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喪村之雪

過去,這裡曾流傳著一個恐怖的傳說

 

傳說中,這個小鎮的人一但有任何血光之災,將會牽連整個村落,然而解決的方式,卻是非                 的,在傳聞中記載,必須以               的方式

 

                個引起血光之災           ,而這個禍首並非               ,而                 選中,但是除了以               ,無法得知誰是那個                   ,有時,

 

就光         ,還不一         ...

 

歷史記載到這裡就被終止了,雖然很多因為陳年已久,而無法閱讀,但姑且還可以讀懂...

 

我是阿光,本是鄉下人,成年後變出城打拼,雖然偶爾會回去那個傳聞中被詛咒的村落,但我還是不畏懼的回去,最近又是到了該回去的

 

日子了,現在的我年僅24歲,還是個單身的小夥子,即便追求者多,我也從未答應過

 

這個月因為朋友要求,我被迫帶著他們去探險,回到我們那個受詛咒的-岸喪村

 

我們這個村落原本的名字並非為岸喪村,以前因為在海岸,而且而且自然景觀非常壯觀,所以果去叫做海林村,至今會叫做岸喪村的原因

 

不外乎因為岸與暗同音,而喪則是代表著村里的不解之迷

 

(2183年3月8日)(六)

 

今天是帶著小夥伴回到岸喪村的日子我們一群含我共有5個人,領頭的當然是我,接著是那不怕死的女孩梅朵,再來是她的哥哥梅克

 

最後兩個是為了探查這的傳說而來的,分別是姐姐芬可,還有妹妹芬斯,可想而知梅朵他們肯定是被她兩抓來的,前往岸喪村的唯一方法,就是

 

要先乘著火車到蘊申山後的勵森車站,平時的我只要出示個證件告知管理局的警衛我是村裡人,甚至因為很熟了,根本不用理他就可以進去了,有警衛的原因也是因為怕有外人把這事傳出去,引起騷動,或是有人亂開發這塊山區,但因為今天帶了這四個傢伙,所以得要告訴他們要偷偷

 

淺入的方式,但是因為那條路非常危險,我又不放心他們,不過沒經過警衛又會被懷疑,所以只能告訴他們方法,而我從警衛這過。

 

"喂喂!你叫我們來的怎麼自己遲到拉?"梅朵不耐煩地說到

 

"麻...要準備工具麻~而且我們還得打論文阿..."

 

"行了行了,別吵,我先跟你們說待會要幹嘛"我還是得當和平使者,如果他們去了還引起血光之災還得了阿...

 

"待會會去坐車,要記得在勵森車站下車,下車後別亂跑也別亂碰,我要帶你們潛進村里"

 

"知道了,那就走吧"梅克說道

 

"是說你們到底是為甚麼要拉我倆來?"

 

"恩...論文阿...要做報告麻"芬可理所當然地說道

 

"所以呢?就拉著我們去找死啊?"

 

"別這樣了,我很久沒帶朋友去了,難得假期也能有人作伴也不錯啦"身為熟人的我說到

 

火車來了,伴隨著火車進站的聲音,瞬間我看到眼前有一絲不正常,一絲絲的血紅色的雪花飄在我眼前,原本正常的人通通變成了黑影,看不清原本的模樣

 

"阿光!上車阿!"沒過多久,梅朵他們就打我拉了回來

 

"阿..抱歉,我來了"我理一理頭緒,思考著下一部會發生什麼..

 

我們在火車上促膝長談,內容大概就是山上風景跟村里的傳說

 

我也把我所知道的告訴了他們

 

但是其中,芬可卻問我關於我爺爺的事,但我從未向任何人提過我爺爺,雖然懷疑是懷疑了,但總不可能丟下那兩姊妹吧

 

"爺爺他是村里的大長老,雖然疑似因為有某種力量所庇護著而至今還能活著或許也是這個原因吧,大家對爺爺也很恭敬,長老會也是一群受那種力量而有長久生命的老人,但他們外表雖老,其實身體其他器官,大腦都沒有退化,反而是不斷進化,所以現在能預知所有事情"

 

"我們的打擾爺爺他也會知道囉?"

 

"當然,昨天爺爺就打給我了,他說沒問題,祝我們一路上能順利"

 

"下一站-勵森車站,請要下車得旅客做好準備進快下車,謝謝"

 

伴隨著語音的播放,我又回到那個都是血的世界了,我走出車廂,外面飄著雪跟原本的車站一樣的雪花,梅朵他們又一次把我喚醒

 

"你剛剛在幹嘛阿?一直盲目的往前走,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就要跌下去了?"

 

"诶?"我漸漸低下頭,發現車站又多了一條支線

 

"你怎麼沒跟我們說這裡會下雪..."怕冷的芬斯顫抖的告訴我

 

"抱歉...這裡氣候異常,你無法預知會如何"

 

"飄雪了,但...是沾了血的雪花.."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