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品格高尚亂世的救贖者,我們也是作風惡劣道德的敗壞者。

 

我們可以是貴族所派為利益爭鬥的附庸,也可以是教士引領為上帝奮鬥的信徒。

 

我們是緘默者,被遺棄後依然沉默的羔羊。

 

 

「當羔羊安靜下來,你是否聽到心靈最暗處的吶喊和低語?」──《沉默的羔羊》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