下去。」

 

        見四夫人萌起厭世之心,宮雪初正色道「   不,妳得活著,就算是背負著滿身的罪孽,妳也得為妳的孩子好好的活下去,讓他在妳的教養之下成為一個清明正直的人,這才是妳贖罪的最佳方式。」

 

        悲傷的啜泣聲陣陣傳來,四夫人啞聲道「   我明白妳的意思了……謝謝妳,蓉蓉,還有,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宮雪初望著那後悔莫初的四夫人,輕聲嘆息。

 

        待事情終於告一個段落,上官蓉蓉被害之事水落石出,宮雪初解了四夫人的穴道,望著她踉蹌的背影離去。

 

        這四夫人為了一己之私而謀害人命,本該以法治之,但念在其悲苦過往,目前又尚有一幼子得撫育,她實在不忍心見她被監禁入獄。倘若此番能順利讓他們一家離開上官府,或許有機會能改變她那為了生存而扭曲的心,至於那善惡功過,就留待其往生之後,由地府定奪吧。

 

        經此一事,宮雪初雖感疲倦,但仍無法放心入眠,於是便支著螓首坐在圓桌旁的木椅上闔眸假寐,直到清晨雞鳴初響,宮雪初再次睜眸,窗外的晨光已漸次漫入房內,漫灑一地的光華。

 

        算算時間,日頭才剛東昇,不想打擾應還在睡夢中的巧兒,宮雪初打算先自行梳理整裝一番,以即早準備迎接今日回府的上官老爺。

 

        她支著柺杖緩步走向梳妝銅鏡前,甫一坐定,她才終於第一次看清這借軀還生後的相貌。

 

        隨著晨光映在銅鏡中的,是一張尚稱清秀的容貌。膚色偏白,眼瞳黑白分明,鼻梁高挺,唇薄且少了點血色……襯著這張未上妝容的素顏,若是將一襲長髮束起,看來倒是有幾分男相,再加上方才站起身時,和那四夫人一比,似乎還高了對方半個頭……如今的外貌和當年纖靈柔美的宮雪初大相逕庭,但她卻十分滿意的勾起了一抹笑。

 

        有了這副身軀和容貌,必定能讓她心裡勾勒的計畫實行的更順利。

 

        她伸手拿起木梳,對著銅鏡一攬青絲,過去的回憶卻不期然的闖進了心底……遙想過往,她的夫婿總愛在晨起時,一手盈握著她烏亮的長髮,愛憐的替她梳理,那溫柔疼惜的姿態,來自一個丈夫對妻子最深的呵護。當時的她不懂情,未能理解丈夫對她的深情,但現在借驅還生的她已漸漸有了七情六慾,回想起過去丈夫所付出的一切,心底化開了一池柔情暖意。

 

        「   王爺,如今的你,過的可好?」一聲輕輕的呼喚,道盡了她深邃的思念。  

 

        此番入世,她不求再續前緣,只盼能在這三年的期限之內,找出讓他重返正道的方法。前世的宮雪初無法做到的事,如今的上官蓉蓉一定得做到,就算得承受再大的苦難與考驗,她也絕不放棄,致死方休。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