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 開端

      寧靜的黑夜,銀盤高掛在天上,灑落在倫敦的街道上。

 

      ‎在這樣的倫敦的某處有個大宅子,裡頭住著尤塔利安司子爵和他的妻子與九歲女兒。

 

      ‎宅子的一間房裡傳出了瓷器與鐵器碰撞的聲響,尤塔利安司一家人正坐在餐廳裡,享用他們的晚餐。

 

      ‎從外頭看進去的話,能夠發現這家人有多麼和樂。

 

 

      ‎尤塔利安司小姐開心的述說著今天發生的事情,夫人與子爵樂呵呵的,不時給予他們的女兒一些回應。

 

      ‎最後,用完了晚餐,一家三口從餐桌椅上站起來,離開餐廳,往會客室的方向過去,一同坐在沙發上,陪著女兒玩遊戲、讀繪本。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愉快的時光總是過得比平常還要更快。

 

      ‎立在牆邊的擺鐘正指向十點整的位置,布穀鳥從小窗裡竄了出來,布穀、布穀的,一連叫了二十二聲才停下來,縮回小窗子裡。

 

 

      ‎揉揉半闔著的眼睛,懶洋洋的聲音輕輕問著:「十點了……?」

 

      ‎「是的,十點鐘到了,親愛的夏娜,爸爸來抱妳回去睡覺好嗎?」男人溫柔的摸摸夏娜的頭,隨後將她抱起,小小身軀的女孩子,就這樣在父親厚實臂膀中進入睡眠,做著甜甜的酣夢。

 

 

      ‎啊,真是個充滿了溫馨與愛的溫暖家庭哪。

 

 

      ☐

 

 

      ‎隔天一早醒來,女僕便拿著夏娜的校服替她更衣,隨後把那頭奶茶色卷髮梳理整齊,並綁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梳成一顆公主頭。

 

      ‎打理完畢,夏娜離開房間,往餐廳去,父親與母親正準備坐下,一見夏娜身影,便笑笑要她也趕緊坐下。

 

      ‎也是一頓和樂的早餐。一家人吃飽後,該出門的出門,留在家的便留在家,做各自該做的事情去了。

 

 

      ‎那天下午,天空忽然黯淡了下來,大片烏雲覆蓋藍天,太陽也沒了蹤影,夏娜望著天空,感覺到了一絲不安。

 

      ‎「小姐,快下雨了,趕緊上車吧。」一旁的侍從出聲提醒,夏娜移動視線,看著馬車,最終踏進裡頭,駛回家中了。

 

      ‎頗為幸運的,一直到家門口雨都尚未降下,直到進了家裡,甫踏上大廳通往二樓的第一層階梯時,外頭才傳來雨滴落下的聲音。

 

      ‎上了二樓,夏娜沒有先回自己的房間,而是走向父親與母親的房間,敲敲門,等待裡頭傳出了回應,夏娜才開門走進去。

 

 

      ‎「夏娜,怎麼了?」母親柔聲詢問。

 

      ‎「外面下大雨了。」她回答。

 

      ‎「夏娜會怕嗎?」母親笑了笑,原先在織毛線的手騰出一隻,輕輕摸著夏娜的頭。

 

      ‎而夏娜只是搖搖頭,語氣中帶著些許不安,「我有不好的預感,好像晚點就會發生什麼事一樣。」

 

      ‎母親稍微睜大雙眼,隨後又恢復原來的模樣,「不用擔心,爸爸很快就回來了。」

 

      ‎「嗯。」

 

 

      ‎那日,一直到夏娜上床睡覺了,還是沒見到父親的身影。

 

 

      ‎「媽媽,爸爸呢?」早晨,偌大餐廳裡只有餐桌左側坐著母親一人,中間本應是父親位置的地方,沒有人,也沒擺上餐具。

 

      ‎母親似乎同樣困惑,只是笑笑說著「爸爸晚點就回來了吧。」

 

 

      ‎五天過去了,夏娜依然沒有見到父親的身影,母親對丈夫的行蹤不明也感到心慌,每天焦急的坐立難安。

 

      ‎午後,家裡的馬車沒有出現在校門口,夏娜等不到馬車,晚離開學校的朋友向她提出建議,讓她的馬車載夏娜回家。

 

      ‎自學校返回家中後,宅子周圍的氣氛特別古怪,夏娜皺起眉頭,推開圍欄的門,走近大門,卻在準備踏上石階時,聞到了一股鐵鏽味。

 

      ‎心中的不安感佈滿全身,她顫巍巍的走上階梯,小手握住門把,輕輕推開,室內一片黑暗,濃重的腥味撲鼻而來。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勇氣,夏娜一察覺不妙,立馬用力推開大門,在陽光能照射到的地方,夏娜看見了一灘血。

 

      ‎心裡喀噔一聲,夏娜站在大門口,朝內喊著:「媽媽!媽媽!爸爸!莉莉!傑恩!」

 

      ‎屋裡沒有任何回應,夏娜衝進了裡頭,一路直奔二樓母親的房間。這回她沒有敲門,直接扭開門把,並推開房門。

 

      ‎母親正坐在她平常所坐的搖椅上,手上拿著快要織完的圍巾,身上卻沾滿了鮮血,心窩被開了一個大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夏娜放聲大叫,眼淚滴落,一聲比一聲悲痛的哭嚎從夏娜的喉嚨裡發出。

 

 

      ‎「吵──死了。」一道慵懶的男聲傳入夏娜耳裡,她沒有抬起頭,只是停止哭喊,問了一句:「是誰?」

 

      ‎「呵呵呵。是誰呢?嗯──我是誰呢?」男人的語調裡盡是不屑與嘲諷,聽見這樣的話語,夏娜才抬起頭,往黑暗之中望去,卻不見聲音的來源。

 

      ‎「噢,可憐又可愛的小貓咪啊,妳真是好美麗呢。這樣吧,我不會告訴妳我的名字,但我會告訴妳我為什麼要做這些事,如何?」收起了不屑與嘲諷,男人的話裡只剩興奮與期待。

 

 

      ‎「我是惡魔。」他說的鏗鏘有力,「而我會出現在這裡,正是妳那位自私又怕死的父親所致。」

 

      ‎「那個蠢貨與我簽訂了契約,我替他完成了願望──照理說他應該把靈魂給我對吧?但是那隻臭老鼠居然不知道從哪得到了一個咒術,能將自己的靈魂保護起來不受傷害。」

 

      ‎「於是我得不到他的靈魂了。」惡魔的語氣瞬間變得哀傷,但下一秒又高昂起來,「但他有家人!妳,和妳的母親。於是我到這裡,殺了他的美麗妻子。」

 

 

      ‎「噢,那妳猜猜接下來妳會怎麼辦呢?小貓咪。」惡魔的語氣中充滿了憐愛,黑暗伸出一隻霧狀黑手,輕撫過夏娜的臉龐,她知道,那是惡魔的手。

 

      ‎「你也要……殺了我?」

 

      ‎「不!我要妳活著!活著代替老鼠受罪,我將降下詛咒於妳,使妳的靈魂受到束縛,如此一來,在妳死後,妳的靈魂就會歸我了。」惡魔朗聲大笑,那隻霧手覆蓋住了夏娜的左眼,下一秒,夏娜放聲尖叫。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淒厲的叫著,在霧手散去之後,以手緊摀著左眼,不斷哭喊,直到疲倦侵襲,使她在深夜裡睡去。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