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 原創市集 >

異想館

>

武俠仙俠

>

雙燕訴情

> 第一章:遇君卻忘(二)

第一章:遇君卻忘(二)

      ............

 

 

      小草依依,微風徐徐,廣漠的山丘上披上一襲青綠色大衣。芒花點綴著草皮,白雲相伴著天際,仲秋之際的飛流山似一位優雅的少婦,梳妝打扮得華麗至極。

 

 

      飛流山可謂是大地一個最美麗的錯誤,它沒有固定的景象,也無不變的風光。或許上一秒身旁還擁立著大大小小的山峰,下一步,腳下卻變成平坦無垠的草原地。山的一頭是乾枯樹葉散落一地,另一頭卻花團錦簇,別有天地。

 

 

      山巒連綿,高峰遍布,巍峨得令人讚嘆。山與山之間,深不見底的峽谷深邃的可怖,似乎只要墜落下去,便只剩下粉身碎骨得份兒。

 

 

      但此刻,卻有一個影子快速的在如虎尾春冰般的崎嶇山地上飛躍,纖細的身軀,輕盈的躍動,淡黃色的裙擺正隨著她曼妙的肢體動作飄逸,那是一個莫約十三、四歲的少女。

 

 

      少女在山間來去自如,一會兒往西看,一會兒又望向東方,好像在尋找著甚麼,又似在誇耀自己不凡造詣的輕功。

 

 

      驀地,那少女腳尖一點,從布滿岩石的草地上躍到了對面山壁上一塊禿出的大石頭上。但她沒有在石頭上久留,反而站穩後又準備跳回原本的位置。

 

 

      就在她飛回來的同時,她突然伸出一雙白皙的手,身子一轉,一把抓住了一隻正在振翅飛翔的麻雀,麻雀嚇得亂了飛行的節奏,不知所措地落在少女的手裡。

 

 

      少女似乎十分滿意自己適才的調皮表現,嘻嘻一笑後穩穩的落地。

 

 

      隨後傳來了一陣陣拍手的聲響,及一個稚嫩的聲音道:「師姑,你真厲害。」

 

 

      說話的是一個約十歲大的少年,他看見師姑精彩的表演後高興的又叫又跳,一雙手拍得又紅又腫也不願停下來。

 

 

      少女笑得也開心,笑臉如一朵綻放的花,正與百花爭妍。她對著眼前的少年道:「你喜歡啊!那我再去捉一隻,等我啊!」

 

 

      少年突然停止拍手,對著正準備捉麻雀的師姑道:「不用啦!我只是喜歡看您飛來飛去很厲害而已,不用再捉麻雀啦!」他向前緊緊抓住師姑的衣裳,又道:「麻雀真可憐,我們還是把牠放了吧!」

 

 

      少女歪頭道:「你剛剛不是還很開心的嗎?怎麼不要了?」她看著直搖頭的少年,心裡不禁感到奇怪,不過少年堅決的樣子令她動搖了,便道:「好吧!就依你。」說完便將手掌攤開,任麻雀從她手中飛去。

 

 

      少年見麻雀自由,又笑了起來,道:「走吧!咱們去別的地方玩。」他拉著師姑的手離開山崖邊。

 

 

      少女被自己的師侄拉著也不反抗,嘻嘻的笑道:「好呀!謙兒又找到什麼好玩的地方啦?」也不知道為什麼,她被少年拉著手,臉上竟飄起一片片的紅暈。

 

 

      ............

 

 

      凌曼嫣想著從前,對她來說,在飛流山逍遙自在的生活恐怕是她一生最快活的時刻。

 

 

      沒錯,這是她的回憶,所以故事中的少女自然是年少時的曼嫣了;而那少年呢?就是曼嫣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孫謙。

 

 

      但就在她正沈浸在美好的回憶裡,那令她痛苦的記憶也隨之湧上心頭,。

 

 

      ............

 

 

      孫謙正準備拉著師姑到山的另一邊玩去,忽然瞥見遠方有一個女孩急急忙忙地跑過來,他便停下腳步,看著身後的曼嫣。

 

 

      曼嫣也轉頭過去望著在遠方急奔而至的女孩,道:「咦?是阿純欸!她怎麼了啊?」

 

 

      孫謙答道:「不知道。」

 

 

      阿純是曼嫣家的小女僕,她八歲時因父母雙亡,被曼嫣的父母親所救後便一直住在曼嫣家中。她小曼嫣一歲,又因從小與曼嫣相處,和兩人有了如姐妹般的親情,因此她們從不以主僕相稱,而是互叫姐妹。

 

 

      只聽遠方的阿純喊道:「嫣姐姐...呼呼...嫣姐姐...呼...」她因急速奔馳而氣喘吁吁,連話也講得不清不楚,可見情況實在緊急。

 

 

      曼嫣見到阿純心急的樣子,不禁也開始緊張。等到阿純跑到她面前時,她趕緊問道:「阿純,發生什麼事了?」

 

 

      阿純的臉跑得紅通通的,眼睛似乎也有點紅紅的,她急道:「嫣姐姐,凌大俠他...他...」

 

 

      曼嫣急忙抓住阿純的手道:「我爹爹怎麼了?」

 

 

      阿純道:「他...嫣姐姐你還是自己趕快下去看看吧!若是再拖下去,你恐怕見不到他最後一面啦!」

 

 

      曼嫣一聽嚇了一大跳,急得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她甩開孫謙的手,使開輕功,飛也似的奔下山。

 

 

      阿純也回身準備追上曼嫣,忽然聽見身後傳來的聲音:「阿純姐,我師姑為甚麼跑掉了?」她轉頭過去,只見一張懵懂癡呆的小臉正茫然地看著她。

 

 

      阿純輕嘆了一口氣,道:「謙兒,快走吧!你的師祖爺爺出事啦!」

 

 

      孫謙困惑道:「爺爺?嘿嘿,阿純姐亂講,他昨天明明還好好的。」

 

 

      阿純不再理會孫謙的言語,牽起他的小手,快步走下山。

 

 

 

 

      曼嫣下山後,趕忙跑到他父親凌石令的房間裡。只見母親坐在床上的一角,正替丈夫把著脈,師兄們跪在床邊,各個都雙眼紅腫,泣不成聲。

 

 

      曼嫣一看就知大事不妙,她迅速趨步上前,對著躺在床上闔著雙眼的凌石令喊道:「爹,爹...爹爹,你...你聽的到我說話嗎?」

 

 

      凌石令不答,曼嫣便嗚嗚地哭了起來,口中嚷嚷道:「爹爹,爹爹,您理我一下嘛爹爹。」

 

 

      她的淡黃羅裙被淚水沾得濕浸浸,無止境哭聲凝結了房中的哀傷氣氛,困住她支離破碎的心。

 

 

      就在她哭得抽蓄時,一雙暖和的大手圍住了她,一把將她抱進懷中,輕聲道:「對不起,娘沒能救起你爹爹。」

 

 

      那是曼嫣的母親岳詩蓮。眾所皆知,這喪夫之痛,可比用一把匕首刺入心頭的痛還劇烈許多,於是她又哽咽道:「世人稱娘是『百病皆降』的神醫,但娘今日才發現,自己不過是虛有其名罷了。」

 

 

      她輕撫著女兒的頭髮,又道:「連自己最親愛的人也救不活,還枉稱甚麼名醫名醫,真叫人見笑。」

 

 

      曼嫣揉揉雙眼揮去臉頰上的淚滴,對著痛不欲生的母親道:「娘,到底是誰害了爹爹?我說爹爹的功夫這麼好,那人一定是使了奸計。」

 

 

      跪在地上的七師兄呂傳捷說話了,他氣憤憤得道:「沒錯,甄楊那邪教妖女就是使奸計下毒害師父。」他從小脾氣就不甚好,此刻師父遇難,他氣得握緊拳頭,緊咬牙冠,巴不得馬上找到那殺師仇人將她千刀萬剮。

 

 

      而凌石令的小弟子也忿然道:「對啊!那壞女人,應該改名叫做甄邪惡才對。」他是曼嫣的十一師兄駱昔堯。

 

 

      駱昔堯講得實在好笑,但卻無人能笑得出來,大家都低著頭默默不語,現場一片死寂。

 

 

      只聽曼嫣又問道:「是甄楊害死爹爹的?那...那我哥哥去那兒呢?」

 

 

      大師兄孟鍾離回答道:「唉,被甄楊帶走啦!我想以甄楊的個性,他現在定然也...唉!」

 

 

      岳詩蓮聽到自己心愛的兒子可能也已慘遭毒手,又流下淚來道:「也只能怪那孩子太單純了,被騙了也不知,害死了自己的爹爹,也害死了自己。」

 

 

      原來甄楊是曼嫣的哥哥凌疏祈下山時認識的,兩人情投意合,於是甄楊便提出要上飛流山見見自己未來的父母,而凌疏祈也欣然接受。

 

 

      但誰曉得「知人知面不知心」,甄楊竟是在江湖上恣意妄為的「煜英教教主甄立潛」的女兒,但痴男怨女,一個已陷入熱戀的少年又怎會相信危險正在身旁徘徊呢?

 

 

      他死心踏地的心,竟造成了無法挽回的災禍。由此也可知,孟鍾離方才為何嘆氣了。

 

 

      就在此刻,牽著孫謙的阿純也步入房門來。

 

 

      孫謙還是笑嘻嘻的,完全不知發生何事,心情竟與氣氛大成反比。

 

 

      他呆頭呆腦的問道:「師姑,你怎麼突然跑下山了?不是要陪我玩嗎?」他見到躺在床上的凌石令,又放低音量道:「爺爺在睡覺呢!師叔、師伯,咱們還是出去吧!免得吵醒爺爺,爺爺又要生氣。」他說完後,上前拉住曼嫣的手。

 

 

      曼嫣看了孫謙一眼,臉上毫無笑意,她現在內心煩躁的很,怎麼會有心情去安撫一個傻裡傻氣的小孩子呢?她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離開父親的房間。

 

 

      只聽孟鍾離對眾師弟喊道:「走吧!去處理師父的後事。」說完也領著師弟們走出房門。

 

 

      孫謙看糊塗了,嘀咕道:「怎麼都走了呢?這是?」

 

 

      岳詩蓮見這個小徒孫疑惑的模樣,也嘆了一口氣,將他抱進懷裡,摸摸他的頭道:「乖,謙兒,他們待會兒就回來了。」

 

 

      孫謙道:「師姑好像心情不好欸!我要去安慰她。」說完他便掙脫岳詩蓮的懷抱,準備跑出門外。

 

 

      但阿純一把拉住了他,道:「別去啦!嫣姐姐她現在不會理你的,去了也是白去。」

 

 

      孫謙低下頭來道:「是...是嗎?」他小嘴嘟的又高又翹。

 

 

      ............

 

 

      曼嫣吹著風,她因想起父親遇害的過往之事而嘆息,但她也笑了。

 

 

      她想著,孫謙總是這麼的不懂的察言觀色,這麼的天真,這麼的心無城府,他總想著要哄自己開心,不成功便不罷休。

 

 

      曼嫣心理道:「那我呢?總是忽略他,拋下他。可他,為甚麼要對我不離不棄呢?」

 

 

      忽然感到一隻手推了她的肩膀,而後又是甜甜的聲音入耳:「燕凌,怎麼自己跑出來了呢?都快上課了。」她端詳著曼嫣的臉道:「想甚麼呢?笑得這麼燦爛?」

 

 

      曼嫣輕笑一聲,搖頭道:「沒什麼。」

 

 

      許曉琴道:「那就進去吧!」說完,她勾起曼嫣的手。

回應 (28)

1 2 3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3 22:1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有何難?刪吧!
回覆:2017-11-24 00:06 謝謝❤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3 16: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剛發道歉文!
回覆:2017-11-23 19:23 我看了
祝你能成功讓大家瞭解你

對了我可以刪之前的幾個留言嗎
抱怨的
我希望我的板板是開心的嘿嘿嘿
不過你以後還是可以來抱怨或講一些事啦
只是 恕我一段時間後會刪掉
謝謝配合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3 09:3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昨天,我是不是讓妳看笑話了,我只是要堅持自己的初衷,有那麼難嗎?我又不是白居易,為什麼我要寫大眾文學?而且還是讓小一生看得懂的,這樣的話乾脆我直接收山好啦!寫什麼呢?
回覆:2017-11-23 19:18 想開了 恭喜你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1 15:0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提醒送珠!(妳昨天好像有說!)
回覆:2017-11-21 20:50 投了❤
謝謝提醒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1 08: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看妳好像怕文言的樣子,其實我之所以會那樣回那位讀者是因為:管太多,說什麼我可以不要用四字箴言的筆法寫下去嗎?他不習慣什麼的,作者是我不是她,妳若是告訴我主角光環不明顯還是感情戲不夠濃烈之類的話,我一定聽嘛!因為那是劇情問題,很重要不是?啊你今日卻要我照你的意思改語法,妳哪位啊妳?(抱歉!好像抱怨太多,忘了這是妳的版,對不起!能原諒我嗎?)
回覆:2017-11-21 13:52 你好像很生氣
我覺得抱怨沒關係啦
如果是我 可能不敢那麼嗆他吧哈哈

我沒有很怕啊
只是看起來有點吃力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0 21: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不是定期來,是有空就來,哈哈!
回覆:2017-11-20 22:42 好喔好喔
我有空也會去
看了你的小說國文會變好((個人認為
因為很多深奧語詞((對我來說很深奧哈哈

我有看到其中一本的留言
有一個人說你的小說不好
太不白話
然後你回:白話對我來說太沒挑戰性

其實我覺得還好啦
不能這樣說
是要看讀者用什麼角度看這本書
就像一個人去批評國文課本說:寫的太文言了 應該要淺顯易懂才能讓讀者能沈醉其中
聽起來是不是怪怪的
個人感覺 參考就好

p.s 聽說會考會考很多文言欸((國文老師說的
所以文言要加油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0 21: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怎麼會想吐呢?話說……我還需要你的書評呢!還請賜教啊!
回覆:2017-11-20 22:31 有啊
我有去看了
只是要慢慢看
因為....文言對我來說困難QQ((雖然沒有很文言啦 只是稍微不白話而已哈哈
看完一定給書評
話說今天珠珠也沒了
明天送
提醒我啊哈哈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20 18: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就算曼嫣露了一點餡,那兩個儍瓜應該也猜不出來才對!話說……孫「謙」跟孫「齊燕」應該是有諧音相關吧!(我若猜得沒錯的話!)
回覆:2017-11-20 21:04 哈哈這麼說我才發現他們兩個真的蠻拙的((元勇表示:作者大大怎麼可以這樣?我明明是你寫出來的QQ

恭喜你猜對了
有諧音
其實本來沒有想到是諧音
後來取一取才發現:有諧音欸
我的反應很慢XD

謝謝你的支持
竟然會定期來
港動´∀`
我也要定期更新

我的發誓:絕不棄坑絕不棄坑 我會盡量不拖延的((雖然最近好忙•﹏•
❤❤❤❤送你愛心
很想吐嗎哈哈哈
俠天道
俠天道
2017-11-19 21:2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還沒更,我等妳喔!有空也歡迎來我這坐坐喔!
回覆:2017-11-19 22:31 我更了,第一章之四,到現在都還在第一章哈哈哈

好喔,我有空也會去的。
做壞你家椅子((誤
伊璃
伊璃
2017-11-18 19: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好書要用珍珠養,請你笑納
回覆:2017-11-18 20:15 謝謝你的珍珠❤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